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人大女生毕业后沦为赤贫刺痛了谁?

原标题:人大女生毕业后沦为赤贫刺痛了谁?

一则人大女生生6子女一贫如洗”的新闻在我的多个朋友圈接连引爆。

她叫伍继红,系中国人民大学档案学院(现信息资源管理学院)1998届毕业生。

毕业后,伍继红找工作四处碰壁,直至今日,17年无业。2005年,在孕期的她被丈夫抛弃,女儿也被带走。首次婚姻失败,以致她精神恍惚。离婚后,伍继红因生活中系列打击,精神出现问题,辗转流落前夫家乡江西修水乡下,再嫁他人。如今,一家9口全凭伍继红丈夫一人打工、种地维持。两个孩子已在接受义务教育,老三还在上学前班。剩下一儿一女身患疾病,但无钱医治。公公哮喘,婆婆残疾。如果没有低保,一家恐难坚持至今。

在生活最底层沉沦多年后,伍继红的遭遇意外被媒体曝光,并在人大校友中引起巨大震动。旋即一场帮扶亲同学的运动旋即拉开。

同为校友,伍继红的遭遇令人动容,母校的救助令人温暖。

整个事件宛如一句直戳心灵的独白:命运是一把破伞,生活是狂风骤雨,但爱是补丁。

必须承认,相对于人大毕业生走出校园后的正常生活,伍继红是一个前无古人后未必有来者的极端个案。可以相信,在其实力不俗的校友的帮扶下,伍继红即使短期翻身不易,但恢复体面找回自尊却值得期待。

不过,当一场善意运动瞄准一个社会痛点,用超乎寻常的爱心投入和优质资源予以疗伤的时候,往往也容易掩盖事件真实的诱因,冲淡其真正的价值。

2014年,中国一群明星效仿美国展开了一场针对渐冻人的帮扶行动,史称冰桶游戏挑战。当时轰动一时。但3年过去,有多少善款真正用在了渐冻人救助上,又有多少在聚光灯下抢足了眼球的名人仍在牵挂这些可怜的人?

结合当下的道德水准和价值标尺,任何关注度超过被救助者的帮扶都令人担心。

另一个耐人寻味的现实是:救助名牌大学毕业生伍继红的重任应该是政府有关部门,毕竟这是一个经过顽强奋斗,从山村里飞出的金凤凰,是可以在合适岗位发光的人才,很可惜17年无人问津——而在一些落后地区,面对着精准扶贫和发展经济双重任务,恰恰缺乏发现人才爱护人才的能力,这是为什么?

更深的刺痛却来自高考制度。结合当下拼爹流行,贫富鸿沟、阶层对立,如何捍卫社会基本公平已成寒门子弟最集中的关切。

改革开放前夕的1977年,在小平同志主导下,中国恢复了在文革期间中断多年的全国统考。

在以后的40年时间内,这成为寒门子弟近乎唯一的阶层攀援、改变命运的通道。

时至今日,无论被应试教育绑架的高考制度多么备受诟病,都无法冲抵其捍卫社会基本公平的功德和价值。

不过,随着高等教育的发展以及可疑的市场化改革,高考入学的各种口子越开越多,与教育资源严重不平衡叠加,直接完成了对农村子弟乃至整个城乡寒门子弟的挤压。而双向选择和盲目扩招,则在一定程度上为就业中的拼爹推波助澜。

1994年,伍继红在广东省和平县参加高考,被中国人民大学档案学院录取。1995年7月29日,大学毕业开始实行双向选择。1996年1月9日,原人事部印发《国家不包分配大专以上毕业生择业暂行办法》,“铁饭碗”被打破。

1998年,我国高校的升学就业体制变革为适应于市场经济体制的自费上学、自主择业后,影响学生个人发展的关键因素(主要矛盾)就从学校变成专业,因为无论名牌大学、一本院校或是专科学校,都要面向市场就业。那一年毕业的伍继红还有其他同学,需自主择业。然而,没有任何背景的她辗转北京、广东、天津三地寻找工作机会,却四处碰壁。

或许她以后悲催的命运有极大偶然性,但从那时起,寒门与拼爹的PK就此全面大幕拉开,直至今日却呈越演越烈之式——即使高考在努力地回归裸考,政府在努力完善各项捍卫公平正义的制度。但毕竟利益集团相当强大,阶层固化已是社会常态,而高考又在捍卫社会起点、平抑阶层落差上作用日益式微。

于是,出身于寒门、跻身985名校却命运多舛、沦落底层的伍继红,在“潜伏”了17年后突然横空出世,则完成了对网友内心更大痛点的撞击。在相当程度上,与其说是为伍继红而哭,不如说为自己而悲。

没有人可以扮演转型中国的围观者。

拯救伍继红便有了强烈的象征意味——背后站着太多怎么努力都无法改变命运的人。

这一强烈的情感共振既流露出公众对社会不公的焦虑,更寄托着在全面深化改革、大力反腐败的时代背景下,他们渴望改变的渴望。

【本文首发于uc名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