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一封迟来的致范美忠先生的道歉信

原标题:一封迟来的致范美忠先生的道歉信

致范美忠先生的道歉信

尊敬的范先生您好!

今天是2015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七周年。每到这天,我会想起七年前那个午后,那些瞬间消失的生命。

就在今天中午,尼泊尔又发生了7.5级地震,同样有生命顷刻离去。

每次灾难,都促人愈发珍爱生命。我也会想,生命之于人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想到你时,尤为困惑。你,虽然于震灾中逃脱得以保全性命,却在此后的生活中,极不轻松。

下午朋友转我一篇文章,题目是《汶川地震后,“范跑跑”的这七年》。一看标题,我心里就堵了。

其实几年前就堵了。那次电话采访你,成稿后提交时,我在标题中写有你的全名,范美忠。刊出时,还是被改成了“范跑跑”。

我很愧疚,觉得对不起你。无论怎样,这名公开刊出,已是伤害,是侵权。

别以为我有多高尚。在那次访你之前,震后不久,我以嘲讽批判的笔调写评论,甚为蔑视地称“范跑跑”,还对其他人出语不敬。那篇文章,如今在网上仍能搜到。是一个无法消除的证据,令我汗颜,无地自容。

媒体十余年,出语轻狂的践踏性的文字,又何止这一篇。我永远没有机会消除它们了。更加没机会消除的,是这些文字、言语给当事人带去的伤害,我根本记不得有多少。

我更容易记得的,是自己做过的所谓正面报道,公益报道,慈善事件,大人物……

这种选择性的遗忘与忽略,也在帮助我塑造所谓的自我形象。并成功自欺。

事实是,在忘乎所以的状态下,我有多少机会做这些正面报道,也就有多少机会,给人带去创痛。

它们在我的经验中同时存在。而阴暗面始终被回避。我猜我之所以回避,是因为我非常担心会和你有同样的遭遇——我可能因为呈现了自身的阴暗面,而被否定,被列为坏人,从此不得翻身。

于是我选择隐藏,逃避,看别人。

其实那次和你以及你的夫人有过多次电话交流,已超出采访范畴。如果没有地震,或没有那样一篇文章,你们或是一对倡导人文教育的精英伉俪——对生命存在价值的尊重,对于人应当接受怎样的教育,享受怎样的生活,生命的意义,你们的很多观点,都令我耳目一新。

所以,那次访后见报稿中出现的“范跑跑”让我越发不安。这愧意,和其他种种“5.12”带来的感动,始终同在。

今天的文章,我看了。看了关于你成长历程的介绍,也对你有了更多了解。从长年暴戾氛围的家庭中走出,你是全村考入北大的第一人,“5.12”改变了你的命运,却没有带走您对自我的坚持,一种近乎战斗的坚持。

我特别注意到的,是光亚学校校长卿光亚的一段话。“地震的事对他的刺激非常深,我觉得他现在还是一个病人。他辞职的时候情绪是失控的,根本没有计划。”

病人一说,让我想到七年前曾经风靡一时的灾后心理救援。那时,非常多的心理治疗志愿团队奔赴灾区,为各种灾民提供支持。抛开专业效果不谈,心愿是好的。

七年过去了,有一个病人,始终被忽略着。

那就是你。

即便现在如你所说,你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平和,在庄子处找到了出路,也不能不说,过去这七年,你是孤身一人在与地震带来的种种病痛共处。

因为有一个更大的帽子扣在你身上——罪人。

你幸运地逃脱了震灾,保全了生命。这原本是值得庆贺的事,却因为一句话,被千夫所指,甚至被贴大字报要求杀掉全家……

想想都不寒而栗。

而我也是这千夫之一,并为此始终不安。几年来一点点反省之余,我也会在思考,我们社会的道德、法律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是指导并服务于人的生活,支持协助每一生命个体存活、活得有尊严、活出好的生命品质,活出轻灵的生命状态,还是仅仅拿来评判一个人道德品质的高下,褒之贬之,或神化妖魔化,或捧或杀?

指责谩骂你的人中,有我。有一个方向是好的,希望震灾中的每个人都获救。却为何,竟只因一言,对成功自救的你,如此无情否定?

为什么这样对待同是灾民的你?

我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找到的是这点:我把活成一个对的人、一个好的人,看作是比活着本身更重要的事。

至少,在批判你的时候,我是怀着这样的认知。

所以,当你从地震中逃活下来,却在一句话中呈现不够好的品质时,你的生命存在,也被否定。逃生,也成偷生。

对善的渴望力量大到失去理性时,就这样转成了对“不够善”的恶意批判。

有谁的逃生不值得庆祝?可你竟被钉在那个时空的耻辱柱上,天下之大,你的生命活力从此无由发挥。

和一位朋友谈到您和我的歉意,以及这些反思。朋友如下阐述:

范没有在地震来临时表现出高尚的德行,但他并没有侵犯他人的权益。他能活着跑出来,本身就是对社会养活他所付出的代价的完好保存与升值。他成长的社会历史时空并没有赋予他救人的使命。故,如果范的行为必须受到谴责,那么,从逻辑上讲,首先应该谴责的是他生存其中的社会。

范的隐私权、名誉权、生存权被残忍地剥夺了大半,他应当起诉以正视听,可他没有。从这个意义上说,社会对他欠下了一笔难以清偿的道德债……

社会是谁,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我是这社会的一员,并欠你一个道歉。

我以为只要你错了,我就有特权代表社会,代表善的与正确的,怀着“规范社会道德建设、教育和影响更多人”的目标,来攻击毁损、否定批判你,占领着道德制高点,理直气壮地践踏着您的尊严。

那样的轻狂与刻薄,简直不堪回首。

今天,我就个人过去所有言论、文字对你的不敬处、伤害处,表示深深的歉意。对不起!

过去这几年,不安在心里。临到要表达,我犹豫再三,心存害怕。因为就像当年您无法预知自己一文所带来的影响一样,我也不知道这封公开发给您的致歉信,会带来什么。

我想写了私下发给你。上网,没有找到你的联系方式。突然想到,当年抨击你,也是公开的。我不再纠结。如果有什么影响,那也算是上天给我一个机会,更深刻地体会你所经历过的一切。好让我改得更彻底。

倘有正向发生,那更好。这说明七年过去,正如我都有力量反省道歉一般,时空真的换了。

这篇文字跨越了一个夜晚。同是5.12,从2008的汶川,到2015的尼泊尔,两场地震在不同地区发生。就在此时,一定还有生命在废墟中等待救援。

也一定有人为他们的逃生而祈祷。

想到这点,我无比坚信的是,对“活下来”的重视,是生命本有的珍宝。

死亡,有时是生命的消逝,有时是爱的枯竭,心的凋零。主动或被动,在那个事件里,你和我,对后一种死亡都有着体验。施暴与受暴,都是心的凋零。

我又何尝不是和你一样的“病人”。

或如你所说,你在庄子那里找到平和。我要走的,就是承认过失,向你道歉。

这道歉来得晚了。

让一个“坏人”被孤立,这样的故事太多。生命存在本身的价值与意义,就这样,被狭隘成为“做对的人和好的人”。完全忘了,每个人的天赋使命中,最为基础的部分,是珍爱自己的生命,和情怀,理想,以及种种独特禀赋。

于是,分裂长期存在。外部分裂,内在也一样。今日文章里说你是“孤独、绝望、愤怒、狂傲、虚无、分裂”的人生基调。又有哪样不是我也有过的状态?

又有谁的生命是要么全好,要么全坏?那又凭什么因事对人,来树立高尚者膜拜,或是创造一个卑劣者将之打倒?

暴力的手段不可能达成高尚的目标。攻击别人也建立不了自己的正面形象。相反,那暴力与攻击中的我,已成为我所反对的模样。

这样的错误,在过去人生经历中,犯了多少,我已经不记得了。借着给到您的歉意,我也在此,向所有我以各种方式攻击、诬蔑、贬损、戏弄、中伤过的所有人,致歉,忏悔。

并请求宽恕。

这个过程很痛苦,我又何尝不是在努力找回自我宽恕的力量。

是的,罪与错,善与美,都是我生命的组成部分。你也一样,奔跑逃生的举动里,也体现着对美和忠的追求。如果说我晚觉的痛和迟来的道歉还有什么意义的话,我希望是,我借此知道如何面向未来,在今后的日子里谨言慎行,勿使再犯。这是生命持续完善与自我唤醒。

你我路径方式不同,本质无别。

范先生,你曾在地动山摇的时刻勇敢逃生,这是恩典。过去这七年种种,也将因你顽强的意志与自我探索而成恩典。最后想说的,是祝福你,在未来更广大的天地里,自由行走,发光。

也把这份祝福,给到和你一样,从各种灾难困厄中挺过来的坚韧生命。只要生命存在,就有绽放的可能。

吴聪灵

2015年5月12日—5月13日

范美忠回复:“已经收到你的歉意,谢!其实社会向不向我致歉,并不重要。每个人深夜不眠的时候,都将独自面对自己的灵魂和上天,那才是关键的。”

延伸阅读:

致范美忠先生的一封道歉信

首先我说声对不起,因为我在刚开始看到你的言论的时候,我也在留言骂过你,说你的不是!现在我发觉我错了,我发觉我的无知和幼稚。我不敢也没有权利妄自评论谁是谁非,我只是很佩服你人的真实和勇敢,我们现在的人很多都还生活在虚伪之中,有些人只会背后乱叫,如果真正他轮到一些紧急事情的时候我相信还不如你,他们自己就吓得尿了裤子,也要等人来救,而不是想不要连累别人,只有自己无能的人才会大叫别人为他付出和牺牲,那些人就像那位先生说的故事“叶公好龙”一样,那些人的思想是更恶毒的,中国有句古话“杀人不过头点地”,为什么非得要致人于死地呢?他们的人性何在?还有些人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在谩骂诋毁别人的时候,你想到你从出生到现在为国家为人民或为你身边的其他人做过什么吗?你在国家危难洪水泛滥冰雪覆盖地动山摇的时候在哪?你付出过什么?真正付出的人就不会像你们这样唧唧歪歪的背后乱叫了?北大那位先生说的真的好,他说每个人都有英雄情结,可是到来真正场合真正的亲自面对的时候你发觉自己根本就不能做英雄!可能你连狗熊都做不起来了?!会叫的鸟是没有肉吃的。大人从小就教育我们自强,自立······为什么我们总是要求别人而不要求自己呢?不要把责任强加在他人的身上,动不动在网上骂这个或骂那个,骂的同时你做到了吗?你能把你的家产都捐献出来吗?你有义无反顾倾其所有的去灾区支援我们的同胞吗?在洪水泛滥的时候你有跳下水去救人吗?在雪灾的时候你有拿上你家所有的棉被和食品去给那些需要的人吗?一些只会在安静舒适的家里对着电脑慷慨陈词的无聊人,有时间多抨击那些不作为的打着为人民服务的幌子的官员们!多抨击那些拿国家和人民的钱做自己事的人!为什么人家私立学校的房屋没有倒塌?为什么人家敢于承认错误?我们中国人的依赖性特别强,世世代代都这样,我们应该长大了,不要有事就要被人的帮忙,要学会自救和帮助别人,小时候爸妈没有帮你穿鞋你说他们不爱你,长大了爸妈没有给你钱你说他们不关心你,老了儿女忙没有时间经常和你一起你说他们没有孝心····呵呵,为什么你自己不去做不去创造不懂得关心理解别人呢?

中国人应该成熟了,不要在钻一些无谓的牛角尖了?自己多做点事,多献点爱心,但也要懂得自爱,自己都不懂得爱自己照顾自己安全的人你还能做什么?你还能爱谁?你能为国家做什么?

“功夫”里有句台词:“不要赶尽杀绝啊”,拿出我们中国人的宽容和爱!

最后我还要说范老师我代表我个人向你道歉,有些不公平的因素和言论对你伤害太大了!希望你振作!明天会美好的!

轩辕圣者

2008-06-17 00:49:31

(本文选自 轩辕圣者的日志 - 网易博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