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自杀也要拉年轻人垫背的老人 该不该救

原标题:自杀也要拉年轻人垫背的老人 该不该救

文 | 敬一山

“坏人变老”的案例,似乎又多了一个。

有媒体报道,眉山市最近有一位老人跳河自杀,两位民警好意跳下水救人,不料老人先后两次勒住两人的脖子往水里按,并不断高喊:我六十多岁的人了,我就是死也要拉你们年轻的垫背……

虽然有惊无险,老人和民警最终都得以安全。但在水中没有淹死的老人,如今已快被舆论唾液淹死。“这样的人就该淹死”“坏老人不值得救”,几乎是压倒性的意见。现实中,该老人也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而遭刑事拘留。鉴于老人的反常表现,当地警方还在对其进行精神鉴定。这是比较负责任的做法。

对于很多网友来说,老人反常表现的原因已不重要,贴上“坏人变老”的标签,划到敌对阵营加以批判,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习惯的养成自非一日,经常留意新闻的就知道,曝光丑陋老人的新闻,几乎是网络流量担当。就这一周,已经有好几例:《高考期间跳广场舞被制止 大妈冲撞掐伤民警被刑拘》《青岛惊现大爷大妈“暴走团”,不顾车辆占用机动车道健身》《上海地铁阿姨占两座 被乘客提醒后怒怼“这样坐蛮舒服”》……

青岛大爷大妈“暴走团”(图片来自网络)

比新闻频频曝光丑陋老人更悲哀的,恐怕是现实当中确实还有更多蛮横、不讲理的老人。这往往让善意的辩护都变得苍白,因为和要尊老同样应成常识的是,尊老不是无条件,尊老的本质是尊其和年龄相称的德性。一个人不能因为年老,就可以凌驾于公德或者法律之上。如果说老人多少还要有些因年龄本身而赋予的“特权”,那更多也只能体现于家庭范畴内,而不能无限扩大到公共空间。

问题是为什么会有这样一批老人?“坏人变老”的说法流行,正因为在标签化的同时,这提供了一种解释。以“坏人变老”理论来看,这一代老人年轻的时候,正处于特殊混乱年代,他们所耳濡目染的,就是黑白颠倒、文争武斗,从行为习惯到思维方式,早就被注入毒素。只是个人免疫力不同,中毒的程度不一样,因而社会表现存在差异。正常的很多,病入膏肓的也不少。

(图片来自网络)

这种说法当然有一定解释力,人毕竟是社会环境的产物。经常展现丑陋一面的这代老人,如果以更长远的视野看,确实经历了非同一般的人生。他们人生的前几十年和后几十年,说是生活在完全不同的时代或国度,也不算夸张。在他们年轻的时候,完全还没有公共空间的概念,现在年轻人所批判的“法不责众”,在他们看来却是不容否认的真理。所以他们喜欢抱团,喜欢营造集体声势,也就能够理解。

这一代老人在现实中,没有经受过正常的、现代的价值观训练,在网络世界也是局外人。不得不承认,网上舆论虽然经常呈现乌烟瘴气的表象,但很多网民在公正、自由等进步理念的捍卫上,远比现实更为清晰和坚定。这批人也是对“坏人变老”更为敏感的人群,因为他们觉得那些丑陋行为,让进步的自己感到冒犯。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其实是在网络得到启蒙,在网络找到认同。但很多老人没有这样的机会,他们即便晚年步履蹒跚地加入了朋友圈阵营,看到的还是陈旧的养生贴、毒鸡汤。对绝大多数老人来说,精神启蒙的机会早就一去不复返。

(图片来自网络)

如果说丑陋真的成了很多老人的一种群像,那不只是个人的错。他们也是特殊时代变幻下的牺牲者,老人的嚣张跋扈背后,有“无知者无畏”的因素。这绝非倡导“谁弱谁有理”,而是提醒一个现实——很多老人的丑陋,只是因为没有经过理念和现实的训练,他们用自以为有理的方式做出无理的行为。可以不原谅他们丑陋的行为,但要理解背后的原因,那才有可能维持基本的善意,改变一味的代际仇视。毕竟,那些老人可能就是你我的爸妈,你我的爷爷奶奶。

当然,标签和理论往往都是一种偷懒,不能精准定义具体个案。当整体的精神启蒙失去可能,当下最需要做的是在个案中坚持法律底线。面对越来越常见的老人事件,老人明显违法的恶劣行为,该抓的抓、该罚的罚,惩罚本身也是一种公共素养的训练。而对老人不那么恶劣的行为,也许只能采取容忍和说服了。理想国从来不存在,有些问题的解决,只能交给时间。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