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狐观医改 | 龚晓明:医德败坏背后是无形体制之手

原标题:狐观医改 | 龚晓明:医德败坏背后是无形体制之手

文/沃医妇产名医集团联合创始人·龚晓明医生

医疗行业的红包、回扣现象是这个行业广被诟病吐槽的一个现象。中国的医疗在药品上的浪费是极其严重的,我可以说减少目前一半的用药,中国人的健康还是照样。

导致红包回扣盛行的原因是什么?作为有极高风险的红包回扣,每一个拿的医生都是胆战心惊,生怕有一天被抓,生怕有一天要坐牢,但是为何又是什么推动了这个黑暗面在行业内广泛流行?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我也曾经深入思考过这个问题。我成长于协和,相对来说,医疗比较干净,从当医生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拒绝了红包、回扣这些医疗的黑暗的东西,所幸协和的环境也非常的单纯,只要好好给病人看病,该用的药用,不该用的药不用,病人也很多,不必需要考虑要多做一个手术来赚收入。当我离开协和以后,我也看了很多地方的医疗,作为科室的管理者,我虽然没有看到同行在拿红包收回扣,但是我感觉是有存在的,而且还很普遍。

这些问题的背后原因是什么?又是如何去根治?

我在前一条的微博就网友指出的某医院医生开了一大堆药的微博上评论了一句,这是“体制之恶”,有网友表示反对,说这是医德的问题。

好,我们就展开讨论下回扣、红包这些现象背后的问题。

如果一个群体普遍在犯错,那么群体里面的个体大概不会人人道德有问题。医德便是如此,身处于医疗行业里面,我也看不惯这些黑暗面的现象,我也希望我的同事们干干净净做医生,用好的医疗服务来为患者服务。不拿红包,不收回扣,但是做不到,我可以要求我自己,我团队的医生干干净净做医生,但是我阻止不了别人的医疗行为。

深究医疗行业各处问题所在,其实根本性的问题就是按照计划经济的思路在管理医疗。北京曾经几十年挂号费、手术费几十年没变,做一个剖腹产手术,定价是200元。领导们大概所思就是要为老百姓提供廉价优质的医疗服务。这种局限的思路因此造成了医疗领域的诸多问题,你把医疗服务的价格限制住了,你就可以管住医生的手了吗?

因此过度用药、过度检查、过度手术,都是这计划经济管理医疗思路下的产物,作为患者不懂药该不该吃,手术该不该做,医生的一支笔就决定了患者怎么治病,在这信息不对称的双方,患者是受害方,可是导致这种问题背后的原因却是万恶的体制。发改委的领导们,难道你们就不可以让医疗服务提供方来决定下医疗服务的价格吗?市场是最聪明的,以前我们管住粮油服务价格,市场供给都有困难,现在开放粮油价格了,市场供给反而更加充分了。在管住医疗服务价格之后,过度医疗只是一个恶果!更重要的是在这个基础上产生的医患矛盾、医患冲突。

网友说的那个问题,解决方案不就是,你让医院把挂号费提高到足够医院医生运营,然后开个便宜的有用的药。

群体医德败坏?背后是无形的体制的手。

中国医疗的现状,患者、医生、政府都不满意,为何我们不前行去改变?

作为患者,你是愿意挂300块的号,开30块的药呢?还是愿意挂30块的号,开300块无用的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