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雅昌观察]坪山!艺术参与城市新区建设的新样本?

原标题:[雅昌观察]坪山!艺术参与城市新区建设的新样本?

导言:通常雕塑都是作为城市景观被动地放置在城市当中,那么当雕塑主动的参与到城市建设当中会是怎样的? 答案或许可以在5月11日开幕的“2017深圳(坪山)国际雕塑展”中找到,深圳坪山行政区今年正式成立,为雕塑及公共艺术的介入提供了平台,而城市规划者也有着这样的打算,那么雕塑究竟该如如何介入到城市建设当中?坪山能否为我们提供一个艺术参与城市未来建设的样本?很值得期待。

“2017深圳(坪山)国际雕塑展”现场

“突进”雕塑展公共艺术落地坪山的开始

“它可以放在公园的草坪,孩子们看见猎豹,又害怕又想过去,这种心理很有意思,在展览的过程中,很多小孩跟它说话,‘明天我再来看你’,这种互动很好。高的层面就是我们要尊重自然生物。”雕塑家秦璞在介绍自己的作品《守望者》时这样说道。

本次雕塑展核心主题为“突进:雕塑中的城市精神”,从文化艺术的角度传达坪山改革发展建设的精神与决心。展览特别呈现了“雕塑坪山”板块,邀请邀请盛珊珊、秦璞、张永见、董书兵等等众多艺术家结合坪山文化底蕴和城市发展规划,对“坪山大道”“中心公园”“大万世居”“马峦山”等8个坪山地标进行定向创作,研究设计坪山城区雕塑。

盛珊珊作品《算盘》展览现场

董书兵作品《沉》展览现场

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副主任陈克的作品《生长》,以三棵概括化的彩树形成一个巨大的滑盖。上部是彩色玻璃,内部通过LED媒体光在夜晚发生变化,白天看是比较静态的,晚上则呈现一种光怪陆离的商业都市的感觉。

陈克在谈到作品创作的构思时讲到:“我想给坪山做一个标识物,作为新区,有一句老话,‘你有好的梧桐树才能引来凤凰’,就是为这个地方筑巢引凰的意思。我想用这非常美丽的树,让坪山有一个标志性的东西,很远就看到一个彩色的大滑盖的东西。”

雕塑家吴德灏的作品《非二元境界》是根据高新区做的方案:“高新区肯定是科技这类的企业比较多,所以我用了数字元素里的细胞,就是一元一次方程式的物化形象,就是方型,方型代表了很多实际问题,综合组成一个新的造型。非二元境界是佛家术语,就是在空间里消除了你我彼此和内外,是非常和谐的空间。这件作品是不锈钢做的,它有一个有趣的点,就是光线比较强时底下的影子会不断变化,晚上打灯的话会有变化的影子。”

坪山区委政府大厅

另一位雕塑家张宇带来的半抽象作品《动力》,以抽象化的奔马形象寓意坪山的发展潜力和动力,与坪山的发展形势相契合:“坪山现在作为新的发展区域,有动力突破很多东西,并且能够成为深圳未来最有潜力的区域。这件作品既有特别国际化的语言,英国结构主义的传统,还有中国的元素在里面。”

“雕塑展想藉由雕塑艺术直观诠释坪山城市精神,连接城市空间与市民生活,从而起到打造城市形象、提升大众审美的功能,并为连接城市空间与市民生活开辟新的审美通道。”雕塑展主策展人韩湛宁表示。

“雕塑坪山”单元展览现场

而在坪山区委常委、宣传部长吴筠看来,这次的雕塑展及讨论只是公共艺术落地坪山的开始:“坪山文化的发展需要更多的专家学者帮助把脉,助力坪山在公共艺术制度建设、项目和活动品牌的创建、文化智库的联系和引进以及雕塑成果后续落地等方面做出成绩。艺术家们希望把艺术理想、对城市文化的推动作用落地实现,而坪山是你们最好的选择。”

坪山区政府有很好的愿景,而艺术家们也愿意参与进来,那么具体该如何参与呢?

“雕塑坪山”单元展览现场

坪山新区不仅需要艺术更需要有持续性的艺术

事实上,深圳的城市雕塑起步很早,1980年深圳成立特区,1981年深圳市政府就开始着手雕塑规划。1994年,深圳出台了全国比较早的《城市雕塑管理规定》。以《拓荒牛》为代表的一系列优秀雕塑作品与这座城市共同成长。

同时,早在20世纪末期,深圳就在全国率先开始了由城市雕塑向公共艺术的转变。1983年深圳做了全国最早的公共艺术论坛。由深圳雕塑院创作于1999年的《深圳的一天》,被学术界认为是比较典型的公共艺术作品,这在全国是最早的。2009年,“深圳雕塑院”更名为“深圳市公共艺术中心”,成为全国首个公共艺术事业机构,其主要职责为承担城市公共空间艺术的研究、策划、推广和创作工作。

位于深圳最早的社区园岭街心花园的《深圳人的一天》大型雕塑群

但是,尽管在政策方面领导阶层具有前瞻性的眼光,深圳还是未能发展成为全国领先的雕塑示范城市。“深圳这个城市,还是很敏感地把握了时代的变化,由于种种原因,深圳没有做得很完善,我觉得雕塑跟城市确实是这样的关系,有什么样的城市就有什么样的雕塑,或者我们从什么样的雕塑上看到是什么样的城市。”深圳雕塑院院长孙振华说道。

而对于坪山区来说,早在2009年设为新区之初,政府就显示了大力发展坪山地区雕塑及文化创意产业的决心,本次展览的举办地坪山雕塑艺术创意园的设立即源于此,“龙岗有大芬油画、宝安有观澜版画,而我们坪山新区的雕塑园也将会是新区文化产业的一个亮点。”坪山雕塑艺术创意园创立不久,坪山新区相关负责人曾如此表示。

“坪山雕塑艺术创意园”前身“深圳ART国际艺术家群落”

坪山雕塑艺术创意园的前身名为龙视觉雕塑艺术产业园,由深圳市龙视觉雕塑艺术品有限公司于2009年底开始筹建,后以“深圳ART国际艺术家群落”之名进行推广,该公司草拟的《深圳ART国际艺术家群落坪山雕塑产业园可行性分析及发展规划》雄心勃勃地表示“要使深圳成为世界雕塑艺术界的‘好莱坞’。”

2011年,创办不到一年的“深圳ART国际艺术家群落”就进入了坪山新区政府的视线,将其更名为“坪山雕塑艺术创意园”,并给予大量资金、政策支持进行配套建设,将园区进行全面改造与提升。2012年,坪山雕塑艺术创意园成功申办为当年文博会分会场之一,成为深圳首个以雕塑产业为主题的文博会分会场,画家韩美林在参观园区时题写了园名。此后每一年,该园都作为文博会分会场之一,并且每年都举办一系列以雕塑为主题的展览、论坛、公教等活动。

画家韩美林为坪山雕塑艺术创意园题写园名

坪山雕塑艺术创意园位于深圳市坪山区比亚迪路与马峦山交会处,占地约15万平方米。在政府的规划中,园区以雕塑艺术创作及雕塑产业运营为主要发展方向。坪山政府相关负责人曾表示,坪山将以构建“雕塑之城”为目标,沿着“艺术化+产业化+多元化”发展路线,分层次形成产业上游、中游、下游集群式发展,通过对设计、研发、加工、制造、专利和品牌等环节的完善,形成产业链,将坪山雕塑艺术创意园打造成国家级雕塑艺术展示的殿堂、雕塑产业集聚的平台、雕塑文化传承的圣地。

除此之外,未来坪山可能还要建设艺术家参与的公园,坪山文化中心有展览馆、美术馆、图书馆等等,这些都需要公共艺术的参与。关于如何发展,孙振华博士提出了具体的建议。“第一,我建议在公共艺术的基础上发展坪山艺术。第二,要发展坪山的公共艺术,首先是制度建设。公共艺术,要说得极端一点就是制度性的艺术,一定在制度框架下才能做这些事情。第三,坪山要扩大影响,要做起来,就要有一些尝试性的品牌活动。第四,社会氛围的形成,公众教育和观众的培养也很重要。第五,坪山作为一个新区,怎样通过公共艺术、雕塑、园林等等对城市生活有很全面的介入。最后一点,我们怎样理解雕塑的产业化。我觉得要慎提雕塑产业化,因为我们的雕塑不是一个加工业、制造业,它是精神创造,它带来的效应不是很直接的,它是对城市的整体带动。”

潘鲁生、韩湛宁及各位艺术家等为政府人员介绍作品

而坪山区委常委、宣传部长吴筠在谈到这方面时表示,公共艺术的制度建设是怎样的实施路径,如何形成政府决策,跟城市建设同步地纳入制度化的轨道,需要专家学者的介入,其次,坪山要建立一些项目和活动品牌,比如公共艺术介入的公园,这对坪山是非常适合,坪山需要不断的对接有延续性的艺术;第三需要建立一个智库;最后是这次展览的作品如何落地,也需要专家学者的介入:“这四个方面,我们区委区政府会做这些工作。”她强调到。

坪山能否成为一个未来的样本?

位于深圳市政府大院门前的大型雕塑《拓荒牛》,现已成为深圳精神的象征。创作者潘鹤曾说,该作品的寓意是:“我们这代人没有力量了,就要倒下了,留给下代人继续努力,所以牛头低垂、牛腿半跪,后面的树根是代表封建残余、穷根子、保守意识、官僚意识,要连根拔起。” 如今拓荒牛精神已不仅仅意味着吃苦耐劳、勇往直前,而是象征着“开拓、创新、团结、奉献”的“深圳精神”。

可见,好的雕塑作品可以是一座城市的象征,也在某种程度上影响着城市精神的塑造。在深圳市规划学会常务理事张宇星看来,在全球生产体系里,公共艺术应该建构为一种城市新神话体系的媒介。

“2017深圳(坪山)国际雕塑展”展览现场

“公共艺术未来的目标我认为是建构一个公共的神话,不应该是变成艺术家的单一学科系统,这样的系统虽然名字是艺术,它和一个工厂是没有任何区别的。公共艺术一旦承担起建构整个人类社会文化的角色后,它的身份、作用才真正发挥出来。” 张宇星认为,艺术的核心首先是抽离,而不仅仅是愉悦人的生活。艺术的这种抽离作用可以把生活中的物品转化为神性,从而构建另一个更真实的精神世界。第二是媒介,他认为,“艺术不应该成为艺术家自己的玩物,只有成为大众的媒介时,它才真正地回到艺术最初的价值。艺术家要干的是教老百姓如何叙述,而不是把作品给他们看。”

策展人张宇作品《一出莲花》

广州美术学院教授樊林认为中国雕塑对历史的讲述往往体现为主题性的叙事,形成一种庄严、肃穆的氛围,而坪山区的公共艺术可以尝试一种新的角度,做到去叙事性。樊林以两个城市的案例讲述公共艺术对城市文明的塑造作用。“鹿特丹在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被轰炸,民居部分基本被炸平,二战后展开的新城市建设基本上是现代主义风格的,现代主义后期结构性的建筑风格,所以它配备的雕塑,就有一些钢筋、混凝土架空性的雕塑。那样的雕塑在城市里和购物中心联结在一起,那会觉得那就是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

“2017深圳(坪山)国际雕塑展”展览现场

“还有一个例子,就是多伦多。多伦多美术馆最开始收亨利·摩尔作品的时候,市民是不高兴的,因为亨利·摩尔也是现代主义后期的方式,市民会觉得为什么花这么多钱买这样的雕塑。可是馆长就挺过来了,雕塑家、美术馆和公共媒体、批评家共同展开讨论,所以美术馆就挺过来,多伦多市民也渐渐地有共鸣了,多伦多就成为这个世界上除了亨利·摩尔基金会外,收藏亨利·摩尔作品第二多的城市,所以大家去到这个城市就是要去看亨利·摩尔的作品。这种类型化坪山需不需要考虑呢?我觉得也是一个方向。”

同时,樊林还认为,坪山区公共艺术的发展一定不可忽视在地性,“所有的艺术媒介一定是和人们的日常生活,和人们生活当中的精神层面是共同发展的,如果没有彼此的交融和渗透的话,所有的艺术就仅仅停留在空洞的形式,而不在生长的状态。”

“2017深圳(坪山)国际雕塑展”展览现场

“公共艺术必须要纳入城市规划之中,而现在的坪山时机正好。未来坪山可邀请一些园林设计师、建筑师们来坪山实地考察,了解和融入坪山文化后实地创作。”盛珊珊表示。广州美术学院樊林教授提出了坪山公共艺术发展的两套方案,建城市雕塑图书馆,集纳世界各地的雕塑艺术,或者强调在地性,结合坪山客家文化、东纵文化、生态文化,将创作材料、艺术语言以及市民的态度考虑进来,建设坪山人民需要的艺术空间。艺术评论家王明贤从落户坪山雕塑的选择上提出建议,他说,“雕塑坪山”代表的是坪山的未来,选取一些年轻艺术家具有东方神韵的作品,一些可能成为“未来大师”的艺术家的作品更有意义。

“公共艺术来源于生活,应该更多关注民生,体现人文关怀。未来,坪山应明确生态文明的文化定位,开创一个公共艺术空间,建设公共艺术小镇或公园,让孩子们有地方涂鸦,让市民共同参与到城市文化建设中来。”潘鲁生先生的话为我们描述了一个很美好的未来,我们也期待能有这样的一个未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