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重返中国核武器研制的摇篮

原标题:重返中国核武器研制的摇篮

纪 念

中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50周年

1967年6月17日—2017年6月17日

谭树荣与老伴毛伟在北京“17号”工地

编者按

摇篮,一个多么温暖的词语,有一首歌里唱到:蓝天是摇篮,摇着星宝宝,白云轻轻飘,星宝宝睡着了。大海是摇篮,摇着鱼宝宝,浪花轻轻翻,鱼宝宝睡着了……一个多么温暖动人的画面。

今天我们讲述的是一个摇出了大国利器的大摇篮。在这里,你看不到一点的畏惧和退缩,但你可以看到一头东方巨狮的醒来!一个大国的崛起!一个民族的强盛!从此,中国在世界上的发声,不在被忽略!

一个步履蹒跚的前辈,给我们讲述的一个个惊心动魄的往事片段。这里面有前辈们的艰辛,临危不惧,打响了中国核武器研制第一炮!还可以看到他们学识如山,刻苦钻研;更有那不完善的防护措施,给核一代们带来的身体损伤......但他们研制出的核武器,让我们再面对霸权的时候,可以昂首挺胸的说:“不”!今天的和平,是他们用生命来维护的!我们不能够忘记。

这位老人,曾经与老伴去青海西海镇原子城纪念馆捐献文物;

这位老人,又与老伴去了曾经工作的地方:北京“17号”工地;

这位老人,1961年,经北医三院肝穿刺检查,确诊为职业病:三硝基甲苯中毒性肝炎。他是九所的第一个职业病患者。后来他在“17号”工地的同事,基本上都确诊为职业病。

常年职业病的痛苦折磨,使很多曾在核武器研制中的老人,孤独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在这里我们唯有祈祷核一代老人们身体健康!更呼吁有关部门关心和帮助这些核一代老人,让他们幸福的安度晚年生活。

重返中国核武器研制的摇篮

作者:原二二一厂二分厂工程师谭树荣

为了纪念中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50周年,我和老伴儿于2017年春意渐浓的三月,专程探访了五十七年前我曾经工作生活的地方——鲜为人知的北京"17号”工地,它坐落在燕山脚下、官厅水库之滨的工程兵试验场内。

2017年3月19日,晚辈陪护我们从湖北黄州乘坐高铁抵达北京。第二天马不停蹄,专程开车前往探访的目的地。汽车沿京张高速向八达岭疾驰,过居庸关时,风起雨急,山顶和深谷都笼罩在烟雾朦胧之中。

放眼望去,远处古长城沿着山脊逶迤,雨雾中似腾飞的巨龙在苍茫的天地中翻滚;山坡上一树树梨花雪片般跳跃在黛色中,呈现出"梨花带雨笑春风"的诗情画意。我们不断按动相机快门沉浸于车外的美景,汽车已经穿过了八达岭隧道,来到怀来县境内,这里距离张家口、云中草原不远了,窗外已经呈现出塞外风光。

汽车下了高速直奔东花园而去,时过境迁,昔日闭塞的乡村小镇,如今交通四通八达,已经辨认不出前往工程兵试验场的道路!几经停车打听未果,最后在镇邮政局工作人员的指点下,才尝试着驶上一条没有路标的道路。

汽车减速行驶在两排参天大树中间,依稀忆起50多年前,这是一条砂石乡间土路,北京212吉普和解放牌卡车开过,便是沙土飞扬,仿佛一条刚刚出水的黄龙,在车后追赶。土路两边是荒滩野草,树少人稀。而今,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条宽阔的沥青公路,路边接连不断的商铺饭店,一直将我们引向目的地。

工程兵***部队在原址不远处,再建了一个气派的新营区,但是原址仍有哨兵站岗保卫。当我们出示了有关证件、说明来意后,警卫部队连长和指导员热情帮助我们进行接洽,经过向上级层层请示批准后,陪同我们进入到了旧址院内,一边走一边帮助我们辨认和讲解营区的变化情况。

老营区的平房已经部分被拆除,保留下的也基本闲置。院内除了增加了一些训练设施装备,总体布局依旧是五十多年前的样子。最令人感怀的变化是道路两旁和旧营房前后的小树,几十年间已长成了参天白杨,有的树木由于经年自由生长,被时光雕琢成猛兽或战马的模样,雨雾中透出凛凛的悲壮。

在初春寒雨中,我们顾不上衣服和头发被雨水淋湿,急切地找到了当年北京第九研究所参试人员打地铺睡觉的会议室、陈能宽院士居住过的营房,以及我们与官兵共同就餐的食堂。小食堂被大树掩映在越下越大的雨幕中,由于道路难走,我们就站在路边深情地注视着它,久久不忍离去......

仿佛又看到了部队每天早上给官兵供应的一小碟盐水煮蚕豆,那时我们研究人员也能够每人分享到一小碟。当时正是三年自然灾荒国家困难时期,我们又都正值壮年,每人每月27斤粮食根本吃不饱肚子,每天早餐能排队领到一小碟水煮蚕豆就是我们最高兴的时刻。裴兆林工程师,有时候舍不得吃,留到晚上饿得睡不着觉时,才连皮慢慢咀嚼着吞咽下去。

由于会议室多年没有使用维护,门窗大开、垃圾满地,一张张蜘蛛网在墙角随风飘荡;零落着几张熟悉的桌椅,积满厚厚的尘土,破落孤寂。此情此景,一种悲怆的心情油然而生!要知道,这里曾经是一支核武器创业科研队伍工作、睡觉的地方!

恍惚间,仿佛又看见一个个充满激情的身影,每天晚上挑灯夜战,趴在各自的枕头上整理和记录各种数据。站在会议室的窗外,我想起当年用牛皮纸制作炸药浇注模具的纸筒,阳光下就晾晒在会议室的窗台上、屋檐下。

这栋不起眼的红色砖瓦平房,为中国早期核事业研制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阵阵寒风夹带着越下越大的冷雨打在脸上,我心绪起伏、唏嘘不已,久久不愿离去!

风还在刮,雨依旧下。在陈昶连长的引导下,我们继续驱车前往"17号”工地试验场地。汽车没有走东大门外、当年我们上下班的沙土路,而是从西边侧门驶出,沿着一条水泥路几分钟就到了"17号”工地哨所门前,经过连长的联系交涉,哨卡为我们敬礼放行,我们人车缓缓过了岗。

没走多远,拐上一道坡路,再经过一道铁丝网大门,当年用来烧蒸汽熔化炸药的锅炉房、炸药浇注工房、打炮用的掩体......依次呈现在眼前。

下车后没等站稳,我就急切地走上前去,这里就是让我深埋心底五十多年的、梦回无数次的地方——中国原子弹研制摇篮。烟雨中,空阔的场地上小草还没有返青,远处树木呈现水墨轮廓,当年的一些辅助设施已经荡然无存,保留下来的三个主要工号门窗紧锁,我们只能室外绕行一周,一边走一边回想着当年室内的场景。

炸药浇注工号叫"15号"工房,是我当年工作的工号。因为工房没有通排风设备,炸药蒸汽和有害粉尘严重超标,我与任洪斌同志就是在这种条件下,被北医三院诊断为职业病:三硝基甲苯中毒。在这里工作过的同志,后来大部分被诊断为该职业病。

此次回到工作故地,遗憾的是不能进入室内做更多的讲解和介绍,只能站在铁丝网外徘徊驻足。锅炉房外当年未使用完的煤炭,经过几十年的风吹雨打,仍然静静地躺在那里,周围只是增加了一些杂草和羊粪蛋。

蹒跚在各工号的房前屋后,衰草随风摇曳,当年的荒滩上长满了野山枣林。此刻,听不到昔日隆隆炮声,寂静中略显荒凉。一些鸟儿在干粗枝密的树上筑巢而栖,叽叽喳喳的鸣叫又给这寂寥平添了几分生机。

身后山跟前的干沟,是我们架帐篷浇注炸药的地方。有一天晚上,暴雨倾注而下将帐篷和未来得及抢出的工具冲走了。

此处沙滩,是当年放置大水缸洗澡的地方,用来冲洗浇铸完炸药后,身上的炸药粉尘。

爆轰掩体,是用高速转镜照相机,测试炸药爆速和爆轰波形的地方。核工业 部于1984年,在掩体的大门外墙,挂上一块简易的30cm×50cm大小金属镶框字牌——"爆轰试验场纪念碑",但是碑文中有关打响第一炮的时间和地点有误。

实际情况应该是:1960年4月28 日,现在九院【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CAEP)】的刘长禄同志,组织我和几位北京工业学院毕业的学生,用我从黑龙江123厂托运回北京的唯一的一个TNT药柱,以"道特里氏"测爆速法(注:"道特里氏法"只需要一个药柱、一根导爆索、一块铅板,就可以测试炸药的爆速),打响了中国核武器研制第一炮。当年托运第一炮药柱的专用药箱,我一直完好地保存着,几经搬迁都未舍得丢弃。

因为当年打响第一炮的爆轰试验场地,各工号正在紧张施工,实际我们是在工程兵大院与"17号"工地之间的路边打响了核武器试验的第一炮。安全地完成试验后,人人精神振奋、各各激动万分,原先一直忐忑不安的心绪终于迎来了曙光。刘长禄同志起草电稿,由驻军将电文发往二机部,作为1960年"五一"劳动节的献礼。此电文应该有档案可查。

在这些工号所处的荒凉艰苦沙滩上,第九研究所副所长王淦昌,常来这里检查指导工作。为了抢时间、争速度,当时的所有工作都是自力更生、土法上马。配制低爆速炸药,需要Ba(NO3)2,它的结晶颗粒必须碾磨筛选。没有球磨机怎么办?记不清楚是谁的主意,将一瓶瓶的硝酸钡,倒在铜板上,我们每人手持一个玻璃瓶,围在桌子周围进行碾磨。

王淦昌所长看到后,惊诧又高兴地说:还是大家想出来了土办法!辛苦了同志们,我来试试。说完拿起筛面粉的萝筛,跟大家一起干起来......要知道,这些可都不是什么普通的家常琐事应对,是所有参试人员,为了尽快拿出中国核武器研制第一个爆轰试验结果,每天在拿性命与烈性炸药打着交道。

在探访"17号"故地参观过程中,想起许多往事,特别是与我们朝夕相处、共同战斗的老同志。除了试验部的刘长禄、陈长宜、张寿其、靳天其等同志外,还有七室负责药件加工的宋学义,负责药柱X光透视的薛林泉,负责炸药理化分析的杨光玉等同志,还有来试验场稍晚一些、但从住帐篷开始就是浇注组长的刘振东同志。

在浇注试验室一起摸爬滚打的有王自欣、葛德轩、邓炳林、王文广、顾昌耇、王华弟等同志。北京工学院60届毕业生李德晃、肖智忠、肖志和、李雪诗、刘淑芳、朱良宏等同志。还有最早到"17号"做筹备工作的刘发源、后勤保障的杨彦西,以及安排我们生活的基地领导王义和大校。大家在工作中密切配合,生活中互相关心,共同度过了那段艰辛伴着欢乐的历程。

在此谨向当年"17号"工地、为中国核武器研制作出无私奉献的所有同仁问好,祝大家长寿安康!

带着寒意的雨水,紧一阵慢一阵地被山风撩拨着,继续飘洒在我们的脸上、身上。在生活驻地和" 17号"工地,大约停留了近三个小时,中午十二点已过,连长诚恳地挽留我们一起在食堂用餐,实在不忍心再增添麻烦,就此向连长他们依依道别!

上车前,我撑着雨伞,向"17号"工地回望、默念着:再见啦"17号"!再见啦***部队!有生之年也许不能再来亲近你,但是会有更多的核事业继承人,前来探寻和发扬两弹精神!在返程车上,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用手机写下一首七言:

重返"17号"工地

别梦依稀东花园,基地惜别五十年。

庚子炮声隆隆响,核武婴儿一摇篮。

驻地工房依旧在,关窗锁门墙瓦残。

当年主人今何处,未见经传不图钱。

子陪孙伴雨无阻,官兵助我夙愿还。

倘若释家轮回转,愿将来世再奉献。

《梁子故事》微信号:hcjy0011

投稿邮箱:1453969120@qq.com

梁子手机:159 5607 0335

本期编辑:罗为民

微信群

《回忆二二一 • 相聚金银滩》

这里有故乡的声音

这里有故乡的味道

这里有故乡的温暖

群管理员:Z1958925

群管理员:LYF8246

群管理员:xhmg13897305579

本群青海省西海镇原子城接待处

西海镇刚察路26号楼1单元102室

联系人:张寿林先生

联系号码:13897305579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