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新中国是如何禁毒的

原标题:新中国是如何禁毒的

一起回顾中国共产党最艰难的来时路,无论是对于我自己,还是读者,都应该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关于延安和yapian的一些谣言】 在去延安之前,我做了一些历史功课,特别是把《毛选》在那一段时期的主要著作重读了一遍,其中当然也包括光耀千秋的《论持久战》。但是真的站在延安的土地上,还是有和读书完全不同的感受。陕北地理条件之偏僻,气候环境之恶劣,不到现场是无法体会的。实际上,这些年因为扶贫的工作力度,陕北地区已经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基础设施以及生态环境都有了很大的改善。 文章发表之后,有人拿出网上传说的一些证据,一直喋喋不休地重复八路军在陕北种植yapian的谣言。并且直截了当地说,南泥湾当初就是毁灭了陕北唯一的原始森林,造成了很大的生态破坏,另外TG的成功,有很大的偶然性。我给他辩驳了几句,留下几句话:“失败者没有资格谴责胜利者,无论怎样造谣抹黑,无论怎样捧国民党,都改变不了其一路失败的历史。”顺手就将其拉黑。 实际上,这一段谣言,我听到不止一次,网上也看过不少,不少还传的绘声绘色,但是所有的根据,都是一些非常碎片的个人只言片语,或者一些日记,既缺少真人亲历,更缺少图片佐证,传播者自以为掌握历史真相,而很多不明真相的人,往往也听得津津有味。 相反,很多真实记录TG反毒禁毒的资料和文档,这些人都视而不见。为了了解近代中国的毒品历史,以及新中国的禁烟禁毒历史,我查阅了一些资料,还买了这本《中国共产党禁烟禁毒史》。这本书在学术上相对比较权威。首先,这本书足够严谨,因为这本书并没有回避这样的一个历史事实——中国共产党在早期革命时期,为了突破敌人的经济封锁,克服根据地的困难,也向当时的中国社会现实低头,利用了yapian的药用功能和硬通货(货币功能)。

也就是说,中国官方从来没有否认过yapian相关的历史,这本书是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支持所做的研究,所以也代表了官方对于这一段历史的实事求是的态度。 【旧中国,yapian和宗教的双重毒品】 即使在清末民国时期,要摧毁一个中国这样的大国,任何激烈的军事杀伐,都会导致强烈的反抗,并且在中国陷入泥潭。因此,帝国主义列强选择了另外两条持久的路线,那就是毒品和宗教。 我始终认为,除了军事上的侵略,列强为了逐步肢解中国,实际上在两条线路上对中国输入毒品,一条路线是yapian为主的毒品,毒害中国人的身体;另外一条路线,就是传教,毒害中国人的心灵,希望把中国改造成另外一个印度,把中国人变成待宰羔羊,在精神上放弃抵抗,把今生的绝望麻醉自己,寄希望于来生转世。这两类毒品结合在一起,在近代给中国制造了深重的灾难。 我曾经和一位学者交流过“同治回乱”的问题,他说同治回乱实际上幕后还有国外势力插手,主要是俄国人,关于这一段历史,太多的语焉不详,也不是这篇文章讨论主题,只是因为上一期写到南泥湾,这里顺便提一下。 yapian给中国制造了深重的灾难。yapian最早是国外输入,但是后来在中国水银泻地一样一发不可收拾,由此导致了中国成为近代世界上的头号“yapian帝国”——早期的最大yapian输入国,最大的yapian消费国,以及最大的yapian生产国家。yapian还让中国沦为“东亚病夫”,无论是穷人还是富人,无论是官吏还是平民,无论是军队还是贼匪,都脱离不了yapian的影响。 在旧中国的很长历史中,yapian还有货币的功能,道理也很简单,需求稳定,轻便容易携带。而各个地方的军阀,也是推动yapian种植的最强推手,因为种植yapian比种植粮食更容易收税,在交易环节,都有军阀在参与(电影《让子弹飞》里面,黄四郎就是给督军跑腿的一员)。 出身于这样的乱世,yapian的种植也遍及中国,无论是哪个组织,还是哪个政党,都不可能和yapian彻底绝缘。TG成立之初,一直面对生死存亡问题,当然也要面对现实,也要向现实低头。即使力主禁烟,也有一个渐进的过程,这是实事求是的历史态度。 在这本书里,记录了在长征途中,途径云南、贵州、四川几个省份的情形,这里是yapian的有名产区,吸食风气也是非常之盛。在生死危难之际,在突破金沙江的时候,红军雇佣了27名船夫,除了支付佣金,如果民工需要yapian,也用yapian支付工钱。—— 历史就是历史,没有什么好否认的。 另外,在TG的发展历程中,一直缺医少药,yapian作为一种药物,在疗伤治病方面,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但是,从整体上来说,在整个TG的发展历史中,一直在旗帜鲜明地反毒品。在建国以后,短短数年就肃清了延祸中华民族百年的毒品种植。 【抗日战争也是“第三次yapian战争”】 作为一个邪恶而且凶残的国家,日本人紧随英国之后,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取代英国成为最大的毒品输入国。日本人有一个看法:“只要中国有40%的吸毒者,那么它必将永远是日本的附属国。” 在甲午战争、日俄战争之后,日本人加大了在台湾和东北地区的毒品输入,并且形成军方、财阀、商人、浪人、朝鲜人的毒品销售金字塔,还研发出来很多新型的化学毒品。毒品的贸易,为日本人的“以战养战”提供了更多的经费支持。在占领中国半壁江山之后,更是强迫沦陷区种植yapian,日本人收购以后再加工,向中国军民大肆贩卖,除了以此牟利,还进一步消耗中国的抵抗意志,是为“yapian战略”。 在日本统治下的沦陷区,yapian种植面积超过千万亩。并且各大城市烟馆林立,吸毒人口众多,日本人以此牟取了巨大的利润。为了加速毒品传播,日本人还贩卖海洛因这一类的烈性毒品。 因此,抗日战争,实际上也伴随着毒品的战争。严格地算,是中国近代史上的“第三次yapian战争”。 顺便提一下,现在全世界最大的毒品消费国是美国,而美国也形成了CIA、毒贩、黑社会、金融洗钱集团等等一条完整的产业链,美国吸毒人口接近总人口的10%。按照比例计算,和抗战时期沦陷区已经比较接近。不过美国的吸毒人口中,黑人和拉丁裔占据比重很大,似乎有意用于“垃圾人口”清理,这是题外话了。 【TG的历史,就是一部禁毒史】 面对旧中国的双重毒品。(物质上的毒品和各种传教),TG的成长历史,既是一部斗争史,是一部用唯物主义战胜唯心主义的历史,同时也是一部顽强的禁毒史,时至今日,历史仍然在继续。在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之下,反毒品的斗争,仍然十分严峻。 无论是早期发起的农民运动,还是在陕甘宁边区,还是后来的全国土改,以至于建国以后的禁烟禁毒运动,TG对危及中国全社会的毒品,都有着非常清醒的认识,并且在力所能及的地方,利用一切的时机,运用一切的手段,开展禁毒运动。 同时,在治理毒品,改造国民思想的过程中,TG积累了大量的社会治理经验,也培养了一大批思想意志坚定的干部队伍。因此,在建国之后,这些人才很快就担当了国家和社会治理的重任。 这里举一个例子,就是在土改的过程中,如果发现有人用分到的土地种植罂粟,除了铲除掉,还会回收土地。这也是为什么经过土改的地区,很快就恢复了生产的能力,国民健康也得到快速恢复。为后来全国解放战争的全面胜利,奠定了物质和人力的保障。 我前几日横穿大别山,试图在原来的地方,重温当初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的历史。当开车穿行在崇山峻岭的大别山区,我理解了这支大军顽强的生命力。要在敌人的胸膛插入一把尖刀,长时间在山野之中生存下来,还要准备随时打仗,这需要一支多么优秀的军队?别的不说,我从薄刀锋(湖北罗田一座4A景区的山峰),从山顶走下来,就花了整整三个小时的时间。要千里转战大别山,这是一支多强悍的军队? 我的基本看法就是,到了解放战争的时候,TG的野战军,基本上每个人都是特种部队士兵的素质。——体力或者装备,不如现代的特种部队。但是,顽强的战斗意志,恐怕是任何一支现代军队都无法相比的。即使是美国传得神乎其神的三角洲特种部队,放到1947年的大别山,一对一PK,他们都未必能够搞得过这支军队。所以,国民党输掉内战,没有任何偶然性,从军队素质看,国民党一方的失败是必然的。 50年代爆发的抗美援朝战争,志愿军以顽强意志,直接PK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可见经过长期的战争洗礼,经过长期的禁毒运动,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成长出来的新一代中国人,不仅有健康的体魄,更有顽强无比的精神风貌。——经过毒品和宗教双重脱毒以后,中国人摆脱了“东亚病夫”的帽子。 时至今日,各种类型的毒品,还在卷土重来。既有物质上的毒品,也有精神上的毒品。好在中国对近代史教训深刻,一直执行世界上最严厉的反毒法律,实在是国之大幸。至于那些喜欢作死的西方国家,甚至还搞毒品合法化的国家,坐等他们重演大清末年的历史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