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之威武不屈威克岛(十九)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之威武不屈威克岛(十九)

22日拂晓,当威克岛还在西南约950公里的时候,弗莱彻的舰队停下来进行油料补给,这一举动后来为弗莱彻争得了数不清的骂名。加油作业困难重重,虽然风速只有14节并不影响加油,但是长长的横向海浪使得油轮和驱逐舰很难保持正确的并排位置。美军的加油技术并不老练,输油管老是脱落,有时候牵引绳也会断开,大大拖慢了加油速度。油轮上备用输油管零件的消耗也大大超出了之前的预计。到了下午很晚的时候,还只有4艘驱逐舰加好了油,还有5艘驱逐舰等在那里。如果时间充足的话,“加油大师”弗莱彻还想给巡洋舰和航母也都加上一点油,——再苦不能苦学生,再亏不能亏油舱。

12月22日下午16:01,当第4艘驱逐舰从“内奇斯”号身边离开的时候,舰队与威克岛的距离增加了50公里,约为1000公里左右。弗莱彻命令舰队仍然以12.75节的速度驶向西北,这样第二天黎明可将两者之间的距离缩短180公里。弗莱彻准备23日拂晓,在威克岛东北大约440公里的地方继续加油。

本来就对威克岛以及派出的两支航母编队的安全忧心忡忡的派伊,又被从威克岛返回的墨菲少尉兜头泼上了一盆凉水。墨菲少尉将他在威克岛上看到的情况向司令部的参谋们作了骇人听闻的描述,他正好赶在日军航母舰载机第一次袭击来临之前离开了威克岛。在岛上没有住上豪华旅馆的墨菲哭丧着脸说,“威克岛已经变成了一片瓦砾,战斗机已接近消耗完毕,用三个字来形容就是:惨!惨!惨!”

珍珠港之前每天都能收到坎宁安发来的电报,一直对守住威克岛抱有幻想。墨菲从现场带回来的消息,让派伊彻底丧失了坚守威克岛的信心。他终于明确表示,形势“意味着为了增加威克岛增援行动成功的机会,甚至必须牺牲‘丹吉尔’号,而且第十四特混舰队的一些主力舰只也可能受到损失”。派伊认为,就是第十四特混舰队去了威克岛也不一定能守得住,而太平洋舰队已经经不起任何的航母损失了。尼米兹上将很快就会来到,派伊自然不愿意在代理的短短时间里捅出什么漏子。既然是短期代理,也就没必要太卖力气,更没必要拿宝贵的航母去涉险。他想起了海军部长诺克斯不久前视察珍珠港时说过的一句话,“威克岛对于我们来说,很可能是一笔债务,而不是资产”。

12月23日3:25,弗莱彻惊讶地看到了来自威克岛的急电:“南方发现船只,东北部遭到炮击”。半小时后又有电文称,“威克岛遭到炮击,敌军显然发动了登陆进攻”。

派伊当然也收到了上述消息,他马上召集参谋人员进行了研究。日军的攻击来的如此之快,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前对于威克岛的增援,海军作战部一直持积极态度,此时也忽然出现了变故。6:15,派伊收到了作战部部长斯塔克上将发来的电报,斯塔克并不知道威克岛已经出现了危机,他只是对派伊之前的举动忧心忡忡。斯塔克在电报中说:“基于正常的考虑和最近事态的发展可以明显看出,威克岛已经而且将继续成为一个负担”,他赞成“经过适当爆破后撤出守军”,并督促“继续努力强化和坚守中途岛”。斯塔克还说,新上任的美国舰队总司令欧内斯特•金上将也赞成这个意见。

12月23日早上6:55,就在威克岛守军投降前的两个半小时,弗莱彻接到了派伊同时发给他、布朗和哈尔西的电令:“救援或撤出威克岛守军已无可能,第十四特混舰队和第十一特混舰队应该立即撤回珍珠港。”派伊已决定放弃威克岛,并且不经一战就撤回他的特混舰队,这个命令等于宣判了威克岛守军的死刑。

就这样,我们渴望的由美军“萨拉托加”号、“列克星敦”号外加6艘重巡洋舰和10数艘驱逐舰,与日军“飞龙”号、“苍龙”号外加6艘重巡洋舰、3艘轻巡洋舰以及近20艘驱逐舰之间的对决终成泡影。虽然美军的两艘航母载机较多,但作为得胜之师的日军士气更旺,飞行员的技术也高于美军,绝对算得上势均力敌。派伊的一纸命令,就让这样的好戏瞬间泡汤!

当派伊准备宣布他的决定时,一直力主救援威克岛的作战处长麦克莫里斯上校还试图做出最后的努力,“就这么定了吗,将军?能让我说几句吗?”派伊说,“就这么定了”。在麦克莫里斯一脸的愤怒和不屑中,派伊向弗莱彻发出了撤退的命令。

由于丘吉尔带了一大群大腕远涉重洋来访问华盛顿,罗斯福总统和海军部长诺克斯正忙于接待准备,并不知道斯塔克和金已经做出了放弃威克岛的决定。至于派伊,他本来就是个看门的,根本没有资格与两位上司抗争。再说他的本意也是不愿意出现意外,以便在尼米兹来到之后能够顺利交接。7:30,威克岛发出的又一份电报,让派伊认为自己之前的决定无比“英明”。在那份电报上,坎宁安称“敌军已经上岛,多艘军舰和运输船来袭,两艘驱逐舰抢滩,后果不明”,派伊知道威克岛大势已去。后来在珍珠港见到弗莱彻时,派伊曾经充满愧疚地解释说,“撤回第十四特混舰队这一令人心碎的决定曾让我犹豫再三,但那确实是最佳的判断”。

接到派伊发出的撤退电令,本来就战意不足的弗莱彻同样大喜过望,立即下令舰队掉头返航。此时,“萨拉托加”号航母位于东经173度15分、北纬22度30分,距离威克岛还有680公里,——这是他们距离威克岛的最近位置。

撤退命令在第十四特混舰队中引起了一阵阵愤怒之声。有些参谋建议弗莱彻,抗命继续冲向威克岛,还有人建议将“萨拉托加”号高速驶向威客岛,放出搜索机打击发现的所有敌军目标。一艘重巡洋舰的舰长提醒弗莱彻,可以像威尔逊那样把望远镜放在瞎掉的那只眼睛上,——在一次海战中,上司曾经用旗语命令撤退,独眼的英国名将威尔逊故意将望远镜放在那只瞎掉的眼睛上,谎称自己没有看见,拒绝撤退并最终取得了胜利。可惜弗莱彻本身就对援助不很热情,如此撤退正是遂其所愿。“萨拉托加”号上的议论难以控制,天生不具备纳尔逊姿态的弗莱彻在下达命令后就迅速离开舰桥,躲进了自己的舱室。这样他就可以装作没有听见属下那些“叛变的谈话”。

战后的1964年,弗莱彻曾经对自己当时的行为作出了如下的解释:“我当时做出那样的反应是因为,不论我心里有多么反对,我知道的情报太平洋舰队司令部都知道,而他们可能掌握了一些我并不知道的情报,所以我没有理由去违抗命令。”

这支本来可能救下威客岛的特混舰队于是再次停了下来,给剩余的舰只加油。傍晚时分,派伊的新命令到了,他们新的目的地是中途岛。第十四特混舰队于是开往那里,卸下了威克岛急需的人员和物资,也算为未来的中途岛大战做了点准备。

就这样,威克岛上的守军成了没人要的可怜孩子。除了那些英勇战死的人之外,所有幸存者都成了日本人的俘虏。要知道增援舰队只要发出一声“我们来了”的电文,他们就绝不会放下武器,而会和敌人血战到底!

威克岛的命运就这样在翻来覆去的犹豫不决中注定了!

(图片:美国太平洋舰队“列克星敦”号航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