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最牛老爸”梁启超:九子皆精英背后的百万字家书

原标题:“最牛老爸”梁启超:九子皆精英背后的百万字家书

今天,是父亲节,小编一直犹豫着要不要“蹭”这个热点。

直到昨天,小编在前央视主持人张泉灵的微博上看到了这么一句话:

这句话对,也不对。中国式的父亲总是不自觉的会带着威严,承担着家庭的重任,却往往疏忽了和亲人之间亲密的互动。

“父爱如山”的新解是:父亲就想一座山那样,动也不动。但是,父爱依旧如山,如山般坚实,为家人开辟、守护一方安全的空间;但是,也许有时也该像涓涓细流一样,滋润心田。

今天,我们介绍的这位“超能”老爸——梁启超,可能是中国式父亲的一个榜样。

他在忧国忧民、勤奋著书、匡国济世的同时,还十分注重对下一代的教育。他将自己的学识和感悟润泽在儿孙身上,言传身教,悉心培养,膝下9子,均给予特殊关注,培养出三位院士(其中次子为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院士),且九子皆为业界精英。

梁启超9个子女的合照

长女思顺,诗词研究专家、曾任中央文史馆馆长;长子思成,著名建筑学家、中科院院士;次子思永,著名考古学家、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院士;新中国成立后任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三子思忠,西点军校毕业,参与淞沪抗战;次女思庄,著名图书馆学家;四子思达,著名经济学家;三女思懿,曾任中国红十字会对外联络部主任;四女思宁,早年就读南开大学,后参加革命;五子思礼,火箭控制系统专家、中科院院士。

北京电视台《念念不忘》节目中,读梁启超家书

梁启超一生给子女写了400多封家书,总计百余万字,占他著作总量的十分之一,堪与《曾国藩家书》、《傅雷家书》并称家教典范。

这些家书有的只寥寥十几字,报平安或叙家事,有的则长达几千字,论时事或谈心得。从政局艰难到个人烦忧,从吃了美味到买了好书,无不备述。

爱要大声说出来

中国式的家长总是羞于将自己的感情表达出来,“我爱你”这三个字更不会时时刻刻挂在嘴上。

但梁启超在家书中反复提到一点:“你们须知你爹爹是最富于情感的人,对于你们的感情,十二分热烈。你们无论功课若何忙迫,最少隔个把月总要来一封信,便几个字报报平安也好。”(1927年6月15日给孩子们书

梁启超与幼年的思庄、思忠

梁启超常在信中称呼长女思顺“大宝贝”、“宝贝思顺”,即使当时这位长女已经三十几岁,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最小的梁思礼小名老Baby,梁启超常在信中叫他“老白鼻”,还给三女思懿起外号“司马懿”。(感觉有点颠覆想象)

梁启超和孩子们

在给次女思庄的信中,梁启超这样写道:

小宝贝庄庄:我想你得狠,所以我把这得意之作裱成这玲珑小巧的精美手卷寄给你。你姐姐(长女思顺)呢,她老成了不会抢你的,你却要提防你那两位淘气的哥哥,他们会气不忿呢,万一用起杜工部那“剪取吴淞半江水”的手段来却糟了,小乖乖,你赶紧收好吧。

字里行间都是满满的父爱。

你们到温(哥华)那天,正是十五,一路上看着新月初升直到圆时,谅来在船上不知蹭了多少次“江上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了。我晚上在院子里徘徊,对着月想你们,也在这里唱起来,你们听见没有?

——1925年5月9日致顺、成、永、庄书

梁启超家书

你们这些孩子真是养得娇,三个礼拜不接到我的信就撅嘴了,想外面留学生两三个月不接家信不算奇怪。我进医院有三个礼拜了,再不写信,你们又不知道怎样抱怨了,所以乘今天过年时,和你们谈谈。

——1928年1月22日给孩子们书

从这些简短的只言片语中,我们可以看到梁启超对孩子们爱总是直接热烈的表达,而不是“爱在心头口难开”。

尊重孩子的意愿

不能否认,家长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孩子好,但是,在孩子长大、有了独立思考能力之后,应该听一听他们的意见,尊重他们的意见。

1927年,梁思庄就读于加拿大麦吉尔大学

梁启超次女思庄留学加拿大著名的麦基尔大学,1927年8月,思庄读大学已一年,该选具体专业了。梁启超考虑到现代生物学在当时的中国还是空白,希望她学这门专业。思庄出于对父亲意见的尊重选择了生物学。可实际她对生物学并不感兴趣,对此,梁启超立马写信表示:

庄庄,听见你二哥说你不大喜欢学生物学,既已如此,为什么不早同我说。凡学问最好是因自己性之所近,往往事半功倍,你离开我很久,你的思想近来发展方向我不知道,我所推荐的学科未必合你的式,你应该自己体察作主,用姊姊哥哥当顾问,不必泥定爹爹的话,但是新学期若已经选定生物学,当然也不好再变,只得勉强努力而已,我很怕因为我的话扰乱了你治学针路,所以赶紧寄这封信。

长子梁思成和妻子林徽因

和天下所有的父母亲一样,婚姻大事是最让他们操心的,但与当时的包办婚姻不同,梁启超崇尚婚姻自由,他在给长女思顺的信中写道:

我对于你们的婚姻,得意得了不得,我觉得我的方法好极了,由我留心观察看定一个人,给你们介绍,最后的决定在你们自己,我想这真是理想的婚姻制度。好孩子,你想希哲如何,老夫眼力不错罢。徽音又是我第二回的成功。我希望往后你弟弟妹妹们个个都如此(这是父母对于儿女最后的责任)。我希望普天下的婚姻都象我们家孩子一样,唉,但也太费心力了。像你这样有怎么多弟弟妹妹,老年心血都会被你们绞尽了,你们两个大的我所尽力总算成功,但也是各人缘法侥幸碰着,如何能确有把握呢?好孩子,你说我往后还是少管你们闲事好呀,还是多操心呢?

1938年,林徽因、梁再冰、梁从诫以及梁思成一家四口(前排左起一至四)在西南联大的“教授之家”。

更关注孩子的全方面发展

梁启超教育子女褒多于贬。

次女思庄初到加拿大留学时,英文有些困难,一次考试在班上得了第十六名,为此极不痛快。梁启超得知后写信鼓励她说:

庄庄:成绩如此,我很满足了。因为你原是提高一年,和那按级递升的洋孩子们竞争,能在三十七人中考到第十六,真亏你了。好乖乖不必着急,只需用相当努力便好了。

梁启超携林徽因(右)、梁思庄游长城

后来,思庄成绩一路赶上,升入大学,梁启超高兴之余,特意写信嘱咐:

庄庄今年考试,纵使不及格,也不要紧,千万别着急。因为她本勉强进大学,实际上是提高了一年,功课赶不上,也是应该的。你们弟兄姐妹个个都能勤学向上,我对于你们功课不责备,却是因为赶课太过,闹出病来,倒令我不放心了。

杨友麒、吴荔明与母亲梁思庄

对待长子,梁启超更是惇惇嘱咐,要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做一个有趣的人:

关于思成学业,我有点意见。思成所学太专门了,我愿意你趁毕业后一两年,分出点光阴多学些常识,选一两样关于自己娱乐的学问,如音乐、文学、美术等,我怕你因所学太专门之故,把生活也弄成近于单调,太单调的生活,容易厌倦,厌倦即为苦恼……

1950年,梁思成(卧)在病中与林徽因(立)讨论国徽图案

像朋友一样交流

梁启超在信中,常常与孩子们像朋友一样交流,谈人生、谈理想。

处忧患最是人生幸事,能使人精神振奋,志气强立。两年来所境较安适,而不知不识之间德业已日退,在我犹然,况于汝辈,今复还我忧患生涯,而心境之愉快视前此乃不啻天壤,此亦天之所以玉成汝辈也。

——1916年1月2日致思顺书

梁启超

人生之旅历途甚长,所争决不在一年半月,万不可因此着急失望,招精神之萎葸。

——1923年7月26日致思成书

1936年前后,梁思成、林徽因夫妇在北平天坛正在修缮的祈年殿屋顶上

我自己常常感觉我要拿自己做青年的人格模范,最少也要不愧做你们姊妹弟兄的模范。我又很相信我的孩子们,个个都会受我这种遗传和教训,不会因为环境的困苦或舒服而堕落的。

——1927年5月5日致思忠书

我今日若还不理会政治,实在对不起国家,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国家生命民族生命总是永久的(比个人长的),我们总是做我们责任内的事,成效如何,自己能否看见,都不必管。

——1927年1月27日给孩子们书

微信编辑| 俞越

综合摘选自《梁启超家书》

转载请注明出处

#沙井系列# 艺术围裙儿童版,点击即得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