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北大人物 | 裴坚:裴也坚无敌,飘然思成环

原标题:北大人物 | 裴坚:裴也坚无敌,飘然思成环

裴坚,1967年出生,博士、教授,毕业于北京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化学系,现任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主管本科生教学副院长,从事有机化学、功能发光分子材料的教学和科研工作。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如何评价北大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的裴坚教授?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成环,夕夕都成玦。”

“坚•成环•裴”

“这tm还不成环?!这tm也能成环?!”

答题者大多现在是或曾经是化学竞赛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裴坚被学生们戏称为“裴成环”。名字逐渐被叫响,到了2016年,国际奥林匹克竞赛组委会发给裴坚的名牌也变成了“Cyclization Pei”。

2016年国际化学奥林匹克竞赛组委会发给裴坚的名牌

成环是一类有机化学反应的统称,指链状化合物通过一系列分子内或分子间反应变成环状化合物,一般包含至少一步分子内的反应,变化多样,相关的竞赛题也难度较大。学生们总结,裴坚出的有机化学题必定成环。

因为常年为化学竞赛出题,裴坚这个北大化院的教授,和高中生们交情不浅。他每天都能收到从全国各地发来的邮件,高中生们有不会的题、不懂的实验,便一封邮件发到北京。能立即回复的,裴坚绝不拖延,暂时不理解的题,就先查资料,尽早回复,“高中生面对大学教授是胆怯的,作为老师应该鼓励他们。”

小朱是一名新疆的化学竞赛生,在高三时下定决心把全部精力投入在竞赛上,而他的家人认为这风险太大,浪费时间。双方僵持不下,他索性一个人跑到北京参加培训。父亲突发奇想:不如给化学竞赛的出题老师裴坚打个电话,听听他的建议。

接到这通电话,裴坚先是意外,听过事情原委,决定让父亲转达小朱,直接到北大化院B区五楼找他。“他有个梦想,不尝试会后悔,经过尝试得到经验教训是好事。”裴坚觉得,这是他作为一个老师的责任。

小朱没有想到这通“无厘头”的电话能得到答复,走进办公室,更让小朱惊讶的是,裴坚没有责备,只是先问清了他的具体情况,为什么想学竞赛、平时成绩、家里人的态度,最后分析了可能的人生方向。之前竞赛梦很大程度上是和家人赌气,现在,他决定把有机化学当做毕生追求。

直到现在,小朱都常常会找裴坚聊聊天。“裴老师是一位有机老师,不过对我而言,应该称为人生导师吧。”

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2016级群消息搜索(学生们称呼裴坚为“裴sir”)

而对于裴坚来说,他的“人生导师”则是中文系教授钱理群。

1985年,裴坚考入北京大学的时候,老师们大多还住在南门边的筒子楼里,一张床一摞书,狭小的房间成为师生们讨论问题的空间。

大三的春季学期,裴坚跟着中文系的女朋友第一次采访了钱理群老师,从鲁迅谈到时事,从求学经历谈到对学生的期待,师生之间的谈话往往一开始便是几个小时。具体内容裴坚已经记得不太真切,但那种师生间的氛围让他感到:“这才是北大。”那之后,裴坚常去钱先生的宿舍聊天。和几个同学一起,在钱先生不到20平方米的小屋子里,或坐在床上,或坐在板凳上,不同专业、不同爱好的师生老少一起侃天侃地。

当时钱先生在北大主讲鲁迅,教室总是挤满了人,走廊上、过道上,甚至窗台也站着人。裴坚至今记得钱先生在课上说:“我们做老师的应该要‘扛住黑暗的闸门’,让更多年轻人从底下通过。”

“因为你看到的这些老师是让你觉得值得钦佩的,那你就会觉得如果能成为他们这样的人也挺好的。”第一次,裴坚产生了成为一个老师的想法。

随后的7年,裴坚在化学系本科、研究生、博士一路学下去,从中国到新加坡、到美国做博士后,再从美国到新加坡的研究所工作。

2000年,裴坚申请回北大工作,经过审核、面试,北大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批准了他的申请。2001年办完全部手续,正式入职,至今16年,裴坚成了他曾向往的“北大的老师”。

裴坚(右一)参加2016年国际化学奥林匹克竞赛

裴坚喜欢教书,但在北大的课堂教书是一种挑战。课堂是学生与老师思想碰撞的场所,经常有学生下课后找他讨论,“老师我觉得你这么理解不对,我觉得……”下一堂课,裴坚就会把这种新的理解方式介绍给学生,在这一过程中也使自己得到了提升。

裴坚课题组内的学生总结出了裴坚的四个“叩击灵魂”的问题: 这周实验反应做了几个?工作量到了没有?有什么进展?你解决了什么科学问题?组里不论男女,不论年龄,都被这四个问题反复“敲打”过。

在化学系,裴坚推行教学改革,加大大一大二学生物理课和化学课的比重,增加小班课,增加课外科研训练,直线提高了学生的学习强度。他希望,学生能保持高中的学习习惯和紧张的学习状态。既然确定了兴趣方向是化学,就应该坚持到底;如果实在不得已选择了放弃,打下的基础也能让学生在大三大四有更多的时间去学习自己感兴趣的课程。

“一个学生,尤其是一个博士,他可能以后就要从事学术,如果最好的青春年华里一个老师没有给他好的指导的话,很耽误人家。因此科研上我对他们很严格。”

比起对学生,裴坚对自己更为严格。

2014年,裴坚接下了编写《基础有机化学》第四版教材下册的任务。早上7点到实验室,做实验、备课、上课,晚上7点才能开始静下心来构思,一编就是三年。

上一版教材距今已经10年,很多知识被证明有些偏差,裴坚只能买来国内外十几本相关教材,不断翻书,一点一点考证。书上的每一个字都要推敲,每一个结构式都不能出错,还要加入最新的研究成果及裴坚自己上课的理解,工作量巨大。以至于教材出版后,一个学竞赛的高中生曾和他的化学老师打赌:这不可能是裴坚一个人写的。

编一段时间,歇一段时间,裴坚经常觉得自己被掏空了,要重新静下心来。他一直记得接下任务时,邢其毅教授的嘱托:“写一本跟得上时代的书。”

编写教材的第一年,正好是裴坚的儿子中考的时候。每天夜里,裴坚写书,儿子写中考真题,父子俩在一张书桌上学习。看着身旁的儿子,裴坚时常想:“我们编的教材,一定要对得起这些孩子们。”

在知乎上,裴坚的儿子被大家叫做裴公子,他也乐得这个名号,还在“如何评价第四版《基础有机化学》”这个问题下贡献了自己的回答:

“作为某人的儿子,我可以保证两点:

1.下册是我看着他写的,基本就是重写。用他的话说‘那帮小孩会乐疯的’。我很同情你们。

2.他确实倾注了很多心力。我虽然看不大懂他的东西,但作为他的儿子,我很自豪。”

裴公子在知乎上晒出的和裴坚的“合照”

记者|朱丽佳、陈琬睿、沈博妍、章紫璇、杨睿颖

编辑|胡扬

封面|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博士生郑雨晴

图一|裴坚

图二|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2015级本科生常泰维

图三|网络

感谢知乎用户“池嘉铭”提供标题、导语创意

文章来源|北大青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