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著名外交家顾维钧遗孀严幼韵去世 享年112岁(组图)

原标题:著名外交家顾维钧遗孀严幼韵去世 享年112岁(组图)

原标题:著名外交家顾维钧遗孀严幼韵去世,享年112岁

东方网5月26日消息:据主持人曹可凡消息,5月25日,著名外交家顾维钧遗孀严幼韵女士在纽约家中去世,享年112岁。

严幼韵,她的人生即便不能说是传奇,至少也可以说是跌宕起伏、精彩纷呈了。她是复旦大学首批女学生,在当时是当之无愧的“女神”;她先后两任丈夫杨光泩和顾维钧都是民国著名的外交家,透过他们,她成为很多历史事件的见证人和亲历者;而她本人也在二战结束后,成为了联合国首批礼宾官,也是联合国的首批女外交官,工作了十三年,与许多政要打过交道。

严幼韵109岁生日派对合照

作为一个非常庞大的“国家化”家族“总枢纽”的严幼韵,身前一直在纽约安享晚年,她曾在女儿的劝说下,花了两年时间回忆了整个人生,写下自传《一百零九个春天:我的故事》。在这本自传中,即使在回忆二战期间马尼拉艰苦的岁月时,我们仍能感受到一个百余岁老人平和、温暖的内心。她在书的扉页写下的长寿秘诀有五点,看前三点会很诧异:不锻炼、不吃补药、最爱吃肥肉,待看到后两点,一切又都变得顺理成章:不纠结往事、永远朝前看。

复旦女神“爱的福”

1905年5月27日,复旦大学诞生。几个月后,严幼韵在天津出生。祖父严信厚曾是李鸿章的幕僚,后来经营实业,成为中国东南首屈一指的大商人。父亲严子均也是一位成功的商人,并且和严信厚一样热衷慈善。

严家虽然是典型的富豪之家,但同时也有浓郁的文化氛围,比如严幼韵的母亲就非常喜欢阅读,尤爱诗歌,枕边总是放着一本书。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严幼韵,有着传统大家闺秀的一面,更有着西式开化的做派。

她先是在14岁那年进入天津中西女中学习,后来举家迁回上海后,在1925年成为沪江大学首批女学生。因为感觉沪江大学校规太过严厉,1927年严幼韵转入复旦大学读大三。

1927年的中国正在经历大革命,复旦大学当时主要是学生自治。学生自治会决定招收女生,招生时,严幼韵就开着小车来报名。很快,严幼韵就成为复旦的焦点——这个开着小车到学校上课的美人,每天都要换一身旗袍。

随后,她就有了一个新的名字:爱的福。这是因为当时很多男学生都爱慕她,甚至每天到校门口,总有两个男同学站在门口来看看。但大家不知道她的名字,就按照她的汽车牌号称她为“84号小姐”。而一些男生就顺着英文“Eighty Four”的沪语发音故意将之念成“爱的福”。

严幼韵美丽本天成,但更为难能的是她的勤奋好学:在复旦短短两年,就修习了整整135个学分。

马尼拉中国外交官遗孀们的主事人

严幼韵(右二)与年轻的外交官杨光泩(右一)结婚。

1929年,从复旦毕业后,严幼韵与年轻的外交官杨光泩结婚。一个是沪上名媛,一个是青年才俊,两家都家世显赫,自然引起了整个上海滩的瞩目。这场在上海大华饭店举行的有上千人参加的婚礼,也成为旧上海繁华与摩登的缩影。

1938年,在欧洲某次正式场合上,严幼韵(左三)和杨光泩(左二),顾维钧和他们隔着几个座位(右一)

婚后不久,杨光泩奉国民政府派遣赴欧任职,作为外交官夫人的严幼韵自然也要一同前往。杨光泩能力出众,不断升职,1938年,他接受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孔祥熙的请派,以公使衔出任中国驻马尼拉总领事,为抗战募集捐款。

严幼韵明白自己所担负的责任,因此开始涉足社会活动。她被推选为中国妇女慰劳自卫抗战将士会菲律宾分会名誉主席,帮助开拓新的募捐渠道。从1940年到1941年,她们汇给国民政府的钱款是以往总和的十倍。在自传中,严幼韵对能为祖国的抗战出力感到快乐。

但这种快乐没能持续多久。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尽管马尼拉宣布成为开放城市,希望通过保证不抵抗即将到来的日军,能够避免更大的破坏,但是日军的轰炸并没有停止。

1942年1月,日军占领之前的马尼拉。这组照片由美国记者卡尔迈登斯所摄,由《生活》杂志提供。

美国重夺马尼拉战斗后的马尼拉市政厅

1942年,日军占领了马尼拉,并逮捕了杨光泩和其他七位领事官员。直到抗战胜利后,严幼韵才知道他们都已经牺牲。当时,日本宪兵司令要求杨光泩制定一个向华侨筹集2400万比索(约1200万美元)的计划,被杨光泩拒绝。“日本人知道自己的野蛮行径违反了国际公约,一直秘而不宣。”严幼韵在自传中说。

丈夫的“消失”,让外交官的太太们自动聚拢到严幼韵那里。一切都变得艰难起来:原有的房子都被日军查封,物资被没收。搬到老房子后人口激增,矛盾和争吵不断,期间还伴随着日军士兵耀武扬威。严幼韵瞬间从享受一切的阔太太变成了维系这个“共同体”的大总管,她带领女人们将草坪开垦成菜园,养鸡养猪,还要调节各方的矛盾。

和其他太太同样只有三十五六岁的严幼韵做得不错,日子终于趋于平静,家里有了弹钢琴和打桥牌的声音。2015年5月,《一百零九个春天:我的故事》在复旦大学举行首发式,在会上,她的二女儿杨雪兰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母亲是润滑剂,大家都爱她。我小时候没感到什么痛苦,只有爱。”

从联合国官员到顾太太

二战胜利后,严幼韵带着三个女儿回到了美国,之后进入了联合国礼宾司,成为里联合国首批雇员。她的工作内容是所有有关礼仪方面的事宜:接待刚刚赴任的大使、安排他们递交国书,各国元首到访的迎送、清关、酒店和车队安排等。

严幼韵在联合国工作期间,欢迎缅甸大使及夫人来到联合国。

在联合国工作的十三年间,严幼韵不仅在事业上取得了成绩,而且三个女儿学有所成,后来不仅在各自领域做出了成绩,而且还都建立了让人羡慕的家庭。长女杨蕾孟是资深编辑,经手出版了包括《基辛格回忆录》在内的250本书;次女杨雪兰,在1989年成为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历史上唯一的华裔副总裁;三女杨茜恩在房地产开发方面卓有成绩,但因病较早去世。

顾维钧和严幼韵在墨西哥城的婚宴

顾维钧为严幼韵戴上结婚戒指

顾维钧92岁生日

看到女儿们逐渐成长,组建家庭,严幼韵也终于可以放心地追求自己的晚年幸福了。回到美国后,顾维钧给了严幼韵很多支持和帮助,两人早有结婚打算。但当时顾维钧和黄蕙兰还没有离婚,尽管他们已经分居近二十年了。据严幼韵在自传中说,这是因为黄蕙兰舍不得大使夫人的头衔。直到1956年,顾维钧卸任台湾当局的“驻美大使”一职后,才终于办理了离婚手续,与严幼韵完婚。此后,两人相伴了18年,直到顾维钧去世。

朋友圈里的中国近现代史

两任丈夫都是民国杰出的外交官,加上自己本身又是热爱社交的名媛,这使得严幼韵拥有一个庞大的朋友圈。

随杨光泩到欧洲期间,严幼韵与蒋士云、贝祖贻夫妇,胡世泽、陈秀英夫妇,以及张福运夫妇,成为了好友。蒋士云也是江南名媛,与张学良有过一段交往,后来嫁给了著名建筑师贝聿铭的父亲银行家贝祖贻。胡世泽是首位中国籍联合国副秘书长,张福运则是中国第一个留学哈佛的学者、中国现代法学家,曾担任中华民国国民政府海关总署署长、税务总署署长等重要职务。在欧洲期间,严幼韵还和黄蕙兰颇有交往。

马尼拉欢迎张乐怡(站立,中间)的晚会。站在她身后的是麦克阿瑟,右边是赵四小姐。

在香港,宋子文夫人张乐怡成为了严幼韵的另一个闺蜜。而在马尼拉,除了菲律宾的政要外,美国麦克阿瑟将军和赵四小姐赵一荻也是聚会上的常客。待与顾维钧结合后,这位中国最著名的外交家的朋友圈自然也纳入进来了。比如原中华民国驻维也纳总领事何凤山、台湾“总统府”秘书长张群等。

严幼韵与董建华

而在自传中,我们还能看到如民国古钱币收藏家张叔驯、荣氏家族的荣鸿三、孔祥熙女儿孔令仪、商人董浩云和他的儿子香港首任特首董建华、上海银行老总朱如堂夫妇、徐志摩的元配夫人张幼仪、张幼仪的妹妹张嘉蕊、谭延闿的女儿谭端等等。这还没有算上两任丈夫的家族那边庞大的亲戚团。所以,透过严幼韵的朋友圈,如果我们仔细挖掘,几乎可以窥探到整个中国近现代史。

严幼韵(左)与孔令仪(右)一起参加其姨母宋美龄(中)的生日庆典。

维系这样一个朋友圈,当然不能光靠牌局和派对,更重要的是严幼韵一直坚持的“惠及他人”的人生哲学。这种哲学甚至推展到严家、顾府的每一个佣人,他们都曾亲身体验过严幼韵式的体贴。

在过了百岁之后,老太太麻将打得越来越少了,但每年大大小小的派对必不可少。每次见人,她仍然是当初沪上大家闺秀的做派:要穿精心剪裁的旗袍,描红妆,洒香水,拢好头发,踩上高跟鞋才肯出现。

(本文部分内容改写自澎湃新闻记者徐萧于2015年5月23日刊发的《民国名媛严幼韵的美丽人生和她的朋友圈》一文)

作者:徐萧来源澎湃新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