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钱定平:教育问题是文明问题

原标题:钱定平:教育问题是文明问题

  

  作家、前德国科布伦茨大学和奥地利萨尔茨堡大学电脑科学与语言学教授钱定平在现场发言

  编者按:2015年5月9日,“教育与中国未来”30人论坛在广州中山大学举行了主题为“大国文明与教育的使命”的2015年会。此次年会藉中华再崛起之机,从大国的高度反思教育对中华文明发展的作用。搜狐教育作为独家网络媒体进行了全程报道!以下为作家、前德国科布伦茨大学和奥地利萨尔茨堡大学电脑科学与语言学教授钱定平的在《文明蜕变与教育创新》分论坛中的发言:

  搜狐教育独家整理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就教育谈教育,就好像自己拔自己的头发想要离开地球一样。这样做不可能解决任何问题,必须从更高的维度来观察。所以,我深感今年的主题很切中肯綮,我试图把这两个问题联系起来汇报我的一些想法。

  我觉得,中国教育问题的根子埋藏在更深层次之中,这就是中华文明性格的问题。

  中国教育自孔子以来一直位于世界先进之列,为什么现在出问题了?

  我的看法是文明问题。但是,把这两大主题这样联系起来也未免令人遗憾。

  我们中国人引以为骄傲的时代是大汉与盛唐。宋朝时更达到了世界经济文化的顶峰。那时,汴梁看门人的生活都好过欧洲小国之王。可惜的是,“炫富的”大宋给野蛮贫困而杀戮成性的蒙古人灭亡了。这以后,中国就不再是中国,华夏文明也不再是华夏文明了,由雄飞转变成了雌伏。

  转过来看,中国教育问题的根子埋藏在更深更深的层次之中,那就是中华文明的“性格”。这就要求我们首先搞清楚中华文明究竟是何种文明,又有什么性格,一开始就是文明到底怎么定义?

  我们需要一个有可操作性的定义。

  习近平主席去年在联合国教科文演讲,给文明下了一个定义:“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文明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集体记忆”。这个定义横空出世,大有可操作性。鄙人在2011年出版过一本《蚩尤猜想》,其中关于文明的定义就采用了以上观点。书中论证,一个民族呱呱坠地,“集体记忆”着的主要就是这一民族所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和气候条件,当然,文明有物质积累的成分,我这里主要说文明的性格,是非常有可塑造性的东西。一句话,地貌气候参与了决定“民族性格”的模样,反过来,民族性格又映射着地貌气候的特点。

  全世界的文明多种多样,经过粗浅的考察后,我发现了有三种不同的文明性格非常令人瞩目。

  中国人祖先来自“中原丘陵”,中华文明可以称作为“丘陵文明”。特点可以用陆游的一句诗刻画:“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华夏文明的总体性格是深宛复杂,它又是世上唯一一个没有宗教辅佐的伟大文明,这点影响极其深远。西方是“沙漠文明”。欧洲各民族心智形成的奠基石是基督教,后者诞生在沙漠或沙漠边沿。远古日本人来自全国覆盖的森林,是暧昧阴暗的“森林文明”。

  山重水复、柳暗花明,八个字好像蕴含着一丝丝投机性。华夏文明的基础即丘陵中,物与物比邻而居存在着,人与人也如此,这种天然而又紧凑的关系绝对重要。中国社会像一张网,那支撑着网的主干就是“关系”,先天就缺乏法规和契约精神。以关系制导的社会,民情的痼疾是对内纠结,也就是关系的错综复杂而矛盾重重。华夏文明以温、良、恭、俭、让为标志,是向世界提供茶叶、丝绸和能工巧匠的文明,也是从来不给世界制造麻烦的文明,更别说动武了。所以,对外又阴柔。

  当然,中华文明阴柔又纠结,我们不可以为全是缺点。正因为阴柔,华夏文明成为四大古代文明中唯一存活的文明。中国人在对纠结这种极端复杂现象的研究中发明了以简驭繁的好办法,而最终在20世纪的人造科学(比如电脑科学,人工智能等)乃至其他许多们科学中大放异彩。

  文明决定着文化。日本是“耻的文化”,西方是“罪的文化”。我认为中国可以叫做“怨的文化”。一部《论语》,从“放于利而行,多怨”开始,就多处谈到了国人“怨”之严重和危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是大怨,可以翻江倒海,改朝换代。而中国改朝换代总是以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做代价,所以,华夏文明五千年,在财富上居然没有累计,岂不叫人唏嘘。再看熟人相遇,相互问候的套语:“你最近好吗?”“好什么?混日子呗!”这是小怨,足以让人消磨岁月,虚度此生;目前,城市里马路上、房间里,尽是虚度光阴的人们。

  社会学家认为,文明发展史也就是人类一步步“自我限制”的历史。三十年来我们道德“滑坡”到了这般地步,怪不得任何人,有文明上更深层的原因。我认为,丘陵文明性格中的“投机色彩”起了很大作用,“怨”则一直处于积累之中。

  一个民族遭遇大事,最能够看出这个民族之文明的性格究竟为何物?改革开放,一声号角,给中国人民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大好时机(这样的机会现代史上还有两次,我们都白白糟蹋了)。可是,少数国人却认为可以“放于利而行”了,怨的能量大大膨胀了。于是,一种对于金钱的近乎原始欲望的渴求和贪婪就给触发了,在国内大肆贪腐,自我限制复归于零;于是,一种对于金钱的近似原始表现的张扬和靡费就给触发了,在国外尽情显摆,自我限制也复归于零;于是,一种对于怨尤的近似原始表现的追求和发挥就给触发了,在平常横行显露,自我限制也复归于零。这迫使我们不得不承认,所谓道德滑坡具有更本源的高度和更深刻的内涵。在某些中国人的行为中,我们会发现一种怪谲玄奇的不自主、非理性,单从个体人性角度很难理解。这恰好说明,不是个人脾胃,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乃是集体性质,文明使然!

  我看教育至少存在着下面一些问题,都跟中华文明的性格紧密联系着。

  (一)阴柔型的:好学生的标准:俯首听话,功课良好,所谓“听话、出活”,忽视自尊心和自主性的培养。我们的教育应该提倡阳刚,要奉行“男子就要像男子”的基本教养,即个性、责任和担当;我们要教育孩子敬畏,而不是害怕。

  (二)封闭性的:教学与社会脱离,不能时时从社会吸收新鲜的动力和指导,也不善于利用社会硕大的吸收能量的功能消化或转化矛盾;

  (三)保守型的:学校教学在升学面前处于绝对的守势,为此,教学大纲力求完备,宁滥勿缺,课程太多,学生穷于应付,毫无想象的空间和时间;

  (四)逻辑型的:片面重视“逻辑思维”训练,轻视“形象思维”在各门学科教学中的作用,也不提倡大胆想象。其实,我看所谓“逻辑思维”和“形象思维”的区分很不科学,值得考虑。根据我的中、西学生对比研究,中国人聪明,就因为中国人是“空间的想象型”的民族,而西方人则是“时间的逻辑型”的民族。年轻时经常听钱学森作报告,他说:凡成大事者有个成功的秘诀,在于大跨度、艺术上的宏观形象思维,单靠逻辑是办不到的,并敦敦教导学子,千万不要那种小商小贩的聪明,而今天中国比比皆是。在一些文章中,我曾提出“形象普教”的概念(Visual Literacy),主张中小学各科都将形象的领悟渗透和结合进去;

  (五)排他型的:只重视课堂教学,其实阅读对于孩子们智力成长的作用是绝对的,提倡大量课外阅读,甚至是读“闲书”,大有裨益。我在全国的演讲中多次强调,一生事业是靠中文和数学打好基础的,而这两者,主要都是看书得来;

  (六)纠结型的:五大纠结:教师vs学生,教师vs家长,家长vs学生,家长vs学校,教师、家长、学生一起vs学校或教育主管部门。所有人最大的纠结是升学纠结;

  (七)司晨型的:“牝鸡司晨”。多年来片面强调男女平等,忽视了母亲应该是孩子的第一位、也是最重要的启蒙和道德导师,这方面的女生必须教养(是教养,而非一般的教育)。无视了“女人就要像女人”的基本教养。孔、孟两人都是被好母亲教育出来的,这样的例子古今中外所在都有。波伏娃说过,女人不是生养出来的,而是教养出来的。我们要重拾淑女教育,强调做个好母亲的教养。“三从四德”中,“三从”定要抛弃,“四德”,即妇德、妇容、妇言和妇工,则必须坚持。设想一下,如果每个母亲都教导女儿遵从“四德”, 还有多少女子会去做“小三”?如果每个母亲都在儿子心上刺了“精忠报国”,还有多少男儿会去贪腐?

  所以,我提出,在改革教育的同时,改进文明、改造民族同步进行。习近平主席提出不同文明要相互学习。我觉得,我们要学习西方文明的重敬畏(源自宗教)、守底线,也要学习日本文明的知羞耻、重服从(规矩和诚信),等等。

  最后,校门外的各类补习班乃至智力开发太泛滥,教育部门要把各类智力开发研究内入正途。我想汇报一下,我当年在德国大学倡导“理科当做文科较”,提出各门学科之间的“通感”(Synaesthesia),颇有成效。回国后继续传播“通感创新说”和“通感使人聪明说”,并尝试使刺激进入前额叶皮层(PFC),能使学生学习大为轻松起来。最近,美国心理学家发现,前额叶皮层在历史发展中,记录了使得人类能够趋利避害的因子。而且,刺激和开发PFC,还有提高学生道德素质的连带好处。所以,通感研究大有前途。

  改革教育,改进文明,改造民族,都是亘古大业,如何着手?教育与文明的改造,重点在农村,前辈教育家陶行知、梁簌溟和晏阳初曾经探索。以邓放国带头,有志士仁人在江西萍乡高举起中国农村的文化复兴,或者叫做“通过文化教育复兴中国农村计划”实验基地,鄙人也应邀参加了,希望大家关心支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