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色如毒:为啥明光宗只过了二十九天皇帝瘾?

原标题:美色如毒:为啥明光宗只过了二十九天皇帝瘾?

美色如毒:为啥明光宗只过了二十九天皇帝瘾?

清代的褚人获在其编撰的《坚瓠丙集》中,讲了这样一则故事:“某帝时,宫人多怀春疾。医者曰:‘须敕数十少年药之。’帝如言。后数日,宫人皆颜舒体胖,拜帝曰:‘赐药疾愈,谨谢恩!’诸少年俯伏于后,枯瘠蹒跚,无复人状。帝问是何物?对曰:‘药渣!’”故事虽然荒诞,寓意却极其深刻。无论多么精壮的男人,如果在美色面前毫无节制,美色则会成为毒药,轻者让你面黄肌瘦,沦为药渣;重者让你无复人状,一命呜呼。

明光宗朱常洛,就是这样一个沦为“药渣”的短命皇帝。他的短命,不仅在于他只活了三十九岁,还在于他只当了二十九天皇帝。三十九岁,虽然略低于中国皇帝的平均寿命;但二十九天,却毫无悬念地冲进了中国短命天子中的“前三甲”。如果说完颜承麟只当了半天皇帝,是因为蒙古军的破城;刘贺当了二十七天皇帝,是因为自己的不检点加上霍光的专权;那么,朱常洛的短命,则是因为他近乎自杀性质的滥欲纵情。

朱常洛,明神宗长子,明朝第十四任皇帝。因为生母是一个身份低微的宫女,又因为父亲一直不愿意正眼看他,再加上郑贵妃想让自己的儿子取而代之,因此,朱常洛早年一直生活在受冷遇、被欺凌、遭迫害的险恶环境中,各种供给待遇也极差。这种坎坷状况,直到“廷击案”后,才稍有改观。

万历四十八年(公元1620年)七月二十一日,明神宗去世。八月初一,朱常洛即皇帝位,是为明光宗。

一般情况下,一个长期受到压抑的男人,如果突然站在了世界的顶端,喜悦之余,必然有一番疯狂释放的倾向,当然也包括对性的释放,况且朱常洛原本就好色。

百官的有意奉承,尤其是郑贵妃的投其所好,更是为郁闷多年的朱常洛,提供了纵欲的温床。即位的第二天,郑贵妃就送给朱常洛大量的钱财、珠宝,同时还进献了八名漂亮妩媚的女子。在《明史.方从哲传》中,对此事记载得惟妙惟肖,称郑贵妃“进珠玉及侍姬八人啖帝”。

啖,有吃的意思,也有引诱的意思。《明史.方从哲传》中提到的“啖”字,其含义应该是后者。郑贵妃此举,是想通过美色无休止的纠缠和引诱朱常洛,使其在“温柔富贵乡”里,堕落发奋的心志,撒手国家的政务,从而达到间接操控朝政大权的目的。这一狠招,与当年孙权为夺回荆州,用妹妹迷乱刘备的伎俩如出一辙,雄心壮志的刘备,在华堂大厦、子女金帛、声色犬马面前,尚且不能自拔,更何况是朱常洛了。

朱常洛的体质原本比较虚弱,尤其是当了皇帝后,日理万机,单是繁杂琐碎的政务,就让他力不从心了。然而,退朝之后,他却耐不住美女的诱惑,在春药的有力激活下,有时一夜连幸数人。

这种对美色变本加厉的贪婪,这种对房事只争朝夕的劲头,大有一口气补足三十多年美色亏空之势。权力与美色,对于男人来说,固然是最好的“伟哥”,也是最害人的“毒药”。在女色的轮番“啖”咬下,朱常洛很快就把自己熬成了“药渣”。

朱常洛在皇帝位的一个月中,有二十天是在床上度过的。八月初十,也就是他即位的第十天,便卧病不起了。十四日,内侍太监崔文升开出一剂泄药,朱常洛服用后,一天内竟腹泻三四十次,顿时萎瘁不堪。

病急乱投医,皇帝也不例外。二十九日,鸿胪寺丞李可灼进献“红丸”,朱常洛服用一丸后,感觉很舒服。入夜,他担心药力不足,不听劝阻,又服一丸。结果,次日一早,即九月初一,清晨便去世了。

朱常洛在位时间虽短,但也做了不少令人称道的事。据《明史·神宗本纪二》记载:“四十八年七月,神宗崩。丁酉,太子遵遗诏发帑金百万犒边。尽罢天下矿税,起建言得罪诸臣。己亥,再发帑金百万充边赏。”

此外,朱常洛即位后,坚持临朝听政,果断实行改革,这无疑是神宗多年厌朝怠政后,明朝政坛出现的一缕新鲜空气。可惜“天不假年,措施未展”,便短命暴亡,史称“一月天子”。

一位海内属望、颇思进取的皇帝,因为在个人私生活方面的恣意纵欲,不加节制,最终,让他丢掉了健康,断送了性命,真可谓一代哀主。

朱常洛死后,他的儿子朱由校即位,尊谥为“崇天契道英睿恭纯宪文景武渊仁懿孝贞皇帝”,庙号“光宗”,葬庆陵。

忽然想起了吕洞宾的一首《警世》诗:“二八佳人体似酥,腰中仗剑斩凡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中教君骨髓枯。”不知道朱常洛在贪淫之余,有没有看到这首警世诗。

(本篇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