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一个预言家的命运:忽悠马云的“骗子”,风口上的先知

原标题:一个预言家的命运:忽悠马云的“骗子”,风口上的先知

21CTO社区导读

今天的中国程序员英雄传,要讲的这个人是阿里云的创立者,曾经是阿里内部倍受争议的人,被骂了整整四年。

他本来是大学里研究心理学的教授,用了十年左右大跨度的转身,成为阿里巴巴集团的CTO。而如今,这个人的阿里云帮助阿里攻占了企业级云计算的世界市场前列。阿里巴巴的大股东孙正义对他的评价比马云还要高。

“我是一个既得利益者”,这个称得上是中国十年来最成功的CTO如此说。

王坚近照

当不了系主任的王坚

王坚,出生于1962年。1993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心理系,博士。

在大学和他有过接触的人,很难对他有褒义的评价。大家都觉得他是一个“怪咖”:每天背着一个土里土气的黄军包游走在校园,不喜欢跟人主动交流。曾经跟王坚说过话的人这样说:“跟他说话,他不搭理你。”,慢慢的大家觉得这个人是疯子,不敢再接近他了。

只有真正熟悉他的人才知道,王坚之所以不爱跟人交流,是因为他无时无刻不在思考,有时候思考的太认真了,连别人喊他都听不见。

而除了思考,他也非常爱钻研,除了自己所修的工业心理学,他还在学校旁听计算机课程。结果学期结束,他已经比讲师懂的还多了。

他的硕士论文,写的是《人机交互和多通道用户界面》,这是中国第一部讨论人机交互的论文,后续航天工程上轨道对接的人机交互程序都受这本书的影响。

知道自己学校里有这么一个优秀的人才,得把他留在学校培育下一代呀!所以一毕业,王坚就成为了教授。一年之后成为了博士生导师,又一年他直接当上了系主任!神速一般的晋升对很多人来说跟做梦似的,美的不要不要的。

但他很烦,并且不是一般的烦。他是学术性人才,一心只想搞科研,做系主任他不顺心。所以没干多久,王坚就递交辞职走人了。可没想到的是,这一走还让他走对了。

软研发中心主任的王坚

虽然离开学校,但是王坚的名气已经有了。

1999年,在当时任微软副总裁的李开复邀请下,王坚加盟到微软,开始担任多通道用户界面组主任研究员。

在早期,这个项目的员工只有他一个人,后来他升任副院长。期间,王坚的主要工作成果是发明了数字墨水,后应用在了微软Tablet PC中,但是市场并未产生很大影响。

这项技术在当时并没有火起来,但如今微软的强大绘画功能就是脱胎于“数字墨水”

微软的电容笔就有数字墨水的影子

在2008年前后,王坚和中国雅虎前副总裁陆奇成为了媒体追逐的香饽饽,当时都说他们将加入阿里巴巴。不过后来陆奇加盟了微软,而王坚则从微软来到了阿里巴巴。

忽悠”马云的王坚

2007年,作为微软亚洲研究院副院长的王坚出席了阿里召开的“网侠大会”。

在这次大会上,他和马云交流时,说出来了改变自己、马云和阿里巴巴的一句话:“如果阿里还不掌握技术,未来将不会有它的身影。”。

就是这句话,让马云对王坚同志产生了极度的渴望。马云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比自己还懂阿里的人,也是阿里巴巴最急迫需要的那个人。

两年之后,王坚被马云成功挖了过来,给予的职位是阿里首席架构师,首要任务就是为阿里输出技术,直接向马云汇报。但是,一些熟悉王坚的人都知道,“博士”的名号一直“游离”在阿里巴巴的小圈子之外。

正常在阿里工作十几年的功臣都不一定能爬到这个层次,所以王坚的空降让很多人产生了质疑。只是让他和马云没想到的是,这份质疑来的如此快,如此猛烈也如此持久。

有人说,马云找来他就是一个错误,因为他代码不写,什么都不会,只是一个溜须拍马的,在论坛上这样说道:

『马总找王坚挑大梁绝对是个错误,首先这丫根本不懂技术,其次他TM太虚了,天天给你画饼;再次,这个贱人就是一个拍马屁的高手,我到现在也没想通聪明如马总怎么会被哄到那么挺他。。。难道是后来发觉骑虎难下了么。。』。

甚至那时阿里正召开总裁大会,有一位员工直接对马云说:马总,你别听王坚的瞎扯!他就是一个骗子。

在马云任命王坚担任阿里CTO的内部帖子下面,很多人留言质疑王坚,浪费钱浪费资源却一事无成,凭什么升CTO?

面对这一条条质疑,马云都不得不去帖子下面回复:“请相信博士,给他一点时间。”,但这并没有多少帮助,后来的阿里巴巴就像要分家了一样。

在这种非议中,王坚团队里的成员扛不住了。有超过一半员工离职,辞职信中他们写道:“我觉得在干下去,也看不到任何希望。”

最后这个一直咬牙坚持的瘦弱大叔在阿里云事业部年会上失声痛哭,但即便眼泪止不住的流,他还手拿话筒,哽咽地给自己鼓气:“这几年我挨的骂甚至比我一辈子挨得骂还多,但是我不后悔。”

开发飞天系统

“飞天”是王坚带领阿里云团队自主研发的适用于互联网的操作系统。

2009年春节后上班的第一天,他们在北京上地一间连空调都没有的办公室,写下了第一行代码。

王坚在硅谷和斯坦福大学的演讲中分享了飞天的基本想法:主要功能就是资源管理,底层是数据中心,有成千上万台通用服务器,每台服务器都有CPU和内存存储,相互之间用以太网进行连接。简单地说,就是把所有的资源抽象成一台计算机,并通过互联网提供计算服务。

当时很多人认为,在中国做这样的事情是完全不靠谱的,难度太高,不过后来有意思的是,有不少持怀疑态度的人陆续加入从事飞天的研发。

从2008年10月开始写阿里云的第一行代码,经历了几次的构架推倒重来,最初创始的几十个人,死了几批,坚持下来的不到十个。离开的人大多是因为觉得“看不到希望”。

2010年上半年“飞天”系统正式在阿里内部启用,为阿里金融,全网搜索和邮箱等提供技术支持。飞天系统因为规模很大,带来最大的挑战在于这台超级计算机每天都可能发生故障,硬盘会坏风扇会坏,内存会坏。可能自己买一台笔记本电脑,用了五年之后还是完好无损,但是在成千上万台服务器的飞天集群里面,硬件故障时时都会发生,因此阿里云面对了太多的来自内部和外部的质疑,批评。

2012年,阿里云的第一台云服务器上线。对外提供服务后,出现了不少服务质量问题,有一家客户甚至离开了阿里云。王坚为此大发雷霆,并在公司内部做了一次大整顿。他对同事们说,如果我们成为一家傲慢的公司,就离死亡不远了。后来这几个客户又回到了阿里云。

一个布道者的确信

做成了是远见,做不成就是胡扯。

王坚在和几个相熟的华裔科学家聊天时,自嘲当年的经历。说完之后像一个恶作剧的孩子一样,咧着嘴大笑。

回忆总是会有一层柔光镜,再血淋淋的经历也因为过去了,有种劫后余生的安心。

林晨曦说,他们这些从阿里云出来的工程师,一直留给自己一个问题。阿里云最终能成功,王坚的坚持是不是唯一的原因。

他们有一次聚会,为了这个问题一直聊到凌晨3点。

“如果换一个人,也许早就挂了10遍了”。

博士身边奇迹般地聚集了一批信他的人。很多人自称“脑残粉”,被博士成功“洗脑”。他们坚信博士的方向永远正确。即使错了,也是他们这些执行者错了,“能力无法匹配博士的要求”。

我有些奇怪这一股脑的坚信的来源。

刘振飞的坚信来自他对王坚判断力的确信。他当时是淘宝系技术保障部的负责人,在每年向王坚汇报淘宝的整个技术预算时,感受到“这是个高人”。王坚的宏观控制能力非常好。

王坚和他对预算,基本上就是从早上9点到晚上12点。密密麻麻的数字里,他挑出来的一定是最核心的问题。一点到某个数字,刘振飞就觉得心里一颤,刀刀见血。

去IOE一战,也让刘振飞感受到了王坚的坚决。

简单来说,去IOE是阿里技术自主化的练兵,去掉IBM小型机、Oracle数据库和EMC存储设备。谁也没想到,去IOE后来成了一个流行词,甚至有了去IOE的股票板块。

2013年5月17日,支付宝最后一台IBM小型机下线。

“反人性”,刘振飞说那时候阿里的数据库团队号称全亚洲最好,被称为ORACLE黄埔军校,几乎每个人都以精通掌握ORACLE为荣。

所谓去IOE就是挥刀自宫,把自己干掉。

当然会有反弹,当时几个管理层陆续都走了。但最终,这个事情在阿里完成了。

李津相信王坚,是伴随着自己的进阶。他用了一个比喻,每当他觉得自己上了一个台阶的时候,总能在那个台阶上发现王坚留下的小旗。他不信邪,再往上走,又发现一个小旗,“不服不行”。

谷祖林也是如此。他从阿里辞职去创业,创业的时候总会在某个瞬间想起王坚。他在所有不确定中的明确指示,“是多年后回忆起来才意识到的了不起”。

我问过王坚,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你坚信自己看到的是对的?

就像通讯专家陈志刚说的,他认为王坚对技术趋势的洞察和认知,在中国互联网圈,没有人可以超越。

王坚说,因为在这个事情上他被挑战得足够多,思考得足够久。“只有你名片收得比别人多,登机牌用得比别人多,才有机会宽度超过很多人,深度也超过很多人。”

王坚提到了自己读书时看的“乱七八糟的”哲学和心理学著作。他说,大部分的人知识结构是不变的,不自觉地把所有新的东西都纳入到原有的框架中,“那样不痛苦”。自己的不同在于,一直在打破自己的知识框架,不断在演进。

王坚是一个强调语言本义的人。他说就像一件事情,只有真正想清楚了,才能用最简单的话说出来。

只有用最简单的话说出来,才能真正凝固这个东西。

听起来很玄。我问他,对写他的这篇文章有什么样的想法。他说了一句,不要抽象。一抽象,看起来什么都对,就没意义了。

很奇怪的,我对这句话想了很久。

最后一个站着的人

被嘲笑从来不是生死存亡的时刻。

选择才是。

王坚觉得当时的阿里云是一把盲牌,“我知道如何把这把盲牌打赢”。但牌没有翻出来之前,每一个选择他都需要去争取。

阿里云历史上有非常多关键性的选择时刻。最戏剧性的应该是那场“要分家散伙”的大争吵。

当时阿里集团的两套数据系统必须舍弃一个。

一个是在技术人员眼里地位很高,基于成熟开源技术Hadoop的云梯一,另外一个是基于底层自主产权的飞天开发的云梯二。随着数据规模爆炸增长,两个并行的时代必须要结束了。

那场争吵旷日持久,最终吵到了阿里的总裁会上,所有的管理层都在。形势一边倒,所有人都觉得云梯一是稳定的,可行的。处于劣势的博士当场拍了很多次桌子,他觉得不做云梯二“就是逃跑”。

马云这次没站在博士这一边,很大程度上,他并不知道到底在吵什么。“他一言不发”。

这种会不是一个讲理的地方,在王坚的记忆里,整场会混乱而没有细节。

后来马云对王坚说过,当时那种情形,他心里觉得王坚会投降。

没有结论。曾鸣教授在会议的最后,把整个争吵梳理了一遍。他颇为悲壮地说了一句,“你们可以质疑我的判断能力,但不能质疑我的梳理能力”。

没有结论就是最大的胜利。某种程度上,所有人都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大的决定,这种慎重感让大家拖延了下来。王坚觉得被让了一马。

王坚从来不是一个能被轻易说服的人。他有自己的策略和生存方式。在这个选择上,他成了“最后一个站着的那个人”。

选择从来不是单向的。在某种程度上说,一个需要企业用户在上面跑的计算平台,是一个被选择者。

当时,谁愿意把自己的身家性命放在一个所有人都认为不靠谱的平台上跑?

开发系统的工程师林晨曦说,如果是自己的企业,他也绝不愿意。

孙权的阿里小贷当了小白鼠。反抗过。后来他明白了,“阿里小贷死了,阿里云也不能死。”这是他必须面对的命运。

有意思的是,我问到王坚他对当时两个公司的生死是怎么考虑的时候,他说了一句大实话。他觉得阿里云一定可以活下来。

假如阿里云活下来了,阿里小贷却被搞死了,这会让他最愧疚。

一个对稳定性要求最高,信任几乎是生命的金融创新只能放在当时系统还不稳定的阿里云上。这就是阿里巴巴式的技术创新。

孙权还记得博士对他用直升机的故事“连哄带骗”。博士告诉他,直升机不是飞机。阿里要做的金融不是传统金融,必须用大数据的方法来做,“能解决这个的唯一途径就是云计算”。

“太难了。”2010年和2011年,每年的12月31号,孙权召集数据团队开年会的时候,整个团队都会一起抱头大哭一场。

“我被博士摁着吃草,我的同事被我摁着吃草。”孙权现在回忆起来,仍然心有余悸。

这同样是摆在阿里云工程师面前的难题。

工程师某种程度上说,是活在象牙塔里的人。

他们用代码构建一个自己可以控制和沉浸的世界,他们骄傲于自己的创造性和自给自足。

底层系统那么难,他们咬牙搭出来了。然后,是用户无穷无尽的投诉。一个底层系统,成千上万台计算机,不间断地运转,当阿里云的技术还没有完善的时候,故障和bug是常态。

工程师突然从代码的世界里被拉了出来。技术就是商业,他们需要面对用户,面对商业化。代码贡献者、产品经理、商业执行者,三个角色合一。

刘振飞能清晰地感觉到阿里云工程师当时的迷茫,我这么牛,为什么会被用户骂成渣?

没有同理心,没有共情。

王坚发现,原来阿里云翻技术的高山并不是最难的。这种同理心的培育是他要陪着这群年轻人走的一段更长的路。他转身成了阿里云最大的客服。

王坚的眼泪

王坚不愿意提到他的眼泪。

他试图把话题滑过去,他说,我从来没有私下里偷偷哭过,“这个我可以确信”。

2012年他在阿里云年会上像个孩子一样哭得泣不成声。那是一次百感交集的释放。他不愿意做过多解读。“那是因为放的客户视频太感人。”戳博士的泪点很容易。李津说,和博士说阿里云用户的例子,说一两个故事,就能看到博士眼眶发湿。

王坚用了一个词,“体感”。

关于阿里云用户,他最爱讲的故事,是在秦岭大巴山深处铁路段的年轻人,用了阿里云的服务,把铁路安全的通知传达到工人手中,改变了他们的生活。

他喜欢看到阿里云的科技改变弱者的故事,这是用科技来“打抱不平”。

云计算让中小企业可以和大企业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王坚说过,一个能用好云计算的公司,哪怕只有一个人,也可以拥有10000人公司的计算能力,曾经被跨国巨头垄断的计算能力。

阿里云给了“小而美”公司一个超越强者的机会。

所有在阿里云上面的用户都是同行者,没有大小好坏之分。他们肯把身家性命放在阿里云,这让王坚觉得和用户之间有种袍泽之情。

用情太深,不容侵犯。

李津认为这和博士学心理学有关,心理学让他有很强的同理心视角,非常容易把自己代入用户。

云计算这样的计算平台,故障是无法避免的,碰到谁身上就是个概率问题。工程师有时候觉得影响到的是一些小用户,时间长了难免懈怠。有时候工程师会忍不住牢骚,要求怎么这么多。

王坚遇到这样的事情会暴怒,骂人,摔手机,抓到谁的手机就直接摔出去。

对于王坚参加云计算大会时。当时被邀请做嘉宾,一个人在会场外面蹓跶。有个来参会的年轻人看到他,上前说了一句,王坚博士,我们在用阿里云。

背着双肩包的王坚立刻拿出一张名片,双手递到年轻人手里,“有问题找我”。

组织者CSDN总编刘江说,那一瞬间,他能感受到王坚身上那股技术人员的单纯和热情。

王坚也讲过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故事。他准备坐车去首都机场的时候,有个女人拉住他,说王坚博士能不能让我搭你的车。

王坚问,你是谁?那个女人说我是阿里云的用户,以前见过您。

他完全记不起来,心里在打鼓,这不会是个骗子吧。但是,万一她真是用户呢?

王坚不忍心拒绝,让她上了车,问她去哪个航站楼,她说哪个都可以。一直到机场,他也没搞清楚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王坚从来认为阿里云应该是一门生意,但是对用户,“生意是生意,情感是情感”。

但王坚并不是一个好的商人。

2013年,那场著名的争吵之后,他坚持的飞天5K最终成功,关于王坚和阿里云不靠谱的争议就此告一段落。

王坚和阿里云却陷入了一场更大的危局—如何让更多人信任云计算,包括那些用惯了IOE的500强。

孙权用了这样一个比喻:博士像是用100斤的力量,驱动10吨的庞然大物。

王坚需要一个把阿里云带上现实商业之路的人,他盯上了做金融的、对钱有着天赋般敏感的孙权。

除了商业能力,王坚更看重的是孙权从阿里小贷开始,跟阿里云生死与共培养出来的使命感。就像孙权曾经说过的,“炒房炒成了房东”。

“他愿意去探索云计算和数据的边界在哪里。”王坚认为,孙权这种使命感能让云计算走得更远。他强调了一个细节,孙权的名片背面印着飞天的一段代码,王坚相信这种发自内心的热爱。

阿里巴巴合伙人彭蕾曾经对王坚开玩笑说,你到阿里巴巴最正确的决定,就是坚持让孙权做阿里云的总裁。

王坚在合适的时间重新退回到云计算布道者的角色。

他更多的是去夯实云计算的认知基础。他又有时间去抠字眼,反对业内趟混水的公有云、私有云的说法,担心中国在这种“文字游戏”中失去云计算发展的历史性机会。

“只有公共云。”他希望云计算变成像电一样触手可及的通用计算。

作弊者

在阿里云的人看来,王坚可以算作云计算之父。“没有他的定义、推广和推动,大家的认知要晚好几年。”刘江选择了用云计算第一人定义王坚,他觉得这更准确。

云计算如今已经炙手可热。越来越多的企业用户租用虚拟计算机的数据存储空间和计算能力。

2016年,阿里云为37%的中国网站保障安全,为全球76.5万用户提供云计算和大数据的服务,目前在国内第一,全球第三。

王坚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需要大声疾呼,和所有质疑作战的堂吉诃德式的布道者。

时间让他有了成功者的从容。

很多人注意到了博士口头禅的转变。以前,他习惯说,“你知道我的意思吧?”,现在他的话后面跟得最多的是,“不知道我有没有表达清楚。”

这成了博士管理能力提升的一个显著标识。

马云好几次提到博士的管理能力而摇头,也说博士是他很少有的会在电话里大吼的人。

现在,王坚退出了细节化的管理。他更多的是去开拓各种边界,开始了新的折腾。

很奇怪的,在和政府的高层官员交流的时候,他不再是一个难懂的王坚。“这成了他情商爆表的时刻”,他对战略的梳理,更容易被官员接受。

他希望官员能够接纳他关于未来城市的想象。为城市安装一个智能中枢—城市大脑。

中国互联网快速发展,城市数据的丰富性远超西方国家,“中国老百姓拿手机买烤红薯,美国老百姓还在用支票支付水电费”。所以,这又是一次没什么可借鉴,对成型方法挑战的“创新”。

最简单的,他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红绿灯和交通监控摄像头的距离。他们在一个杆子上,却从未通过数据被连接过。他要连接,让城市看到的都能被数据思考。数据是城市最重要资源,“比土地还要重要”。

2016年4月,王坚牵头十几家企业跟杭州市政府联合发起“城市大脑”项目,希望利用城市的数据资源,对整个城市进行全局实时分析,自动调配公共资源,最终把数据变成城市治理的最重要资源。

2016年,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牵头在杭州发起“城市大脑”项目。

智能技术发展到今天,让这个想法变得更加可能。

听起来很遥远,王坚却相信这会在中国实现,“城市大脑就像电网一样重要,中国有机会为城市贡献一个新的基础设施”。

今天,杭州已经有5万个交通摄像头充当“眼睛”来采集车流数据,通过人工智能方法处理后,就可以智能调控红绿灯,改善交通状况。

在他看来,更大的运气来自苏州的加入。“苏州几乎倾其所有”,拿出了所有城市相关的数据资源。王坚认为,杭州和苏州的经验,将成为城市大脑可复制的范本。

这一次,似乎不像阿里云当初那样,那时候他是站在山顶上能看到更远的地方的人。现在更像是一个皇帝新衣的故事。

看到未来的似乎不止他一个,人工智能是一个热闹的场域,大家一拥而上。王坚有他惯有的执拗坚持,他看到了,还要自己做出来。

有人读了他的《在线》一书后留言:“你自己预言,又自己实现,这不就是作弊嘛。”王坚觉得这句话说得很有道理:“就让我继续作弊吧。”

在采访的最后,我问他,你到底会不会写代码?

在王坚变成传奇的今天,这成了被人津津乐道的谜。

博士的回答很博士,“如果你把我当成一个纯粹写代码的人,这一行的人也会因为我写代码而雇用我。”

王坚有他自己的骄傲。

刘江说王坚是中国近10年最成功的CTO,带领一个全新的技术团队做了一个全新的业务,现在到了千亿的市值。

王坚委婉地用了这样的比喻,他说,一场战争最重要的战役是改变战争格局。100次胜仗可以打得很妙,但是不代表能改变战争的走势。

阿里云,算是打了改变战争格局的一场胜仗。王坚带领阿里云在中国的跑道上早跑了5年。

宝贵的5年,一个预言家实现了自己的预言,这是王坚的运气和传奇。

对于今天的王坚,有人在知乎上写下这句话:

10年前,我也觉得博士(王坚)是个骗子。

现在看看,我觉得他是个伟人。

创哥觉得没有这些别人嘴里的偏执狂,

世界又怎么可能被改变。

作者:张寒 编辑 / 金焰

来源:每日人物 / ID:meirirenwu/21CTO社区有优化和编辑。

关于21CTO社区

21CTO社区(21cto.com)是为互联网与软件开发者提供高质量的学习,分享,交流的技术社区。

邮箱:info@21cto.com QQ群: 79309783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