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故事在路上  |  第一期

原标题:故事在路上  |  第一期

“总有一些萍水相逢却过目不忘的人。”

你坐过最久的火车是多久?

硬座,53小时20分钟,在第三天傍晚才到达目的地。

那么久,你去的是哪里?

西藏,起点站广州,终点站拉萨。

Z264,广州直达拉萨,全程53小时20分,是我目前坐过最久的火车,全程硬座。

大学毕业季来临之前的2月底,我独自踏上了从广州开往拉萨的火车,开启了一个人近一个月的拉萨之旅。

似乎只要乘坐中国的长途火车,不管是硬座还是卧铺,总能遇到各路经历充满传奇色彩的江湖侠客和一身故事的平凡男女。

你别看有的人刚上车的时候只顾望着窗外呼啸而过的风景发呆,或是默默低着头对着手机屏幕目不转睛,可是等时间一久(其实也就是过了那一两个钟头),陌生人之间的距离稍微有了一个接近的突破口,彼此之间就向打开了一本故事汇一样滔滔不绝聊起天来。

在那次前往拉萨的火车上,由于我独自出行,考虑到路途及其漫长,所以一上火车我便在车厢里搜寻和我年纪相仿的行人,希望沿途能找个伴。

火车缓缓开动,我隐隐听到右后方传来一对男女交谈学习的声音。居然在这个时间段还能遇上准备去开学报道的在校大学生(相对于内地很多大学春季开学的时间来说,3月初才开学已经很晚了),我也是很惊喜和意外。

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和行程之后,便愉快的加入了他俩的“队伍”,我把随身的行李带到了他们的座位,和他们一起攀谈了起来。

巧的是男生的行程和我一样——也是从广州去拉萨。他现在是一名西藏大学大二的医学生,专业是藏医学。女生是青海师范学院的大一学生,而她的终点刚好是我们进藏的关键换乘点——西宁。

男生说:我一个广东人,根本没有想过要来西藏读大学。因为家里是医药世家,自己也对医学有着浓厚的兴趣,所以在填报志愿的时候填的全是医科类大学,当时估分之后都做好了去长沙读大学的准备,只是当时也是随便填了一下西藏大学的藏医,居然就给录取上了。

女生也说:我家是广西的,爸妈现在在广东工作,我都忘记当初是怎么填报的志愿去那么远的地方读大学的了。

还真是,高考填报志愿的一个小动作,就决定了接下来四年的大学学习内容和生活方式。或许学了一个之前从来没有想过的专业,或许去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开启了生活习惯完全不同的生活。

说实话,我也很佩服他们两的勇气,去了一个完全陌生、而且地域气候和风俗习惯完全不同的城市求学,要知道在这之前,我连这两个地区的卫视台都很少看,更别说其他的关注和了解了。

男生告诉我们,那年录取通知出来以后,整个西藏在广东省招收的学生就10来个。他们在贴吧里发了贴,准备大一开学的时候一起去报道,也正好路上有伴。可是当火车过了西宁,准备正式进藏的时候,有的人身体就受不了了——出现了严重的高原反应。列车工作人员考虑到他们身份比较特殊——准备去西藏大学报道的大学生,所以紧急让他们在沿途下车,跟随返程的列出回内地。也是由于身体受不了高原气候的原因,他们那年10多个来自广东的大学生里,有大半选择了回去复读。

啊?高原反应会那么严重?还没去过高原的我有点难以置信。

是的,我也听我同学说过,很多人去了西藏都高原反应,所以我一直不敢去。女生补充着说。不过去之前可以先做好准备工作,买一些红景天来吃。藏药是很神奇的。有的是一棵植物、一块石头,都能治疗疾病。

之前我倒是听说过藏药神奇,可没想到神奇到石头也可以用来治病。

那红景天,我可以在沿途买来吃吗?我还是挺担心高原反应的。

没用的,那个抗高反的药要提前一个星期吃才有效,你现在吃也来不及了。

我连忙询问之前去过西藏的朋友,他说他在去西藏之前也吃过。好吧,看来我太“单纯”了,之前在我看来,去西藏只要准备好足够御寒的衣物就可以出发了。

火车呼呼的前行,这两位学弟和学妹也一路给我普及高原的基本常识——刚到西藏的前几天不可以洗澡;高反了别害怕,记得去药店买抗高反药,过几天就好了;西藏的寺庙不烧香,最好多准备毛票;西藏在内地受欢迎的藏药有藏红花、冬虫夏草、玛咖……

交谈之中,不知不觉我们竟在火车上度过了四年一次的2月29日。

列车一路从南向西北前行,海拔慢慢升高,窗外的景色渐渐从青山绿水变得荒芜起来。

50多个小时的车程,每次停站都会有旅客上车下车,在天南地北的方言里,车厢也变得越来越拥挤。

第二天晚上八点的时候,列车到达了西宁。学妹到站了,我们也一同下车,简单道别之后,我和学弟换乘了供氧火车继续前行。

换乘之后,窗外真正精彩的风景才开始。随着海报的不断攀升,一路上出现了遍地的牦牛、成群的山羊、还有结着厚厚的冰的山川湖泊,高原的风光美景开始慢慢呈现出来。

沿途停车,有下去吸烟的旅客,可他们怎么点打火机,就是出不来火。

高原氧气稀薄,风又大,所以很难点烟的。学弟告诉我。

终于在第三天下午5点多的时候,列车到达了拉萨站。可是在这之前的几个小时里,我已经因为缺氧头疼得吸过好几次氧气了。

学弟说他这个学期要去灵芝学习,会跟着藏药老师上山采药。第二天便坐着大巴赶往灵芝去了。

在火车上度过了三天两夜,多亏有这两位同伴同行,一路聊天解闷,为我科普高原常识。

再后来的6月我毕业了,10份去了北京工作。这时那位学弟作为学校的优秀交换生,也来到了北京的某个医科大学学习。当时想约他叙叙旧,学弟说:我最近事情比较多,想先潜心专研医学,等我考上北京的研究生我们再约吧!

在微信上,到可以时常看到学妹的一些大学生活的动态。

在火车上与他们萍水相逢,分别之后一直念念不忘,记得他们讲话的语气,记得他们跟我讲的故事。

-- END --

编辑 / Fang

图 / 《白日梦想家》

音乐 / 《夜空中最亮的星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西藏 拉萨 广州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