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诺诺镑客逾期之谜

原标题:诺诺镑客逾期之谜

麦子金服旗下的互联网投资平台诺诺镑客正面临多事之秋。被某央企收购“乌龙事件”过后不久,近日,又遭遇逾期风波。6月13日,诺诺镑客方面称,由于银行存管上线前停服,导致处理件数短时间内积压,两款产品出现逾期。而事件的另一方徽商银行则表示,诺诺镑客逾期事件与它们无关。截至6月18日,逾期情况仍在持续,事件陷入谜局。其实,这已经不是诺诺镑客的第一次逾期,不少投资人质疑,此次逾期事件,也凸显了诺诺镑客运营能力的短板。

逾期

近年来,网贷平台逾期事件数不胜数,但公开称因银行存管逾期的并不多见。 6月13日,诺诺镑客在其官方网站论坛发布名为《关于徽商银行资金存管上线后各类问题说明》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公告称,诺诺镑客徽商银行资金存管已于6月9日正式上线。上线后因徽商银行待处理债权量过大,现导致部分业务无法按时处理完毕。其中,6月11日起,部分计划类产品延期到账。此外,诺诺盈产品出现逾期未还款现象。

对此,诺诺镑客表示,针对计划类产品,平台会根据用户实际延期情况发放现金券作为补偿,每位用户延期一天补偿10元现金券,以此类推。而诺诺盈逾期未还款,目前正在处理中,平台会启动代偿机制,为确保系统稳定暂定分批处理,同时补偿罚息违约金。

此外,不少投资人表示,账户总资产显示减少。对此,诺诺镑客回应称,用户账户总资产是由可用余额+在投金额+冻结余额组成的。其中在投计划中如有债权处于还款状态,会因系统问题延迟未变更,导致用户账户总资产显示减少,实际资产并未减少。

截至6月18日,逾期事件仍在发酵中。6月18日上午,一位名叫“笨老头”的投资人在诺诺镑客官方论坛中质问诺诺镑客,“去年购买贴心计划3331期已逾期,平台何时还本付息?”诺诺镑客方面6月18日在论坛中回应称,“3331期今日会结算完毕,为此平台明天会安排现金券补偿,非常抱歉给您带来不便”。

此次事件逾期真实原因到底是什么,引发市场猜测。

对此,诺诺镑客方面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诺诺镑客于2017年6月5日-9日进行存管系统上线,上线期间暂停服务,对此,平台于6月2日提前发出公告,告知用户此项工作对用户体验的影响,即6月4日22:00起至存管上线前不能进行充值等服务,在停止服务期间部分用户无法登录进行还款,造成少量还款延后。由于诺诺镑客的用户已达700万,体量巨大,因此在存管上线后有大量待处理还款分批次逐步进行,目前已经基本处理完毕。

不过,徽商银行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称,诺诺镑客逾期一事和徽商银行存管系统并无关系。

专家则认为,确实有可能存在存管系统匹配问题导致逾期的现象。

网贷之家研究中心总监于百程表示,“之前也听别的平台说过,在上线存管后,时间仓促,技术磨合不到位,导致借款人还款时扣款失败,致使个别项目逾期。这次诺诺镑客事件,是发生在存管上线之后,我觉得和平台、存管行都有关系,比如双方的重视程度、准备程度、人力配备、技术能力等。”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薛洪言表示,考虑到存管系统刚上线,这种情况是有可能出现的,有可能是系统对接调试仍不通畅,即系统调试期间未做好充分准备便匆忙上线 ,也有可能是银行系统运行和资源投入能力未达要求。不过,一般而言,应该是系统调试的问题。

能力

逾期事件发生后,不少投资人质疑诺诺镑客的运营能力。

据悉,诺诺镑客是上海麦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100%控股的全资子公司。公司成立于2009年,是国内成立时间最长的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平台之一,现由上海诺诺镑客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运营。 官网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30日,投资端注册人数133.45万人,累计成交金额82.62亿元。

一位投资人在网贷之家论坛中留言称,银行存管上线对一些业务有影响是正常的,关键还是要看平台的运营情况。另一位投资人表示,目前诺诺镑客提现基本也能秒到,对于平台应该可以放心,但通过此事,可以看出平台在运营方面还需要改进。

值得一提的是,银行接入多家网贷平台存管,如果出现因系统处理量过大,导致平台逾期的情况,平台方、银行谁该担责?

薛洪言表示,《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明确要求存管银行 “系统具备安全高效稳定运行的能力,能够支撑对应业务量下的借款人和出借人各类峰值操作”,因此,若银行系统不具备平稳应对平台峰值操作的能力,是不应当与平台开展资金存管业务的。不过,现实情况是,银行业开展网贷平台资金存管的积极性有限,以中小型银行为主,网贷平台并无太多选择的空间;而此类中小银行,出于拓展存款和客户的角度,一定程度上也存在超越自身系统能力和服务能力接入过量网贷平台的情况。

于百程表示,这种情况并非一定会发生。一旦发生,具体看实际情况和平台存管方的协议约定。目前来看,发生这类现象是平台方最终担责和解决,投资人、借款人都是平台的直接客户,存管行属于平台的业务服务方。

投资人只能向平台方申请主张权利。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表示,银行与交易平台进行系统对接可能会因技术问题出现数据无法及时处理的情形,但对于投资者而言,只能向交易平台主张权利,因为交易平台是为投资者交易服务合同的相对方,其有义务保证交易的安全可靠;而对接哪个银行是由交易平台选择的,投资者并无发言权。

尴尬

除了被陷逾期风波之外,作为上海平台,诺诺镑客或也面临着更换银行存管的尴尬。在日前出台的《上海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管理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中提出,必须选择在本市设有经营实体且符合相关条件的商业银行进行客户资金存管。对于诺诺镑客选择的徽商银行而言,目前在上海并没有分支机构。

薛洪言表示,《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明确要求存管银行“具备在全国范围内为客户提供资金支付结算服务的能力”,各地针对这条要求进行针对性细化,便衍生出存管银行必须有属地化经营实体的要求。从存管业务开展和监管便利度等方面来看,存管银行属地化的确更便于管理;同时,考虑到一线城市银行机构密集,虽然做此限制,网贷平台仍然有大量的存管银行可以选择,对于尚未上线银行存管的平台而言,不会存在太大的困扰。对于已上线资金存管的平台而言,若存管银行不具有属地化经营实体,是否需要整改,则需要视政策要求而定。在分析人士看来,存管银行属地化问题的解决方案有两个:一是存管银行在异地开设网点;二是平台更换存管银行。

对此,薛洪言表示,从整改难度上看,对存管银行而言,异地开设网点需要监管机构审批,通常认为违背了地方性商业银行的经营原则,审批通过的难度较大;对网贷平台而言,虽然更换存管银行存在成本重复支出的问题,但难度相对较小。不过综合来看,网贷平台主要集聚在北上广等省市,对于着力开展网贷存管业务的城商行而言,还是有着较大的动力在上述地方设立实体经营机构以满足监管要求的。

于百程则认为,上海金融办的存管银行属地原则,目前还在征求意见阶段。但据了解,落地的可能性比较大。如果最终执行,平台会和存管行做协商,解决不了,平台更换符合条件的存管行的可能性比较大。

对于是否会更换银行存管,诺诺镑客方面表示,现在监管政策时时处于变动中, 公司在积极沟通,不对的及时更改。

“对于诺诺镑客而言,如果更换银行存管,不仅将带来成本重复支出的问题,也再度考验平台运营能力”,一位互金行业资深人士说道。

北京商报金融调查小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