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正文

出资1个亿,保护1%

原标题:出资1个亿,保护1%

▲联盟第一次研讨会

“我们希望现在的18家机构可以带动上百家、上千家机构参与公益型保护地的建设和管理。”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CEO张爽说,“未来3-5年,我们将拿出一个1个亿,和大家一同有效保护1%国土面积。”

▲研讨会现场

6月6日,社会公益型自然保护地联盟(后简称“联盟”)召开第一次研讨会。联盟发起机构、第一批接受桃花源基金会资助的18家公益机构以及其他自然保护支持者共60余人聚在北京,讨论公益保护地建设、管理的相关问题。

▲研讨会合影

建设保护地是生态保护最为有效的一种方式。目前,许许多多的国内外公益机构都在各自探索着如何建设和管理自然保护地,积累了很多经验,也取得了很多成绩。联盟的成立就是希望每一个机构都发挥自己的优势,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共同推动公益型保护地发展。

老河沟自然保护区景色

公益型保护地在中国的首次出现可以追溯到2006年,四川余家山保护区在保护国际基金会(CI)等机构的支持之下成为第一个公办民助的保护区。2009年起,大自然保护协会(TNC)在四川倡导创建土地信托模式保护地,2011年四川桃花源生态基金会在TNC的技术支持之下,把老河沟林场建成了自然保护区。

关坝自然保护小区红外相机拍到的熊猫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美境自然、全球环境研究所(GEI)、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则一直在探索通过协议保护等方式建立自然保护小区和社区保护地,并在四川、广西、青海、西藏积攒了宝贵的经验。今天,这些机构所建设的公益保护地在生态保护、经济、社会、文化等方面取得了成绩,部分保护地实现了资金可持续,保护地周边的社区也从生态保护当中尝到了甜头。

八月林自然保护区的绿茶

各个机构逐步探索出了一套公益保护地的发展经验。这些成功示范,让大家更加确信建立保护地的有效性。联盟的目标是希望建设更多公益保护地,这离不开更多公益机构的共同努力。因此,桃花源基金会希望从资金、经验、资源等方面,为公益机构提供支持,资助各种类型的公益保护地建设。社区保护地、保护小区、协议保护……任何有效的公益保护地模式,我们都希望能够助力支持。

▲保护地策略

公益保护地的发展离不开法律和政策的保障。桃花源基金会也在努力推动把公益保护地纳入国家认可的保护地体系中,在国家层面或者地方层面推动民间参与保护的政策激励机制。

为了扩大支持群体,吸引更多人参与保护,我们在城市中建立自然中心,让更多的城市人群亲近自然、了解自然、体验自然,最终转化为保护自然的行动。

已建成和拟建的公益保护地

在桃花源基金会首批支持的18家机构中,荒野新疆监测着30多只雪豹,下一步他们希望这片土地建成保护区;猫盟的团队在山西的一片林场保护金钱豹,下一步他们希望把这片林场建成保护区,用生态补偿解决当地的人兽冲突问题;护鸟人付建国借款承包下大庆一片湿地,保护丹顶鹤,下一步他希望用类似的方法保护另一种珍稀鸟类——大鸨。在联盟发起机构、在地保护机构的支持下,未来的公益保护地将越来越多。

▲分组讨论

经过一整天的研讨,原来不够清晰的保护策略明朗起来,原来单一的物种观察项目有了落地成为保护区的可能,原来悬而未决的问题有了解决的方向……

▲机构汇报

未来,联盟机构的队伍还将不断壮大,大家共同学习、不断完善保护地工具,18个火种足以燎原,保护1%国土面积的目标并不遥远。

王德智讲保护地设计思路

此外,桃花源基金会还在此次研讨会上发布了严格保护地操作指南和老河沟案例(草案),供大家参考。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