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创纪录罚1500万,为何是这位“神通广大”的落马高官?

18日获刑的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创下了十八大以来落马“老虎”的最高财产刑纪录。

提到赵少麟,很多小伙伴会马上想到他的儿子“最牛开发商”赵晋。赵晋被曝跟武长顺、王敏、杨卫泽等“老虎”都有牵连,在天津、济南等地违法开发了不少房地产项目。

中纪委通报赵少麟的问题时就指出,赵少麟为其子经营活动谋取利益;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纵容其子开设私人会所,并多次在私人会所宴请有关领导干部;伙同其子行贿。

法院也查明:赵少麟在充任其子赵晋实际控制的公司总顾问期间,伙同赵晋请托他人为其公司非法经营房地产项目提供帮助,并行贿价值人民币444.895万元的财物;帮助赵晋采用伪造对外贸易合同、虚构向境外支付费用手段骗取有关机关审批文件用于骗购外汇并汇至境外,共计美元4170万余元。

因此,以单位行贿罪,赵少麟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以骗购外汇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00万元。

单位行贿罪、骗购外汇罪两罪并罚,赵少麟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00万元。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并处罚金1500万元,此系十八大以来,落马“老虎”的最高财产刑纪录。

截止目前,十八大以来落马的百余省部级官员中,已有70余人获刑。

刑罚最重的是犯故意杀人罪、受贿罪和非法持有枪支、弹药、非法储存爆炸物罪的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赵黎明,被判处死刑。谷俊山、白恩培、朱明国等3人被判处死缓,其中白恩培还是终身监禁第一人。

14人被判处无期徒刑,这14人分别是4个副国级以上“大老虎”周永康、郭伯雄、令计划、苏荣,以及刘铁男、王素毅、金道铭、申维辰、毛小兵、杜善学、万庆良、谭力、奚晓明、杨振超。

上述被判处死缓、无期徒刑的官员,均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其余50余名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省部级官员,除了犯玩忽职守罪的童名谦,都并处了数额不等的财产刑。

其中,赵少麟被判处的刑期不长,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仅比刑期最短“老虎”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郑玉焯(犯破坏选举罪、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多半年。

可是,赵少麟还被并处罚金1500万元,这一财产刑金额远高于其他被判处有期徒刑的“老虎”。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其他被判处有期徒刑的“老虎”中,财产刑金额较高的有上海市委原常委、原副市长艾宝俊,犯受贿罪、贪污罪(受贿4320.773718万元,贪污751.25787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580万元;中央台办、国台办原副主任龚清概,犯受贿罪(受贿5300万余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500万元。

还有3个“老虎”并处没收财产或罚金400万元:山西省委原常委、原秘书长聂春玉,受贿4458万余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内蒙古原常务副主席潘逸阳,受贿8601万余元、行贿761万余元,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河北省委原常委、原秘书长景春华,受贿6054万余元、8635万余元财产不能说明来源,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

其余“老虎”的财产刑金额多在100万元、200万元之间。

几个刑期低于十年的“老虎”,财产刑金额都低于100万元:国家行政学院原副院长何家成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70万元;河北省委组织部原部长梁滨,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50万元;太原市委原书记陈川平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6个月,并处罚金30万元;环保部原副部长张力军,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郑玉焯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郑玉焯受审

那么刑期4年的赵少麟,为何被并处1500万元罚金?

1500万元罚金,这一数额是冀文林财产刑的15倍(冀文林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100万元);令政策财产刑的10倍(令政策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150万元)。

职务犯罪附加财产刑的量刑标准是什么呢?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接受“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采访时表示,我国刑法对许多罪名都规定了判处罚金或没收财产的财产刑。财产刑作为刑法重要组成部分,是以罚没犯罪分子财产为内容的刑罚,地位上属于附加刑,包括罚金和没收财产。

他表示,立法机关设置财产刑的目的,旨在弥补刑罚的不足,利用财产刑特有的惩罚手段,剥夺犯罪分子的犯罪资本,予以经济上的处罚,从客观上达到预防重新犯罪的目的。

北京市律协会长高子程曾代理陈良宇案、李庄案等案件,他对“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说,最高法2000年曾发布《关于适用财产刑若干问题的规定》,其中明确:人民法院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如违法所得数额、造成损失的大小等,并综合考虑犯罪分子缴纳罚金的能力,依法判处罚金。刑法没有明确规定罚金数额标准的,罚金的最低数额不能少于一千元。

也就是说,职务犯罪附加财产刑的量刑标准为,违法所得数额、造成损失大小,以及犯罪分子缴纳罚金的能力。

具体到赵少麟案,洪道德表示,赵少麟未涉及受贿罪,犯的两项罪名分别是单位行贿罪、骗购外汇罪。其中,以“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但是没有附加财产刑;以“骗购外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00万元。

据此,赵少麟的1500万元最高财产刑纪录,主要基于骗购外汇罪。

全国人大常委会1999年发布的《关于惩治骗购外汇、逃汇和非法买卖外汇犯罪的决定》,明确了骗购外汇罪的量刑标准,在罚金刑的规定上,采取的是比例罚金制,即处以骗购外汇数额5%以上30%以下罚金。

赵少麟的骗购外汇罪涉案金额为美元4170万余元,折合人民币约为2.8亿元。假如按上述“处以骗购外汇数额5%”的标准计算,约为1400多万元。这一数额与赵少麟的1500万元最高财产刑纪录,比较接近。

不过,洪道德、高子程都对“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说,财产刑到底该处以多少罚金或者没收多少标准,并没有非常具体的法定标准。因此,赵少麟的1500万元最高财产刑纪录,究竟依据的是哪些标准,精准答案还有待于法院的解释。

洪道德认为,目前的财产刑量刑标准还有需要完善的地方。“标准有点混乱”,他举例说,他接触过一起贪污案,涉案金额60万元,犯罪分子共6人,这6人共被处以罚金170多万,“罚金总额高于涉案总额,那么罚金标准是什么?这有点让人不理解”。他认为,为了达到更好的惩戒犯罪的目的,财产刑的量刑标准应该统一。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上海市市长应勇担任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时,也曾提出有关财产刑的建议。

据新华网2013年3月报道,应勇当时接受采访时表示:当前我国刑法对职务犯罪的处罚金、没收财产等规定较少,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对犯罪的惩治力度。少数犯罪分子甚至有“一时服刑、刑满享受”的思想。因此,建议完善相关法律,实现职务犯罪财产刑的全覆盖,以有效震慑犯罪分子。

“打蛇打七寸!”应勇当时说,职务犯罪属于贪利性犯罪,因此理应更多地适用财产刑。要根据犯罪社会危害程度,适用不同的财产刑,并加大职务犯罪财产刑的适用范围,提高幅度,这样可以有效防范和避免犯罪分子案发时转移财产、刑满后继续享用的现象发生。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 王姝 校对 陆爱英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