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狐观医改 | 徐毓才:政策打架,健康扶贫基层难做

原标题:狐观医改 | 徐毓才:政策打架,健康扶贫基层难做

搜狐健康 文/陕西省山阳县卫计局副局长 徐毓才

2017年3月4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的民进、农工党、九三学社界委员,并参加联组会,听取意见和建议。当他听到全国政协委员曲凤宏在发言中提到,在参与脱贫攻坚调研中,因病致贫返贫是一个亟待高度重视、系统解决的难题时,总书记说,健康扶贫属于是精准扶贫的一个方面,因病返贫、因病致贫现在是扶贫硬骨头的主攻方向,这个事情是一个长期化的、不随着2020年我们宣布消灭绝对贫困以后就会消失的。很多地方病我们要通过一些综合治理的方法,(因病致贫返贫)不可能是全部解决,但是围绕着当前因病致贫的2000万人采取一些“靶向治疗”,这也是可以考虑的。

然而,怎么才能做到“靶向治疗”,确实需要深入调研并进行顶层设计,像当前这种弄法恐怕“凶多吉少”。那么当前健康扶贫存在哪些问题呢?笔者认为,至少有三:

一是政策“打架”很普遍。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政策不统一,层层加码,只出政策不出钱。如结核病,原本一些地方已经将结核病纳入新农合门诊慢病和住院单病种管理,有的甚至与国贫9病一起纳入大病管理,实行“四定”,即定治疗机构、定治疗方案、定费用总额、定支付办法,按理说已经保障的比较好了。可上级部门出台了新的方案,要求实行“支付包”支付模式,不但费用大幅度提高而且操作性不强。最近,也是这个部门又出台一个“门诊慢病管理”方案,对结核病等出台了新办法,不但付费总额不一致,而且支付办法也不同,让基层无所适从。第二,政策缺乏深入调研,落实难度大。有时候领导一个讲话就是一个政策,缺乏深入调研与测算,基本上没有操作性。如前不久,某省提出通过“四重保障”(新农合、大病保险、大病补充保险、民政医疗救助),使贫困人口医疗费用实际报销比例达到90%以上,当年个人实际医疗费用支出不超过3000元。感觉实现起来真真的不容易,如果真的落实到位,而且极有可能造成尖锐的社会矛盾。第三,一些无关痛痒的政策浪费了资金,还造成麻烦。如提出“一般诊疗费全免”。不熟悉一般诊疗费是个啥的人,觉得“全免”很好,但懂的人就知道这其实只是一个“凑数”的政策。一般诊疗费是新医改中,取消了挂号、诊查、注射(静脉输液)、药事服务四费后整合建立的一个一般诊疗费,乡镇卫生院收费每次10元,村卫生室每次5元。新农合政策规定,报销90%,群众只需付10%,也就是老百姓在村卫生室看病一次,自己花5角钱,乡镇卫生院花1元钱。而且这次提出全免还是在此前提高报销比例5%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的。类似的政策还有中心卫生院取消住院起付线,花费100%算合规费用,100%纳入报销,也就是贫困户病人在乡镇卫生院免费住院,而这些,不但不能有效减轻群众负担,反而可能诱发过度医疗。实际上浪费有限的新农合基金。

二是多重保障缺乏“重点”与协同,各自为政。经过多年探索,我国的医疗保障制度体系基本完成,形成了基本医保(城镇职工医保、城镇居民医保、新农合)、大病保险、民政医疗救助,面向所有救助对象的三重保障。一些地方在健康扶贫过程中,政府财政又拿出一批资金,办理了专门面向建档立卡贫困户的大病补充保险。按理说,资金已经投入不少了,但由于多重保障政策在执行过程中,“重点”发生了偏离,而且分别由各部门经办,各自为政,出现经办成本加大,资金浪费严重现象。按照政策设计,基本医保重在保基本,要充分体现公平性、广覆盖性和保基本特点,因此,诊疗手段、用药都要突出“基本”特点,应该更多地将治疗性药品、基本治疗方法、检查手段纳入报销,因此政策设计起付线较低,报销比例合理,列出“不合规费用”而且将之剔除在报销范围之外很正常。而大病保险重在保大病,因此在政策设计方面起付线相对较高,适当拉开报销比例,对于重大疾病应该明显提高报销比例,切实减轻群众的大病负担。民政救助重点在于关注“贫困人群”,因此其救助线应该比较低,是否困难需要严格审核。既要考虑贫困户,又要避免因病返贫、因病致贫的保障。而大病补充医疗保险,与前三重保障面向“大众”不同,重点在于解决贫困人口的医疗问题,着力点就在于避免因病致贫因病返贫。而当下,我们的政策设计,重点不突出,基本医保承担了过多的“职能”,致使新农合基金不堪重负,预计在健康扶贫政策重压下,今年新农合基金大面积崩盘几乎已成定局。而大病保险过度降低起付线或者肆意抬高起付线,都使得保障力度不够。民政救助的起付线普遍太高,而报销比例太低,有的地方起付线2万元,而报销比例只有20%到30%,基本上起不到扶危济困作用。除了政策缺乏重点外,各种保险分散在卫计、人社、民政和商业保险公司等部门,各顾各,报销手续繁杂,老百姓跑路多,整合难度很大。

三是政策缺乏“精准度”。由于保障重点不突出,分散在各部门,因此政策衔接不好,就好像蜘蛛织网没有统一设计,网络织的不密不实。加之精准扶贫被列为天字一号工程,得到了各级政府前所未有的重视,健康扶贫政策也是空前的多。但由于政策缺乏精准度,更多的政策不分各种政策的主要关注点,一味地倾斜贫困户,导致肥了“重点”,而忽视了大多数,致使更多的非贫困户报销比例越来越低,保障力度越来越差,必然“瘦”了一般。

基于以上认识,针对健康扶贫,笔者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一是加强顶层设计。减少各级政府一窝蜂似的出台政策,而且互相打架,让基层无所适从。

二是多做深入调研。领导讲话要有充分依据,不能只图哗众取宠,听起来舒服,干起来落不实。不能只出政策不考虑资金承受能力。最终只会落得假大空,损害政府形象和公信力。

三是政策要实,不要花拳绣腿,凑数。要出政策就出实实在在的能够解决老百姓困难的政策,不能空喊口号,不要花拳绣腿,一看10条、9条,但实际上有用的一条也没有。

四是加强政策协同,甚至资金整合,减少经办费用。建议,建立强有力的部门,实行资金整合,权力整合,减少政策打架,减少经办费用。

五是提高政策的精准度。建议地方各级政府响应中央号召,成立决策咨询专家委员会,在重大决策制定之前,多听听专家意见,多到基层听听老百姓意见,找到问题的症结,不要走马观花做调研,慷慨激昂讲大话,切实提高政策的精准度。

总之,健康扶贫要下刀见菜,“靶向治疗”很重要,但要真正“治病求本”,这个“本”还在于优生优育、治未病,认真实施健康中国战略。尽管这么做,难以看到眼前效果,但必须坚持不懈做下去,用上几十年功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