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快乐的,除了共享单车,还有共享知识 | 社论前沿

原标题:让人快乐的,除了共享单车,还有共享知识 | 社论前沿

这是社论前沿第S567次推送

微信号:shelunqianyan

编者按:主观幸福感是评估不同群体生活质量的重要指标。生活满意度是主观幸福感的主要组成部分,反映了人们对整体生活质量评估的认知方式。许多因素如人口特征,人格特征,心理状态和社会关系等相关变量会影响个人对生活满意度的评价。然而,目前的研究对工作领域和生活满意度之间的关系则关注不足。本期推送的是中央昆士兰大学Zhou Jiang和西澳大学Xiaowen Hu(2016)发表在Social Indicators Research期刊上题为”Knowledge Sharing and Life Satisfaction: The Roles of Colleague Relationships and Gender”一文。研究结果表明,知识共享作为重要的工作行为,不仅能促进相关工作产出效率,而且对个人的主观幸福感有积极的影响。

背景

本项研究旨在提高我们理解工作行为与生活满意度之间的关系。具体来说,本文调查员工的知识共享行为——即个人的自我披露和信息、知识、思想的交流。借鉴社会交换理论,本文认为,知识共享行为可以影响生活满意度,因为它可以促进建立优质的同事关系,从而有助于个人的整体生活满意度。此外,基于社会角色理论,本文提出,同事关系对生活满意度的影响因性别而异,与男性相比,女性在生活中会有更好满意度和更高质量的同事关系。

假设

知识共享行为被认为是满足组织中大多数员工所需的行为。研究表明,知识和信息共享有助于在组织层面实现可持续的竞争优势。在个人层面上,可以提高员工的智力和创新能力、满足社会互动的需要、提升积极的心理体验。本文认为知识共享会影响生活满意度,从而影响个人的生活满意度。社会交换理论表明,个人在做出行动决定时,会权衡感知的利益和成本,期望他们的行为在交换过程中产生有利的回报,如尊重和支持。社会交往过程以互惠为准则,当个人进行社会交往时,自然而然地期待互惠互利。持续的交流和往来有可能加强信任,从而提高工作场所的社会关系质量。因此,个人的知识共享行为可能会引发一个促进相互互惠的双向交流过程,以保障人们投入的时间、精力和情感参与。这些互惠互助是发起、维护和改善分享知识的人员之间的关系。

同时,发挥知识共享功能的同事关系,其质量差异可能会影响个人的生活满意度。社会资本理论认为,关系质量是一种形式的社会资本,在个人的主观幸福感中扮演重要角色。具体来说,工作中的优质社会关系(如同事关系)可缓解工作压力和压力对非工作生活的影响,并使人们能够更有效地处理他们每天遇到的工作和生活困难。此外,自我决定理论表明,人类对相关的和归属的需求是一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具有这些需求的人们需要生活满意度和总体福祉的满足。上述讨论结合起来,表明知识分享对员工生活满意度的影响可以通过与同事的社会关系来实现。因此,本文提出:

假设1:知识共享与生活满意度之间的关系是由同事关系所介导的。

本文进一步研究性别对同事关系和生活满意度的影响。社会角色理论认为,社会对男性和女性规定了不同的性别角色特征。这些性别角色描述了男人和女人应该是什么,以及他们应该如何行为。通过社会化进程,个人学习各自的性别角色,有倾向性地观察世界,并按照社会对这些角色的期望进行表现。女性性别角色通常被认为具有如爱心,善良和被动等品质,而男性角色则被刻板地视为包括竞争力,自信和强大等品质代表。根据性别角色的期望,本文提出:

假设2:性别调节了同事关系和生活满意度之间的关系,使得女性之间的同事关系和生活满意度之间的积极关系比男性更强。

鉴于性别在同事关系对生活满意度的影响方面的潜在作用,可能通过同事关系在知识共享与生活满意度之间的中介关系中存在第二阶段的调节作用。虽然知识分享行为可能导致男女同事关系改善,但由此产生的变化可能对这两个性别群体产生不同的影响。社会角色理论认为,女性往往比男性更关心关系目标,更有可能通过提高社会关系质量来提高满足感。这意味着由知识共享行为导致的同事关系质量的变化将对男性和女性的生活满意度产生不同的影响。换句话说,虽然知识共享行为增加了男女同事关系的质量,但女性比改善同事关系更有可能发展出更高的满意度。因此,本文提出:

假设3:通过同事关系,知识共享与生活满意度之间的间接关系由性别调节。

数据、方法与变量

1. 数据来源

本文从专业人才库收集数据,目的是获得职业和工作角色的广泛代表性。参与者是在中国大陆从事营销,信息技术,研发,管理等领域的全职员工。志愿者通过点击在线邀请中包含的超链接进入调查。调查完成后,数据将自动存储在系统中。调查内容包括人口信息,知识共享项目,生活满意度,同事关系和工作满意度等方面的问题。

本次调查共收到了246份有用的问卷,最终样本包括114名女性和132名男性。 平均年龄为31.89岁(SD = 6.18)。 至于教育程度,4.47%(n = 11)持有高中资格,其中9.34%(23人)持有文凭,74.39%(n = 183)持有本科学历,11.79%(n = 29) 持有研究生学位。

2. 数据分析

在假设检验前,在AMOS 20中进行验证性因子分析(CFA),以测试不同测量方法的判别效度。 使用Baron和Kenny(1986)的四项条件策略测试了调解假设,并使用SPSS 20对Hayes(2013)基于引导的PROCESS分析进行了确认。使用分层回归分析测试了简单调节,最后,Hayes的PROCESS分析也用于测试调解假设。

3. 变量设置

知识共享

Kim和Lee(2006)开发的两个项目用于测量知识共享。 参与者根据工作环境对项目进行了回应:“我愿意与他人合作或沟通,共享信息和知识”,“我自愿与他人分享我的诀窍,信息和知识”。这两个项目的评分从1(强烈不同意)到7(强烈同意),项目得分的平均值用作知识共享的分数。 较高的分数反映了更高水平的知识共享,其Cronbach's alpha为0.80。

同事关系

Chow和Chan(2008)的两个项目用于评估同事关系的质量。 参与者回答:“一般来说,我与同事有很好的关系”,“一般来说,我非常亲近同事”。 所有项目评分为1(强烈不同意)至7(非常同意)。 通过计算这两个项目的得分的平均值,创建了同事关系的得分。 更高的分数反映出更好的同事关系质量。在本研究中,同事关系的Cronbach’s alpha为0.89。

生活满意度

Diener等(1985)开发的五项目量表用来衡量生活满意度。例子包括“在很多方面我的生活接近我的理想”和“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生活中的重要事物”。项目评分为1(强烈不同意)到7(强烈同意)。 生活满意度的得分是通过计算所有五个项目的得分的平均值而创建的。 更高的分数反映出对人们的生活满意度更高。本研究中,生活满意度的Cronbach’s alpha为0.91。

控制变量

控制变量包括性别、年龄、教育、工作满意度。工作满意度的测量由Seashore等人(1982)的三个项目进行了测量。其中一个例子是“总而言之,我对我的工作感到满意”。 将三项评分的平均值用作工作满意度的评分。在本研究中,生活满意度的的Cronbach’s alpha为0.69。

结论与讨论

本研究调查了知识共享对中国人的生活满意度的影响,重点关注了这一影响的机制。 结果显示,知识共享与生活满意度呈正相关,而且这种关系完全由与同事的关系质量来调控。 本文还发现,在知识共享与生活满意度之间的中介关系的第二阶段(即同事关系——生活满意度关系)中存在性别差异。

本研究的贡献在于:首先,本文第一个经验性地检验工作中的知识共享行为与生活满意度之间的关系。以前的信息共享研究表明,一般来说,通过各种渠道进行信息共享的人们,增加了内部满意度,积极的心理状态和感觉到的有利的生活质量。然而,工作中相关知识和信息的共享在生活满意度中的作用尚未得到检讨,这种遗漏至关重要。这项研究中发现的知识共享与生活满意度之间的积极关系支持了埃尔多安(2012)的观点,即工作生活中的活动对个人生活有重大影响。

其次,本文确定了同事关系在调解知识共享对生活满意度的影响方面的重要作用。基于社会交换理论,本研究结果表明知识共享过程中互惠规范的功能,提高同事之间社会关系的质量,从而有助于生活满意度。正如柯林斯所提出的,尽管人类区分各种类型的关系,但他们心理上处理这些关系的方式是相似的,并且倾向于在预测生活结果方面融入同一个方向。本文的研究支持这一想法,表明与知识共享行为产生的同事之间的关系质量差异与一般生活满意度有关

第三,本文进一步澄清了性别对知识共享——同事关系质量——生活满意度关系的影响。根据社会角色理论,本文发现,性别调节了同事关系质量对生活满意度的影响,使得妇女在于同事关系中,在心理上比男子反应更强烈。有趣的是,性别并没有通过同事的关系缓和知识共享与生活满意度之间的中介关系。这表明,由知识共享行为导致的同事关系质量的变化似乎同时影响到男性和女性的生活满意度。换句话说,本文的研究结果表明知识共享对同事关系的影响可能同样适用于性别。

与大多数研究一样,这项研究有几个值得考虑的局限性:第一,本研究没有区分不同类型的同事关系,这阻碍了本文进一步分析不同工作关系的作用。第二,单源数据需要接受常见方法方差(CMV)的风险。虽然本研究中观察到的影响不能纯粹归因于CMV,因为CMV更有可能减弱而不是增强互动效应。即使如此,未来的研究应该努力从多个来源收集数据,以减少CMV。第三,本文采用横断面研究设计,这可能会混淆知识共享,同事关系和生活满意度之间因果关系推理的可能性。第四,本文的分析中只列出了非常有限的人口变量(即性别,年龄和教育)。但已有文献表明,其他变量如收入和健康状况在预测生活满意度方面也很重要。由于缺乏这些变量的数据,本文无法在本研究中使用的样本中检测到它们的影响。

文献来源:

Zhou Jiang、Xiaowen Hu, Knowledge Sharing and Life Satisfaction: The Roles of Colleague Relationships and Gender, Soc Indic Res (2016) 126:379–394.

文献整理:唐斌斌

社论前沿

关注国际顶级刊物

聚焦前沿理论方法

追踪名家研究轨迹

推送最新学术论文

微信号:shelunqianyan

社论译介作品,欢迎个人转发朋友圈,自媒体、媒体、机构转载请申请授权,联系邮箱shelun2015@163.com,注明“机构名称+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