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西藏,信仰与灵魂的净土

原标题:西藏,信仰与灵魂的净土

图文素材综合整编自网络

天界西藏,空明似镜,唱尽了几千年的兴衰,扑面而来的是尘埃落定后的宁静。

在这里,心灵会得到升华,梦想就像天空那些白云随风飘动,

放下那些繁杂的尘缘旧事,那些世俗的风花雪夜,情怨缠绵都如流水而逝。

做一个虔诚者,双手合十,顶礼膜拜,吟咏着法经,秉持圣洁的心念,

一尘不染,无遮无掩,坦荡如真。

天界西藏,那是一个神奇的传说,一个远在天尽的地方,一个古老而又神秘的地方,

一个让人浮想联翩、而有魂牵梦绕的地方。

湛蓝的天空,朵朵的白云,辽阔的雪蜮高原,无尽的群山绵伏。

一个人感受那分孤独与陌生,一个人体味那份自然与虔诚。

试着去触摸蓝天,去采撷白云,去回归自然,

去回归久远的梦想,奏响雪域高原上的西藏天界交响曲……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眼前有布达拉宫的巍峨,雪山的纯洁冰莹,

还有蓝蓝的天空,白色的云朵,绿绿的草原。

一切都是那么纯净,一切都是那么舒缓惬意。

天界西藏拥有着令人想揭开神秘面纱的魅力,就象人们幻想的一样,

那是纯洁的,是自然的。

雪莲静静地绽放,青稞酒的芳香会掠走所有的忧伤。

许许多多的牛羊栖息生存,重复的是古老而隽永的画卷,

还有屹立在雪山之巅的布达拉宫,那里仿佛是守侯心灵的港湾。

天苍苍,野茫茫,放马奔驰,纵情高歌,无拘无束。

所有的前尘往事都淡然了,内心静得似湖水那般明澈。

仰视雪山,冰肌玉骨,在这里坐落了千万年,而历史上的兴亡盛衰早已掩埋在深深的积雪之下。

雪山、哈达、布达拉,梦中的西藏,承接千年不见人回首的孤寂,

在这里的前尘往事,都会静静的随着最淳朴,最风情的民俗的所淡化,随云而飞。

西藏,难道根就在这里么?

那张太阳模样的笑脸,那弯月亮模样的眼睛,

那支轻柔的长鞭,是不是还悬挂在帐房前的羊背上?

这是一片神秘的土地,想让胁下生出有力的翅膀,

逃离心之荒漠,去寻找那个几百年前就守侯在这片苍茫的旷野中迷样的智者。

用苍鹰一样锐利的双眼闪电般穿透云层,用藏獒一样在高原上奔突嗥叫,

把自己那颗桀傲狂放的心释放出来,交给连天衰草。

骚动不安的心,在这世界最厚的土地上深深种下,

雷电再次犁耕的时候,就期待芽孢从地下涌出。

生命在唱着欢快的歌曲,灵魂在扭着狂野的舞蹈。

天界西藏,把歌声挂在鹰隼的翅膀,把舞姿镌刻在珠穆朗玛峰上,

让歌和舞一起飘上那银光闪耀的雪域。

把歌交给雪山的鹰隼,让它在天宇间盘旋,让雷电的怒吼敲击鼓点,让鹰翅煽动的嘶鸣伴奏,

让雪山的风暴吹响强劲的号角,让灵魂与珠峰一起扭动、呐喊……

撕裂厚重的阴霾,让雪山之光照亮黑暗之门。

这是生命与心灵碰撞之大自在,这是灵魂与肉体亢奋之大光芒,

把生命和灵魂装进行囊,带进天界西藏。

高原的风儿吹乱了青草吹乱了思绪,也仿佛吹乱了松赞千布王卷曲而充满酥油味长长的头发,

吹乱了背水的小卓玛湖水里美丽的倒影,她半跪汲水的姿势,云朵一样贴近。

小小卓玛,清澈的瞳孔里,是磕头的老祖母,是念青唐古拉山旁不断垒高的玛尼堆。

每一块哑默的石头,都是高筑天堂的道路。

朝圣的道路上,每一缕风替青草诵经;每一缕阳光锻打岁月的黄金。

孤独的转经筒在阳光里喧哗,念诵着太阳的赞词和心灵的祈祷。

格桑花开遍山岗,卓玛黑黑的瞳仁里雪山冷峻。河流蜿蜒。

一只盘旋已久的黑鹰.在雪山之上,展示着一幅对比强烈的黑白版画。

纳木错湖也是眺望天堂不眠的眼睛,倒影出一匹马的忧伤和玛尼堆高大的身影。

旧辙泥泞,朝圣的道路遥远。

那是祈祷里不断升高的一块玛尼石,是经柱上哗哗翻飞的彩色经幡,

是卓玛的银头饰里一颗仰望秋天的绿松石。

而远方,是野马群支撑的长天与浮云,是兀立的白塔尖顶上经幡召唤远方朝圣的道路。

足迹之后,还会有沉默的箴言,刻满石头;

还会有灵魂的诉说,犹如草叶间露珠一样闪烁着悲悯的光芒,默默匍匐……

寂静里,大地在倾听,神鹰在倾听,石头在倾听,格桑在倾听。

从遥远的云里走来,把朝圣的迢迢长路折叠起来,负在肩头。

圣山,向你走来,捧着一颗真心;向你走来,捧着一路风尘。

法号沉郁悲怆,内心一片辉煌,金顶闪烁,经堂里法器辉煌。

辉煌的法器旁酥油灯闪烁,照耀着讲经的佛祖。

默默匍匐,朝圣的道路上升,这是一群天生在路上执著不归的民族。

没有哪一个民族,对生命与自然的歌唱如此敬畏,如此虔诚;

没有哪一个民族,对生命的热爱与敬仰,是以匍匐的身躯去丈量和缩短自己与神圣之间的距离。

寻找一方精神澄澈的国度,一生泅渡,从灵魂的此岸抵达彼岸。

西藏,愿在你的怀抱里化做一块轮回的石头,今生今世。

相关阅读: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