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经典电影时代终将离我们而去吗

原标题:经典电影时代终将离我们而去吗

  

《艺术之美与灵魂之思:英格玛·伯格曼电影研究》 潘汝 著 上海文艺出版社

■王志敏

近年来,随着与生俱来的强烈商业属性及产业化发展,电影的娱乐属性得到了极大的发展,而电影的其他属性受到了严重挤压。当下,作为世界电影发展的两大主要力量——美国与欧洲,在此消彼长、相互争斗的历程中,好莱坞凭借其类型化的商业电影机制及其成功的实践操作,日渐强盛,几乎占据了全球绝大部分的电影市场份额,而欧洲电影的影响力,却日渐式微。

在这样的电影艺术生态中,致力于欧洲电影研究,开掘电影在娱乐性之外探讨严肃社会问题及深刻哲思的可能性,深化电影的艺术表现力,构建多元的电影格局,就显得格外重要。毕竟,对于电影艺术的健康发展而言,多元共存才是长久繁荣之道。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作为欧洲电影最重要的代表性导演,伯格曼有着十分重要的研究价值。但不可否认的是,对于西方电影的研究,向来是电影研究、特别是中国电影学术研究领域中的软肋。如果没有一定的学识积淀,是很难做到读解到位并且在深刻解析之后,过滤出理论上的意义的。让人欣慰的是,我读到了年轻学者潘汝的这本《艺术之美与灵魂之思:英格玛·伯格曼电影研究》。

在当下影视界的商业喧哗中,潘汝深入到伯格曼非类型化的艺术语言及其所传达的独特哲思之中,已经历时十年之久。她努力领悟着伯格曼在半个多世纪的艺术生涯中,如何用梦幻般的电影语言,对一系列涉及生命意义的独特主题,如人类的堕落、爱情与灾难、爱欲与人性等,展开了前所未有的阐释,孕育并传达了深刻而丰富的“灵魂之思”。她以十年的定力,运用电影美学、符号学、哲学、心理学等理论,从所选的每一部作品的深度解读着手,几乎摒弃或超越了所有既往的作品解读成论,以此来厘清并构建出自己的研究体系。在这本书中,她尤其是对《第七封印》《呼喊和细语》《萨拉邦德》《沉默》等重要影片进行全新的阐释,大胆地打破了作品的创作时序,重组了伯格曼不同时期的作品,从而使得关于伯格曼的迷思豁然开朗:这位重量级世界导演,以自己一系列作品和富于创造性的方式,在人们从未间断过的质疑与排斥中,为故事片的思想性表达赢得了一片值得骄傲的空间,为提升电影的艺术文化品位,促进电影多姿多彩的发展,开拓出一条虽然可能让人感到迷惘但是很有希望的血路。我以为,潘汝的这一研究结论,是具有将伯格曼研究向前推进的创新性价值的。

迄今为止,中国大陆研究伯格曼的文章及著作也并不多,深度解读伯格曼的学术论文或专著更是屈指可数,相关专著仅三四本,而潘汝这部二十余万字的《艺术之美与灵魂之思:英格玛·伯格曼电影研究》,则是建立在充分吸取国内外已有的伯格曼研究成果的基础之上,对伯格曼研究进行了更为宏观的全局把握,勾连出了伯格曼的人生轨迹和创作历程,不仅深入探究伯格曼如何将他的哲学思辨转换成卓越的艺术表达,而且深入、全面地分析这种转换的内在肌理,从而得出了一系列富有新意的结论。

伯格曼去世的时候,有人撰文,标题是“电影已死”,在这些人看来,随着大师的离去,那个由他们亲手缔造的经典电影时代将最终远离我们而去。但事实上,情况未见得会如此糟糕。柏格曼取得的成就,也只是一种探索的开端。他的电影中最有价值的部分和探索,并不在于探索了什么,诸如当代工业社会人类的孤独和无法交流之类,也不在于得出了什么有价值的结论。伯格曼的电影脱离不了的主题,是对现存生活秩序的拷问、审视和质疑,其中包括生与死、爱与恨,传统伦常与叛逆背离,这些问题都是永恒的困惑,堪称终极疑问,不仅我们的先人们没有灵丹妙药,就是今天的学术也不能马上提出很好的解决之道。伯格曼的贡献,就是他做了探索,这是一种探索的启发。这本身就是一个无论如何估计也不会过高的贡献。时间过得越长久这个贡献就越值得珍惜。因而,对伯格曼思想与艺术的探究,价值永恒。

(作者系北京电影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