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Stanley Wong(又一山人):何谓创意,为何创作

原标题:Stanley Wong(又一山人):何谓创意,为何创作

3月6日,以“设计连接世界”为主题,由蚂蚁雄兵、德稻传媒主办,大沥总商会、南方日报社联合主办的的第26届IOD(全称:Ideas on Design)国际设计大会首次走出澳洲进入中国,在佛山南海区正式举行。20位国际顶尖的设计大师同时汇集在南海大沥,他们将在这里,与2000名海内外的企业家、设计师展开思想碰撞,共同探索中国智造链接全球跨界创新资源的路径。

Designboom设计邦作为合作媒体对本次活动进行了全程报道。下面是著名设计师及当代艺术家Stanley Wong(又一山人)的演讲《何谓创意,为何创作》。

我在这个行业已经36年了,你们只要看看我的脸就知道了,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旅程,首先我给大家做一下介绍,在过去的36年当中我做了什么。从1980做平面设计开始,跟著名的导演工作过,为电影做海报,还有一些平面设计,然后在1989年的时候,我到了一个广告公司,然后做创意总监和艺术总监。非常幸运的是,我是香港第一批做创意行业的人,也在最具有创意的GWT公司任职。之后我获得了很多的奖项,当然,我也得到了高薪,所以我的生活非常地幸福。我有好的客户,钱和名声都有了,但是有一个转折点,也就是在1992年的时候,我42岁,成为我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我那时候做了一个梦,我不知道它是白日梦,还是说夜里面做的梦,就是我死的那一天,我可能躺在一家医院里面,我所有的朋友、亲戚围着我,然后去看我,跟我告别。这就是我的人生。

是的,我有了一个非常有创意的人生,所以这是关于什么的梦呢?难道是帮助他们卖更多的牛仔裤吗?帮助那些投资者去卖更多的楼吗?还是说帮助地铁公司获取更多的乘客。我那时候已经42岁了,我是非常激情地在广告公司工作,一直工作到老,到死,这就是我的一生吗?

在那一刻,我非常害怕,每天花很多额外的时间去加班工作,每天16小时——20小时都在广告公司工作,这就是我的人生,但是到最后就是这样了。当然,大家不要误解我,我并不是说,我不关心这个商业和客户,这个也是我的一个很大的目标。在那一天,我做出了一个决定,我依然会为客户做创意的工作,但是这不再是我的整个一生,我要设定一些个人的目标。到底我自己想要做什么?当时非常地困惑,我问自己,能不能同时做两件事情,于是,我为自己取了另外一个名字叫又一山人。

这个名字来源于中国清代时期非常著名的画,这幅画上的人物是又一山人,所以我按照它的名字给我自己起名叫又一山人,当然他并不是一个画家。我花了一年的时间去设想自己的目标是什么,想到我只有一个能力,就是做沟通,或者称视觉沟通。讲述一个故事,传递一种信息,这也是我最关注的事情。由于受周围环境的影响,我希望人们生活在和谐当中,这是我的一个目标,我希望为此做些事情。

我依然在广告公司工作,我还是做商业的工作,并没有辞职。因为我还并不知道从哪儿开始,怎么样开始。到了2001年,我开始去做一些个人的工作,它是类似艺术方面的工作。在大陆大家都知道,红白蓝是一种特征和符号,具有鲜明的特点。因为这样的一个红白蓝的围布在中国各处都会有,这个编织袋在中国到处可见,它非常结实抗用的。在建筑工地,或者是在旅行的时候,它是一个非常耐用和好用的东西。对于我个人来说,我觉得它正代表了60年和70年代的香港。在那时的香港,所有的人当时都是比较穷的,大家都是非常努力地去工作。希望能够赚钱更多,现在大陆这样的情况跟当时的香港非常相似。当然了1997年的时候香港回归中国,我们可能忘记了在旧时代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所以我现在去使用这种材料做一个象征的意义,就是象征着过去的香港。实际上没有人帮助我,这是我自己的一个工作,我自己做的这样的海报,或者说一个实验活动。我个人觉得,当时我们实际上是从非常负面的能量,或者是负面的情绪上去建造香港的,这就是我看待香港,我看待我们这个城市的一个方式。

比如说,当时邓小平说50年不动摇,然后在香港有很多不同的视角来看待这个问题。我们把红白蓝的表现方式从二维转变到室外的三维。在2002年的时候,我把它放在一个公交车站的外部空间,传达我们的未来和命运。之后,大家管我叫红白蓝先生,政府也希望给我一些空间,或者是一些博物馆的空间让我去做展示工作。我在一个三维的装置里,展示了一个家居的情况。但是这里面讲的并不是家的故事,也不是家具,是说香港作为一个大家庭是什么样子的。

政府和学校也有更多的设计师和人员用这种材料去做事情。我们也有一个文化的项目,关于图书节。此外,我也是作为一个艺术家去参加国际双年览,面对面的交流,有了这样一个交流的机会,我便做了一个茶话会,面对面的形式去讨论。我用了一些工业材料,我把它们同花瓶结合在一起。我们希望能够有一个中国古代文化的回音,或者是同中国古代文化的一个交流。

实际上在户外的一些广告牌上,也会邀请我用红白蓝做广告。实际上我一直都在使用这种材料,原本这种材料是在日本创造的,中国也有生产。我们在香港所用的这种材料,是来自于日本的,有一些是来自于中国大陆的。从2001年开始,我就在这个香港用红白蓝的材料做一些工作,现在可能已经有100多件作品了,在中国,在香港,在世界各地做展示。我也想讲一下这个设计的社会价值。

我刚才通过照片、设计,对于社会现象的一些设计带来了一些社会的价值。其他的方面,我也做了一些工作,体现设计的社会价值,并且考虑人的价值。另外,我还会做一些单独的设计,另外,我还会做一些装置。我还做过一个钟表,每一分钟会响一下,然后回到现在和当下。就是告诉我们,时间过得很快,你们必须要集中精力关注当下。另外一个装置叫做上帝的画,这个白板上什么也没有呀,在阳光下,树的影子投射在画布上成了一幅画。提醒我们要意识到周边环境的存在,尤其是对于香港人。香港人走得太快了,他们永远看不到周边的东西,意识不到周边的环境。最后,如果没有太阳的话,就不能有这样的展出,这个影子是随着时间的变化会有一些变化,假设这是我的个人世界,我把这个白板带到不同的城市.有一天有一个广告公司给我打电话,他说我们都喜欢你的白板的绘画这个装置。你能不能给我们生产出这样类似上帝的画的装置,拍成一个视频,关于公司宣传的呢?我说你的客户是谁,为什么要求这样的视频。他说这是加拿大的一个太阳金融保险公司,因为他们公司的名字叫做太阳,所以他对我的装置非常感兴趣,因为他看到我的装置和太阳直接相关,所以我帮他做了一个短篇视频,你可以看到太阳帮助我们做的画。

大家知道,在香港,还有深圳,如果要促销这样的一个商业,或者是购物中心的话,大家都知道,一般活动喜欢做的就是西方的生活方式,城市的生活方式,也会宣传它的活跃度,或者是这个城市的繁华。我作为品牌的顾问,我跟他们进行沟通,我们都在深圳享受的是物质生活的丰富,5到10年我们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我们的物质生活已经很丰富了。但是为什么还要在将来去推广这种物质生活的丰富呢?而是要改变一种方式,我们应该向前看一看,在这个物质生活丰富了以后,我们会追求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呢?我的想法就是,我们适应了这种物质生活以后,我们花了这么多钱,去买这些物质生活,物质生活不再会给我们带来兴奋了,大家会回到自己的内心去追求内在的价值。所以我一开始的时候,可能会觉得他们不接受我的这个想法,后来他们逐渐接受了我的想法,三年前推出的这种新的促销方式,能够促销一种生活方式,一种安静的生活方中。我们有一些电子的杂志,讨论文化,讨论内在的价值。并不是关注物质生活的方式,如果给我更多的时间,我可以告诉大家,我参与16年这样一个项目,它是一个香港本地的服装品牌,五年前我也帮助一个文化书店进行了促销。

能够直接地和人们对话,改变人们的行为,通过这个书店和衣服的品牌,能够改变人们生活的方式,最后我想给大家介绍国际金融中心,香港最大的奢侈品牌购物中心的促销。他们想让我们做一个品牌的推广活动,让我帮忙。这是去年他们邀请我帮忙。大家都知道,去年以及前面几年香港面临着很多的不确定性。主要是电子商务,以及我们的经济方面有很多的不确定性,还有政治社会方面有很多的不确定性。所以大家也不高兴,有很多的焦虑,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富有的人是这样,穷人也是这样,可能会更加糟糕。如果你要问我,或者是让大家去花更多钱,这是非常荒谬的,这是一个错误的信息。因为大家都希望让自己的生意继续发展。在IFC购物可能并不是他们最重要的事情,所以在香港这样一个阶段,不确定很多的这样一个阶段,我们是不是要鼓励大家到奢侈品点继续购买呢?我只是把它变成一种情绪。我们要考虑我们真正日常生活当中关注的这些想法,所以我的这个主题就是生命非常地美好。并不是说花钱就会使生命变得更加美好,比如说从美国回来,我们有这样一个感觉,生命非常地美好。这种心态是我想要传达的。我想这和大多数商场的促销主题是不太一样的。

我觉得我是生活在两个不同的生活当中,我是非常有效率的人。有的时候涉及到其他的一个项目,另外一个人,所以我把它叫做二人秀,在日本,我做了这个两人秀的展出,反映我的两个不同的状态。我做空间的设计,做衣服的设计,品牌的顾问是一个设计师,我把自己叫做现代艺术家。有人或者问我你是谁?对于我来说,我觉得我自己是一个教育家,三分之一的时间我会做很多的演讲,而且我的工作也涉及到一些社会项目,我觉得我自己是一个社会工作者,我会传达我的信仰,传达我的信息。如果这个信息是关于人的价值,或者是这些领域。虽然我并不是一个僧人,但是我觉得我是一个带着头发的传教士,另外我认为创意能够促进经济的发展,带来经济的价值。所以我是靠我的创意赚钱的。我对此毫不怀疑。

有人认为创意是涉及到文化方面的问题,我觉得这毫无问题,是一个正确的想法。另外我非常关注到,就是创意也是一种方式,能够连接人们,能够促进社会价值的发展。现在香港和中国大陆,当我刚刚在中国,在16年,17年前传达这些想法的时候,大家都不接受,但是现在我看到大家越来越接受这种想法了。另外创意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方式,能够连接人,它是一个重要的生活方式。所以为什么我喜欢创意?因为创意是一种生活方式,可能你可以把创意用不同的方式进行解释,对于我来说,就是这些含义。

我想把这些选项交给大家,如果你是企业家,你代表政府,你参加了创意的工作,你可以选择一下,创意对于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