>科技>>正文

他融400万将机器人送入药房 8平米大小自动售药 已确定10家客户

原标题:他融400万将机器人送入药房 8平米大小自动售药 已确定10家客户

◆ 陶景欣已过不惑之年。

文| 铅笔道 记者 邱晓雅

导语

1/3盈亏平衡,1/3亏损,1/3微利。陶景欣说,这就是如今零售药店的现状。他希望帮助药店降低成本,提高销售额,实现快速扩张。

2015年9月,他创立机器人云药房,定位为互联网+人工智能的新零售解决方案,包括机器人硬件及之上的SaaS系统。其外观是一个占地8平方米的全金属柜子,可以装下一万盒药左右,如今能实现仓储、物流、自动销售等功能。

以物流功能为例,根据前端系统,机器人可以了解区域药品的销售情况,预测未来一周感冒药需求量上升,或结合其他信息产生补药清单。系统会自动发给仓库后台,机器人会按清单将药自动抓进一个密闭的盒子,司机只需开一辆厢式货车,装着几十家店的药盒子,延特定路线补药。

如今,产品正在小批量试产,并将以租赁的方式进入药店。目前,机器人云药房已确定与10家左右药店合作。

注: 陶景欣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打造机器人云药房

已处不惑之年的陶景欣在外企耕耘了近19年。十几年来,他一直与医疗设备、医疗信息化亲密接触。

2015年,受到医疗资金压力,国家逐步加速药品改革。改革措施诸如将医院的药品销售放到社区店或零售连锁店、强迫药店压低药品价格、支持互联网药品电商等。

但传统的零售药店处境艰难。其一、销售额增长缓慢。前几年,医药零售店销售额平均每年增长达25%以上,吸引了不少人入局,行业由此变成红海。

再加之被动式销售导致获客难,“所有药店都冷冷清清,前来购药的人寥寥无几,以至于药剂师没事儿干”。单个药剂师的产值非常低,平均每人每年的销售额大概为三四十万元,毛利也就在10~15万元之间。

其二、净利率低。虽然毛利达40%,但净利润只有1%~2%。原因是人员工资、房租、药品仓储等费用不断增长,零售商与上下游的谈判能力弱。“1/3的店盈亏平衡,1/3亏损,剩下1/3微利。有个笑话说,在闹市开药店还不如开小面馆和馄钝店。”

2015年9月,陶景欣创立机器人云药房,定位为互联网+人工智能的新零售解决方案,产品包括机器人硬件及之上的SaaS系统。他希望据此降低药店运营成本,提高销售额,以及帮助连锁药店快速扩张。同时,项目获得400万元天使轮融资,来自创始团队及江苏产业研究院。

他口中的机器人云药房模式在国外已有先例。比如在美国,他们通常不把药房摆得像杂货铺一样,而是占用10%的面积,在店内放一台机器人自动设备售卖处方药,剩下的面积用以摆放保健品、食品、日用品等。“药品属于比较低频的消费,这种布置可以吸引更多客户。”

而欧洲的情况跟国内有点类似,药房面积也是在100多平米。为了更有竞争力,他们会把药品全部摆进10平米左右的机器人药房。

陶景欣了解到,国内已有药房如此操作,比如第一医药、南京东路药房,从国外进口了一台设备用以仓储和发药管理。但进口一台设备需要250万~550万元,大多数药房是没有经济能力的。

第一代工程机问世

据他介绍,目前,国内大概有140万家药房,包括44万多家连锁药房,95万家医院药房及诊所药房,而这些都是他的目标客户。陶景欣希望通过大批量生产将价格降到目标客户接受的程度,满足他们的需求。

这意味着产品给客户带来的利益必须大于产品费用,产品使用成本低,不能超过一个药剂师的成本。“比如使用这套设备能省两个药剂师,或者带来其它好处,他们就会普遍使用了。”

事实上,自9月项目成立,产品便进入研发阶段。虽然一个机器人的应用看起来并不难,但对药品抓取的精度、稳定性要求特别高。“一些普通商品抓错了也就错了,不会产生负面问题,药如果抓错了可能就吃死人了,非常非常严重。”

而药品重量差别很大,从几克到1公斤不等,形状也不一,怎么样才能保证所有药品抓取准确无误,稳定不会滑脱是一大难题。

然而,保证稳定性的同时还要兼顾成本。使用德国的器件,价格太高;国产的器件,寿命又不够长。

◆ 云药房机器人内部

陶景欣坦言这种取舍很难。“严格来讲,国内机器人的相关配件都不合格,如果做样机试试是没问题的,跑几天就会出现奇奇怪怪的问题,而且问题都出现在一些主件上,包括减速器、驱动器等设计中的缺陷。”

为了节省成本,也为了防止核心知识产权的流失,他将1000多个部件外包给多家工厂生产,并自建组装厂用以组装及检测。

最终,设备前前后后大概迭代了五六次得以完成。去年5月,第一台工程机问世。其外观是一个占地8平方米的全金属柜子,可以装下一万盒药,如今能实现仓储、物流、自动销售等功能。

陶景欣详细阐述了物流功能。根据前端系统,机器人可以了解区域药品的销售情况,预测未来一周感冒药需求量上升,或结合其他信息产生补药清单。系统会自动发给仓库后台,机器人会按清单将药自动抓进密闭盒子,司机只需开着一辆厢式货车,装着几十家店的药盒子,延特定路线补药。

与之相比,传统的物流过程则需要人去药店与负责人一盒盒清对,看品种,看批号,最后签字,“半天过去了”。“以前可能一天补三家,现在可以补50家,至少提高10倍以上效率。无需手动清点,不会存在药品二次污染,以及出现掉包情况。”

此外,药品销售是一定要有药剂师。C端用户只需点击药剂师,Ta就跳出来了,回答用户问题,完成处方审核,还能积累用户数据。

以租赁的方式进入市场

陶景欣不打算以主动销售硬件的方式进入市场。尽管他觉得资金流比较快,但是存在两个大问题:一是很难获得长期收益,二是很多客户现金流不足。

他决定以租赁的方式与医院合作,将硬件及SaaS打包成整体服务,按月收取服务费。而如数据服务等特殊板块,团队会与药店谈判分成。

现如今,一台设备成本为15万元。陶景欣按此推测,月租赁服务费为每月8000元左右,一年96000元,15个月就能收回现金,18个月左右时可以收回成本。而机器寿命达12年到15年左右,接下来,机器人将会获得长期净利润。

去年10月,机器人云药房进入江宁某药房试点。陶景欣坦言,喜忧参半。虽然产品功能都能很好地执行,但这离他的理想状态还有一定的距离。

◆ 机器人云药房部件供应商

近期,由于行业危机爆发,很多大的医药公司和连锁药店都在寻求解决方案。机器人云药房由此获得10家左右客户。

现如今,机器人云药房正处于小批量试产阶段。陶景欣的理想状态是拿到店面并对其整体改造,而不是传统的杂货铺。他希望获得一些资金资源上的支持,能够与大医药公司和连锁店合作,比如九州通、南京医药、老百姓药房等。

项目正寻求Pre-A轮融资,金额为1500万~2000万元,资金用于建立销售团队,继续研发生产等。

团队目前七八个人左右。创始人陶景欣的重心在于营销和融资,还有一个合伙人负责销售和融资,剩下的以工程为主,包括软件机械、自动化、应用等。

未来,机器人云药房或将下沉到社区,通过社区上门服务及自助服务,将年消费超过一万元的消费者都拦截在小区。

/The End/

编辑 孙 娇 校对 十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