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围攻杨舒平同学,就是在制造“肮脏的空气”

原标题:围攻杨舒平同学,就是在制造“肮脏的空气”

文丨江玉楼

美国马里兰大学学生杨舒平5月21日在毕业典礼上应邀演讲,从政治学专业的角度,谈到中美空气质量的亲身体会,以及自由、真相等话题。此番演讲被过度阐释为辱华言论,杨舒平已经道歉,马里兰大学则表示支持她,也有其他马里兰大学中国留学生奋起反击。

作为政治学毕业生,杨舒平低估了国内尤其是键盘爱国者的民族主义情绪。她在微博道歉声明中,拒绝接受“辱华”这口黑锅,“演讲只是分享自己的留学体验,完全没有对国家及家乡的否定或贬低之意”“希望不要再有更多的解读,甚至人身攻击”等等。

对于杨舒平同学引发的轩然大波,马里兰大学校方持有开放的立场,“对于杨舒平分享其观点及独特见解的权利,我们学校自豪地表示支持。我们也对她在这个欢乐的场合发出她的声音表示赞赏”。校方的表态恰恰证实了杨舒平甚至那些攻击她的留学生选择马里兰大学的理由。

就本次争议引起的诸多议题来说,杨舒平同学根本无需道歉。她没有必要为玻璃心似的所谓辱华敏感心态道歉,当然,这也不妨碍其他不同意见的表达。正如她在演讲中所说,“我的声音可以被听到。你的声音可以被听到。我们的声音可以被听到”。观点碰撞本是常态。

杨舒平在演讲时列举了与同学围绕《暮光》展开的讨论,涉及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和政治话题。而她自己引起的这场辱华与否的大讨论,很直观地展现了马里兰大学带给她的学术训练,怎样具体地在“如何正确地做一个爱国者”上炸裂,想必杨舒平已有深刻体会。

杨舒平不必道歉,还因为她所说都是事实。即使是昆明被抱持“空气比其他地方更干净”的地方,只要愿意搜索,大量关于空气污染的新闻可以检索。另外,空气污染对个体的敏感差异很大,有人在爆表的空气中依旧打太极,但有的人对PM2.5稍微高点也不行。

在反对杨舒平的理由中,有两类很有代表性:一是中国空气差,但也不能随便批评,要看场合;一是中国空气也有好的时候、好的地方,所以她是在撒谎。对于第一类所代表的鸵鸟心态早有充分辨析,但凡有一点良知的,都应该以积极的批评时刻促进政府改善空气质量。

对于第二类理据,也许忘了在过去的冬季里,严重雾霾席卷中国大部分地区的情况,最后是靠大风吹散了雾霾。即使晴天,空气质量指数也远远高于美国,更不要说空气指数本身的数据能见度不高等缺陷。除了杨舒平不需要道歉,许多负有治理责任的许多人都该道歉。

我国的雾霾问题,究其成因,一部分是发展问题,更大的问题则与治理方向含糊、治理模式低效有关——也就是说,空气质量问题其实是行政治理中出现的崩坏问题。在这个前提下,不去问责政府,反而成群结伙去围攻说出真话的杨舒平,真是又蠢又坏的行径。

真正需要道歉的,是那些口口声声爱国、实际上害国的键盘侠,是那些见不得真话公之于众的颟顸小粉红,是那些故意曲解杨舒平的意思来满足变态爱国标靶的下作之人。这些人形象说明了肮脏空气的治理之难,首先是净化人的视野与心灵,然后才谈得上呼吸清洁空气。

当然,要这些人道歉是不可能的,他们的良心早就丧失在空气中。他们在批判人们不爱国时,常用的说辞是“不爱中国你就滚出去”,这让反击杨舒平的中国籍马里兰大学同学情何以堪?如果按照这个定义,这些留学生同学个个都不是爱国者,是没资格批判杨舒平的。

总之,杨舒平同学不需要道歉,终极的原因还在于她应该与她的演讲逻辑相一致。因为自由不只是热情、氧气,自由最需要勇敢坚持,好比“民主和言论自由就像新鲜空气,值得我们为之奋斗”。自然,杨舒平道歉有她的苦衷,致歉可以理解,但逼迫她道歉的氛围才是“肮脏的空气”。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