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前部级少壮高官被提名为云南白药董事 曾重婚获刑

原标题:前部级少壮高官被提名为云南白药董事 曾重婚获刑

来源:春城晚报

云南白药又成焦点了!!!啥情况?

近一年来,这个往日低调极致的云南名企一改风格,大鸣大放大改革,新闻层出 , 隔几月就上次头条....

先是去年12月,前福建首富——新华都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掌门人陈发树豪掷253.7亿元入股云南白药!

关于云南白药控股的混改,和福建首富、新华都老板陈发树的渊源,戳这里看之前的传奇故事.....

《重磅!福建前首富陈发树豪掷254亿!买云南白药“治好”多年心病》

到了今年五一前夕,一纸通告激起波澜,云南白药之前的“灵魂人物”,任职董事长超过13年的董事长王明辉告别厅官职务。

有关云南白药、云南世博集团等三家大型国企的混改、重组、人士变动详细盘点,请戳链接......

《不当厅官,云南白药前董事长王明辉开启下一站,会成打工皇帝吗?》

这一次,云南白药又是为啥再度走到风口浪尖?事情是这样的。。。。。。

5月15日, 云南白药官网发布公告,提议将邱晓华等三人作为该公司第八届董事会增补董事候选人,提交2016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

此刻,处于舆论旋涡的,是增补董事候选人之一——邱晓华,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台前人物。

曾任国家统计局局长

因重婚罪入狱一年

邱晓华,何人也?

生于1958年1月,现年59岁。

据《法治与社会》报道,邱晓华出生于福建宁化县翠江镇。

6岁时丧母,他和姐姐与外婆相依为命,为了供邱晓华姐弟读书,年轻时就守寡的外婆起早贪黑地劳作。伴随着辛酸艰辛的童年,邱晓华种过地,打过柴,养过猪,写得一手好文章。

技术型官僚 ,早年仕途得意

分析公开简历不难看出,邱晓华出身微寒,但在恢复高考后,紧紧抓住了这一难得机遇,而后幸运地开启了不一样的人生。

1976年高中毕业,邱晓华在福建省宁化县插队务农时被安排到乡里做文秘工作。

1978年恢复高考,他考入厦门大学经济系计划统计专业学习,命运转折。

1982年从厦门大学毕业,24岁的他进入国家统计局综合司工作,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媒体报道,当时的邱晓华勤奋努力,经常一个人在办公室加班加点到深夜,伏案写作,一篇篇文章纷纷见诸报端,邱晓华被破格提拔为处长。

1986年,邱晓华发表《从国情国力出发看我国经济发展对策》,引起了中央高层关注。两年后的1988年5月,30岁的邱晓华被任命为国家统计局综合司见习副司长。

1993年,35岁的邱晓华又出任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和新闻发言人,开始频频露脸。之后,他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做了两年访问学者。

1998年下派到安徽省做了一年省长助理。这个阶段,他还在北京师范大学攻读国际金融博士,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同一时期,邱晓华成为第八届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委员、常委,社会活动多。

在安徽呆了一年后,1999年,邱晓华刚满41岁,便返京出任国家统计局副局长、党组成员,成为炙手可热的政坛新星。

2006年3月,他被任命为国家统计局局长。

值得关注的是,邱晓华创造了两项“第一”:

拥有经济学博士学位的他成为改革开放以来最年轻的国家统计局局长;也是当时中国最年轻的部级高官。

与多名女性通奸,在境外涉及色情活动

然而,戏剧化的一幕发生在7个月后(2006年10月),2006年的国庆长假一结束,中共中央即召开第十六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

大会闭幕的第二天,即10月12日,上任刚7个月的邱晓华突然被宣布免去国家统计局局长职务。被冠以“学者型高官”、“政坛新星”称号的少壮派高官邱晓华猝然倒台。

2007年1月23日,新华社发布消息:“经查,邱晓华在任国家统计局领导职务期间,收受不法企业主所送现金;涉嫌重婚罪……”

在这个领域,邱晓华又创造了一个第一,他成为建国以来部级高官重婚第一人,引起了人们强烈关注。

据报道,邱晓华的妻子曾经是邱晓华的高中同学,原来在家乡福建宁化县五交化公司上班,嫁给邱晓华4年后,她调入国家统计局工作,生了一个女儿

后来,邱晓华的妻子患上了免疫系统疾病红斑狼疮,夫妻感情发生变化。

《南方人物周刊》等媒体文章称,2003年邱晓华到上海调研时,结识了当时排名《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16位的上海财经界神秘大亨张荣坤 ,张荣坤也是上海社保案的核心人物。

在张荣坤的搭线下,邱晓华结识了一个女记者(某电视台驻京出镜记者),深入交往,她成为邱的情妇,两人育有一子,情妇收下过富豪张荣坤赠予的一套豪宅,有关于此的新闻版本太多.....

2005年7月,涉案金额达30多亿的“上海社保案”东窗事发,张荣坤的暴富神话也破灭,引起了一系列官场与商界的剧烈震荡。

多米诺骨牌,压垮了利益链上的一个个重要人物,牵出了上海社保局局长祝钧一、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等9名官员。

2006年10月,邱晓华落马。官方通报,这位年轻的部级官员因在职期间收受不法企业主所送现金、生活腐化堕落、涉嫌重婚犯罪等,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局长职务被免,获罪入狱一年。

在新华社报道中,还提及邱晓华其他违纪事项:自2003年起,先后四次收受礼金,总计人民币约22万元;与多名妇女通奸,在境外涉及色情活动。

出狱后成著名经济学家

十多个头衔加身

2008年6月,邱晓华出狱,人生再次发生重大转轨。

身份悄变,当年8月,一篇题为《掌控当前经济形势的政策建议》的文章在网上发布,署名是“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现中海油高级研究员邱晓华”,邱晓华的名字再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可以看出,邱晓华当时已在中海油总公司下属研究机构任职。

梳理邱晓华出狱后的履职经历,我们发现,与浩瀚落马官员出狱后不能自食其力甚至糊口拮据不同,邱晓华走出牢门后,几乎没有耽误时间,就重新找回了事业。

据不完全统计,出狱后的邱晓华担任过十余个职务,头衔响当当:

中青旅集团高级顾问

纳川股份独立董事

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能源经济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

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副董事长

民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中国泛海集团董事

山东邹平西王集团发展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学术委员、高级研究员

其中,中青旅、中海油、紫金矿业,以及此番提名其为董事的云南白药,都是国企或国有控股上市公司。

除去在大企业大公司任职,邱晓华还频繁以“著名经济学家”头衔见诸各大媒体,与其他经济学家一起出席讲座,所谈话题涉及房产、股市、GDP增速等。

身兼新华都商学院教授、澳门城市大学教授。

特殊的从业经历,打通了政经二脉,邱晓华展现出自己的对中国国情和经济形势的独特洞见。

据统计,其在国内著名刊物发表经济统计论文多达400多篇。《从国情、国力出发看我国经济成长的对策》《对三年管理整顿的反思与回首》《中国的道路》《中国经济新思考》等著作,在中国经济界影响巨大。

他的一次次公开讲座,在社交平台广泛传播,迅速成长颇具知名度的“经济学网红”。

以微博为例,尽管他更博次数并不频繁,有时两三个月才更新一次,但目前粉丝已达到44万,评论区人气很高。其简介写着:用数据和事实说话,力求客观中肯。

可以说,出狱复出至今,邱晓华彻底回归了自己的老本行——研究经济。用他自己的话说,官方里面已经没有我了,我现在只是一名普通的经济学者。”

“福建帮”来了?

新华都在云南白药“占位”

自称普通,但并不普通,人脉、经历、过往......让他的一举一动备受关注。

这一次,邱晓华即将转战云南白药。

在他复出之路上,有一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福建老乡陈发树——新华都集团董事长。

2013年9月,邱晓华受陈发树之邀,担任紫金矿业副董事长。彼时,陈发树所掌控的新华都集团持有紫金矿业20%左右的股份。

邱晓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我与陈总是一见如故,当他向我发出邀请时,我马上就答应了。”对于自己加入新华都团队的初衷,邱晓华说,“因为我是福建人,福建人的事业就是我的事业,不管是陈发树还是别的人,有需要我,作为福建人,提供一些自己知识上的帮助,那么我很乐意。”

此外,邱晓华还受聘成为新华都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新华都商学院教授。

因此,此番邱晓华被提议出任云南白药董事,也被业界认为应与陈发树有关,是新华都“占位”云南白药的人事布局。

而在此前的4月19日,白药控股公司发布的第一届董事会公告中,已有3位与新华都有直接或间接关系的高管入主云南白药。

紫金矿业前总裁王建华,当选白药控股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紫金矿业2016年年报显示,新华都仍持有其3.41%股份);新华都集团董事总裁陈春花,担任白药控股董事;新华都集团董事陈焱辉,担任白药控股监事。

这一次云南白药四名独立董事在公告中阐述,本次增补董事候选人提名的程序规范,符合相关规定。

此外,经充分了解邱晓华等三位候选人的教育背景、任职经历、专业能力和职业素养等情况,未发现有《公司法》第 147 条的情况,且不存在被中国证监会确定为市场禁入者并且禁入尚 未解除的情况,能够满足所聘岗位职责的要求。

他们走出高墙后,生活选择大不同

邱晓华出狱后,实现了命运的华丽转身。而悉数盘点落马高官出狱后的生活,我们发现,许多人在为违法行为付出代价后,已塑造了全新的身份,“小心”开启新生活,也有人不舍名利场而再次锒铛入狱。

褚时健:转战生意场,褚橙爆红全国

提起褚橙的“一果难求”,大家感触颇深,每当水果上市季节,都会自带流量形成一波热点。

这正是云南红塔集团的原董事长褚时健出狱后重新创业的成果,褚橙也一度被大家成为“励志橙”!

这位云南红塔集团的原董事长1999年因贪污被判无期,后他因病保外就医,与妻子开荒种橙,如今身价不菲,俨然成为商界传奇。而盛名之下,褚老坦言:“我已经甘心了,我筋疲力尽了”。

冯顺桥:回到老家,彻底退出名利场

据《新民周刊》报道,许多贪腐官员出狱后,选择了回归平淡、低调生活。

浙江省政府原秘书长冯顺桥,于2008年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后减刑假释。出狱后,他选择回到了老家——绍兴市上虞区盛茂村,过着平静生活。

龚伏金:出狱后收“压惊费”,再次入狱

《济南时报》曾做过一次盘点称,出狱“老虎”中,除去回归平静生活的一类,有的却重回贪腐组织当起了“恩公”。

2005年10月,江西省吉安县国土资源局原副主任科员龚伏金因受贿罪被判处2年,2个月后,他获准取保候审。从看守所出来数日后,有人为感谢龚伏金,送了1万元为其“压惊”。2008年,龚伏金出狱,该人员再次以补贴购房和孩子读书为名,送给龚伏金2万元。后来,出狱后的龚伏金再次因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

来源:春城晚报官方微信公众号整合自南方人物周刊《邱晓华贪腐之路:从仕途明星到重婚罪疑犯》(记者 陈磊)、新京报《邱晓华出任云南白药董事》、海峡导报《邱晓华谈加盟紫金矿业:愿给陈发树当智囊》、大众证券报《云南白药母公司混改获批新华都254亿入股》、长安街知事《落马部长邱晓华出狱后逆袭 成经济规模“网红”》、证券时报《云南白药控股完成混改 民营资本方代表出任董事长》、新民周刊《贪官出狱后》济南时报《贪官出狱后的众生相》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