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同题诗歌 || NO.1 父亲节:写给父亲【1—10号】(总第81期)

原标题:同题诗歌 || NO.1 父亲节:写给父亲【1—10号】(总第81期)

云中诗刊

父亲节:写给父亲 10首(一)

【同题作品1号】

父亲节:写给父亲

/红叶

就这样一个节日

奏一曲万马奔腾

想起父亲的草原

长生天的精灵

激昂游牧的精神

烈酒的滋味

浓缩男人的语言

大漠风倜傥出细腻

弓弩的记忆

强悍血性的鹰扬

黑丹斯的骨气

无愧草原的阳光

【同题作品2号】

父亲节:写给父亲

/褚向平

父亲这两个字

不敢轻易触碰

因为骨骼太硬

硬的像张难折的弓

一如泰山的厚

一如泰山的重

父亲的身躯不是多么伟岸

站起来便是座无法逾越的山峰

更是笔不朽的神迹一尊耀眼的永恒

即使倒下的那一刻

地陷了连海水都涨的波涛汹涌

父亲的爱有人说家国之味太浓太浓

从故园飘出飘向深邃的夜空

落地却无声

父亲累了 也会假装

假装着开心假装着从容

父亲的家除了太阳自由的空气

便是月亮带着幽幽的神明

如今弹弹岁月的灰烬

就被父亲的悲情感动

那些日子里的伤怀

不再是一地泥泞

饮下那杯父亲留下的老酒吧

这沾满尘土与泪水的思念

我于轮回中凭什么告白

告白我的真情

太阳升起的时候

依旧充满信心

充满期待

期待有一天 一觉醒来

父亲倔犟的影子忽然重生

又端坐在老屋天井

喊我的乳名……

【同题作品3号】

父亲节:写给父亲

/石惠君

父亲早已不在人间了

我还是不时地想起

黑步隆冬的父亲

喜吃甜食的父亲

睡觉常打呼噜的父亲

自从信了耶稣

不喝酒,不吸烟的父亲

感觉

小巷是父亲的走向

小院是父亲的天地

楼房是父亲的空间

床铺是父亲的睡眠

让联想到

那大树的父亲

白云的父亲

小草的父亲

花朵的父亲

下雨时有雨父亲

刮风时有风父亲

雷声是父亲的轻叹

闪电是父亲的召唤

我这一生

是这么一个父亲

【同题作品4号】

父亲节:写给父亲

/碧溪

弯月如钩

撩起我

思念之情

不经意流失的记忆

于宁静中泛上心田

想念父亲的时候

心中总升起一股无名的痛

思念已成了一种惯性

时刻锥刺着我的心

他对儿女的关怀

是那么的无微不至

他对家庭的照顾

是那么的全心全意

遇到困难的时候

只是一个人默默承受

遇到开心的时候

总喜欢和我们一起分享

父亲的背影

是那么的伟岸

那硬朗的个性

充满着魅力和坚强

那晒黑的脊梁上

经受了数不尽的风雨冰霜

那逐渐老去的容颜里

隐藏了多少苦辣酸甜……

借着月光我眺望

父亲忽明忽暗的烟头

满脸慈祥的容颜

月光下我无声

淌下的泪珠晶莹而透亮……

此时此刻,

月光下的我

在树荫下枯坐

月亮在头上唱着永恒的歌……

月色穿透内心

拾回的都是爱的祝福

弯月如钩呵

一头钩住父亲的魂

一头钩住我的心……

【同题作品5号】

父亲节:写给父亲

/清洛

清泉从干裂土地下

奔涌而出

激活了乡村烟火

那深深的喜悦

湿润了新翻开的土地

如今

那掘井的人

早已驾鹤西去

只有井里的一轮明月

映照当年那张英俊的脸

半个世纪

在久远的感慨中

井已在灌木丛中隐藏

如同被苍老的手臂环抱

黄昏下的炊烟

低矮的瓦屋

羊肠小道

还有留守的人群

一口井成了主要景点

一只落难的青蛙

在井里翻滾的咳嗽声

深陷死亡的苦闷

几只麻雀

在盛满井水的木桶上穷追不舍

一桶水成为雀儿风口浪尖

上嬉戏的海洋

一位长者坐在井栏旁

遥望远方发呆

或许他想借麻雀的翅膀

卸下晚年的孤独

或许他在用心追赶头顶上

飘过的白云

挽留下沉的光阴

或许他在用苍白的胃

品尝井水的滋味

是苦涩酸楚

还是清醇甘甜

【同题作品6号】

父亲节:写给父亲(组诗)

/

沉默的父亲

沉默震聋发聩的沉默

是父亲的性格

犁耙、锄头和镰刀

是父亲最好的朋友

农具的光芒

把泥土里的日子照亮

父亲用长满老茧的手

打磨着泥土

也被泥土打磨

父亲用这双

识得稗子、稻子的守

从黄土地里捡拾起每一个日子

沉默的父亲老了

仍然躬着身子

在黄土地上默默的耕耘

沉默是另一种意义的田

这块被唤着父亲的田

是我一生的口粮

父亲粗糙的双手

是我启蒙的课本

当我离家远行时

这双扇过我耳光的手

捧起一把黄土

把故乡悄悄装进我的行囊

教书的父亲

父亲是山村中学老师

斑驳的黑板是他的责任田

一闪褴缕的学生是他的庄稼

一茬茬在他的精心浇灌下茁壮成长

父亲把一生的心血

都洒在了山村中学这块土地上

而今即将退休的父亲

仍在做着辛勤的园丁

父亲的这一生

都在那条泥泞的山路上忙绿

他就像一支火把

照亮了山村通向文明的道路

走在山路上

父亲的一生都走在

家和山村学校间的山路上

金黄的庄稼和琅琅书声把他淹没

他在家和学校山路上走着走着……

就走出了我和二千多名学生走近六十岁

家和学校间的那条山路

只有两公里零五百米长

他一辈子也没有走出过这段距离

只是为了庄稼和山村文明

走在山间小路上的父亲累了

就坐在山口看他的学生走向远方

那天退休通知送到他手上

他在家和学校间的山路上走了五个来回

忙着收割

父亲在一片金黄的阳光下

挥舞着镰刀忙着收割

与金黄的稻田一起构成

一幅古铜色的油田

裸露着背负蓝天白云的肩膀

裸露着背负日出日落的脊梁

在所有收获的季节

收割着丰收的喜悦和那片成熟的金黄

父亲站在收割的田野里

站在汗水铸造的岁月中

每粒汗珠都是一颗优秀的良种

落在泥土里就能生根发芽

秋天,父亲收割春天种下的汗粒

心中涌动着幸福的光芒

他偶尔凝神谛听仿佛听见

殷实的岁月在山村走动的声音

父亲的夏天

大地入夏

入夏的大地流淌着

金币般的阳光

父亲挥舞银光闪闪的镰刀

忙着民收割金光闪烁的麦穗

当布谷鸟唱着山歌

走近山村忙碌的夏天

父亲又扛起他心爱的犁耙

走近季节深处成为

山村最耀眼的风景

满头白发

冬天用雪花把一切

表达得淋漓尽致

倚着冬天

读父亲的来信

这时我看到父亲的头上

覆盖着满头的白雪

父亲的白发

是村头的槐花漂白的

是儿女的亲事染白的

是一生的操劳累白的

渐渐年老的父亲

步履满跚

仍在田野里走进走出

满头的白发是冬天最美的风景

【同题作品7号】

《父亲节:写给父亲》

/思克而

草又绿了

大地又春了

世界又新了

我又想你了

爸爸

是的

是的

没错、没错

就是这个季节

就是这个天气

你走得太匆忙了

也不知是上帝请得太急了

还是你太想爷爷了

把奶奶给恨得、疼得

休克了好几次

妈妈更是如此

不知道你怕什么

是怕赶不上去天堂的船

还是怕管不了我这个调皮的儿子

反正你走了

那个早晨下着小雨

雨是天的泪

我看见的一切都挂着泪

还有我家的草房子

春风在叹息

叹息一个壮年的汉子走了

走得仓促

抛弃了他的女人

他的孩子

他的整个家

还抛弃了他的命

把一切留下了

只带走了他的灵魂

吐尽了人间的气息

把自己还给了大地

清明时节

你的世界绿了

我的世界泣了

【同题作品8号】

父亲节:写给父亲

/马淑玫

当天空阴云密布

别人躲在父亲的羽翼下

而我却在自己搭建帐篷

迎接风雨的到来

不是因为自己不需要庇护

而是父亲与我

听起来亲切却又那么远

你和母亲忙于自己的工作

我守在奶奶的怀抱

听奶奶描绘你

不多日的团聚

还没捂热的亲情

又在长时间的离别中归凉

我懂的

没有你的出色

亲朋们不会用心照护我

每当人们夸奖我

都会关联到你

因为有你做我的父亲

我也懂得

你作为男人不多顾及家中短长

没有纠正妈妈的重男亲女

当我赌气选折了一生的不幸

时常听到你夜里发出的叹息

虽然我们都有锋利的刀锋

尽量不去触碰

但每次我在风浪里颠簸

难以支撑的时候

你都会第一个知道

第一个安慰的电话一定是你打来

上次那场雪又铺满院落了吧

我在遥想着你又在清扫

头发和雪的白呼应

步伐还那么疾劲

只想把周边的一切都整理有序

但许多事都未如你所虑

只把一个叹号留在院中

【同题作品9号】

父亲节:写给父亲

/周言

父亲,我的父亲

沉默寡言是他的特点

没什么能力是他的特点

说话,说不到点子上是他的特点

不会使用遥控

不会使用手机

不会做出一盘让我喜欢的菜

不会上街买东西

记不住乡里乡亲的名字

我老实忠厚的老父亲

父亲!我的老父亲

从小就患有癫痫病的父亲

天天吃卡马西平片的父亲

身子骨还很硬朗的父亲

看着我的老父亲

我爱我的老父亲

我不想对我的老父亲过多地表白

我八十岁的老父亲

只要我的老父亲安静地坐在那

只要阳光照着我的老父亲

只要暖风吹着我的老父亲

这就是我巨大的幸福

【同题作品10号】

父亲节:写给父亲

/洋漾

我不知道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

父亲的眼神

为何常常泛出深沉与严厉

我更不知道

那里究竟藏有多少沧桑和委屈

那里饱含多少心酸与泪滴

我无从知晓,也无人告知

可是有一天

我突然发现

父亲的眼睛里

有了渴望、憧憬与欣喜

有了和蔼、赞许和笑意

于是我看到

他用欢快的眼神

为我们擎起一片天空

他用坚定的目光

告诫我们自强做人、优雅自立

在父亲的眼神里

装满着殷殷的期盼

与深情的庇护

在父亲的眼神里

饱含着真真的厚爱

与无限的希翼

关键时刻

是父亲的眼神

教导我们

怎样合理地规避矛盾

巧妙地解开纠纷

危难时刻

是父亲的眼神

激励我们

保持清醒的头脑

临危不乱,处变不惊

哦,父亲的眼神

是一片海洋

是一阵清风

是一个支撑

哦,父亲的眼神

是寒夜的温暖

是裹腹的食粮

是我前行的动能

我在父亲的眼神中

慢慢长大

我在父亲的呵护下

慢慢成熟

从今往后,我愿

在父亲的眼神中

悄然入睡

在父亲的眼神中

永远安详

云中诗刊微信订阅号:xgyzwy

云中诗刊投稿邮箱:yzwy000@163.com

云中诗刊

品读精美诗歌 享受惬意生活

主 编 :岁月有痕(xmzhangjianxin)

副主编 :欣悦(yinyue123888999)

副主编 :赤阳(zhangxuaixiaoxia)

编 辑:小鱼(wwyy17849)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