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被评委身份耽搁的歌手 一首《谢谢你,冬的雪》重新认识巫启贤

原标题:被评委身份耽搁的歌手 一首《谢谢你,冬的雪》重新认识巫启贤

说到巫启贤,80后和90后会想到一个关键词“毒舌评委”。这些年来,因为活跃在各大音乐选秀和综艺节目里,他以犀利、直接的点评风格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

不过,在第七期《自然堂·金曲捞》中,他就成功撕掉了这张原来并不属于他的标签。

巫启贤,他是一个被评委身份掩盖了的好歌手,他的专辑曾创下全亚洲180万的白金销量,他为刘德华、张学友等天王创作的金曲传唱至今,他的代表作《太傻》,更是位列华语歌坛最难唱歌曲的榜单。

他为刘德华写歌,刘德华为他填词

用一首歌的时间,

重新认识“歌手”巫启贤

“以雪寄情”的歌很多,比如范晓萱的《雪人》、薛之谦的《认真的雪》、SHE的《白色恋歌》等等。王铮亮打捞的这首《谢谢你,冬的雪》旋律忽起忽落、即扬且抑。

或许,它是因为不太适合流行传唱而有了遗珠之憾,但却是一首极能打动人心的作品。听,仅仅是开头一句“那年的冬天正在下着冷冷的雪/挡不住彼此天真无邪痴痴的爱念”,就足以将人带入情境之中。

无论是王铮亮的独唱版还是巫启贤、王铮亮的合唱版,都令人如痴如醉。正是这样一首好歌,才让大家重新认识了“歌手”身份的巫启贤。

《谢谢你,冬的雪》收录在巫启贤1994年发行的专辑《爱情傀儡》中,由巫启贤作曲,刘德华作词。其实这首歌还有一个粤语版,名为《口琴别恋》,由刘德华演唱。

很多人不知道刘德华会写词。其实,从1991年的作品《如果你是我的传说》开始,至今他已经写了上百首歌的歌词。《冰雨》《笨小孩》《爱你一万年》等经典作品的歌词,都出自他之手。

聊起刘德华为《谢谢你,冬的雪》写词,巫启贤说:“当时我们两人很有默契,我为他作曲的作品,他唱广东版,我就唱国语版;如果他唱国语版,我就唱广东版。但是他很好玩,我唱的版本,他就主动帮我写歌词。”

巫启贤与刘德华的友情,也是歌坛一段佳话。

1994年,刘德华做《忘情水》这张专辑时向巫启贤邀歌,巫启贤为他写了《心酸的情歌》和《峰回路转》。

巫启贤在节目中也谈到了这一段往事:“那几年其实刘德华有很多伤心的事情,工作上、感情上。那时候他拍了很多电影,很多人都说是烂片,但很多都不是他自愿去拍的,因为那个环境,所以他受了很多委屈。那个时候他就打电话给我让我帮他写歌,帮他写他的心情,但是他的心情不太好,然后我就想人要有点盼头,《心酸》代表现在,《峰回路转》就是以后会峰回路转。”

从那之后,巫启贤与刘德华便结下了深厚的友情。他曾说,无论自己多忙,只要刘德华一个电话过来,他马上飞去香港。后来大家也都看到,华仔的很多演唱会上总会有巫启贤的身影。

其实除了天王刘德华,影帝梁朝伟也是巫启贤的老友,他们同在1994年结缘。“当时,我常住香港,我是先认识刘嘉玲才认识梁朝伟。”有天,巫启贤接到一通刘嘉玲打来电话,说梁朝伟在录音室录歌,请巫启贤可不可指点一下梁朝伟怎么唱歌。“梁朝伟很有天份,我是没有教他什么,倒是,这次录音室录唱,我和刘嘉玲、梁朝伟变成了好朋友。”巫启贤写《爱情傀儡》后给刘嘉玲听,她一听就说可以做主打歌,果不其然这首歌一唱就红了。

被刘文正发掘,曾是白金唱片歌手

成名曲《太傻》被评难度最高,

唱功获赞“行走的CD机”

早前就转型做主持人的巫启贤,在2006年再度转行做了评委,并由此迎来自己人气事业的第二春。

《金曲捞》中,担任他的“唤醒师”的王铮亮就说:“他是非常厉害的评委,我的师兄师弟师姐师妹都被他评价过,而且我觉得蛮狠的。”

对于自己的“毒舌”风格,巫启贤曾在采访时这样说:“一个评委最重要的责任之一就是把观众心中的感觉用更直白的方式表达出来。既然坐到了这个位置,就不要怕被人骂。其实,不光‘毒舌’会被骂,如果你老是做老好人,观众同样会骂你没有原则。现在虚伪的人很多,我不要做老好人。”

大家都说巫启贤做评委很厉害。其实,他做歌手时更厉害。这一次携经典作品来到《金曲捞》,巫启贤就笑说自己不是被评委身份“耽误”,“简直就是谋杀”。

他说:“唱歌是我的本能,评委是我的本事。所以我要回归本能,让你们知道能当评委的人首先要当个好歌手。”

说到巫启贤的歌手经历,其实也挺传奇的。他是马来西亚人,1985年凭借首张专辑《心情》在家乡出道。1986年,一通来自台湾的电话改变了巫启贤的人生轨迹。电话那头传来一句:“你好,我是刘文正。”这位彼时台湾最当红的歌手说,想带巫启贤去台湾发展。

初到台湾的两年时间里,巫启贤做了《何必孤独》、《唱不完的情歌》和《年轻的心》三张专辑,然而全部都被台湾的发行公司拒绝。一方面,巫启贤面临的对手是罗大佑、李宗盛、邓丽君、齐秦等黄金一代;另一方面,他“东南亚味道”的音乐被唱片公司认为有些土气,不适合台湾市场。

不过对于巫启贤的早期作品,乐评人爱地人曾这样点评:“这个时候的他,浓缩了新马华人创作歌手的特点,在民谣与流行、人文与商业、个性与共性之中,有着相当好的平衡,像与《和自己赛跑的人》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那一段日子》,像典型民谣弹唱、心声倾诉的《姐姐走的一个下午》,以及段落分明、并最终获得台湾市场认可的标准台式情歌《你是我的唯一》。那个时候的巫启贤,除了一些主流流行音乐主题里的个性闪光点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干净而且好听。”

虽然三度遭拒,但巫启贤没有放弃。1988年,一首《你是我的唯一》,终于让他打开了台湾市场。五年以后,在台湾市场已经积累了一定人气的巫启贤,从恩师刘文正旗下的“飞鹰唱片”跳槽至国际厂牌“科艺百代”,事业迎来转机。

1994年,巫启贤发行专辑《太傻》,同名主打歌《太傻》成为街知巷闻的经典,红遍两岸三地。巫启贤还因给当时四大天王之一的张学友,接连创作了《等你等到我心痛》等经典,从而成为许多歌手邀歌的对象。此后连续几年,巫启贤不断推出《心酸的情歌》和《我感觉不到你》等佳作,成为90年代中期的K歌金曲。

随着巫启贤在台湾站稳脚跟,新马地区的歌手随后纷涌入台。从陈洁仪到许美静,从孙燕姿到林俊杰,还有品冠、光良、梁静茹……他们赢得了市场认可,也成为台湾流行乐的一个组成部分。

特别要说一说《太傻》这首奠定巫启贤歌坛地位的歌。这是巫启贤为同为马来西亚歌手柯以敏打造的歌,“当时她说,要一首高音高、低音低,气息要长、饱满的歌。”于是,便有了这首经典的低中高音三段式情歌。值得一提的是,《太傻》也被乐迷评为华语流行歌坛最难演唱的歌曲之一。

《太傻》这张专辑在台湾地区销量达到百万,而在整个亚洲市场的销量为180万张,成为白金唱片。

在《金曲捞》,巫启贤再次唱响了《太傻》。虽然他的嗓音不如年轻时清亮,但唱功仍然不凡,饱满有力度的声音充满厚重感,每一个音符都撞击人心,堪称“行走的CD机”。

巫启贤在节目中说,音乐是一辈子的事业,不会轻言放弃。被评委“耽误”了这么多年,期待他重回歌手身份的那一天。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公众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