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铁影 | 时间的灰——魏塔铁路运转记

原标题:铁影 | 时间的灰——魏塔铁路运转记

20世纪60年代,中共中央把中国按照地理位置划分为“一、二、三线”,“三线”不临海、不靠近边疆,处在相对安全的战略大后方。1964至1978年间,中国进行了一场以“备战”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建设,史称“三线建设”。

在辽宁西部的大山深处,就有这样一条铁路,诞生于三线建设时期,如今又几乎被历史遗忘,这就是魏塔铁路,沿线有一座神秘的工厂——锦山机械厂。

对未知进行探索,是人类的一种本能。相信每一个关注过魏塔线的车迷,都有着这样的疑问:那些神秘的专用线通往哪里?那些散落在山间的工厂是怎么来的?他们的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故事呢?

穿越历史的隧道,带你去探寻魏塔线的故事(拍摄:罗昊琛)

坐4256次列车行走魏塔线,窗外时不时就会闪过这样的场景——神秘的工厂,岔出的专用线,甚至还有古旧的蒸汽机车(拍摄:罗昊琛)

塔山站西咽喉,魏塔线在这里并入沈山线(拍摄:罗昊琛)

魏塔线线路示意图(图片来自网络)

“辽西支线”

魏塔线,曾用名“辽西支线”,这是一个为保密而取的名称。这条铁路自锦承线上的魏杖子站向东南引出,在刀尔登站折向东北,过金杖子站又转向东南,在辽西的群山中蜿蜒两百多公里。过柳树屯车站后魏塔线一分为二,一条是魏塔铁路“主线”,在塔山站汇入沈山线;另一条又称“柳锦联络线”,斜穿葫芦岛老城区,在文兴路以北与渤海水泥厂专用线相接,经过锦西北站后,接入至葫芦岛站(原锦西站)。这是为了让列车在柳树屯车站和沈山线之间分流运行——去北京方向的车经柳锦联络线,去沈阳方向的经魏塔线。如今,柳锦联络线已经废弃,而魏塔线上也仅存寥寥几趟列车。

魏塔线(红色)、柳锦联络线(黄色)、葫芦岛水泥厂专用线(蓝色)示意图。其中在后瓦庙子以西,水泥厂专用线和魏塔线并行不共线;在兴工小学——葫芦岛站区间,水泥厂专用线和柳锦联络线共线(图片来自网络)

魏塔线和葫芦岛渤海水泥厂专用线并行区段(拍摄:罗昊琛)

20世纪90年代初,为了方便沿线几家厂矿工人的出行,并兼顾铁路职工通勤,原金杖子车务段开行了一趟锦西至金杖子的客车。列车从锦西站货场发车,经停锦西北、柳树屯等站。这趟列车的编组颇为奇特:两台“金鹰”一头一尾,中间夹着一节YZ22B,被当时的人们称为“北站小火车”,是沿线人民出行的首选。

用模型复原当年锦西至金杖子的客车(拍摄:罗昊琛)

然而好景不长,与魏塔线并行的306省道开通,往来的中巴车分走了客流。沿途的几个大型国有企业,也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下风光不再,乘车人越来越少。最终,“北站小火车”于1998年停运。2011年,渤海水泥厂停产搬迁后,柳锦联络线也随之拆除。

锦西北站及站台,摄于2007年(拍摄:罗昊琛)

2009年拍摄的柳锦联络线,铁轨上布满杂物,亦看不出任何行车痕迹(拍摄:罗昊琛)

柳锦联络线已经湮没在荒草中(拍摄:罗昊琛)

峥嵘岁月

魏塔铁路的建设,本身就是一段可歌可泣的传奇!为保证工程进度,前沈阳军区40军120师和铁道兵第9师分别率领四个民兵团,分别从东、西两侧向中间筑路,最终在甘家沟站接轨。其中,桥隧比例更高、工程难度更大的西段由铁道兵建设,而40军则从塔山向西推进。

位于葫芦岛兴城境内的磨盘山隧道长约100米,由民兵修建(拍摄:罗昊琛)

隧道里“北兵青年连”的字样。“北兵”是“北镇民兵”的意思(拍摄:罗昊琛)

有时代特色的标语(拍摄:罗昊琛)

据《锦西县地方志》记载,参加修建魏塔铁路的军人、民兵和铁路工人总计为69367人,其中有189人壮烈牺牲,平均每1.3公里要牺牲一人。民兵团的烈士多被送回原籍安葬,而牺牲的铁道兵大都被安葬在沿线的烈士陵园内。

建昌烈士陵园位于辽西第二高山——白狼山,又名“大黑山”。图为建昌县烈士陵园牌楼(拍摄:罗昊琛)

魏塔铁路建设烈士墓区(拍摄:罗昊琛)

葫芦岛境内,大黑山上的建昌烈士陵园就安葬着11位为魏塔线建设捐而捐躯的烈士。魏塔线就在大黑山西南方穿过,驻足山顶,奔驰的列车以及远处的建昌县城一览无余。墓碑上刻着的“1971年在参加驻地建设中牺牲”、“1972年在修建鸽子洞隧道中牺牲”等字样,这些战士牺牲时都只有十八、九岁,他们永远长眠于此,守卫着魏塔铁路,守卫着辽西大地!

站在白狼山山顶,辽西大地的壮美一望无边(拍摄:罗昊琛)

时间的灰

三线建设作为国家机密,真正被主流媒体报道,已是八十年代以后。火热之时,它极少为人所知;在此之后,人们离它越来越远。它始终徘徊在主流之外,即使是今日历史教科书中,也鲜有提及。

时至今日,工厂不复青春,参加建设的人们也渐入暮年。但他们的时间故事,却依旧不为世人所熟知。为了找回那些散落在山间的故事,我们来到了兴城华山镇。这里的5553和5503厂,曾经对外的名称是“锦山机械厂”和“锦华机械厂”。它们生于1970年代,有专用线和魏塔线相连,是魏塔线修建的重要原因之一

辽沈集团华山公司的大门(拍摄:罗昊琛)

深藏于大山深处,近乎与世隔绝,且拥有大批的职工及家属,很多规模较大的三线工厂都设立了附属的学校、医院、商场,甚至墓地。一个企业带来一座小镇,拥有“从摇篮到坟墓”的一整套设施。

但大山毕竟太隐秘、太偏僻,形成的文化圈也太狭小、太封闭。当三线建设时期渐行渐远,改革开放大潮滚滚袭来,这些“山城”的居民们,面对着意识开放和封闭心态的矛盾,只能在计划和市场之间游走,在规则与人际之间纠葛。一部坚韧的历史塑造了他们,也遗忘了他们;一个特殊的地域成就了他们,又制约了他们。

原锦山机械厂职工医院,现在早已废弃(拍摄:罗昊琛)

厂办消防队的黄河牌消防车,现在已经极其罕见了(拍摄:罗昊琛)

原锦山机械厂的上游1310号机车,现不知所踪,据说已被一台东方红5内燃机车代替(拍摄:陈亮)

上游1310车身上的“锦山机械厂”铭牌(拍摄:陈亮)

上游1310号机车(拍摄:陈亮)

笔者的高中同学孙曦,祖辈和父辈都是5503厂的工程师,她也在该厂的家属区长大,是锦华机械厂的“山二代”。“我对我祖辈父辈那个时代的评价很高,但我不愿意成为‘献了青春,再献子孙’的祭品。”2010年,她考上了中国医科大学,2015年公派留学到美国。“我想走出去看看不一样的世界。”孙曦如是说。

2017年5月,笔者随孙曦拜访了她的爷爷奶奶。老人脸上的沟壑仿佛连绵群山,就和当年他们奋斗的地方一样。

此时的5503厂生活区已经搬出大山,在葫芦岛高新区建设了一座名为“锦山佳苑”的住宅区(拍摄:罗昊琛)

5503厂生活区旧址(拍摄:罗昊琛)

少部分苏式住宅楼里依旧有未搬走的住户(拍摄:罗昊琛)

被问起当年三线建设的事情,两位老人都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讲故事是他们最愿意做的事情之一。因此,当有愿意听他们讲述当年故事的人出现时,他们的脸上不约而同地浮现出笑容。

在他们的叙述中,笔者仿佛看见了1968年的那个初夏,第一批拓荒者挺进辽西的群山中的场景。他们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开辟出一块块地基,让一座座厂房拔地而起。老一辈建设者们坚定的意志力,连同顽强的拼搏精神也一并刻在了大山深处。

锦山机械厂专用线上的郭屯隧道(拍摄:罗昊琛)

锦山机械厂专用线入厂处(拍摄:罗昊琛)

另一个类似的三线工厂——辽宁朝阳向东化工厂(拍摄:董晓炜)

朝阳杨杖子镇,魏塔线的桥墩上“三线建设要抓紧,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标语依稀可见(拍摄:董晓炜)

五十年,弹指一挥间,当年肩扛铁锹、只身挺进大山的姑娘、小伙,已成为两鬓斑白的老人。当年的5553和5503厂,也已破产重组为中国兵器集团辽沈集团华山工业有限公司。

然而,无论如何,他们是为共和国铸剑的人,他们用汗水、鲜血,甚至生命完成的故事,不应该被轻易遗忘。

壮心未已

火红的年代已然远去,今天的魏塔铁路早已结束了“三线铁路”的历史使命。因魏塔线和锦承线走向基本一致,沈阳铁路局在货运组织上采用“大双线”模式,即 “锦承线走重载,魏塔线排空车”,每天仅有一对客车、三对货车。但由于货源不稳定,货车并不能保证每日开行。在没有货源的时候,客车一过,与这条铁路相伴的,只有巍巍群山。

停靠在柳树屯车站内的4256次列车,摄于2009年(拍摄:罗昊琛)

魏塔线客货车交路均由锦州机务段担当,这是锦州机务段HXN3型内燃机车牵引货车运行(拍摄:罗昊琛)

魏塔线客车和秦沈线动车交汇(拍摄:罗昊琛)

一列货车在柳树屯站内待发。这里有两条专用线岔出,是魏塔线上第一大货运站(拍摄:罗昊琛)

开出柳树屯车站的货车(拍摄:罗昊琛)

DF4C牵引的货车从魏塔线郭家屯大桥上开过,桥下是锦山机械厂专用线(拍摄:罗昊琛)

开过杨杖子镇的内燃货车,这个机位在杨杖子镇“电视塔”旁(拍摄:董晓炜)

大山里的4256次列车(拍摄:罗昊琛)

4255次列车下穿秦沈线,进入柳树屯站(拍摄:罗昊琛)

魏塔线远离城镇,沿途机位往往只能自驾前往。由于线路大体呈西北至东南走向,客车常常在逆光方向。好在列车运行速度不快,而且停站众多,有些区段可以开着汽车追拍火车。

4256次列车开过长茂村大桥(拍摄:罗昊琛)

开过魏塔线长茂村弯道的4256次列车(拍摄:罗昊琛)

4256次列车开过旧门大桥(拍摄:罗昊琛)

4256次列车走进大山里(拍摄:罗昊琛)

开出四家子乘降所的4256次列车(拍摄:罗昊琛)

大山里的4256次列车(拍摄:罗昊琛)

4256次列车开过草白村大桥(拍摄:罗昊琛)

铁路仍是沿线很多居民的重要出行方式(拍摄:罗昊琛)

柳树屯站,助理值班员隔线接车(拍摄:罗昊琛)

4255次列车在沈山线上奔驰(拍摄:罗昊琛)

“你说,人的内心深处最牵挂的地方是哪里?我觉得是故乡。”隔着太平洋,孙曦给笔者发来这样一段话。“尽管知道那个时代已经远去,也没有人希望它重来,然而,我、我的父辈、我的祖辈,心底都希望那里能再现一次东方红。

在时间的灰尘下,这仍是三线人心中不灭的愿景。

2017年6月4日于葫芦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