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如果有人碰巧拍下了你阅读时的照片......

原标题:如果有人碰巧拍下了你阅读时的照片......

你一定很喜欢自拍。在这个“随手拍”的时代,很容易留下迷人的“倩影”。比如,像这样:

威风凛凛哇!或者,拍的不是很成功,像这样:

但至少看出了优美的体态。还有这种神形兼备的:

这种你发布到朋友圈,一定会得到超多的赞。

但你有没有想过用另一种方式记录自己,比如,你阅读时的样子

如果有,那一定是遗世独立的身影,凝聚了超出画面的“深情”。

其实这件事,早就有人做了——一位名为史提夫·麦凯瑞的摄影师。

史提夫·麦凯瑞的照片,大家都不陌生。他拍摄了我们这个时代最具讽刺意义的照片之一——《阿富汗女孩》,这是一位 12 岁的阿富汗流浪女孩,她那双锐利的绿眼睛告诉了我们她悲惨的故事。

《阿富汗女孩》

对,就是这位摄影师。他在“阿富汗女孩”之外,还做了很多事情。

如他耗时 40 年,纪录下了世界上最震撼的阅读者群像。从塞尔维亚的钢铁厂到克什米尔的教室;从意大利的博物馆到孟买街头......在他的镜头下,读者或泰然自如、或出神凝视、或沉思、或放松、或因新的发现而欣喜......

是谁妄言我们已经忘记了阅读?

史提夫·麦凯瑞在拍摄中,并不追求宏大感,而是注重细节。他这样做,是为了向牙利摄影大师安德烈·柯特兹致敬。

安德烈·柯特兹摄影作品

柯特兹的作品有一种生活的甜蜜感,一种无忧无虑、儿童般的愉悦感,他注重不起眼的细节,旋即消逝的一瞬。他追求的不是史诗般宏大的主题而是抒情诗般的真实。

因此,史提夫·麦凯瑞有一些照片显得非常“随意”。比如其中一张,在燃烧着的炉火前,一位男士,一手抓着一张报纸,另一只手夹着一根烟。还有一些照片中的读者看起来完全沉迷于书中,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身边巨大的腿骨架,似乎也忘记了倚在身后的大象。此刻,他们都被带到了另一个世界中。

意大利,翁布里,2012 (来源:史蒂夫·麦凯瑞/马格南图片社)

泰国,清迈,2010(来源:史蒂夫·麦凯瑞/马格南图片社)

缅甸, 1994 (来源: 史蒂夫·麦凯瑞/马格南图片社)

意大利,罗马,1984 (来源: 史蒂夫·麦凯瑞/马格南图片社)

印度,孟买,1996(来源:史蒂夫·麦凯瑞/马格南图片社)

这些照片中的读者们无一例外,都沉迷于文字,以至于他们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拍了下来。

史提夫·麦凯瑞将自己 40 年来的作品集纳成一本名为《阅读者:史提夫·麦凯瑞》的书。

《阅读者:史提夫·麦凯瑞》摄影集封面,作者:史提夫·麦凯瑞,出版社:费顿出版社

▍我们为什么阅读?

大多数读者对于“听故事”的最初记忆,都是从幼年时期大人们“讲故事”开始的。《阅读者》这本摄影集的序言作者就曾说:“父亲在睡前会给我和弟弟读《金银岛》,母亲会给我们读《中国五兄弟》的故事”。因此,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对书中更广大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心。”

在下面这张作品中,麦凯瑞便捕捉到一个老奶奶在寺庙外面给孙子讲故事的画面。

斯里兰卡,1995

埃塞俄比亚,奥莫山谷,2013

当我们在长辈的喃喃读书声中欲睡欲醒时,书籍所代表的,可不仅仅是那么几页纸。书籍可以是一个入口、一扇门、一条隧道,将个人世界同其他世界连接起来。

诗人、小说家、画家,赫尔曼·黑塞在他 1920 年的文集《论阅读》中,给出了一段非常有洞见的论述,“当我们的想象力达到作者的高度时,我们不仅仅是在阅读报纸上的文字,而是在跳动着的脉搏与灵感中遨游。”

黑塞在另一篇文章《书的魔力》一文中提出,书籍是一种具有转化能力的“通道”:在由人类构想出的许多世界中,书的世界是最伟大的,没有文字,没有书籍,就没有历史,甚至也没有“人”这一概念;如果想要把人类的精神文化放到某个小空间、或者一间屋子里,那么只能以收藏书籍这一形式来实现。

巴西,里约热内卢,巴西国家图书馆,2014

科威特,1991(来源:史蒂夫·麦凯瑞/马格南图片社)

克什米尔,1998 (来源:史蒂夫·麦凯瑞/马格南图片社)

阿富汗,碦布尔,2002(来源:史蒂夫·麦凯瑞/马格南图片社)

既然“书籍”一个通道,那么伟大的作品只需寥寥数语,就可以把读者带进一个令人警醒的世界。如梅尔维尔《泰比》中的波利尼西亚伊甸园,或奥威尔《1984》中的反面乌托邦。

《阅读者》的序言作者塞罗克斯,在这本书的序中描述这种魔力的本质,“阅读虚构作品最大的吸引力在于发现,比起自己的家人和朋友,读者反而更了解书中人物的内心世界。 阅读的体验强度无法和一个非阅读者进行交流,因此,虚构的人物可以是真实的、警醒的、喜剧的、悲剧的、可接近的......。”

南斯拉夫,塞尔维亚,1989 (来源:史蒂夫·麦凯瑞/马格南图片社)

美国,纽约,2015 (来源:史蒂夫·麦凯瑞/马格南图片社)

▍电子书来了,纸质书仍然有价值吗?

值得注意的是,世界上的许多读者在阅读时,仍然选择纸质书籍而非智能手机。1930 年,黑塞就说过:“我们不需要担心书籍将来会消失,正相反,如果人们对娱乐和教育的一些需求通过其他发明得到满足,书籍则会赢得更多尊重与权威。因为书籍有着不朽的价值,即使是极端幼稚的,醉心于进步的人们,最终也会发现这一点。

科威特,1991(来源:史蒂夫·麦凯瑞/马格南图片社)

黑塞总结道:有一点需要明确的是,语言文字本身以及对其的传承,不仅仅是人类世界的辅助手段,而且是唯一可以使“人”拥有历史,以及对历史自身有持续的意识的唯一方法。

附:《阅读者:史提夫·麦凯瑞》摄影集由费顿出版社出版,保罗.塞罗克斯作序。他在序中写道:阅读者很少是孤独或无聊的,因为阅读总能给他们带来慰藉与启迪。似乎,正是这原因使得阅读者脸上总是有某种光亮。

《阅读者:史提夫·麦凯瑞》摄影集封面,作者:史提夫·麦凯瑞,出版社:费顿出版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