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依靠管制解决垄断不是万全之策

原标题:依靠管制解决垄断不是万全之策

政府解决垄断问题的另一种方法是管制垄断者的行为。在自然垄断的情况下,例如在自来水和电力公司中,这种解决方式是很常见的。政府机构不允许这些公司随意定价,而是对它们的价格进行管制。

政府应该为自然垄断者确定多高的价格呢?这个问题并不像咋看起来那么容易回答。一些人可能推断说:价格应该等于垄断者的边际成本。如果价格等于边际成本,消费者就将购买使总剩余最大化的垄断者产量,而且资源配置将是有效率。

但是,边际成本定价作为一种管制制度存在两个现实问题。第一问题产生于成本扭曲的逻辑。根据定义,自然垄断下的平均总成本是递减的。当平均总成本递减时,边际成本小于平均总成本。它表明企业有大量固定成本,而且以后边际成本不变。如果管制者将价格设定为等于边际成本,价格就低于企业的平均总成本,从而企业将亏损。与其收入如此之低的价格,垄断企业还不如离开该行业。

管制者可以用各种方式对这一问题做出反应,但没有一种方式是完美的。一种方法是补贴垄断者。实际上,政府此时承担了边际成本定价固有的亏损。为了支付补贴,政府需要通过税收筹集资金,这又会引起税收本身的无谓损失。另一种方法是管制者可以允许垄断者收取高于边际成本的价格。如果受管制的价格等于平均总成本,因为垄断者的价格不再反映生产该物品的边际成本。实际上,平均成本定价类似于对垄断者出售的商品征税。

将边际成本定价(平均成本定价也一样)作为一个管制制度的第二个问题是,它不能激励垄断者降低成本。但如果一个受管制的垄断者知道,只要成本降低,管制者就降低价格,垄断者就不会从降低成本中受益。从降低成本中得到一些利益,这种做法要求对边际成本定价的某种背离。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