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之威武不屈威克岛(十八)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之威武不屈威克岛(十八)

按下哈尔西和弗莱彻暂且不表,先去看看负责牵制攻击的布朗舰队。马上就59岁的布朗1902年从安纳波利斯海军军官学院毕业,先后担任过4任总统的海军助理,堪称美国海军界的元老。苍白瘦弱的布朗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老很多,他在美国海军中以谨小慎微著称。由于有轻微的摇头症,因此他被年轻军官们背后戏称为“阿抖”。他的耐力也很成问题,即将实施的袭击贾卢伊特作战并不适合他这样的神经衰弱者,布朗相信“那一区域敌军的力量非常强大”。

本来就战意不足的布朗手中还握有一把尚方宝剑。出发之前,金梅尔曾画蛇添足地授意布朗,允许他自主决定改换攻击目标,或者干脆取消攻击,这就更加预示着布朗的牵制攻击不可能取得满意的结果。老酒一直纳闷,为什么急于打仗的哈尔西被雪藏,派出去的两个都是战意不足的将领呢?

一想到要深入敌穴去袭击那神秘可怖的贾卢伊特,布朗顿觉脖颈子发凉,手心冒汗。还是那句老话,人不想干一件事的时候就会很快为自己找到充足的理由。情报部门提醒说,敌军正在增兵马绍尔群岛,其中很可能会有航母。贾卢伊特本身就有一个大型潜艇基地,在那附近海域,潜艇的威胁无处不在。路上发生的一些事情也使布朗的神经更加紧张:气候总是变化无常,在12月17日的一次试射中,“印第安纳波利斯”号重巡洋舰打出去的炮弹竟然是哑弹。12月18日,“尼奥肖”号油轮开始给编队加油,加油进行得异常艰难,一直拖到第二天很晚才完成。布朗认为,自己很可能在进入有效攻击距离前被敌人发现。战争刚刚开始,那些年轻飞行员无法承受从过远的距离起飞发起攻击。

尽管在探察日军袭击珍珠港的意图上丢了大人,但是从联合舰队、南云机动舰队以及井上第四舰队之间频繁的电讯联络中,夏威夷海军情报站的约瑟夫•罗切福特中校——这又是一个老酒十大牛人排行榜上的杰出人物——敏感地捕捉到一些不太清楚的信息。他和太平洋舰队情报参谋埃德温•莱顿少校判断,日军很可能在西南太平洋地区有大的行动。

12月20日,来自情报部门的消息进一步显示,日军在马绍尔群岛集结了大量陆基飞机,敌人的水面舰艇也可能随时前来拦截。更令人担心的是,一支实力不明的日本航母舰队正在向威克岛以北海域运动。派伊认为对贾卢伊特达成突袭的希望已十分渺茫,他的参谋长德雷梅尔也把这一袭击行动比喻成“摸黑开枪”。一旦“列克星敦”号出现意外,那他布朗将会成为继金梅尔之后另一位在美国家喻户晓的人物。斟酌再三,布朗决定放弃攻击贾卢伊特,选择一些更容易攻击的目标。他看上了吉尔伯特群岛中的马金和塔拉瓦环礁,那里的防务肯定比贾卢伊特薄弱。由于舰队必须保持无线电静默,加上之前有金梅尔的授权,布朗少将在改变攻击目标时并未告诉珍珠港。

派伊与布朗可谓“英雄”所见略同。派伊也担心“列克星敦”号出现意外,那样将会严重削弱夏威夷本来已经非常孱弱的防卫力量。于是派伊决定,布朗的舰队放弃佯攻贾卢伊特,转向西北方向前往支援弗莱彻的编队。他此时尚不知道,布朗已经将袭击目标改成了马金和塔拉瓦环礁。

就在派伊决心已下但尚未发布命令之时,他收到了威克岛遭到日军航母舰载机攻击的惊人消息。这一消息表明,之前情报部门提供的在威克岛海域出现敌军航母的情报绝对准确可靠。尽管没有找到日军航母的准确下落,但威克岛上空突然出现了舰载机,这使派伊非常担心,他的两支特遣舰队有可能进入日军精心设下的伏击圈。他再一次衡量了执行之前作战计划的危险性,冥思苦想是否要“冒着损失一支航空母舰特遣舰队的风险,去试图进攻威克岛附近的敌军”。

就当这几天临时领导也实在纠结,最后派伊还是决定求稳,他的理由是航空母舰的安全比援救威克岛更重要。在当天下午,在请示了华盛顿之后,派伊向布朗舰队下达了停止攻击转向北面的命令。一直在战与不战之间踌躇不定的布朗,很快就收到了这一让他喜出望外的“好”消息。

在接到派伊取消攻击的命令时,布朗舰队位于马金东北约1400公里处,如果按照15节的速度正常行驶,再过36小时他们就可以发起攻击。舰队的大部分官兵都急于为珍珠港的耻辱复仇,因此派伊的电报对于第十一特混舰队那些急着去打日本人的官兵来说,“就像是一记撩阴腿”。一些先收到电报的参谋沮丧之余,甚至争论是否要把电报立即交给布朗少将和参谋长罗伯森上校,最后还是理智占了上风。有人向布朗提议,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先打了再说。布朗以油料消耗太快为由,很快就下达了舰队掉头转向的命令。

回头再看弗莱彻的增援舰队,他们在航行的前三天都平安无事,唯一遗憾的是他们只能以“内奇斯”号的速度缓慢爬行。舰队中最忙碌的人当属“丹吉尔”号上那些增援的海军陆战队士兵。雷达技师在启航前才匆匆赶到船上,他们利用航行中的宝贵时间,向同船的人们灌输雷达的使用知识。一些炮兵在研究如何将高射炮当做平射炮使用,他们甚至利用船上的设备制造了76毫米火炮的尺表,以使这种炮能够达到两用。陆战队带来的所有机枪都被架在了舰桥上,那些还从未经过战阵的机枪手就在这里展开了战前的最后训练。这些不但会有助于几天后恨恨地打击日本人,他们也想拿出点真功夫,给威克岛上那帮正在受苦受难的兄弟们看看。

航行途中,弗莱彻和布朗一样得到了日军第四舰队可能得到增援的消息,增援中甚至有可能出现航母。派伊提醒弗莱彻,“要针对你附近可能出现的敌情做好充分准备”。

由于威克岛周围出现了愈来愈多的风险,18日派伊下令,将“海神”号和“太平洋红石鱼”号潜艇从威克岛南北海域撤出。一看就是一群没出息的货色,敌人来了肯定会有更多风险,但怎么就不把它看成是更多的机会呢?

12月19日,海上下起了暴风雨。之前从航母上起飞执行侦查任务的两架俯冲轰炸机因此迷失了方向。弗莱彻一向爱兵如子,他下令菲奇舰长打破无线电静默,一条短短的电讯就将两架飞机领回了家。

从离开珍珠港开始,弗莱彻就计划在接近威克岛之前加油。21日晚20:00,他的舰队离威克岛还有1000公里。按照目前的速度,次日8:00就只有830公里了。如果舰队司令是哈尔西的话,威克岛很可能还有救,可惜现在的指挥官是弗莱彻。

截止目前,弗莱彻的驱逐舰在缓慢行驶6天后平均油量还有63%。当然在航速提高的情况下耗油也会大大增加。根据战后的数据统计,如果将驱逐舰速度15节时的实际耗油定为1的话,那么航速20节时耗油是1.8,25节时耗油是3.9,30节时油耗就达到了惊人的8.4。一旦航母进行起降作业或者投入战斗,驱逐舰的高速行驶就成为必不可少的行动。因此虽驱逐舰的燃油还勉强够用,但弗莱彻却以“燃料余量不足于支撑舰队在威克岛附近可能出现的作战”为由,决定停下来进行加油作业。

(图片:美国太平洋舰队“萨拉托加”号航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