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我曾经相亲碰到的一个女教师

原标题:我曾经相亲碰到的一个女教师

  

  相亲很多次,那些女人给我的印象,并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然而有一个女教师,现在想起来都让我惊魂未定。

  她大概33岁左右,头发微长,个头中等,气质斐然,一眼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那天相约在安阳万达广场见面,在一家饮品店我们面对面坐着,我问:你喜欢喝咖啡还是奶茶?她嘴角动了一下,然而并没有抬头,“奶茶,草莓的”。我起身去柜台去买了两杯奶茶,其实我一直认为喜欢喝草莓味奶茶的女人都是具有淑女气质的。然而后面的谈话彻底扭转了我对淑女两个字的理解。

  

  “你多大了?”她终于抬起来头看我。

  “27,大龄剩男,呵呵。”我微笑着。

  “哦,我33,都差不多,都是80后。”她调侃着。

  “对呀,差不多。”我附和她的话。

  突然她哭了起来,满脸的泪水绕过鼻梁滴洒在桌面上,我抽出一点纸巾递过去,“心情不好吗?”我问。

  她没有回答,蓦然趴在桌上呜咽,这种气氛让我很尴尬,好似不相干的人硬要扯上什么关系,服务员用鄙视的眼光看着我,似乎在用眼神对我说“你个渣男”。

  她渐渐抬起头,轻轻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封情书,那种字体让我感觉到初恋的甜美,文字的语言很浪漫唯美。她止住了眼泪,开始给我灌输一段唯美的爱情故事,她和男友在一起3年,然而并不在一个地方,他们一个月只能见两次面。当然每一段凄美的故事总会有一段浪漫的开始,其实我并没有听懂什么,我只记得她多次提及“洛阳师院”“真爱”这两个词。作为一个听众,我仔细的听着,我在想我这个时候应该转移话题还是继续附和。

  

  “咱们去吃烤鱼吧?”我开车带她到了开发区附近的一家烤鱼店。我开始讨论一些轻松的话题,比如“在小学孩子们听话吗?”“最近有没有出去旅游?”之类的。

  她并没有再说话。如果把刚才的倾诉比作是倾盆大雨,那么现在已是万里晴空。她开始大口吃鱼,我插了句,“这鱼没翅,放心吃”。她还是目不转睛的吃着。

  我不知道她是好久没吃鱼还是情绪本身就不稳定的原因,不过从她脸上我也能看出异地恋对她的摧残。

  “你1米72是吧,符合我的要求,我1米57”,她问到。

  我笑着点头。

  “还有其他什么要求吗?”我问。

  “要有稳定的工作”。她认真的说。

  “还有,要对我好。”她补充。

  “ 还有,要知道挣钱养家”。

  “。。。”。

  她说了很多,大概十多条。

  其实作为一个体制内的女教师,工作稳定体面,提出这些要求也很正常。

  当我拿这些要求跟自己比较的时候,我有点不知所措。毕业这些年来,我一直想方设法去追求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然而每每即将成功,却总是错失良机。混社会,关于自己的未来,本身就是不可预见的,也是不稳定的,或许你明天成功,后天就有可能被竞争对手打败。

  她突然开始朝桌边的垃圾篓呕吐,我倒杯水递过去。她告诉我她谈过3次恋爱,我开始单纯的听她大三以后到毕业这段时期的爱情故事。我像一只雨后刚出巢的小麻雀,什么都没有经历过,虽然她说的很多词汇我都没听懂,然而从她的言语中我能听出她对远在繁华都市前男友的不舍。

  

  结账,我开车送她回家。在途中,她告诉我说其实她想嫁一个政府公务员,就是那种有权利、工作稳定的机关单位人员。我只能说:政府公务员挺好。

  那天晚上,我在床上想着自己的过去那么简单,而别人的过去却那么复杂,久久不能入眠。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也许在明日黄昏,荷塘水畔,映着满池的花朵,你就会遇到你生命中的那个她。

月光

2015年1月写于安阳后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