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人们为什么如此辛苦劳碌?

原标题:人们为什么如此辛苦劳碌?

“人们为什么如此辛苦劳碌?贪婪、野心和对财富、权力及名望的追求的最终目的是什么?”苏格兰人亚当·斯密在《国富论》(1776年)中回答了他所提出的上述问题,解释了自利的动机如何以一种神奇般的方式润滑了经济机器,从而形成了自我调整的自然秩序。斯密坚信人类的辛苦劳碌可以改善普通民众的生活。

人们离开农场来到工厂工作

难道是一个错误?

在分析劳动的收入时,经济学家经常要观察平均实际工资,它代表1小时工作所能得到的实际购买力,或是除以生活费用的货币工资。用这个标准来看,美国劳工今天比100多年前的生活要好得多。

劳工生活水平显著改善的成就几乎在每一个工业国都可以看到。西欧、日本和东亚新兴工业国的劳工在食品、服装、房屋等方面的购买力,以及健康水平和寿命等,长期以来都在稳步地提高。在欧洲和美国,这种增长始于19世纪初,伴随着工业革命和社会的技术变革。而在那以前,实际工资虽然不时升降,但长期看没有显著的增长。

这并不是说工业革命给工人带来了非常大的利益,特别是在19世纪的自由放任时期。事实上,一部狄更斯的小说绝不能改变童工的悲惨境地和危险的工作环境,以及19世纪早期工厂里的那种糟糕的卫生条件。当时通行的标准是1周工作84小时,还不包括早饭时间,甚至不包括晚饭时间;一个6岁的儿童可能要干很多的活;如果一个妇女被纺织机切掉两个手指的话,她还得要用剩下的8个手指继续干活。

人们离开农场来到工厂工作难道是一个错误?也许不是。现代历史学家强调说,虽然工厂的条件很艰苦,但工人的生活水平比起在几个世纪前封建的农业社会中的状况,还是有了非常大的改善。对于工人阶级来说,工业革命是巨大的进步而绝不是退步。那些描写早先健康而欢快的乡村农民(壮实的自耕农和快活的农民)田园诗般的景象,毕竟是一种历史的神话,并未曾有过统计数据支持。

假定工资水平上升,这会增加还是会减少

人一生的工作小时数呢?

尽管一些人工作时间灵活,大多数美国人每周工作时间仍为35~40个小时,没有多少增加或减少的余地。但是,大多数人对其一生的工作时间仍有很多的安排办法。上大学、早退休、部分时间工作而不是全天工作,这些选择都能减少人一生工作时间的总时数。相反,加夜班、从事第二职业等,则会增加人一生的工作时间。

假定工资水平上升,这会增加还是会减少人一生的工作小时数呢?下图中的曲线是劳动供给曲线。

随着工资的增长,工人的工作时间有可能减少

在临界点C 以上,提高工资率会减少劳动的供给量,因为收入效应超过了替代效应。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在更高的工资水平下,工人负担得起更多的闲暇,尽管所放弃的以工资计的每小时闲暇变得更加昂贵。

注意,供给曲线开始是向右上方倾斜的,然后在临界点C之后开始向后弯曲,向左上方倾斜。

我们如何解释工资的提高在前一阶段增加了劳动供给,而在后一阶段又减少了劳动供给呢?

假设你是一个工人,雇主给你提供了更高的工资率,你可以自由选择工作的时数。这时,你就会同时被拉向两个不同的方向。一方面是替代效应(即当一种商品的相对价格下降时,人们会增加此种商品的消费或者说用此种商品替代其他产品;而当一种商品的相对价格上升时,人们就会减少对它的消费)。因为每小时工作的工资比以前更多,这样每小时的闲暇就变得比以前更昂贵,于是你会受到一种激励,想用额外工作去替代闲暇。

与替代效应相反的是收入效应。工资更高时,你的收人更多。有了更多的收入,你就会想购买更多的商品和服务,此外你还想有更多的闲暇时间。你能够享有更长的假期或更早退休,而在以前你却不能做这些事。

哪一种效应更大,是替代效应还是收入效应?没有唯一正确的答案,这取决于个人。

与低工资的工作相比,

你是否更喜欢高工资的工作呢?

日常生活中看到的工资之间的巨大差别,有一些是由工种本身的性质差别所引起的。各种工种的吸引力不同,因此必须提高工资以诱导人们进入那些吸引力较小的工种。

为补偿相对吸引力或非货币因素的差别而产生的各工种之间的工资差别,称为补偿性差异(compensating differentials)。

玻璃清洁工的工资必须比看门人的高,因为需要冒险爬摩天大楼。工人们常从下午4点到凌晨12点的晚班中得到5%的额外收入;从凌晨12点到早晨8点的夜班中得到10%的额外收入。每周工作超过40小时的部分、周末或假期的工作,习惯上可按基本小时工资的1.5~2倍支付工资。高强度体力劳动、单调的工作、社会地位低的工作、临时性工作、有季节性停工和有人身危险的工作,吸引力都会比较小。无怪乎为了招聘人员到海上石油平台或阿拉斯加北部去做危险而孤独的工作,公司每年要付5万~8万美元的工资。而那些令人愉快和心理收益比较大的工作,如公园管理者和游泳场救生员,工资水平一般处于中等。

为检验两种工作之间的报酬差异是不是补偿性的,可以问那些同时从事过这两种工作的人:“与低工资的工作相比,你是否更喜欢高工资的工作呢?”如果他们不是急切地想选择较高收入的工作,那么工作报酬的差异很可能就是反映两种工作之间的非货币差别的补偿性差异。

我们已经看到某些工资差异是为了补偿不同工作之间的吸引力的差别。但是,看一下你的周围,垃圾清洁工挣的钱要比律师少很多,而律师的工作还更有声望,工作条件更优越;很多高收入的工作比低收入的工作本身更令人愉快,这样的例子可以说数不胜数。为此,我们还需要进一步寻找补偿性差异以外的因素,来解释大部分工资差异存在的原因。

工资差异的一个关键原因,在于人们的劳动质量存在着巨大的差别。生物学家可能将我们全部归为人类这一物种,但人事管理人员则会坚持认为,人们在对企业产出的贡献能力上存在着很大的差别。

尽管劳动质量的很多差异是由非经济因素所决定,但积累人力资本(human capital)的决策还是可以用经济标准来加以衡量。人力资本这一概念指的是,人们在其接受教育和培训过程中积累起来的有用的和有价值的技术和知识。医生、律师和工程师将多年时间投资于接受正规教育和在职培训,他们以付学费和放弃工资等形式投资,并且经常长时间地工作。这些专业人员的高工资中的一部分可以被认为是对其人力资本投资的一种回报,即对使这些受过高度训练的工作者成为特殊类型劳工的教育的回报。

对收入和教育的经济学研究表明,人力资本一般说来是一项好的投资。下图反映的是大学毕业生的小时工资与高中毕业生的小时工资之比。20世纪80年代之后,随着“技能价格”上升,相对收入大幅度上升。

大学毕业生相对工资收入水平急剧上升

近些年,大学和高中毕业生的教育溢价已经急剧上升。与高中毕业生相比,大学毕业生的工资有优势;而高中毕业生又比仅读完八年级的学生有优势。请注意,1980 年以后,大学生和高中生的收入差距急剧扩大。

就少数幸运者而言,他们的名气使其收入达到天文数字。软件领袖比尔·盖茨,投资天才沃伦·巴菲特,篮球明星沙奎尔·奥尼尔,甚至那些为公司做顾问的经济学者,都从他们的服务中赚取了惊人的收入。

这些天才人士都拥有一种在当今经济中很有价值的技能。在其拥有特殊才能的领域之外,他们可能只能挣到其高收入的一小部分。而且,对于工资20% 甚至50%的上升或下降,他们的劳动供给也不可能作出多大反应。经济学家将工资高于他们在次优职业中取得的收入的部分称为纯经济租金;这些收入在逻辑上等于固定数量的土地获得的租金。

有些经济学家指出:技术变革使得少数优秀个人能更加容易地占据市场的更大份额。体育、娱乐及金融竞赛中的冠军所得大大超过亚军。顶尖的娱乐明星或体育明星的表演能通过电视和录音机被几十亿人看到和听到,而这在仅仅几年前都不可能。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下去,租金将会继续上升,未来冠军和亚军们之间的收入差距也会变得更大。

如果人类的欲望能够完全得到满足,

那么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呢?

不妨考虑一个不存在稀缺的社会。如果能无限量地生产出各种物品,或者如果人类的欲望能够完全得到满足,那么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呢?既然人们拥有了自己想要拥有的一切东西,当然也就不必再担心花光其目前有限的收入。而企业也不必为劳动成本和医疗保健问题犯愁;政府则不用再为税收、支出和环境污染等问题而大伤脑筋,因为谁都已经不在乎这些问题了。此外,既然我们所有的人都能够随心所欲地得到自己所想要的东西,那么,也就没有任何人会去关心不同的人或不同层之间的收入分配(是否公平的)问题。

在这个丰裕而理想的伊甸园里,所有的物品都实行免费,仿佛沙漠中的沙子和海滩边的海水。所有的价格也都因此变成了“零”,市场也因此而变得可有可无。

然而,任何现实社会都决不是那种拥有无限可能性的“乌托邦”,而是一个到处都充满着经济品(economic goods)的稀缺的世界。稀缺(scarcity)是指这样一种状态:相对于需求,物品总是有限的。实事求是的观察家都不会否认,尽管经历了两个世纪的经济快速增长,美国的生产能力还是不能完全满足每个人的欲望。如果将所有的需要加总起来的话,你立刻就会发现,现有的物品和劳务甚至根本无法满足每个人的消费欲望中很小的一部分!我们的国民产出须扩大很多很多倍,才有可能使得普通的美国人都能达到医生或联赛棒球手那样高的生活水准。更何况在美国以外的国家,特别是非洲地区。在那里,成千上万的人甚至还处于饥寒交迫之中。

鉴于人的欲望的无限性,就一项经济活动而言,最重要的事情当然就是最好地利用其有限的资源。这使我们不得不面对效率这个关键性的概念。效率(efficiency)是指最有效地使用社会资源以满足人类的愿望和需要。相反,如若一个经济中充斥着恶性竞争、严重污染或政府腐败,它当然只能生产出少于“无上述问题”时该经济原本可以生产的物品,或者还会生产出一大堆不对路的物品。这些都会使消费者的境遇比本该出现的情况更差。这些问题都是资源未能有效配置的后果。

经济学的精髓之一在于承认稀缺性是一种现实存在,并探究一个社会如何进行组织才能最有效地利用其资源。

(以上内容选编自《经济学》,保罗·萨缪尔森、威廉·诺德豪斯/著,萧琛/主译)

推荐阅读

诚然,学习经济学并不一定能让你变成一个天才;但不学经济学,命运就很可能会与你格格不入。

现代经济学之父、美国首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萨缪尔森典范著作《经济学》,两种版本,传承经典——

汉译世界学术名著版:

精装典藏版(中文本):

猜你喜欢:

选购您心仪的图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