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特朗普小儿子转学的这所名校,揭示了孩子未来要具备的两种核心能力

有态度的国际化家教指南

文 | 少年商学院新媒体部

特朗普当选总统后,他的子女们也顺带成了网红。除了才貌双全的长女伊万卡,他11岁的儿子巴伦(就是那个在老爸总统就职演讲上大打瞌睡的小正太)也是大家关注的焦点。

最近,小巴伦又上了热搜,原因是——转学。此前,因为没有结束在纽约学校的课程,他没有随父亲一起入住白宫,但就在前几天,“第一夫人” 梅拉尼娅宣布,巴伦将在这个秋天新学期,转学到马里兰州市郊著名的圣安德鲁圣公会学校(St. Andrew’s Episcopal School)。

今天,少年商学院微信就带您走进这所被美国新总统为儿子选的K12学校,看看它到底有何过人之处。

美国总统都给子女选择什么学校

特朗普给儿子选中的这所新学校,和不少历任总统的选择不太一样——后者尤其钟情于被称为“华府里的超级小哈佛”的西德威友谊学校(Sidwell Friends School),克林顿的女儿Chelsea、奥巴马的两个女儿都曾就读于这所学校(我们曾做过详细介绍,点此阅读《超级小哈佛:美国多数总统子女们都在这所学校读书》)。

但圣安德鲁的来头同样不一般,它成立于1978年,坐落在马里兰州Potomac区,当地有名的富人区,距离白宫只有20英里。教学质量更是不在话下,国家级重点中学,教授6到12年级课程,一个班只有11名到13名学生,全校也就580人,大学升学率100%,绝大多数孩子后来都去了名列前茅的学校,如达特茅斯、麻省理工、布朗等。

学费也不一般。9-12年级的学费每年超过2.3万至4万美元不等。不过巴伦此前就读的位于纽约曼哈顿上西区的哥伦比亚语法预备学校(Columbia Grammar and Preparatory School),学费也不便宜——光是和学前班的学费,每年至少都要4万多美元。

作为离别礼物,上周巴伦还邀请了纽约的全班同学,到“家里”吃饭,不仅带同学们和父亲谈笑风生,还充当小导演,带大家参观了白宫。

社区精神:让孩子学会关怀他人

当媒体采访梅拉尼娅为什么给儿子挑了这所新学校时,她总结最重要的原因是:这所学校非常注重培养孩子的“社区精神”。

中国人的社区意识相对较淡,或者多是一种物理概念的理解,但在欧美,“社区精神”更指是每个人不只关注自己的成长,更会关注身边的人,用智慧和同理心,解决身边人的烦恼。

不少名校甚至把“关怀他人”列为招生条件。2016年,哈佛大学教育学院发表了一篇名为“扭转趋势”(Turning the Tide)的研究报告,主张大学入学系统应弱化对孩子分数、技能等的考量,而更看重学生关怀他人的特质,主要考量学生为社区做过什么贡献。

这一改革方向获得包括哈佛、麻省理工在内的全美80多个大学的认可。同年,哈佛大学校报The Harved Crimson收集调查了超1200个新生(占哈佛新生73%),结果显示:其中70.8%的学生有社区服务经历。

在圣安德鲁,社区精神的培养可谓从娃娃抓起。低年级的学生,要先通过大量阅读,学习社区的基本概念,并且跟随老师,频繁到社区里的杂货店、博物馆、图书馆等参观学习,形成一种感性上的认识。

到了3-5年级,每年12月,学生们都要参加一个名为“Stepping Stones”的公益项目,援助对象是流浪者。平日,还要不定时参加社区的“Bake Sale”(爱心蛋糕义卖活动),包括制作海报、分发食物和设计广告。

上了初中,学生们就要从“履行任务”走向“创造项目”,除了要完成一定时长的公益服务,更要自己设计一个有意义的社区项目。比如下图中的15岁女孩Noa West,她发现,色彩和艺术能给社区带来生机,便开启了名为“The World is Ur Canvas”的非盈利项目,要把自己的墙绘带到每一个社区。

Noa总结回顾时说的一句话特别能说明“社区精神”的精髓,“我们的目标不是回馈社区,而是用创意优化社区。”不强调一味的付出,而注重孩子在付出时结合了自己的智慧,获得了自我的成长。

圣安德鲁更鼓励学生走出国门,尤其是去援助发展中国家。

比如海地地震那一年,学生们就去到当地,不仅给那里的学生带去了运动设备、书籍、文具等物资,还深入反思了海地人遇到的各种问题,并针对性地提出了解决方案,比如回收自然资源,降低渔业成本,解决渔民的生计问题;建议当地木工行业与企业联合,帮助当地青少年进行技能的培养,解决就业问题……

在圣安德鲁,孩子们会知道,社区服务是一个持续的过程,明白关注社会乃至全世界的重要性,并且在服务他人的过程中,培养起独立的人格、善良的品质。

设计思维,教会孩子解决现实难题

圣安德鲁学校最具特色的课程,是Design Thinking设计思维课。

设计思维强调孩子们解决实际的问题的能力;它应用于社区服务的过程中,非常自然而科学地培养孩子们用智慧、同理心解决身边人真实困难的意识和习惯(我们曾就Design Thinking做过详细科普介绍,点此阅读)。

“设计思维”是一种创造力训练方法,最早发端于硅谷创新企业,后来被各行各业借鉴,斯坦福大学设计学院把它归纳成一套科学方法论后,迅速风靡全球高校和中小学,用以培养孩子们创造性解决身边真实问题的能力。少年商学院先后获得美国斯坦福大学d.school创办人与德国d.school创办人授权,向中国青少年传播与应用设计思维。

(“设计思维”五步法)

圣安德鲁学校专门成立了“D!Lab”(设计思维实验室),在这里,老师曾带领学生,与慈善组织Loaves and Fish合作,为艾滋病病人、糖尿病病人设计一份健康菜单。为了让菜单更符合病人们的需求,他们没有停留在琢磨营养学知识的阶段,而是到现场考察、调研,了解当地是否有相应的食材、那里的居民口味如何……然后才着手搭配,第一次成果出来后,还找了不少病人品尝,收集反馈,再调整……

这个过程,涵盖了聚焦需求、制作检验等过程,但更重要的是,孩子们懂得了用同理心看问题——站在他人的角度看世界,而不是先入为主地想当然。是的,同理心,不是同情心。

而且,这一切都不是纸上谈兵。圣安德鲁尤其注重训练孩子们的动手、合作能力——比如学习工程课,学生们可不是学一学基本的工程原理,知道如何做复杂运算就可以了,他们得用雪糕棍建造大桥、用意大利面和棉花糖搭建高楼大厦……学生们就在制作模型的乐趣中,不断接触社区、共同体的概念。

特朗普的家教哲学

今天,即使有再多人质疑特朗普能否胜任总统的职务,也极少有人否定这一点:他称得上是一个好父亲。在这次给小儿子转校上,他也遵守了自己一贯的理念——让孩子尽早认识社会、了解社会,他们长大了才能更好地适应社会、改变社会。

此外,大女儿伊万卡回忆时,也提到两点:

其一,玩玩具,也要和现实联系——小时候,她就在父亲办公桌前玩积木,父亲在最开始时,就要求她用积木建设一座适合放在他们所生活的这座城市的地标建筑。小巴伦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最喜欢和爸爸一起用乐高搭建属于他们的城市了。

其二,年龄再小,也要和社会打交道——在经济上,特朗普对所有子女一视同仁——只提供生活费和教育费,要零花钱?得自己打工挣!连话费都要孩子自己付!所以伊凡卡6岁就开始学着炒股、自己理财,到了上高中时候当模特,打零工(相关阅读《“抠门”的奥巴马:我这样教女儿用零花钱》)。

归纳而言,美国历届总统,不管孩子送到了哪所学校,他们极为重视孩子从小两种核心能力的培养,一是从社区服务开始的社会化学习,一是自我领导力(The Leader In Me)。这是未来一切创新的根基。

诚如圣安德鲁学校“D!Lab”主任Chuck James所说,“Design is the magic. Creativity is the mindset. Imagination is the root. Humanity is the purpose. Innovation is the result.(设计是魔法,创造力是心态,想象力是根本,以人为本是目的,创新是结果。)”

也就是说,当一个孩子自我管理能力较强,同时又养成了积极发现身边问题并创造性地去解决问题的习惯时,他将距离其成为一个能改变世界的人,越来越近。

少年商学院微信相关文章

《美国孩子如何做到一年读一百万字》

《这两门课,打死我也不敢开》

《小学毕业前定要体验一场设计思维工作坊》

《巴菲特给中小学生拍了部动画片》

《北京一流小学这样启蒙孩子经济学》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