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周末电台 | 环阿尼玛卿之旅(下)

原标题:周末电台 | 环阿尼玛卿之旅(下)

你是如何度过闲暇时光的?忙碌的生活是否想让你在一个安静的地方,闭上眼睛让自己安静下来,体会一种异度空间。或许闭上眼睛听来自西藏的故事,会给你这样一种享受,给眼睛安眠,给心灵慰藉,给自己一个安静的异域空间,就这样驰骋……那么,我们,一起来静听……

节目:西藏人文地理·静听书屋

文章:环阿尼玛卿之旅

作者:何亦红

摄影:何亦红

主播:温温

配乐:藏地音乐

短介绍:

阿尼玛卿亦称玛积雪山或玛卿岗日、积石山。位于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境内玛沁县西北部,是东昆仑山系支脉,主峰玛卿岗日海拔6282米,位于东经99.4度,北纬34.8度。

(接上集)

2004年2月这里曾发生过一次大型冰崩,冰崩地点在阿尼玛卿Ⅰ峰6282米高程点西北330度方向的西坡上。这次冰崩形成的冰碛物东西长2.2公里,南北宽1.5公里,面积约为3.3平方公里,堆积物占压了玛沁县下大武乡5000多亩夏秋草场,清水河、达玛曲河、权隆河被阻断,并由此形成了一个面积达30000平方米的堰塞湖。

煨桑仪式

我们此时正在经过冰崩区,一条黑色的冰碛带从两山之间倾泻而出,黑色的碎石上这几年已经被过往的马队和朝圣者踩出了明显的小路,但规模很大,全部走完也得一两个小时。

这一天的路程有24公里,我们走得很吃力,向导们寻找营地也很吃力,要保证有可靠的水源、平坦的地面以及背风的地势,结果寻到了一处高地“西马智地”,传说是山神们赛马的地方,从这里可以俯瞰整个山谷,印有格萨尔王的彩旗高高飘扬在山巅的玛尼堆上,对面的山体就是阿尼玛卿的南大门,山门入口处。营地很美,一个清澈的小海子边,开满了黄色小花。帐篷就搭在河畔湿地厚厚的草包上,虽然有些潮湿,但软软的很舒适。马和牦牛被放养在周围的山里,马的双腿虽然被绑上绳子,但仍然能挪动得很远,第二天早上牧人们再将其逐一寻回。一夜风雨,一个藏族向导的帐篷头天晚上塌了,早上他从一堆帐布中钻出来,和同伴嘻嘻哈哈地抖掉毛毯上的积水,还一边高声唱着藏歌,在艰难的环境中,他们仍能保持开心和幽默。他们的快乐是如此简单,是这广阔的草原、奔腾的河流,以及巍峨的雪山,赋予了他们天生的坚韧、勇气和乐观。

煨桑仪式

第四天出发不久,诺次夫妇指点我们看白度母神泉水,就在山崖下很不起眼的一处溪流处,周围挂有少量的经幡,不注意还很难发现。据说在这里用藏语念卓玛经,泉水就会变大。想不到,随后跟上来的一位向导真的会念卓玛经,只见随着他的念诵声本只有一股的泉水竟渐渐由三股变成了五股!而随着经文的结束,泉水又慢慢恢复了原状。诺次夫妇在这里磕了几个长头,还用泉水清洗脸庞,相信能带来吉祥。这附近还有很多神奇的的泉水,记得从大武镇到达转山起点三岔口的途中,还有一处红色泉水(估计是含有铁矿的原因),喝起来居然是啤酒口味的,有气泡感,略带苦涩。路过的藏民都用瓶子接饮,这泉水可以治疗胃病。但不能连续饮超过三天。

傍晚时分我们到达了觉木央然,这里可以算是阿尼玛卿的西北侧肩膀。一排白塔和经幡的后面山崖上,一个不起眼的山洞为“消孽洞”,进口为一人腰那么粗的洞口,据说能钻过的人即可消除之前的孽。旅游局长索南指导我以奇怪的姿势顺利地钻进,待再从另一口钻出后心情无比舒畅。

煨桑仪式

“报恩石”是放置在洞口附近的一大一小两块巨石,分为男石和女石,男人抱那块大的,女人抱那块小的,如果能围绕白塔行走一周,就算能报答一遍父母的养育之恩。我费了很大力气试图抱起那块小的,可没戏,它根本纹丝不动,看来父母恩真是如山重啊,如何能轻易报答得了!

白塔对面的山崖上挂满经幡,是大宝法王的修行洞,藏语意为阿尼桑姆修行洞,藏族历史上有很多高僧大德曾在这里修学佛法。传说这里属杂日山脉,天竺国的空行母修行岩洞,唐东杰布等修成正果后,在岩壁上留下头部与胸部的痕迹。岩石上还留有格萨尔王的神驹和神犬的足迹。

行走在阿尼玛卿雪山脚下

同样在索南的指点下,我双手抱住消孽洞口一块凸出的石头,双脚蹬住岩壁,头朝下,把上半身反了过来,朝后看修行洞一侧的山体,得到了和正常观看不同的视角,夕阳正逐渐从山尖隐退,山体绯红,配合深蓝的天空,色彩绚丽,天地开阔,我问索南能看到什么,他神秘地说:“你能看到什么就是什么。”我说我看到了一个明亮的未来,一方更广阔的天地。一种希望和力量从心中破土而生。

这里是阿尼玛卿的最西端,从此就开始拐向阿尼玛卿的另一侧,后面的路程都是通有公路的,我们从这里换乘越野车沿着东北侧继续转山。

写着经文的牛骨

阿尼玛卿文化中心是兀立于草原中心的一处雄伟的藏式建筑,外部是典型藏式的雕梁画栋,内部是现代的钢结构和玻璃屋顶。一层大殿置有阿尼玛卿精美的雕像,二层和后院则是学校的教室和宿舍。这里完全是活佛自筹资金建立的,旨在为更多的藏族孩子提供学习机会。活佛大部分时间在其他地方筹款,我们前往拜访的时候恰逢他正好在,他说这里比较缺教师,如果有志愿者愿意过来支教一定要推荐过来。同时,队友沐沐的朋友正好在藏区做“免费午餐”的公益活动,也准备介绍给藏文化中心。

马帮昨晚就驻扎在藏文化中心前面的草滩上,我们就此与他们道别。他们一路忍受着寒冷、辛劳,不厌其烦地为我们做好每一个细节。卷毛向导骑一匹快马在雨中追随我们的车队很久,我在车内隔着挂满水珠的玻璃一个劲地和他挥手道别,心中有些许的不舍,不舍这些和他们一起跋山涉水、一起赛马打趣、一起搭营喝茶的日子。很多时候我们留恋一个地方是因为留恋那里的一批人,因为他们,此行的转山增加了无数生动的情节。

煨桑仪式

越野车继续行进在阿尼玛卿东侧的山路上,这是一条颠簸的土路,沿河而行。周遭的草原布满很多小洞,这些都是鼠兔留下的,鼠兔是草原的天敌,被它们刨过的草场基本都荒废了。草场上孤零零的一个白色的帐篷里住着一户人家,这是科研项目的工作人员,他们负责在周围种植草地,我们经过的时候正在犁地,准备种植草籽。这里是海拔四千多米,生活条件艰苦,我不由得感叹他们的坚韧,但同时又为项目担忧,偌大的草场,这样的做法是否只是杯水车薪呢?

哈龙冰川是黄河流域最大最长的冰川,是此行的第二个五千米级高海拔的垭口,由于是驾车到达,并无太强烈的高山反应,但仍感觉到稀薄空气的压迫感。在这里本可清晰看到阿尼玛卿,但由于淫雨霏霏,浓重的雾气完全遮住了雪峰,只露出下方延伸出来扇形的冰舌。我们照例在猎猎风中系上经幡,让山风吹动经幡捎去对阿尼玛卿的敬意。面对隐藏在重重雾霭后面的巨大山体,比晴天一览无遗之时,能拓展出更深远的心灵空间。

在黑牦牛毛毡房里喝上了热茶

曲格纳降魔白塔海拔3650米,离雪山乡三公里,到达这里就已经接近转山的尾声了。白塔背面有一座小寺庙,据说这里还埋着当年约瑟夫·洛克留下的十字架。洛克在早年的笔记中有这样的记述,“1926年,我考察了青海湖南的阿尼玛卿山脉以及黄河的峡谷地区,成为了对黄河和阿尼玛卿山脉的中间地带进行探险的第一位白人”。后来他在为《国家地理》所撰文章中说,他当时登临该山的4900米处,而他测算距离顶峰尚有3600米的高程,所以这座山是世界最高峰,超过了珠峰!

1944年,一位美国飞行员驾驶飞机途经阿尼玛卿时紧急报告:“我机飞行高度9000米,前方上空出现有高出我机数百米的山峰。”据载,1949年美国登山者雷纳德·克拉克曾在阿尼玛卿探险和测量,他测出主峰海拔为9041米,这也超过了珠穆朗玛。这期间还有一些勘查队来此,然而都无功而返。直至1960年北京地质学院11人登上阿尼玛卿峰,这座山才逐渐被人认知。

阿尼玛卿东侧的山路崎岖颠簸,这个季节多处被雪山融水冲毁,要不是当地司机熟悉情况,很难分辨出小瀑布密布的路面上究竟哪里是路。途中车辆事故频出,在海拔近五千米的前后不着的地方,一辆车出现了故障,藏族司机居然用一条哈达给绑好了。而第二天另一辆车被开断了转向轴,这个问题哈达可无法解决了,只能将车弃在附近的居民点了,找机会再进来拖车或维修了。最终我们于第六天到达了雪山乡。

在雪山乡的黑牦牛毛织成的毡房里,我们手捧洒满人参果和白糖的藏家酸奶,围着牛粪炉喝上女主人亲手烧制的奶茶的时候,心里才真正温暖踏实,至此转山的旅程正式画上句号。阿尼玛卿此时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反而由清晰变得模糊,或者说是多元化,它不仅仅是远方那片洁白的雪峰,也是那个骑着白马力量超凡的山神,还可以是朝圣者梦想中的美好福地,甚至是跋涉者心中不灭的希望与力量。

(本文摘自《西藏人文地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二维码)

相关阅读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西藏人文地理》5月刊,带您触摸西藏的心跳和温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