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法>>正文

「社会透视」“幸福家庭”上演“完美谋杀”

原标题:「社会透视」“幸福家庭”上演“完美谋杀”

  这是

  个关于“女神”和“渣男”的故事。他们曾是对招人羡慕的神仙眷侣,丈夫马丁· 麦克尼尔是位富有的医生和律师,在美国犹他州康复中心担任医疗主任。妻子米歇尔· 麦克尼尔是加利福尼亚州康科德市选美皇后,从小品学兼优、才貌双全。他们养育了八个可爱的孩子。属于这个家庭的本应是岁月静好、生活幸福。但世事难料,2007 年春天,环绕这家人的幸福泡沫突然破裂。女主人米歇尔在家中浴缸离奇丧命,死因众说纷纭。多年过后,当迷雾层层揭开,人们才发现,这个郎才女貌的爱情“童话”里,竟藏着如此不堪的秘密。

  燃情岁月

  1977 年,刚从军队退役的英俊小伙马丁初遇米歇尔,就被正值桃李年华的她深深吸引,两人很快展开一段浪漫恋情。这对“颜值爆表”的情侣像是天造地设的一般,但米歇尔的家人从一开始就不看好他们。米歇尔的妹妹觉得马丁装腔作势,傲慢无礼,总感觉似乎哪儿不对劲。教堂主教也警告米歇尔的母亲,别让米歇尔跟马丁来往。不久,米歇尔的母亲在报纸上读到马丁涉嫌伪造支票的报道,还发现他退役前被认定为精神分裂症。母亲担心天性善良的乖女儿米歇尔受委屈。她对另外两个女儿说:“哪天他要了米歇尔的命,我都不觉得意外。”

  但马丁的一往情深俘获了米歇尔的芳心。马丁甚至用枪指着自己的头对米歇尔说,要是停止跟他交往,他就开枪自杀。追求者众多的米歇尔不顾劝阻,背着家人跟马丁约会,甚至不惜和马丁私奔。

  婚后五年,米歇尔生了四个孩子。马丁也取得行医执照,在杨百翰大学健康中心工作,其间还攻读了该校法律学位。孩子渐渐长大,夫妻俩又领养了四个小女孩儿,其中三个来自乌克兰,一家人倒也其乐融融。大女儿雷切尔说,母亲就像下凡的天使一样,让身边的一切都变得美妙。女儿亚历克西斯回忆说:“我的童年很美好,那时妈妈总陪在我们身边, 在我心里她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她也很爱父亲,立志长大像父亲那样成为一名医生。马丁总鼓励孩子多读书,常和他们探讨书上的事,帮助孩子培养阅读习惯。

  年华似水匆匆逝去,转眼夫妻俩携手走过近三十年风雨,定居于犹他州普莱森特格罗夫市。在周围邻居看来,这家人简直就是幸福家庭的完美典范。谁能想到,完美的世界转眼便轰然垮塌,曾经的幸福成为回忆。

  殒命浴室

  女儿雷切尔在法庭上讲述母亲死后父亲的反常举动

  2007 年4 月11 日,911 报警台接线员接到马丁的电话。马丁高声求助,称妻子沉在浴缸里,已经失去知觉。接线员问马丁能否把妻子抱出浴缸。马丁回答“抱不动”,随后又说他把浴缸里的水放掉,妻子已经露出水面,他正给她做心肺复苏。马丁说完便挂了电话。接线员把电话打回去。马丁咆哮道,他自己也是医生,正给妻子做急救,然后再次挂断电话。时隔多年,当时的接线员还记得马丁那盛气凌人、怒不可遏的声音。

  马丁让女儿艾达去找邻居帮忙,最后终于在邻居协助下把妻子搬出浴缸。由于马丁拨打求救电话时没说清地址,急救人员走错地方,兜了一大圈,直到半小时后才赶到。当地警方在报告中推断,米歇尔在浴缸中放满水后昏厥跌倒,属意外死亡。最初的尸检报告显示,心肌炎导致了50 岁的米歇尔突然离世。

  米歇尔死前八天刚做完整形手术。女儿亚历克西斯还记得,母亲去世前曾告诉她,自己本想推迟整形手术时间,但父亲坚持让母亲马上手术,还帮她做了预约。手术后,整形大夫在父亲的建议下给母亲开了药。按整形大夫要求,母亲必须在父亲照看下服药。母亲对药物非常敏感,通常都会减少服用剂量。对此父亲是知道的。但术后第一天晚上,母亲就出现了疑似服药过量的症状。亚历克西斯非常不放心,从此一直守在母亲身边。她还记得母亲对她说:“要是我出了什么事,看看是不是你爸爸搞的鬼。”4 月10 日,亚历克西斯返回医学院上课,没想到这一别就与母亲天人永隔。

  死后异象

情人威利斯讲述她和马丁的纠葛

  在妻子米歇尔葬礼的发言中,马丁谈到家庭往事,谈到人生磨难,对亡妻却轻描淡写,一笔带过。马丁还特意叮嘱孩子转告米歇尔的两个哥哥,不必大老远从外地赶来参加葬礼。两个哥哥本就觉得米歇尔的死和他有关,这一来更是满腹狐疑。

  葬礼后第三天,马丁告诉孩子们,他得请个保姆来照看幼儿。他特意带大女儿雷切尔去教堂祈愿,希望能找个好保姆。在教堂外,一个漂亮女人上来和他们搭话。雷切尔发现此时父亲举止极不自然,心里隐隐犯起了嘀咕。

  很快,这个名叫威利斯的女人住进麦克尼尔家,成了这家人的保姆,她的职责是照看家里年幼的孩子。但雷切尔发现,这个保姆完全不称职,她既不做饭,也不打扫房间,更不带孩子,却对父亲特别上心。父亲做饭时,保姆就含情脉脉地看着他。几周后,雷切尔彻底明白了,这女人跟父亲关系非同一般。

  2007 年6 月,当地警方接到报警,马丁把雷切尔和亚历克西斯两个女儿赶出了家门。导致马丁大发雷霆的是,女儿质问保姆为何不做家务,也不照看孩子。亡妻尸骨未寒,马丁跟性感女保姆的感情却迅速升温。这年7 月,他们取得结婚许可证,马丁送她一枚价值七千美元的4.5 克拉订婚钻戒。他们离成为夫妇只差一步之遥了,但这一步始终没迈出去。接二连三袭来的一桩桩烦心事打乱了他们的结婚计划。

  2007 年9 月,警方报告显示,马丁两次性侵熟睡的女儿,却辩称他把女儿误认成了亡妻。同月,米歇尔的妹妹向时任犹他州州长洪博培和当地检察官办公室写信,要求对姐姐的死展开调查。2009 年1 月,马丁因身份盗窃等九项罪名遭法庭指控,并于同年8 月被判入狱服刑。他的情人威利斯作为同犯也被送进监狱。

  原来,妻子死后不久,马丁就窃取养女吉塞尔的身份,给情人威利斯办理了一系列假证件,并用这些证件在银行开户,帮她逃避之前的不良信用记录。一名办案人员经过数月深入调查发现,“体面人”马丁其实劣迹斑斑、老谋深算,作恶多端却总能逃脱制裁,受过良好教育却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名办案人员忘不了自己出庭讲述马丁的经历时,马丁家人的惊诧表情。马丁干过的很多“好事”,他们此前竟一无所知。比如,办案人员发现,妻子死后马丁更改了遗嘱,只给每个子女留一美元遗产,其他的都留给情人。

  “渣男”本色

  米歇尔死后,女儿雷切尔接到不少陌生女人的电话,控诉马丁利用医生和律师身份,欺骗玩弄她们。有的受骗女性甚至在电话里一连哭诉几个小时。雷切尔渐渐意识到,原来父亲一辈子都在演戏,从前的慈父形象不过是他的面具而已。

  马丁曾是女儿亚历克西斯的偶像,引导她走上从医之路。但母亲死后,父女形同陌路,从此“粉转黑”,偶像成了仇人。母亲死前那番意味深长的话一直萦绕在她耳畔:“如果我出了什么事,看看是不是你父亲搞的鬼。”为了这句话,亚历克西斯锲而不舍,四处奔走,只为证明父亲是杀母真凶,为母亲讨回公道。她记得,母亲死前几个月,父亲一直鬼鬼祟祟地在电脑上查资料,最后又把电子邮件和搜索记录全部清除。她深信其中一定有鬼。和她并肩战斗的还有姐姐雷切尔和母亲的妹妹——姨妈琳达。

  但马丁的医生、律师身份蒙蔽了不少人。当琳达姨妈在米歇尔死后不久向警方提出,她怀疑马丁是杀人凶手时,警察对她很不耐烦,好像她在谈论天方夜谭。但米歇尔的亲人没有放弃,他们不断给包括州长在内的官员写信,在陈年档案中搜寻线索,探访和马丁有过来往的人,想方设法劝说他们提供帮助。

  在接到琳达姨妈的多封信件后,地方检察官办公室启动了对米歇尔之死的调查。调查人员没收了马丁的电脑、手机,细致梳理他的经历。这些调查全面揭开了马丁的“渣男”本色。调查人员发现,马丁人生的道路几乎全是用谎言铺就的,无论从军、就学还是行医,都留下了弄虚作假的痕迹。他通过伪造证件、谎报学历等手段,一步步成为收入丰厚、备受尊敬的医生和律师。即便成为医生以后,他还曾受到大量投诉,举报他误诊甚至强奸。

  2010 年10 月,在一份新的尸检报告中,首席法医将米歇尔的死归结为心脏病和药物中毒综合作用,死因从“自然死亡”变为“待定”。调查人员指出,第一份尸检报告出炉前,马丁曾多次给法医打电话,用虚假信息误导法医。

  2012 年8 月,地方检察官办公室对刚出狱不久的马丁提起谋杀指控。2013 年10 月,法庭开始审理马丁杀妻一案。

  真相谜题

机关算尽的马丁最终还是没能逃脱法律的制裁

  在法庭上,首席检察官查德指出,这是一起近乎完美的谋杀案。被告人马丁利用其掌握的医学知识,使死者表面上看像是自然死亡,手段极其隐蔽,但还是留下了抹不掉的蛛丝马迹:他坚持让妻子接受整容手术,术后又要求大夫给妻子开出由他指定的药物。在他陪护期间,妻子一度服药过量。他对妻子出事当天很多细节的说法前后不一。还有妻子死亡前后,他和情人正打得火热,甚至到谈婚论嫁的地步。这都是马丁在“杀妻计划书”上留下的一枚枚“指纹”,清晰勾勒出其杀妻的动机和手段。

  马丁的辩护律师则反驳称,这些线索并非板上钉钉的罪证,更像捕风捉影的猜测。也许一些情形碰巧吻合于检察官想象的杀妻案情,但尚未形成完整证据链条,不能排除其他合理怀疑。

  人命关天,解开谜题、辨明真相的重任落到由五男三女构成的陪审团肩上。他们仔细倾听了近四十位证人的陈述,其中包括马丁和米歇尔的子女、邻居、紧急救护人员和医学专家。在众多证人里面,艳丽的威利斯特别引人注目。检察官指出,37 岁的她和57 岁的马丁之间的奸情,正是这起杀妻案的直接动因。尽管威利斯宣称,她和马丁只是逢场作戏,而且她对马丁有求必应,马丁没理由为她而谋害妻子,但事实证明,两人关系没那么简单。

  根据威利斯的证词,他俩2005 年在网上相识,2006 年1 月发生性关系。依照检察官要求,威利斯在法庭上宣读了2009 年秋马丁写给她的情书。当时他俩都因窃取身份一案在狱中服刑。马丁在信中称:“为了你,千难万险都值得。”他还写道:“我爱你,从初遇那天起就爱上了你。”威利斯则回信说:“我的心一直属于你,永远爱你。”威利斯的室友告诉调查人员,在米歇尔起了疑心,干扰到威利斯和马丁的私情后,威利斯曾流露出毒死米歇尔的想法。就在米歇尔死前数周,威利斯还曾在电邮中回绝一名求婚者,称自己另有所属。

  证据显示,在米歇尔死亡当天,马丁和威利斯打过多通电话,互发了30 条信息。甚至在米歇尔的葬礼上,两人也互发了22 条信息。那几天,威利斯还发了不少艳照给马丁,其中一张是她半裸的背和屁股。

  辩护人称,米歇尔倒在浴缸里时,马丁正在上班。但检察官指出,马丁有作案时间,当天9 点半到11 点之间,马丁去向不明,有足够的时间回家作案。“给米歇尔服药,安排她洗澡,让她进浴缸,再把她的头往下摁一小会儿。”根据证词,这正是马丁告诉同监狱友的杀妻经过。

  马丁的另一个旧情人也出庭作证时称,马丁曾告诉过她,有一种非常隐蔽的杀人办法,能让被害者表面上看像是心脏病发作而死。在米歇尔死后几小时,马丁特意叮嘱家人把曾给妻子服用的药物全部倒进下水道冲走。而在给威利斯办的假证件中,马丁竟明目张胆地将妻子的下葬日作为他和情人的结婚日。

  综合各方证据,经过长达11 个小时深思熟虑,2013 年11 月9 日凌晨,陪审团宣布马丁 · 麦克尼尔杀妻罪名成立,同时他还涉嫌隐瞒妻子死因,蓄意干涉法庭调查。在大量纷繁复杂的证据中,马丁故意毁灭罪证的种种行为,成为陪审团辨明真相的重要突破口。

  2014 年9 月,马丁因一级谋杀罪被判终身监禁15 年内不得假释,因“妨碍司法公正”被判15 年有期徒刑。此外, 因性侵女儿罪名成立, 他在2031 年9 月前都不得假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