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马蔚华:云计算等技术本质上提高效能 非法集资动辄五百亿

原标题:马蔚华:云计算等技术本质上提高效能 非法集资动辄五百亿

  和讯网消息 2017年中国财富论坛于本月16日至18日在青岛举行,本次论坛的主题为“财富发展的新全球化时代”,论坛由青岛市人民政府主办,《财经》(博客,微博)、《财经》智库承办,和讯网作为特邀媒体全程直播。

  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长马蔚华在“金融创新与风险防控”全体大会上指出,相对于互联网金融解决的是客户触达和服务体验,科技金融是从底层物质上,通过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等高端技术使整个金融产品发生颠覆性的变化,所以是效能的提高,不是简单服务方式的改变。同时,马蔚华认为科技金融的发展会带来新的问题,“一些老太太以为给她两倍的钱在网上就能产品,结果就被诈骗了。我们过去非法集资那时候,十亿八亿都是最大的,现在动不动五百亿、六百亿,因为互联网的作用。”所以互联网时代,对网民投资风险教育意义非常大。在创新中防范风险,在防范风险中创新发展。

  以下为实录:

  马蔚华:谢谢。非常高兴又一次来到青岛,参加财富论坛。财富论坛还是比较有感情的,过去参与了这个论坛的发起,所以昨天来是凌晨三点,所以今天说错了,大家多原谅,头脑不太清醒。

  小民讲得很好,我和小民,还有老蔡,我们都是监管当局出来的,后来又做商业,一般来说具有猫的属性的老鼠,它比较知道创新和风险的界限在哪里,心里有数。所以我们做这个事,讲了大于二三十年,做大概二三十年,尽管风险和矛盾不言而喻,天下没有没有风险的创新,没有创新谁都干了,也不能不顾风险的创新,那毫无意义。在新的形势下,金融的发展,特别是科学技术的发展,带来了金融前所未有的这种变化,比如说我们过去的创新是在产品和服务的层面,我们可以把它叫做微观的创新。今天我们面临大的技术革命,大的体制变革,可以说在宏观上要处理好金融创新和风险的关系,比如说现在从互联网,到现在金融科技,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在组织、管理、监管方面,这个风险创新的矛盾比较突出。比如说现在各种各样的金融组织,横空出世,你都不知道它哪儿来的,过去还有审批,现在很多不用审批。各种各样的金融产品,是粉墨登场。你也不知道它什么样的模样,各种各样的金融行为眼花缭乱,所以我们的监管当局现在应该是应接不暇,现在应该说比较头疼。所以这种条件下,创新监管非常必要。我记得十年前,那时候大家言必称互联网金融,它也确实给我们带来了机会,我们在这儿说一句实在话,没有互联网金融,我这个招行行长,也不会把招行带到后来,会出很多的问题,互联网金融使我们成为一个优秀的零售银行。

  今天,我觉得现在都改口了,从去年,都不说互联网金融了,说金融科技,Fintech,但是我们回顾过去十年,互联网确实来来很多的变化,但是成长中的烦恼和痛苦,也使我们非常的难受。大家记得,E租宝让多少人倾家荡产,所以今天在面临金融科技新的概念的时候,把互联网的牌一翻变成金融科技的时候,我们应该有底线,什么叫互联网金融,什么叫金融科技?我的理解,如果互联网金融解决的是客户触达和服务体验,这类的问题。科技金融更多的是,如果因为互联网金融本质上并没有改变银行或者金融服务的行为,但是科技金融,它是从底层物质上,它是从基础上通过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这些,高端技术,会使整个金融产品发生颠覆性的变化,所以是效能的提高,不是简单服务方式的改变。所以我觉得这个本质的问题,我们要抓住。

  特别是我们感到它确实给我们带来很多新的机遇,不光对银行,对所有的金融机构,都是一个新的机遇。比如说我们现在的移动支付,现在移动支付,我前两天到西班牙,一买东西,老太太马上拿出一个二维码扫,信用卡没有用了,西班牙的老太太。所以中国这种新的支付方式,是美国的50倍,比如说现在用人工智能的方式,用大数据的方式,提供交易员的培训,智能交易或者智能投资,所以我不具体讲了。虽然现在银监会还不太让搞智能投顾,但是在一个成熟的市场,这个是毫无疑问的。比如说我们现在搞消费金融,我们将来要有五万亿的规模,怎么提升消费金融?那就得通过大数据,来对所有的个人消费行为进行刻画,进行画脸,然后才能提供个性化的服务。比如说互联网征信,我们现在搞普惠金融,最头疼的是怎么样能够减少风险。这些大数据,可以使我们的成本低的情况下,给这些边远地区,低收入的人提供金融服务,因为都是平等的。包括征信也是这样,还有区块链,大家听起来都很陌生,但是它是一种新的方式,你不能做假,可以去中间化,这对于我们将来真正要想搞新的系统,包括准确地资金财产其它的账目记录,这都是非常有利的。但是这些新的东西,也确实带来很多新的问题,比如说支付非线性货币虚拟货币增多了,支付量增多了,那货币政策会受到影响的。它会间接增加货币供给,完全靠货币发行,过去我们都是货币政策司的,我们都知道货币发行的问题,现在这个东西越来越不起作用了,美国的高频交易,使美联储也很头疼。所以将来货币政策是否有效?

  第二个,金融监管,我觉得现在一方面是跨界,我们现在虽然还是非线管理,但是市场的发达和互联网的发达,使这个界限越来越模糊。所以法律很快要修改。

  再有一个,过去银行,包括金融运行体系是封闭的,互联网出现以后,变成开放的了,但是封闭到开放,在风险方面是非常大的跨越,我们现在是不是在技术上已经能够控制,这也是一个问题。

  还有一个,现在金融监管行为,现在很多都是线上线下,表内表外,都是体制内、体制外,现有的监管体系,是不是能适应这些?我觉得这些有很多问题,我们脑子里有很多问题,所以这些东西出来,特别对传统的银行,金融机构本身也是,你的产品、你的商业模式,你的思维方式都会受到冲击。所以危机也是很大的。这个危机和风险都是同时的,所以我觉得所有的只要叫金融,它都不会改变金融风险这个隐蔽性、传染性、突发性、外部性,所以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问题。这个东西既然是能够改变我们的生活,改变我们的社会,那这些东西我们是要支持,是要与时俱进的,但是同时带来风险,我们怎么样处理好它们之间的关系,是衡量我们监管的艺术。所以我们刚才还在交流,我在过去当行长的时候,每天都在创新和风险之间平衡,每天哪个方面也不能高也不能低,监管当局每天也在创新发展和风险防范之间平衡,但是最重要的是防范系统性风险。我觉得现在我倒是有这样几个建议,因为对于金融创新,我们不能因为风险一笔抹煞。金融就像什么呢?特别是互联网、新金融,就像我们坐飞机一样,迅速地到达彼岸,但是如果飞机发生坠机,那所有的都玩完了。但是没有人说因为飞机掉机就不坐飞机了,也没有因为要安全,就不坐飞机了。所以要跟上大势,特别是科技金融,我们现在有很多的人才,怎么样吸引到监管上去。还有一条,你们现在可以跟这些高科技的公司建立合作关系,不一定把人都弄去,人也不爱去,公司责任大,你可以跟这些高科技的公司建立合作,它可以给商业机构服务,也可以给你服务,你用他们制约他们。划清防火墙非常重要,金融风险往往出在防火墙上。

  再有一个,就是外部的监管体系,我觉得这一点可以学习英国监管沙盒,我们把监管也可以大胆地实验,但是不能让它对现有的其它的产生冲突和系统性冲突,这一点可以试。再一个,应该金融自律,这个要有标准,互联网协会现在做了很多这方面的事。他说自律,加入这个互联网协会,你必须披露你的信息,其中有47项信息必须披露,强制性地32项,鼓励性的15项,你这样一披露以后,大家都知道你是不是非法集资,能找到你的来源。

  还有公众投资者教育。一些老太太以为给她两倍的钱在网上就能产品,结果就被诈骗了。我们过去非法集资那时候,十亿八亿都是最大的,现在动不动五百亿、六百亿,因为互联网的作用。所以互联网时代,对网民投资风险教育,这种意义非常大,用案例教育他们。在创新中防范风险,在防范风险中创新发展。谢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