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横断山新主植物园的生死转机

原标题:横断山新主植物园的生死转机

/《中国周刊》特约记者王郢摄影/《中国周刊》杨剑坤、杨春军

这座山背后能看到一角的就是新主村,村后云岭东麓那片原始森林,就是新主植物园。阿拉善SEE西南项目中心的团队为了帮助指导村民养殖蜜蜂,龙勇诚、匡海鸥、范中玉和萧今考察过鲁甸乡。4 4 日再次考察,从玉龙县鲁甸乡出发,盘山而上经过海拔接近2800 米的垭口,萧今看着熟悉的景象,兴奋起来。眺望群山如画,层峦叠嶂,已是高地疏朗气象。

新主植物园位于云南省丽江市玉龙县鲁甸乡新主村,这里属老君山山系,海拔从2350 米上升到3850 米,有适宜各种植物生长的自然环境。在不到10平方公里的地域里,汇聚了2000多种植物种类,植物学家称其为植物避难所天然植物园

全世界的植物学家大约都听说过横断山新主植物园世界铁杉树王。树高约37米,胸径达3.7米,胸围11.7 米,树冠覆盖面积约100平方米,有植物学家认定这棵铁杉树的树龄已逾3500年。

中国植物学家对新主植物园的考察最早是在1942 年前后。

1940 年庐山植物所丽江工作站的一个专家,发现20 多年前一位英国女植物学家考察了鲁甸新主村后的一段笔记:一棵云南铁杉树,直径3.724 米,覆盖面积100 多平方米,树龄5000 年。丽江站向昆明植物所主任蔡希陶报告了这一发现,蔡希陶请丽江站的同事前往新主村考察。考察的结果硕果累累,比如,丽江站站长秦仁昌将水龙骨分为30 多科200 个属,成为国际性新的秦仁昌系统,创新了国际上蕨类植物经典的分类体系。

后来,文革前,吴征镒院士的第一位研究生周铉和他的同事在做横断山植物科考时偶然又发现了新主,如同发现横断山植物新大陆,他将新主视为滇西北植物多样性的代表。可惜文革十年,进一步的考察工作停滞下来。

文革后,昆明植物所的周铉、吕正伟、陶德定3个植物学家在19854月再次带着几位研究生组成横断山植物考察团,对横断山周边进行了摸底式的植物普查。当时他们就提交调研报告,并建议在新主建立横断山天然植物园的计划,作为植物活性基地和植物科研基地。可惜在20世纪80年代,滇西北支持长江中下游建设,同时形成了保产到户农村责任制,几乎在全区域内砍伐森林,包括珍稀红豆杉等树种,这一带也都难以幸免。

1999年昆明世博会前,云南省委书记带团去欧洲访问。一位著名的法国植物学家提到了新主植物园内世界铁杉树王和这片原始森林的重要性。书记回国后责成丽江地区林业局邀请植物学家进行科学考察。经过科学家的认定,这棵古老的铁杉树树龄应在3500年左右,而且当时在这棵罕见的铁杉树的周围还长着上百棵铁杉树。植物学家给国家林业部提交报告,建议在新主建立古树群落保护区。

2003~2005年,云南省农业科学院高山经济植物研究所对新主植物园内大型真菌菌类多样性进行了较为系统的调查,发现这个区域分布有种子植物79167280余种,国家珍稀一类保护植物10余种。大型真菌2233998217种。植物园内杜鹃有530种。园区内广泛分布云南松林、常绿落叶混交林、箭竹林及冷杉杜鹃林。这里有株高仅2厘米的微型木本植物徽金腰,还有质轻纹细耐久的槛木,以及可以提取抗癌药物紫杉醇的红豆杉。毛茛、蔷薇、杜鹃、百合、延龄、木兰等植物类群繁多。

在这份调研报告上,专家就给出相关建议:植被受到破坏,当地居民对菌群重采摘、轻保护,当地政府应用法律保护生物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加强对各类野生食用菌保护,注重植物、林木种群结构。建议对各类野生菌有计划合理采集,统一收购精细加工,开放旅游产业。

然而,直到20174月,所有的建议并没有见到成果。留在我们面前的是一片伤痕累累的山林。站立在科学家早年立下的横断山新主植物园石碑前,有一瞬间我们甚至怀疑走错了地方,从新主村到植物园入口处的两侧,已经被一家公司种上了大片的中药材。被砍伐的树木横七竖八地躺在我们面前,山梁因为失去植被而被山洪冲出千沟万壑。森林中央由下至上已经形成大片沟壑纵横的荒地:高大杜鹃树的根部半裸在外;一堆堆盗砍的珍稀树木来不及运走,被随意丢弃在山坡上;两边粗粗的大树杜鹃有的还留有新鲜的砍痕。

难道这里就是以丰富的种质资源和杜鹃花海闻名的新主植物园吗?

二十年前我来过植物园,那时候树木茂盛得连下脚处都没有。十年前第二次来时漫山遍野开满杜鹃花,当时已经看见有些大树被砍了。这次再来,我都不敢相信这片原来那么漂亮的森林怎么变成这样了。从鲁甸乡给我们带路的当地人老杨也连连叹息,他去世的父亲曾是周铉等老师的科考助理。

新主植物园园内岗峦起伏,曾经碧潭幽深,溪涧纵横,水土丰润,有适宜于各种植物生长的自然环境。但眼前的植物园内,伤痕累累,一道道伤疤在无声地控诉着人类的贪婪和无知。

SEE西南项目中心考察后发现新主植物园面临四大危机:第一,随意砍伐,毫无管理机制;第二,随意开垦,企业进驻,机械化作业,没有制约,破坏性更大更快;第三,无序砍伐和开垦造成严重的水土流失,长此以往,土地荒漠化,村庄水源也会丧失,最终无法生存;第四,随意采挖野生中药材,导致生物多样性丧失,最终失去作为植物园的保护价值。

长成一棵大树至少需要30年的时间,但砍伐一棵古树却要不了10分钟。看着杜鹃花尚鲜艳盛开、森林依然浓绿的山林,让人感到无比痛心。

站在原地感叹是毫无意义的,必须立刻行动起来!

SEE西南项目中心考察小组第一时间将发现的严重情况向有关部门和领导汇报,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45日下午,玉龙县委副书记、鲁甸乡党委书记、SEE西南项目中心成员和当地的有识之士坐下来,共同探讨新主植物园的未来。会上,萧今说:中国的原始森林只剩约1577万公顷,约占森林面积的7.6%,占中国土地面积的1.6%了。西藏431万公顷、云南190万公顷、四川163万公顷、老君山大约只有2000~2200平方公里⋯⋯新主植物园再继续砍伐就要变成黄土高原了。

新主村共有村民913户人口3935人,靠山吃山,如何解决好保护和上千村民生活的冲突?

村民们反映:1988年滇西北滥砍事件后,毁林一发不可收拾。林业部门虽然专门设置了巡护岗位,但只是在出乡路口偶尔堵卡。烤烟也是政府支持的龙头产业,大部分村民因此脱贫。山上的树木作为烤烟业的燃料被长期砍伐,经济价值高的树木拿去卖了,其他树木被当作柴火烧掉。虽然这几年管控严格,砍伐少了,但是作为燃料的砍伐行为仍在继续,耐烧的栎树几乎被砍完了,杜鹃花树就遭殃了。是否继续种植烤烟这个问题很尖锐,药材市场价格波动很大,烤烟的价格相对稳定一些。村民在反思了自己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家园,看到森林被砍很痛心。新主村的小学教师们建议在学校开展保护自然的教育,村民也提出,护林员要做巡护。在热烈的讨论中,护林员们也在自我反思,认真落实日常的森林巡护制度。

SEE西南项目中心建议新主村民,要健全村志愿巡护队,村民要签订保护植物园、不得随砍伐森林的乡约。SEE提供一部分经费、技术作为恢复森林和巡护队员的奖励措施,优先安排给巡护队员家庭。巡护队可以与生态产品和旅游合作社相结合,既是巡护队员,又是养蜂合作社社员,互帮互助,可持续利用当地的自然资源。村民们提议,请阿拉善SEE与烟草企业联系,督促他们履行社会责任,帮助村民以煤代柴,尽可能避免砍伐树木用于烤制烟叶,或者由巡护队出具未砍伐薪柴的绿色证明,企业才能收购烤烟,这样从源头上控制砍伐。

磋商后,鲁甸乡党委连夜开会研究决定举报奖励制度,强化巡护队的管护法律力量:查获一起盗砍乱伐森林的行为,提供有效线索并被职能部门查获了当事人的群众奖励1000元;当面制止并通知职能部门到场查获的群众奖励5000元(举报人均有保密制度保护)。乡里村里也对成立巡护队招募的人员进行了情况摸底,除了传统的巡山堵卡以外,还准备建立一些观测站、值班房。

乡党委书记余永康表示将设立专门的护林人员来监管乱砍盗伐问题,同时发动全民参战,发动一场保护生态的人民战争。政府也将扶持系列产业替代项目,比如烤烟种植以及蜜蜂养殖和中草药种植,让百姓有尊严、可持续性地致富。乡党委政府、村民与SEE西南项目中心都一致建议成立一个新主植物园保护的多方参与的委员会,并且有植物学家参加,为落地的保护作出制度和管理规章制度。

SEE西南项目中心与村民讨论后共同建议,要保护好横断山新主植物园:第一,须解决替代燃料,政府、村民、在地受益企业、公益组织共同来整合资源,拿出方案,提倡使用节能柴灶,减少柴火使用量,山上只能有计划地少量利用树枝和枯木,使用太阳能和学习沼气利用成功户的经验,作为燃料替代的一个方式;第二,加快推进已经开始的替代产业,包括中蜂养殖和林下名贵中草药材仿自然生态种植,引导销售企业对接新主村民,增加药材的销路;第三,组织村民制定保护家园公约,互相制约,互相监督;第四,强化民族传统文化价值复兴,通过纳西东巴在村民中倡导敬畏自然神,与自然和谐共处;第五,开展美丽乡村建设,整治村容村貌,有条件的农户先开展乡村旅游,分解劳动力,销售生态农产品,增加收入。

磋商后,SEE西南项目中心将邀请中科院丽江高山植物研究所的许琨所长前来考察研究如何恢复种植;再拉帮助SEE诺亚方舟筹集资金的SEE华东中心的企业家来支持。阿拉善SEE提议每年资助8万元,每户每年再捐100元用于植物园保护的开支。49日,SEE西南项目中心用于植物园保护的先期4万元资金就已经筹措到位。

顾问萧今将考察拍摄到的图片发到鲁甸乡植物保护微信群里。第二天,新主村村民杨春军就扛着铁锹上山,把几棵一半根部裸露在外、摇摇欲坠的大树杜鹃用石头围起来,培上新土。他的父亲曾是周弦老师他们考察新主植物园的助手,受到周老师的影响,他们一家都是森林和植物的爱好者。

玉龙县政府对SEE西南项目中心设立的诺亚方舟中国西南山地生物多样性保护科学性生态环保理念非常认同,2017年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在九河乡、龙蟠乡、塔城乡、鲁甸乡、黎明乡进行四次养蜂和濒危中草药的培训,第一期已经完成对400户村民的培训。乡党委和政府表示,积极配合养蜂和种植草药的培训项目,做好生计替代。

在公益组织与政府的友好合作,初衷和目标都是要在保护定居地生态环境的基础上,让当地原住居民找到致富之路。面对新主植物园的生态问题,阿拉善SEE依靠本土企业家资源和科学家的技术实力,打算专项筹款,为新主植物园保护和生态产业增加培训和市场开拓,让村民得到实际利益的同时,保护生态环境,为可持续发展打下基础。

公益机构携手企业家、科学家参与,政府牵头制定规章制度,召集群众讨论和实施具体保护方案。村民参与、当地政府支持和加强执法、采用生态产业替代、倡导当地东巴文化,为解决新主植物园的生态危机带来了希望。

鲁甸乡党委书记余永康告诉记者:伴随基础设施的提升,特别是新主道路环线的建设,小河口至维西二级路的打通,结合乡村绿色旅游的兴起,将来鲁甸会走上一条保护生态、依靠生态的绿色发展道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