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为计划经济站台不是背叛 是马云式成功太复杂

原标题:为计划经济站台不是背叛 是马云式成功太复杂

文丨江玉楼

马云作为中国最富名望、最有权势的互联网经济掌门人,非常喜欢就不同的主题公开发表意见。去年他提出计划经济不一定比市场经济差的观点,受到了市场派经济学家的批判,上个月他在贵州修正了观点,但仍坚持大数据优化计划经济的立场不动摇,引来更猛烈的批评。

马云在2017数博会上演讲

在长达七个多月的时间里,市场派对马云支持计划经济的批判有增无减,并在近日集结了更全面的炮火,试图抵消马云在这个议题上的影响力。也正是借助马云的身份,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孰优孰劣的争论,被再一次激活,形成大辩论。

马云的反对者痛心疾首之处是,他们认为阿里巴巴恰恰是市场经济的产物,马云的财富地位恰恰来自于市场经济。所以,马云理应站在市场经济这边,而不是为计划经济辩护,并使用大数据作为证据,来验证市场的失灵。批评者痛恨马云竟然有这样的操作。

马云也许没有丰富的经济学理论,他对市场与计划的了解全凭实操获得。而且对于他这样的成功人士来说,突破常规理论的界限,常做惊人语录,也符合马云的作风。但不得不说的是,马云与他的批评者之间,可能相互误解得太深,毕竟中国的市场与计划经济从来不符合教科书的定义。

实质上,即使是最坚定的市场派,也不得不承认,现实中的行政计划在资源配置、生产安排中起着越来越强大的作用。市场经济作为资源的分配模式,其作用在现实当中是否下降,也成为很多人心目中的疑问。市场成了消费的末端,计划占据顶层设计的上游,这是马云要重新定义市场/计划经济的背景。

换言之,马云对计划经济的肯定,不是要回到已经被证明失败的、指向乌托邦(刘强东还曾歌颂过)的计划经济,而是对大数据洞察的需求加以更明确的管理,从而将消费市场获得的人的习惯,反馈到生产的前端,提供计划的可预测性——而这一点,不正是所有企业孜孜以求的吗?

马云之所以敢讲出大数据为计划经济指明方向的话,是因为他对互联网经济、以及新经济状态下人的行为有着全盘掌控的自信。如果说马云过于自信,最多也只是他一直要重新定义实体经济/虚拟经济。这与他雄心勃勃要重新定义计划经济/市场经济是一脉相承的。

舆论的反对声音,正在形成一个观点,就是马云是要为计划经济站台,是要回归国家主义的经济轨道。但如果真的存在国家主义这条道路,那也不是马云造成的,他无非是更圆润地踏入这条道路。如果真的存在计划经济的回潮,那也不是马云造成的,他不过是提醒人们要有现实感。

由此可见,马云引领出的这场争辩,其实带出了深藏在经济运行中长期存在的疑惑、恐惧和担忧,亦即:国家在经济转型中究竟何为?市场作为资源配置的手段是不是被矮化了?马云顶着市场资本主义的光环,看似矛盾地重新解释计划与市场,挑明了上述深深困扰人们的疑虑。

舆论还将马云的其他政治表态,联系起来解读,从而将马云的政治立场、经济观点与社会表态贯穿在一条负面的评价上。易言之,市场派认为马云理应背叛他的阶级,可在实质上,马云的成功要复杂得多,单单一个市场经济恐怕不能言尽,这是马云的复杂之处。

当然,事实判断与价值判断是两回事。经济主流究竟是计划还是市场,马云说了不算,主要还是看数据(如果它可信的话)。但马云认为大数据使计划与预判成为可能,这个事实判断谁能否认?至于市场与计划的优劣,属于价值判断,马云做出他的选择,商人趋利避害,也是自然。经济学家或者别的企业家当然可以期待马云有更多担当,那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

总之,马云宣扬大数据有利于计划经济,近似于柳传志版的在商言商,不必痛心疾首。市场派经济学家对计划经济的警惕,更多属于价值判断。但马云从来不是理想主义者,他鼓吹的那些、他的柔软身段源自坚硬现实。唯一的劝告可能来自苹果CEO库克:不怕电脑像人那样思考,只怕人像电脑那样,摈弃同情心,并且不计后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