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白银案嫌犯高承勇:否认专挑红衣长发女子作案

原标题:白银案嫌犯高承勇:否认专挑红衣长发女子作案

朱爱军第二次见到高承勇是在今年的6月5日,他是白银市司法行政机关为高承勇指定的辩护律师,来为白银杀人案的开庭做进一步核查。

时隔近一年,高承勇并无太大变化。在朱爱军的描述中,囚禁和即将来临的审判并没有让他恐惧。他没有消瘦,精神尚佳。两次会面中,高承勇都认罪,没有翻供,但也没有悔恨和愧疚。他的语气始终平静。

53岁的高承勇涉嫌在1988年至2002年间,在甘肃省白银市和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两地性侵并杀害11名女性。因作案手段残忍,死者多为年轻女性,且悬案14年,在当时造成了巨大的社会恐慌。2016年3月,该案重启侦查,5个月后,白银警方将犯罪嫌疑人高承勇抓获,引发了全国性关注。

2017年4月24日,白银市检察院官网显示,将以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及侮辱尸体罪对被告人高承勇提起公诉。但因案情重大复杂,开庭时间至今尚未确定。

朱爱军说,此前不少媒体报道高承勇在白银作案9起,包头两起,这是事实性错误,应该是白银10起,包头1起。目前,11起案件均查证落实,就等着开庭审理。

(白银连环杀人案第一起案件所在小区,一位红衣女子经过。 摄影:龚龙飞)

关于开庭,“光摘抄卷宗里的重点细节和疑难点,就有80多页”

后窗:你接手案件至今,一共见了他几次?

朱爱军:一共两次,都在看守所。侦查阶段见了一次,当时是了解案情,告知他在侦查阶段享有的权利,以及问他是不是认罪,觉得自己有没有被冤枉,我们谈了一整天。之后他没有再要求会见我。第二次是6月5日,谈了一个上午。

后窗:6月5日的那次见面,高承勇的状态如何,有什么变化?

朱爱军:他没有什么变化,头发也没有变更白,人也没有变瘦,说话语气很平静,精神状态还不错。两次见面都一样,他表示公安机关没有侵犯他的隐私和人权,没有诱供和刑讯逼供。他对指控的犯罪行为全部认可,没有翻供,也没有主动提出其他情况。

后窗:这次见面主要谈的内容是什么?

朱爱军:因为到了审判阶段,我主要是和高承勇核实了起诉书里的指控犯罪事实和阅卷中发现的问题以及需要核实的案件细节。

后窗:在这次的核实过程中,案情有什么进展?

朱爱军:卷宗和之前是一样,就是多了一个补充卷,因为案件检察机关退查了一次。公安机关进行了补充侦查。目前,所有案件均查证落实,就等着开庭审理。

后窗:4月下旬,白银市检察院就已经提起公诉,为何迟迟没有开庭?

朱爱军:首先是因为案件重大、疑难、复杂,另外就是社会上对这起案件的高度关注,所以检察院和法院都比较重视。是并案审理,还是一个案子一个案子地审,法院还没有确定。因为案件涉及到强奸,侮辱尸体等部分,应该是不公开审理了。

法院在开庭前应该会召开一次庭前会议。检察院、律师、双方家属都要参加。现在,庭前会议的时间还没确定。开庭之前,所有涉及案件的内容和细节,都属于秘密。

后窗:从高承勇到案到现在已经快一年时间了,还没有确定开庭时间,这起案子的司法过程是否过于漫长?

朱爱军:我们知道,故意杀人案,是重大刑事案件,侦办审理的时间都比较长。何况这次高的案件涉及11起杀人案还涉及其他罪名,比如强奸、抢劫、侮辱尸体。公安机关抓获高承勇后,要落实11起杀人案的全部证据以及细节,需要很多时间和精力。卷宗可谓是浩繁了,全部仔细看完至少要一个星期。我和助手光摘抄卷宗里的重要细节,就做了80多页的阅卷笔录。

对高承勇延长羁押期限,始终都有人民检察院批准同意。整个案件的处理并没有超期,还是在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期限之内。这在一些重大的流窜作案,或者黑社会性质案件中也常见。

后窗:高承勇如何预估自己的结局?

朱爱军:他说在做第二起案件的时候就不害怕了,他没想到自己可以逃脱这么长时间,他也知道死罪难逃。

(2017年6月15日,一列货运火车由矿区驶向白银市区。摄影:龚龙飞)

关于辩护,“从证据的排他性来辩护,确保没有冤假错案”

后窗:你决定如何为高承勇辩护?

朱爱军:辩护的思路,是从证据入手。对其他的辩护观点,比如主观恶性、作案手段、造成的危害后果、认罪悔罪表现,我们都不准备涉及。我们就看看能不能从证据里面找到疑点,确保在11起案件里头没有冤假错案。因为案件较多。要防止多年以后,跳出来一个人说,其中某起案子是我做的。

后窗:怎么判断证据有没有疑点?标准是什么?

朱爱军:从证据落实的层面来看,现场留有精斑、指纹等高承勇的专属性物证证据,加上高承勇的供述和认罪,犯罪事实基本上就坐实了。

对于没有目击证人,也没有留下现场有力证据的案件,我们这时就要找出关键的矛盾点,比如从案发现场的布局、家具物品的摆放、受害人的一些细节,以及当天的天气等等因素来考证全部证据是否都是指向高承勇,是否具有唯一性和排他性,这样定罪才能达到确实充分。如果仅凭作案手法类似而认定就是高作案,我们就会以证据不足,疑罪从无的原则来辩护。

后窗:你是如何与高承勇的家人联系的?

朱爱军:早前是电话联系,后来是发短信。近期,我和高承勇的家属沟通都很少,我也不知道他们现在的状态。作为辩护律师,我需要告知他们案件的进展。一般就是发短信的形式,他家人的回复都很简短,通常都是一句“知道了”。

后窗:此前有媒体报道,说高承勇向你表达要捐献器官,这个想法是否能够成行?

朱爱军:他想捐献器官这件事操作起来可能有些不现实。因为捐献器官还涉及到家属同意,以及寻找器官受体。他上次是认为没有钱赔偿给受害人,通过器官捐赠的方式来表达他的补偿。我作为辩护律师,本身不是民事代理人。所以这一次会见,我们没有谈这个事。

后窗:公众对高承勇有许多评价和揣测,高承勇知道吗?

朱爱军:他也听说了社会上传他专门奸杀红衣服,长头发的年轻女性。对于犯罪指控,高承勇几乎全部承认了。就是否认了这一点,他说他并非专挑红衣长发的女子下杀手。而是临时选择目标随机作案,这也是导致案件长时间难以侦破的原因之一。

作者:龚龙飞

编辑:王珊

来源:搜狐号《后窗》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