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部分农村孩子在城市中成长时因贫困自卑 高考是改变他们命运最好的路

原标题:部分农村孩子在城市中成长时因贫困自卑 高考是改变他们命运最好的路

  复读两年只因一份执念

  高考是改变农村孩子命运最好的路

  进入新世纪,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经济开始与世界接轨,物质的极大丰富体现在城市生活的方方面面:信息化开始进驻千家万户,经济目标早已从万元户转变为小康。

  高考仍是万千孩子超越自我、实现价值的最好途径,同时,全球化和信息化的飞速发展,让一些城市孩子选择了出国,避开高考。但是,当我们把目光投向层层大山,投向乡间小村,知识改变命运的信念,仍然深深扎根在农村孩子的内心,因为这或许是他们走向全新人生的唯一通道。

  2007年,中国高考人数首次突破千万人次大关。重庆,这座中国占地面积最大的城市,贡献了17.73万考生。周水尧就这十七万分之一,如今在广州某检察院做检察官的他,经历了2005、2006、2007年的三次高考,实现了从专科、二本到重本的飞跃。

  从重庆远郊乡村走到广州的周水尧,回忆起他那被其他同学称作“神经病”的复读经历,湿了眼眶。他说,农村孩子成功的路或许不止一条,但对于他来说,是高考拯救了他的人生。

  

  好友拉着他复读,点燃最初对大学的向往

  垫江县位于重庆东北部,距离重庆主城九区120公里,在垫江南部距县城37公里的地方,有个人口2万的小镇——鹤游镇。垫江二中是这个镇上最好的中学。十年前,这座中学的高三共有四个班,不到四百人的应届生和复读生里,能考上重本的,不超过三人。

  2005年,周水尧以垫江二中高三生的身份参加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高考。他犹记得,高一进班时,他的成绩是班上第十一名。在一个有八十多人的班级里,周水尧认为自己成绩不错,能排上前列。

  “应届(2005年)那年我的分数只能考专科,出结果时我没什么感觉,当时觉得考得上就上,考不上就不上。”

  周水尧在班上有两个好朋友,三人都是班里的佼佼者,但在重庆市的高考大军里,2005年的他们成了“炮灰”。两个好友不甘心,拉着周水尧复读,在这样的拉力下,他想起了已经有些模糊的早年记忆。“初一时我的班主任是个很高很帅的体育老师,他把大学描述得像天堂一样,好像不读大学人生都不完整。”

  2005年的夏天,周水尧对大学的向往再一次被点燃,一直在外打工养家的父母没有犹豫,把他送到了临近的涪陵区第五中学复读。

  “我能上本科为什么要读专科?”

  来到涪陵,五光十色的城市生活一度让周水尧迷失了自己,好在他还记得自己的目标,很快调整了过来。两个好友留在垫江二中复读,周水尧独自一人在涪陵奋斗着。他忆起在垫江的三年,深感彼时眼界的狭窄:“我看到的世界很小,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水平。到了涪陵,我想考好的意愿更迫切了。”

  复读的日子和高三一样枯燥,日复一日的背书、做题、考试,但压力却成倍地增加。周水尧说,那一年,他和同学接触得不多,一些愿意好好学习的同学也没有心思和精力去交朋友。2006年的高考,周水尧的成绩比第一年提升了近180分,但离重本线,还是差了十几分。

  周水尧对专业没什么概念,尤其是文科,他更觉得选择面狭窄。“我家那边当时没什么广告公司,我就想着读个广告专业,毕业了回去开广告公司也好。”

  周水尧填报了四川农业大学的广告专业,但命运的大手又一次将他推上了复读的道路:他落榜了,被调剂到一年学费需要两三万元的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某专科专业。“我家里是打工的,这个学费怎么承受得起?何况,我是能上本科的,为什么要去读专科?”

  

  自己找到招考老师请求复读

  另一边,两个好友的高考成绩也不符合心中理想。2006年公布录取结果后的那个夏日,三个孩子走在垫江二中旁的小街上,四顾茫然。他们花了几块钱,走进网吧,本想上网打游戏麻痹自己,但每个人都心事重重玩不尽兴。“我们几个一合计,不行,还是要找个地方读。我们都要考上心仪的重本。”

  周水尧说,在其他同学的眼里,他们三个早已是沉迷复读的“神经病”。考上重本,成了周水尧和好友的执念。

  他回忆,十一二岁时,他已经开始下地干活,村里许多年轻人外出打工,周水尧父母把人家空出来的田地拿来种。早上五点,他就起床割麦子,晚上11点还在打着电筒干活。“一天夜里,我割完麦子累得在路边睡着了,从那之后,我就发誓,再也不要做这些。”

  长大后的周水尧,不再做体力活,却要承受同村人的流言蜚语。他考了两次都没考上,已经成了大家议论的谈资,连辛苦供养他的爸妈也抬不起头。“那年夏天,我到他们打工的地方去,工友们都是一个村里的,他们问我高考成绩怎样,那眼神里都是鄙视。”周水尧知道,要脱离这一切,他只有高考这条路了。

  2006年夏天,周水尧和好友自己找上了门。

  内向的周水尧竟成了领头的那一个。他们来到涪陵实验中学,找到一位姓王的招考老师。“我说,我想来这里读书,我能给老师介绍比我成绩还好的同学,我们都有希望考上重本,但我们家里条件差,老师您能不能帮忙减免学费。”

  在王老师的帮助下,三个孩子免去了学杂费,住宿进了学校。“有个朋友工作后还回去请王老师吃饭,但我很久没和王老师联系了。”说到这里,周水尧声音低了下去,他抬起手,摸了摸眼睛。

  

  “对于我来说,高考是最好的出路”

  一年又一年的复读,周水尧轻车熟路,就连找考场,都像回家一样熟悉。2007年7月7日,他和两个好友走进了本校的考场。经过又一年的复读,周水尧认为自己很有希望上重本,执念中的希望越来越大。“但如果这一次还没考上,我也不能再继续读了。”

  三个好朋友,在2007年终于都考上了重本,周水尧进入西南政法大学法律专业就读。毕业后他来到广州找朋友玩,偶然参加了某区检察院的考试,此后,便留在了广州,如今已成为该院的二级检察官。

  回望自己第一次参加高考的2005年,他说,其实当时有20%左右的同学都复读了,但像他们几个这样坚持不懈的,几乎没有。“他们都叫我们 神经病 ,可我们还能怎么选择?我们就是死脑筋,不会做生意,没有商业头脑。我们想离开眼界狭窄的家乡,离开只以金钱论成败的地方,离开流言蜚语压死人的农村,高考是我最好的出路,也是很多农村小孩最大的出路。”

  2007年,在高考恢复三十周年时,它已成功改变了千万中国孩子的命运。当我们探寻这场考试对中国的意义时,在那些不为人知的小小村落里,摇曳灯光下苦读的身影,或许是对它最好的注释。

  

  城市孩子和农村孩子的差别

  中国社会的格局主要是由两部分组成:城市和农村,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期,农村的特色很明显,城市发展缓慢;但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几年来,城市的发展迅猛而疯狂,城市的地盘急速扩张,高楼大厦林立,到处呈现出现代文明的气息。

  农村大批的民众也纷纷挤向城市,这就使得本来就没有什么发展的农村更加落后,使得城乡的差别越来越大,由于这个差别导致了农村孩子和城市孩子的差别也就越来越明显。那么城市的孩子和农村的孩子的差别表现在那些方面呢?

  

  一、生活环境的差别。

  城市: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灯火璀璨、集时尚、休闲、娱乐、旅游为一体,充满了现代文明的气息。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的孩子见多识广,思想活跃,适应能力较强,成长较快。

  农村:土坯木屋、交通不便、黑灯瞎火、集落后、自私、荒谬、野蛮为一体,充满了原始落后的瘴气。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的孩子一般都显得麻木、愚昧,思想不开化,如果没有很好的后天教育,他们的发展就会受到很大的限制,这对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是非常不利的。

  

  二、教育环境的差别。

  城市学校:有高大的教学楼、科技楼,有些学校还有体育馆,有宽敞明亮的教室,有设施设备齐全的实验室,有空调、暖气,有多媒体教室,有现代化的远程教育网络,有各种图书资料和阅览室;有宽大的体育场地。还有专业的教师任教,有特长的教师辅导。在这样的学校里读书的孩子条件是何等的优越。

  农村学校:教室里只有简单的桌凳,夏天,汗流浃背,冬天,瑟瑟发抖;除了一张黑板、一本书外,没有其他的设备,教师教学主要就是讲和灌,更没有什么图书资料供学生们学习参考,有些学生上学要走几十里的山路,如遇大雨大雪,学生干脆就不到学校。而且,在一些偏远的学校,专业教师缺少,一个教师要承担好几门的课程。在这样的学校里读书的孩子条件是何等的艰难。

  

  三、经济条件的差别。

  城市:多数孩子的家庭经济条件较好,孩子常常有花不完的零花钱,能够参加各种聚会与活动,生日、节日都要请客吃饭,他们有各种不同的玩具,可以进出游戏厅、网吧,可以大把大把地花钱,可以追求时尚,穿名牌,玩酷。

  农村:多数孩子没有什么零花钱,有时还饿着肚子上学,生日、节日和平常一样过,没有什么差别,一年四季能够有饭吃、有衣穿就很不错了,从不指望什么名牌,高档,更没有什么玩具可玩。虽然现在这些现象有所改变,但与城市相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四、家庭教育上的差别。

  城市:多数家庭注重孩子的各种教育,在孩子很小的时候除了要接受学校的教育外,还要接受许多额外的教育,参加各种辅导班,使得许多孩子感到疲惫,感到很累,他们没有多少自由和快乐。

  农村:多数家庭忙于生计,不太注重孩子的教育问题,除了能够上下学以外,其余的时间多数由孩子自己安排,农忙时就帮助家里干农活,农闲时他们可以到处玩耍,他们不像城里的孩子要被关在房子里接受什么技能教育,双休日,寒暑假是他们最快乐自由的时候。

  关注农村娃成长:部分孩子在城市中因贫困自卑

  农村孩子渴望走出农村、扎根城市,但途径不一定是读书

  巩育华(以下简称“巩”):在与农村孩子的接触中,感受最深的是什么?

  王伟健(以下简称“王”):我感受最深的是农村孩子的聪明、腼腆,但他们大多见识少,自信不够,与陌生人一说话就脸红。

  张文(以下简称“张”):好奇心很强,看你打开笔记本电脑、用手机拍照,他们都会凑过来看,很兴奋。

  黄晓慧(以下简称“黄”):我觉得,现在很多农村孩子不像前辈那样对读书、上大学充满憧憬,他们非常渴望走出农村、扎根城市,但途径不一定是读书。相比于城市孩子,他们更早走向社会。

  赵婀娜(以下简称“赵”):他们看起来十分独立要强,但内心却极其敏感、脆弱,往往很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生怕别人不喜欢自己、冷落自己。

  巩:农村孩子普遍感到的压力、困难有哪些?

  赵:最为显性的是经济压力。许多农村孩子家里经济条件差,即便国家的奖助贷政策解除了他们求学的后顾之忧,但他们在与同龄城市孩子的交往中往往因贫困而深深自卑。

  采访中有农村大学生说,“同宿舍同学动辄名牌加身,用的化妆品、电子产品,我见都没见过。每每同学们出去聚餐,我能躲即躲,怕付不起餐费,久而久之有同学说我不合群。”

  

  王:如何融入城市生活也是一大难题。一些本地家长担心外来务工人员的孩子“带坏了”自家孩子,要求尽量不分在一个班级,类似歧视很常见。很多随迁子女感觉自己尽管生长在城市,但一直被另眼看待,很难找到认同感和归属感。

  巩:农村孩子的朋友圈什么样?

  黄:他们朋友大多是背景相似的农村孩子,课余上网、打游戏、聚会玩乐。有些结交了不良朋友,赌博酗酒,甚至沾染毒品。他们中的一部分不像父辈那样吃苦耐劳,而会嫌脏喊累,对生活境况并不满意,但又不知道如何改变,往往茫然无措。

  赵:采访中我们发现,相当多的农村生源习惯于同家境与成长经历相仿的同学接触,抱团取暖。他们偏好加入高校资助中心开办的、以贫困学生为主的社团,因为在这里他们不会感到落差。

  

  随着人口不断流向城镇,农村教育的萎缩还将加剧

  巩:农村教育质量差主要有哪些原因?

  赵:基础设施已经不是最大的问题。多年来,随着标准化校舍的建设,信息化工程的推进等,县及县城以上的多数学校在基础设施方面差别不大。相对较差的是县以下的农村小学和教学点。

  目前,差别最大的还是教育理念以及师资力量。尽管国家推行了免费师范生政策和针对教师培训的“国培计划”,但大学生最多只能到县一级学校。因此在大多数村小,教师年纪大、一人教授多门课程,专科教师缺乏等现象普遍存在。

  王:农村孩子家庭不够富裕,无法给孩子提供学校教育以外的教育。很多地方在推行教师流动、教育资源均衡化,但这种候鸟式的方法作用有限。与城市相比,一个县域的优质教育资源本身就不足,很难真正改变城乡教育差距大的问题。

  黄:管理经费少、家长不重视也是重要原因。中小学的管理经费、师资配备等教育资源通常按人口比例分配,在只有1万多常住人口的乡镇、在校生仅几百人的袖珍中学,能分得的资源肯定无法与城市中学相提并论。随着人口不断流向城镇,农村教育的萎缩还将继续加剧。

  

  巩:当下人口流动加剧对农村孩子教育有何影响?

  赵:教育的构成包括3个部分,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与社会教育,但随迁子女和留守儿童往往缺乏完善的家庭教育。此外,由于目前异地高考等政策的限制,许多孩子需要在高中阶段从大城市转回家乡参加高考,新的环境、新的教学理念,以及不同省份命题思路不同,也使得学生在心理与实际学习中面临重新适应的挑战。

  张:人口流动加剧是社会发展的必然,异地高考是对随迁子女的人性化考虑。目前,全国各地都有了异地高考的时间表,很多大城市也已经开始探索,相信会越来越好。但随迁子女大多只能在打工地二三流学校就读,缺乏高质量教育,仍是大问题。

  黄:与其总在异地高考问题上绕圈,不如加大对河南、四川等农民工输出大省的高校扶持力度,提高它们的高考录取比例,使得随迁子女即便回到原籍高考,也能考上好学校。

  

  巩:农村孩子的眼界、知识面与城市孩子差距有多大?高考改革引入素质教育考评,对农村孩子有何影响?

  王:农村孩子的眼界一般来说逊于城市学生,但随着信息化普及以城乡一体化进程,这种情况正在得到改善。艺术教育方面的差距比较大,因为艺术需要熏陶,也需要培养,农村学生缺少环境和条件。

  黄:如果农村基础教育不改善,在高考引入对素质教育的考察后,农村学生会更吃亏,更难进入好大学。乡村的社会结构已经改变,农村孩子既无法体验过去乡村的自然淳朴,也难以融入城市的现代化生活,可谓进退两难。

  农村孩子“成长的随意性”,让他们对未来感到茫然,缺少努力的动力

  巩:在人生规划上,农村孩子有何局限?

  王:由于农村孩子父母的文化水平不高、眼界不够等,很难给孩子提供好的人生规划建议。大多数父母的要求只是上大学,至于上什么大学、学什么专业,将来从事什么工作,他们无法想象。

  张:相当部分农村孩子缺少人生指导,“成长的随意性”使他们缺少努力的动力。

  黄:相比城市孩子,农村孩子首先想到的是学一门手艺,养活自己,但哪门手艺能养活自己,他们却不是很清楚。

  赵:农村大学生在规划未来时往往受到视野与人脉的限制,非常犹疑、困顿,不敢大胆尝试。留在大城市压力大,回到家乡是否会令父老乡亲失望?这几乎是每一个农村孩子毕业时的纠结。

  

  巩:您觉得,如何打开农村孩子上升的通道?

  赵:首要任务便是在基础教育阶段实现均衡,不仅是硬件上的均衡,还有软件的均衡;不仅关注地区之间的均衡,还要关注学生个体的差异;尤其是素质教育的开展、心理健康的及时干预。此外,不要仅仅将政策倾斜全部集中到高考这一环,仅凭高校的力量弥补基础教育的不均衡,效果未必尽如人意。

  王:农村孩子的上升通道应该更多元。上大学并不是唯一的上升通道,在各自领域兢兢业业地工作,也会有精彩人生。全社会不仅要尊重知识,也要尊重劳动。

  巩:农村孩子最需要哪些帮助?

  王:留守儿童最缺完整的家庭生活,父母陪伴在身边、家庭温暖,对孩子来说尤为重要。

  黄:农村孩子最欠缺的是均等的受教育机会、公平的教育资源配置,“末端补偿”不如“源头扶持”。城镇化的进程加速,教育资源随着人口迁徙而转移,教育资源除了向农村倾斜,是否还应考虑向城市里的农村孩子倾斜?改善农民工子弟学校的办学条件,让他们也能分到一点城市教育的优质资源。提高职业院校的办学质量,提高农村孩子的劳动技能、文化水平,让他们的就业渠道更宽广。

  赵:经济上的困难是可以改善与弥补的,但是,心理上的脆弱与创伤,往往是隐性的,而且不容易短期内修复,需要引起重视。

  关注拔萝卜people公众号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