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为什么朱清时这样的大科学家也会轻信“真气”这种伪科学

原标题:为什么朱清时这样的大科学家也会轻信“真气”这种伪科学

新心理学角度看,实际上“真气”云云,只是大脑的一种自我欺骗,就像平时我们记下来的那些梦境一样,感觉上真实无比,可以上天入地东奔西走,实际上只是发生在大脑里的幻觉。科学从诞生之日起,就是在质疑古老的超自然神话解释,从而要求用自然因素和规律来解释这个世界。

朱清时 图片来自新京报网

文/孙正凡

6月10日,中科院院士、原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长朱清时主讲的《用身体观察真气和气脉》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开讲。此前,这场讲座的海报在网络上曝光后,引起一片哗然,在某网络问答平台上引发了“真伪科学之争”。

“真气”是真的吗?

看到朱清时院士在讲“用身体观察真气和气脉”,不禁让我想起了秦始皇求不死药了的故事来。

始皇帝统一六国尚不满足,想永远活着,于是一群方士来骗他,说海外仙岛有“真人”,长生不死,于是始皇帝就连他自己垄断的“朕”这个称呼都不要了,自称“真人”。可惜,贵为始皇帝,花了大量金钱,除了收获一堆骗子之外,啥也没有捞到,死后还被赵高给玩弄了,弄得大秦帝国二世而亡。凭心而论,如果我们仔细分析一下“真人”这个称呼,它代表古人对生命的终极思考,认为我们尘世的生活够不上高大上,从而否定“普通人生”,追求像神仙一样的“呼吸精气,寿比天地,无有终时”的生活。这简直就是古代版的“诗和远方”。

同样,“真气”,也是通过否定普通之气(古人把人的活动认为由气主导,比如邪气入侵导致疾病),修炼真气,以期成为真人。正如朱清时院士认为,某位法师已经可以辟谷,仅仅依靠少量药石活着。所以朱清时院士也致力于修炼真气,用自己的身体观察真气的运行,并且“发现”真气是“大量神经元的涌现现象,是神经元运行时的队列”,而且“真气使人体保持有序,抗拒腐烂,必须摆脱热力学第二定律的限制。”听起来朱清时院士已经找到了始皇帝梦想的成为“真人”之路。

然而,有心理学研究者指出,所谓“气功”修炼“真气”,来自两种感觉,一是人体的内感,即来自肌肉组织、内脏和半规管(耳内平衡器官),这些感觉平时我们不会注意到,只有静坐时才能感觉到;二是心理上的幻觉,类似入睡前的状态之下产生的自由联想。练习气功,就是在屏蔽外部刺激的条件下,集中想象“真气游走经脉”这类的,从而放纵这类幻觉。

也就是说,实际上“真气”云云,只是大脑的一种自我欺骗,就像平时我们记下来的那些梦境一样,感觉上真实无比,可以上天入地东奔西走,实际上只是发生在大脑里的幻觉。

然而朱清时院士作为卓有成就的科学家,为什么会被小小的技俩所欺骗呢?

科学要求质疑

朱清时院士毕竟是一位单纯的科学家,他在实验室工作的时候,所面临的是由实验条件限定的“客观世界”,去发现他所致力研究的客观规律就好了。也就是在科学研究里,他面临的是一个“真实”世界,所处理问题的基本前提是经过检验的。(当然也少不了像小保方晴子这样的伪造数据的骗子存在。)他可能没有想到,在我们的文化中,存在大量尚未经过检验的概念甚至迷信,有许多并不属于科学研究的范畴,它们的真实性是非常值得怀疑的。

朱清时在“用身体观察真气和气脉”的讲座现场

朱清时院士希望亲身实验,用身体进行“测量”,这是他作为科学家的工作思路——对不对,亲自做个实验不就好了吗?可是,这是对科学思想的极大误解。

在很多人看来,科学思想是“还原论”的,也就是分成许多学科,分成各个部件去研究,最后研究到原子分子。即使很多科学家也这么认为,所以他们觉得只要关心自己学科的进展就好了。但著名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史蒂文·温伯格在《仰望苍穹:科学反击文化敌手》一书中指出,“还原论”并不是科学的全部,科学从一开始就是致力于理解整个世界的,科学思想要求对整个世界做出自洽的解释,每一个科学领域的发现,都让我们对整个世界,包括我们自身的存在做出思考和重新定位。

所以在科学发展过程当中,被科学新发现所该做的不仅仅是科学体系本身,更是我们对于整个宇宙和我们自己的理解。比如现代天文学、宇宙学的研究发现,在宇宙存在之初只有物质粒子,然后形成了恒星,燃烧出各种重元素,才产生了地球和形成我们身体的各种物质。天文学和进化生物学的发现,已经否定了各种超自然“真人”存在的可能性,物质基础的要求不允许存在“超越热力学第二定律”的“辟谷”(不吃饭就能活着)。

科学从诞生之日起,就是在质疑古老的超自然神话解释,从而要求用自然因素和规律来解释这个世界。古希腊哲学家们更指出,我们个人的感觉是靠不住,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中可能存在各种各样的错误,所以我们要求我们的思想内容和思想方法进行全方位的重新审视,用逻辑来寻找感觉背后的真实。

朱清时院士轻信了所谓“禅定”“真气”,大概是因为他作为科学家,以前遇到的科学同行都是“讲规矩”的,不会把毫无根据的理论和实验结果发表出来。他可能没有想过,在科学研究范围之外,还有很多毫无根据的源自古代的思想甚至是迷信。对于这些古代思想要抱以科学态度,从质疑开始重新检验,而不是盲目地论证。

普及科学精神任重道远

科学体系是一个纠错体系,要纠错就要从质疑开始。然而我们看到,就连朱清时院士这样的大科学家,在面临新问题的时候,也因为放弃了质疑精神而跌倒在迷信的大坑里了。看来,用科学思想去检验一切“不科学”的事物,不断拓展科学研究的边界,解开未知之谜,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普及科学,不仅仅是普及已经取得的具体科学知识,更重要的是普及科学思想、科学精神,让我们都学会问一句“这是真的吗?”而不是因为对方的身份地位、高人面目就贸然轻信。

孙正凡(天体物理学博士)

编辑:梁适

推荐阅读:

特别提示:留言如入选新京报A03版“微言大义”,请在后台回复您的“真实姓名+银行卡号”

本文为新京报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