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那些年,我们的暖男班长和暖心排长

原标题:那些年,我们的暖男班长和暖心排长

嘿,战友,你还记得那些年的新训生活吗?

还记得陪伴你一起成长的班长和排长吗?

是否记得他们认真的脸庞?

是否记得他们严格的要求?

你是否埋怨过他们的严厉和“不近人情”?

是否记得他们对你的暖心?

是否……

记得那些难忘的时刻……

班长为我戴警衔

班长和我们一起为未来加油

班长教会我敬礼

班长教我们感恩

一起吃火场午餐

(武警丽江森林支队 施张帆)

听他们说:

那些年,和他们在一起的新训班长

是战友,胜兄弟

我的新训班长是一个有着帅气侧脸的男人。军人的血性和刚毅在他脸上轻描淡写地流露。他微微一笑,就算是你在未来,他的笑也能将你拉到身边。我们在外叫他班长,在自己班里就叫峰哥。峰哥带我们半年,留下了我这辈子不可忘却的记忆。留下的点点滴滴,我都把它珍藏在心的角落,时不时拿出来擦拭,回味,如一坛烈酒,令人醉却又美。

峰哥,他很关心我们,带我们如手足一般,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或许训练场的骄阳是我与峰哥情谊的见证者。我身体瘦弱。在强训的一开始,我的体能总是使我在队伍的后边。长跑就像那一座我无法翻越的珠峰,简单的单双杠就像是我的克星一般。我想过放弃,但是峰哥的大手就扶在我的肩膀。晚上是他陪我一起加练强化,一起奔跑一起流汗。在我5公里跑进合格时的那声怒吼发泄了所有的压抑。是的,有时我望见峰哥在陪我加练完在夜灯下的背影,我的心里早就说,峰哥这个兄弟,我这辈子交定了。

从未想过分别,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无论心中有何不舍,但是,我与峰哥的相处时间满打满算就有一年了。或许一年后的某天,我会提着大包小包,眼眶模糊地送峰哥到门口。一句“珍重”包含了所有情谊,是战友,胜兄弟。(空军勤务学院 李汉卿)

他把我们放在心上

我们也将他放在我们的心上

我的班长很普通,没有帅气的脸庞,却有着一身健硕的肌肉,黝黑的皮肤里透着健康的光泽。我平日里都叫他“黑”班长。班长之所以有着黝黑黝黑的皮肤,那是因为无论严寒酷暑,训练场都能找到他的身影。他严格要求自己,刻苦训练,能对自己有多狠就对自己有多狠。尽管外貌看起来“黑”班长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但却是心细如尘。

依稀记得那是晚秋,秋风已经带了些寒冷的味道。我晚上睡觉总喜欢踢被子,而“黑”班长在半夜查房时给我盖了被子。在梦境中我已经感到了寒冷,但是忽然我感到了一股暖流袭来。我迷糊着起身看到了“黑”班长给我盖被子。我很感动。在蒙眬中我将那个在夜晚前行的背影烙刻在心田。我的班长没有什么不平凡的事,有的,就是他把我们放在心上,而我们也将他放在我们的心上。(空军勤务学院 李航)

他让我明白什么才是血性军人

没有他,我可能已经不在军营了。

没有他,我可能会在未来的坎坷浪潮中一退再退。

没有他,我可能永远无法明白军人血性的传承。

那是9月里一个闷热的日子,他和我走在去训练场的路上。被体能、队列训练磨穿了意志的我带着伤痛、带着回家的强烈愿想,向他说出“坚持不下了”“想要放弃”这些话语。出乎我的意料,他只是淡淡地看着我,仿佛没听到刚才的话。过了半响,他对我讲述了他自己的一个经历:

“我刚来的时候,很胖,比你现在还胖,开始训练的时候很痛苦,比你现在痛苦。当时我就想谁阻拦我离开这里,我跟谁拼命。然而阻拦我的是我的新兵班长,而且他还成功了。他只对我说了一句话,现在我说给你听……”

正是这句话,让我想通一个道理:如果在军队这个小社会中我都忍不住想放弃,那我如何在未来的大社会中生存?是不是只要稍遇困难,只能双手自缚,一退再退,最后如游手好闲、啃老月光的青年们一般,坐吃等死?

我不愿如此,我想你们也不愿如此。最后我将那句话带给你们——“男人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空军勤务学院 庄宗奇)

今天除夕夜,我陪你一起站岗

时至今日,仍依稀还记得爆竹声声的除夕夜里依然坚守岗位的身影。背对世界的繁华,放下佳节里的闲暇,特殊的我们选择了“舍小家为大家”。这不是班长第一次带我站岗;但,这是班长第一次和我在大雪纷飞中站岗,这是班长第一次和我在除夕佳节里站岗。

“天虽寒,心却暖”,暖男班长担心刚入军营的我难免会有些思家情绪,就开始为我讲述他第一次在除夕夜站岗的经历以及当时的心情。班长的细心和体贴让寒冷的岗亭里也有了家的感觉。雪越下越大。亭外班长的身上和鞋子不知何时早已湿透。变的是来往的行人,不变的是班长昂扬挺拔的身姿。我推开岗亭门试图与班长交换位置。班长说道:“天冷,外面雪大,你就站在岗亭里面吧,不用出来。我在外面就好。”

听到班长的简简单单话语,在凛冽寒风中的我不禁鼻尖一酸,心中无比温暖,对班长是感激更是敬畏,对岗位是坚守更是责任。(陆军军官学院 王轶)

终点就在眼前,我陪你跑!

这位班长身材魁梧,平时不苟言笑,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但是,作为我新兵连的班长,他教会我太多太多。

人生中第一次跑5公里,对于这段距离我完全没有概念,中学体育课上男生不过就跑1000米,顿时我就腿软和紧张,满脑子都是放弃。在开跑后的20分钟,许多体质较好的战友都已经跑到了终点,而我跑得特别慢,甚至开始慢慢地走了起来。这时高明涛班长跑到了我的身后,推着我的腰陪我一起跑。当时他就告诉我,不要想太多,只要想着终点就在眼前,我陪你跑!

于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5公里就在高班长的帮助下完成了。事后,他跟我说,做一件事情,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我们是消防兵,体能是我们的基础,只有体能过硬,才能去拯救人民群众,不然自己进火场会成为战友的累赘。自那以后,我每每遇到困难想要放弃,耳边总会回想起班长的那句话,想一想,我就有坚持下去的动力!(武警学院 政治工作系 邓 焜)

他,刀子嘴、豆腐心

班长,这个称呼在部队似乎有着特殊的意义,有着不一样的情感。绿色赣鄱物华天宝,红色老区人杰地灵。我的班长来自于江西赣州。当我刚刚踏入军营与我接触的第一位军人就是我的班长。他的皮肤黝黑,古铜色的皮肤闪烁着刚健,笔挺的身躯是铁血军旅的印记,炯炯有神的双眼彰显着不屈的意志,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军人的血性。

都说班长即是部队“兵头将尾”又是“军中之母”,我的老班长就是我们的的牵头羊、领路人。工作中,他总是不厌其烦一遍一遍地教我们;生活中,为了培养我们合理的饮食习惯,他总是亲自为我们搭配餐饮。然而训练场上他就是一个“黑包公”,要求不但严格苛刻而且一丝不苟,所有人都是小心翼翼,认真训练没人敢去做那“出头鸟”。记得有一次我在训练的时候不小心将膝盖擦破出血了。当时我跑过去向他请假说去处理下伤口,结果他看了看然后很严肃地对我说回去继续训练。当时我心里感觉特别憋屈,但是晚上在我在处理伤口时发现班长却拿了很多药过来了并很细心地帮我上药。

他就是我的班长,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一个要求严格并稍带幽默的人,一个看似“马大哈”实际却是精细入微的人。(武警西藏总队后勤仓库 余文彬)

我的班长,才华、暖心、严格

谁说军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谁说军人老实忠恳,情商低迷

我的班长叫李君言,光看名字就能看出他是一个才华横溢、为人正直的人。他能在宣纸上舞文弄墨,字体遒劲有力;他能演绎乐器转轴拨弦,琴声悠扬动听;他能驰骋篮球场大汗淋漓,动作迅猛有力。说是我们的班长,其实生活中我们都叫他“君言君”。训练场上,他严格要求我们。为了不让我们发生训练上的伤痛,他耐心地教我们动作,不厌其烦。为了让我们的内务卫生更加规范,他一遍遍地教我们叠被子,任劳任怨。为了不让我们想家,他时常和我们促膝长谈,排忧解难。

记得有一天,班长叫我陪他下军棋。我寻思着不用训练,也乐意接受。开始我也是激情四射“到处厮杀”,没想到被他一一防守攻破,很快我就败下阵来,玩了一上午硬是没赢他一次,他就是遇到险棋,也能够沉着冷静下来思考一番后又能化险为夷。班长看出我的疑惑,轻轻说道:“其实不是我有多么厉害,而是你没有耐心,你一上来只攻不守,锋芒毕露,所以很快就不攻自破,而我却是有攻有守,所以不容易被攻破,就和你们训练一样,一开始激情四射,现在不也是觉得枯燥乏味了吗?有的人还想着装病号,其实,我想告诉你们,坚持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赢家,而不是一上来激情四射却坚持不到最后的人。”我听后恍然大悟,原来班长是借用下军棋来教育我们,让我正确对待训练,要坚持到最后才是真正的赢家。这就是我的班长,一个集才华、暖心、严格于一身的人。(武警湖北省总队荆门市支队 李龙昌 徐 哲)

王班长,我永远都是你的兵!

那年,一趟军列三天四夜把我从安徽宿州拉到了四川峨眉山。初入军营,见到的第一位军人就是去接我的王班长。后来,他也成为了我在军营这所大学校中的第一位“老师”。从走队列、学条令到整内务、扫卫生,他一点点把我变成军人的模样。新兵营的生活紧张而又枯燥。王班长不仅教我如何做一名合格的军人,还负责给我开到思想。从大学校园到军营熔炉,理想与现实的反差使我“发蔫儿”了很长一段时间。其实,我是因为看了《士兵突击》才选择了步入军营,没想到一踏入军营就遇到了这位“史今”班长。别的班长说,你小子算是走好好运了,你王班长可是咱们连队的“史今”。“军人就要沉得下心,稳得住气!走队列、整内务,那是学武艺,打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还如何谈当合格兵?”那天,王班长给我讲了很多他在部队的成长经历,帮我理清思绪的同时,也让我更加笃定,他就是我的“史今”班长。从那以后,我在生活和训练中都认真学习摸索,只为了不给他丢脸,我们之间感情也就在这一个个不为丢脸的故事中逐渐加深。

那年,在新兵营的一次投弹训练中,几位班长为了提高训练的积极性,展开了以班级为单位的投弹比赛。赢了吃肉,输了喝汤,这是军营里的老规矩。那一仗中,我们班败下阵来。那晚回到宿舍,看着隔壁班兄弟一个个都抱着“全家桶”,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挫败感顿时涌上心头。我很想班长过来惩罚我一番,那样我心理会好受点。但是王班长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了宽恕。晚上熄灯后,王班长把我们一个个叫到包房。当时,不明就里我还以为班长要惩罚我们。没想到,房门一开,一股香气就迎面扑来,透过人群我才发现地下摆了一锅刚煮好的“啤酒粥”。王班长招呼我们围成一圈,为我们每人都盛了一碗“啤酒粥”,但是我们谁也没有动筷子的意思。王班长见此情况说道:“今天,你们都表现得不错,不要灰心丧气,好好干,兵败乃兵家常事,以后有的是机会,赶紧吃完滚回去睡觉……”王班长话刚落音,我们便放开肚皮吃了起来,因为我们都知道,当班长说出“滚”字时,就代表他没有生气,这就是我们之间的默契感。当我喝下第一口时,瞬间就被这美味惊到了,最后一丝的警惕心理也飞到了九霄云外。意犹未尽的我准备再去锅里捞上一勺,发现锅底已被班里那几个小兔崽子刮得跟洗的一样干净。

从那以后,我和班里战友经常利用休息时间,扛着一箱手榴弹到训练场练投弹,只为能给王班长挣回那一抹颜面。由于大学期间缺少锻炼,再加上投弹训练方法不科学,导致我手臂严重拉伤,最后连拉枪机上膛的力气都使不出来。王班长知道后,并没有急于批评我,而是急忙带我去卫生队救治伤情。那段时间,看着王班长每天在训练场和宿舍之间来回奔波,我内心自责不已。至今回想起来,他那一段忙碌的身影依旧让我潸然泪下。

新兵营的时光总是短暂的,难得是,我下连后还能和王班长分到一个连队。那个时候,贯穿我两年义务兵生涯的就是我的军官梦。我每天训练之余都会去图书室看书,然而生活总是波澜起伏的。有一段时间,连队老兵常向我泼冷水说,我们连队16个年头没有人考取过军校了,让我不要再做白日梦。当听到考学这么难后,我就对考学渐渐丧失了信心。“什么都别想,只管往前冲!要相信自己,不要给自己留有遗憾!”那时班长经常开导我,给我加油打气,并给我留下充足的学习时间。为了提高我训练成绩,王班长还经常拉我去“开小灶”,教我训练技巧,培养带兵的能力。功夫不负有心人,考军校时,我的军事成绩全优。军考成绩出来后,我被南京政治学院录取的消息不胫而走,考不取军校的谣言也就不攻自破。最高兴的莫属王班长,他用一口云南腔对我说:“你小子,我早就知道你能行!中!”

现在,我军校毕业,走上了工作岗位,也成为一位带兵人,但是依旧忘不了王班长当年对我的深情教诲。近年来,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人们变得越来越有个性,这些带有明显时代标志的新战友走进军营,让很多带兵人挠头感叹,现在的兵越来越难带。而对此,我却有不同的见解,王班长当年的言传身教就告诉我一个道理:“不管人性如何变化,唯一不变的就是军人之间的战友情。”这么多年过去,每当回想起往事,我的内心都感到一阵温暖,如果下次再见面,我很想告诉他一声:“王班长,我永远都是你的兵!”(77110部队 郭比赛)

班长,遇见你真好

“我叫杨晶晶,算命先生说我命中缺火,家里人给我的名字加了6个日字。”这是我的班长,对她的第一印象从她的自我介绍开始。

从入伍的那天起,遇到的艰难挫折有她陪伴,收获的果实喜悦有她分享,这7个多月的日子里,她都在。

“班长,我思想有波动,我想找您开导一下。”

“班长,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我工作上受到表扬了。”

……………….

她很随和,在生活上,一直以一个“姐姐”的身份照顾着我们。她就是可以跟我们分享喜怒哀乐的那个人,我们总爱跟她说心里话,几乎无话不谈。

有这样一个班长,我很幸运,对她的感情更多得是感谢她的陪伴和教导。记得新兵连那会,军事动作不好,不管是擒敌、队列,还是警棍盾牌,我都会被班长拎出来单练。

“这才站多久,你就端不住了,出去。”班长严厉地说道。

我涨红了脸,不说话,手足无措地走到角落里,那种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包袱,大家都想摆脱她,不管再怎么认真,都克服不了平衡性差、柔韧性不足等问题。我深吸一口气,抬起一条腿,刚抬起没多久,另一条腿就开始定不住了,身体开始前仰后翻、左右摇晃,就像一个摆钟开始摇摆不定。我努力让自己不晃,告诉自己,就3秒,再坚持3秒,最后3秒,身体倾向一侧倒去。

她径直地走向我,什么也没说,俯下身。

“抬脚,定腿”。说完便把手放在了我抬起的腿的下面,“如果你不能多坚持,你就踩我的手。”班长蹲在地上,抬头看着我,我能感受到她的鼓励和期望。看着她,我很愧疚,一直没有达到她的期望,但我也很感动,就像在黑夜里有人陪你走过那段最黑的路。我不敢低头去看那只温柔的手,但同时我感觉我的脚离手掌的距离越来越近,一点一点就快要碰到了。

我憋足了气,“班长,您拿开吧,要踩到了。”她还是纹丝不动。看着班长的坚定,我深吸气再坚持。那只温暖的手,我永远忘不掉它的温度,那一刻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里。很多时候,就像走独木桥,一次次地将我的信心和希望掉进深渊,但都是她那双温暖的手,牵着我往前走,给我力量和勇气。

那双手带给我很多惊喜和感动。我真诚地想对班长您说一句“遇见你真好”。(武警河南总队司令部通信站有线中队 许凌杉 徐佳)

我的暖心排长,有你在,真好

他把我们装在心里

我的新兵排长王德成,一米六五的身高虽然不是高大威猛,却颇显得清秀腼腆。

去年12月,新兵下班后的第一周,作为值班排长他就能不看花名册准确点出全连100多号人的名字。有人直夸我排长记忆力好,而作为“亲战友”的我却说“关键是他把我们装在心里。”

新兵下连没多久,我的新兵战友沈新一连几天闷闷不乐。排长王德成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悄悄地了解了情况:原来定编定岗时,沈妈妈想让沈新学驾驶,但是他却非常想在指挥排学习侦察专业。原来他是在跟妈妈闹脾气!了解了情况之后,排长一面悄悄问到沈妈妈的电话,把沈新的想法如实地表达给沈妈妈,又告诉她:“所有的岗位都一样可以成才,沈新已经是成年人,可以对自己的决定负责了!”一面又把沈新拉到一边,宽慰他说:“妈妈的想法或许不是你自己想要的,但要理解父母的苦心,不可以跟妈妈置气!”几天之后,小沈又重新活跃了起来,原来最终伍妈妈想通了,尊重了小沈的意见!

这就是我的排长,岗位平凡,却在平凡之中用自己的关心关心着我们;年龄不大,却用自己的稚嫩呵护着我们的任性。(北部战区陆军第78集团军某防空旅工化连 张 鞭 张力文)

排长的“暖心电台”

激励我用阳光的心态去面一切

在野营拉练中考验的不仅是我们的意志,还磨炼我们的体魄。但拉练途中让我最暖心是我的新兵连二排排长,他在野营拉练的前一天让我们每一名新兵在纸上写出自己认为在新兵连最感人的事,当时我们脑子充满问号排长为什么这么做。结果在拉练途中我们明白了排长的用意,排长将所有人的“故事”装订成册,每当有人步履维艰情绪低沉的时候,排长就会翻出这个人的“故事”用搞笑的方式讲给大家听。

就这样我们洋溢着笑容走了一路,忘记了身上的负重,忘记了脚下的水泡,与身边的战友并肩同行。一天下来排长嗓子哑了但是他风趣幽默依然不减,他用积极乐观的心态带动着我们前行。这让我明白了什么是“雪中藏情情弥坚,风中含笑笑凛然” 。

直到现在每当我遇到困难时都会想起我排长的“暖心电台”激励我用阳光的心态去面一切。(武警黑龙江省总队一支队一大队 刘 鹏)

也许,此时此刻我们不在班长、排长的身边,甚至是很久没有相见了。

但我相信班长、排长教给我们的军旅生涯第一课,我们都会深深的记在心上。

如果说新训的艰苦和劳累曾动摇了我的军人梦,那我的新训班长和排长就是支撑着我的信念,因此我也变得坚强,无悔自己在军营的青春岁月。

亲爱的班长,排长,你们辛苦了。请允许我在远方再向你敬一个标准的军礼。

策划:凡胖子

资料/图片提供:施张帆 李汉卿 李 航 庄宗奇

王轶 邓焜 余文彬 徐 哲

郭比赛 许凌杉 徐 佳 张 鞭

张力文 刘 鹏

(以上排名不分先后顺序)

猜你喜欢

声明:内容来源于中国军视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编:李小凡

投稿邮箱:dongyu@js7tv.cn、luoli@js7tv.c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