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程万军:袁世凯在朝鲜被谁灭了威风

原标题:程万军:袁世凯在朝鲜被谁灭了威风

袁世凯有才——这几乎是当世甚至后世人的共识。

然而,那是一种什么才?且看他与日本人的交手结果,便可窥一斑而知全豹。

近代日本和中国的第一交锋,可以说是在朝鲜问题上的碰撞。朝鲜的危机,是考验中日两国实力的机会,也是验出两国公使水平的时刻。彼时大清驻日公使袁世凯,日本驻朝公使则是大鸟圭介。

公使的地位是由国家实力来决定的,决定外交最后成败的往往是战争。然而,公使的个人能力和判断力也不可小觑,它也可以直接影响到一个国家的对外策略与方向。

李鸿章之后,清政府里最优秀的官员当属袁世凯。朝鲜战争爆发前,作为宗主国的最高代表,袁世凯在朝鲜那是相当威风。因为清朝的老底还未完全掉落在附属国面前,所以朝鲜对清国还是唯唯诺诺。袁世凯在朝有囊助一切的权力,犹如监国。韩王欲换一宫内小臣,都不能自主。“世凯自命其权力地位,亦在各国驻韩公使之上。遇有各国公使会议筹商事务,则派翻译唐绍仪充代,车马服从亦极丽,至韩宫府行为,外交动作,事无大小悉加干涉,韩无一事能自主。”

在交往仪式上,袁世凯与朝鲜官员交往,均用平行照会;朝鲜政府遇有“公会”,袁世凯为“宾中之王”,其席位在朝鲜官主位之上。

然而,一切因为朝鲜战争爆发而改变。 1884年,朝鲜“开化党”起事,发动“甲申政变”。政变取得了初步胜利,“开化党”占领了王宫,保守老臣诸多被杀,国王被禁闭于宫,“开化党”一度大权在握。他们宣布“外结日本,内行改革,联日排清,脱离中国,朝鲜独立,实行君主立宪”。 然而,清朝驻朝公使袁世凯果断率领驻朝清军及忠于国王军队联合反扑,政变仅三天即遭破灭。“开化党”首领逃往日本求援。鉴于本国维新大功尚未告成,军队羽翼还未丰满,日本对这次朝鲜变局采取了“有限介入”方式,最后与清政府约定“中日共享朝鲜”,签订了《天津专条》。 十年后,朝鲜发生爆发东学军起义。袁世凯并未把起义军及虎视眈眈的日本放在眼里,还想如上次那般出师助朝,维持“父国”的尊严。

但是,这一次他想错了。

袁世凯遇到了一个他从未遇到的对手。此人就是日本驻日公使大鸟圭介。

朝鲜内战一爆发,袁世凯的对手大鸟圭介爆发出蛇一样的灵敏与攻击力。听从外相陆奥光宗的指令,采取韬晦之计,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声称日本不干涉朝鲜内政,实际却调集军队,随时准备登陆朝鲜。

而那位高高在上的袁公使,其反应速度与果决力就大逊几筹。在韬光养晦的对手面前,失去了对局面发展的基本判断力。他果然中计,电告李鸿章:日方没有出兵干预迹象。得到错误信号的清廷胆壮不少,遂做好出师朝鲜平乱准备。

清廷在袁世凯的误导请求下,率兵一千五百入朝,并依据《天津条约》照会日本外务省。可是没想到的是,当清兵入朝后,日本不顾朝鲜强烈反对,大鸟率兵近一万挺进朝鲜。朝鲜局势迅速恶化。日本大兵压至朝鲜,的确令袁世凯张皇失措。

袁世凯也知道“大鸟来汉,必有挟议”,当初大鸟与前任日本驻朝公使换岗时,袁世凯是极力向朝鲜王室陈述反对意见、阻止大鸟出使朝鲜的。袁世凯在力阻大鸟来汉、阻止日兵进汉城方面做了很多外交努力。其心虚之态溢于言表。

大鸟圭介是日本著名好战派。他的到来,宣告袁世凯天敌的降临。袁世凯在大鸟面前,他深感底气不足,提出中日两国同时撤兵朝鲜之建议,不啻于率先对日本露怯。羽翼丰满、对朝鲜虎视以久的日本不愿撤兵朝鲜,拒绝各国公使之调停,进一步提出“朝鲜内政改革案”,彻底否定中朝宗藩关系,冲突加剧。

大鸟等人后来在叙述这段历史时,多为自豪,“清料我必不能出兵,不知我国历来整军经武,待之久矣”。日本备战演练已久,就等着这个时刻的到来了。日本在出兵朝鲜前,用了足足数年功夫来备课。他们派“征韩派”对中国国情进行调查,以供日本政府决策。这些以留学或者考察之名对中国进行调查者,了解到腐朽帝国的实情后,对中国多有鄙视,前后有《斗清策案》、《清国征讨策案》、《邻邦兵备略》、《进邻邦兵备略表》、《军备意见书》等行世,极力煽动中日决战。

于是,当日本进军朝鲜,赶走清兵后,遂转头扭向中国,发动甲午中日战争。

战争一爆发,驻朝清军与日军一交手,方知“此日本已非彼日本”。不仅“罩不住”“小兄弟”了,而且自己的“姥姥家”也难保。大鸟圭介一举拿下了朝鲜王宫,迅速掌控了“朝鲜内政”。袁培植的朝鲜亲清势力顷刻瓦解。

《清光绪朝中日交涉史料》和《日本外交文书》都记下了清国公使袁世凯在朝鲜的最后表现。日军控制朝鲜政局后,深感孤立无援的袁世凯,于6月29日连发三电,请求回国,他说:“华人在此甚辱,凯在此甚难见人,应下旗回,拟留唐(绍仪)守看管探事。” 李鸿章勉袁:“要坚贞,勿怯退。”但袁不顾一切,决心挣脱险境,又上一电,极力渲染个人窘境。到7月15日,袁托辞患病,竟躺倒不干,将政务交给唐绍仪,并向李鸿章哀求道:“凯等在汉,日围月余,视华仇甚,赖有二三员勉可办公,今均逃。凯病如此,惟有死,然死何益于国事,痛绝。至能否邀恩拯救,或准赴义平待轮,乞速示。”

袁世凯以病为请,以死相挟,打动了李鸿章。17日,袁奉令回国,易装悄然离开汉城,搭平远舰返回天津,从此结束了他在朝鲜十二年的政治生涯。这位在战争爆发前先走一步的公使大人,当然担心成了俘虏。如果不跑,他真有可能被大鸟生擒活捉,本公使成为彼公使的阶下囚。

袁世凯从朝鲜回国后,一反常态,由一意主战转变谨慎观望,最终成为“议和团”主要骨干。

以大鸟圭介为代表的日本鹰派,对中国素有鄙视的心态,说清廷“自甘愚陋”,“遂造成一般麻木不仁之官吏”。袁世凯既是“自甘愚陋”的朝廷产物,就不可能逃出“麻木不仁之官吏”群。

甲午战争结束后,日本首相伊藤博文与清北洋大臣李鸿章曾有一次关于人才的对话,李鸿章感叹日本人才济济,而大清青黄不接。伊藤就说,袁世凯是个难得人才。不料李鸿章冷言以对,不以为然。通过朝鲜战争,袁大人在与大鸟圭介的较量下,其威风已一落千丈。连老上司李鸿章都看出来:袁世凯之才,依然不能走出国门,所谓难得人才,不过如是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