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别把Uber的锅扔给水逆,这就是他们自己作的!丨小巴侃经济

原标题:别把Uber的锅扔给水逆,这就是他们自己作的!丨小巴侃经济

点击上图为会员

超过17万人在听

每天半元钱,听吴晓波说世界万千

文/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美国时间20176月11日

Uber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

这位昔日的硅谷明星

正式宣布无限期休假

这也是Uber公司近半年来

14位离任高管

无疑也是最最最核心的高管

卡兰尼克离开的背后

是无比尴尬的2017上半年

被称为Uber的“水逆期

这期间

Uber这只颠覆历史的独角兽

只剩下一个利欲熏心的丑角

但小巴认真讲

真是没见过比Uber更“”的公司了

这样的锅,水星宁可爆炸都不背

1月份反特朗普罢工的时候

平时那些抱怨Uber抢饭碗的出租车司机

都决定不干活来支持“人类自由”

可Uber呢

一副“大家当无事发生过”的样子

乘机捞钱

2月份离职女工程师爆出性骚扰事件

迫使卡兰尼克请来美国前司法部长调查

然而结果却是3月份一高管辞职

表示“我真的看不下去”

等于坐实了指控

3月份喝酒打车的乘客

发现Uber司机“比自己还醉”

3-4月份他们又被爆出搞了个“地狱计划

数据窃听的办法

要让自己的对手都“下地狱去

甚至当Uber内部打算就此改革

引入女性到董事会

来解决“荷尔蒙”失调问题时

董事会大卫·邦德曼

却当着全体员工的面

开起了性别歧视色彩的玩笑

最后当然是“懂事”地辞职了

成为前面的“十四分之一”

这样的“直男癌”瞬间

Uber文化里屡见不鲜

”的背后是更深层次的文化痼疾

但总结归纳而言

持续不盈利、管理严酷且双标

滥用数据、面对质疑不寻求解决

诸多问题让这家公司名副其实地考砸了

下面且听小巴一一分析

1

它备受青睐,但还是一个亏货

Uber的估值高达680亿美元

是硅谷最大的独角兽

与估值相匹配的

2012年以来Uber惊人的增长速度

尤其在2014-2015

Uber开启国际扩张

2015年的营收直接翻了4倍

单位:百万美元

但亏损能力也丝毫不输增长

那个牛哄哄收了17亿的2015年

净亏损却高达19亿美元

截至最新数据

2016年净亏损28亿美元

(不含中国业务)

2017年一季度亏损7.08亿美元

尽管如此,在Uber水逆发生前

投资人依旧将其视作

全球最具价值的初创型企业

一切很美好,只是不赚钱

但盈利始终是王道

持续不盈利

使Uber团队逐渐失去了反抗的王牌

2

它严于管束,却简单粗暴

小巴先说几个小事

各位感受下

2014年有个闲得慌的人想赚点外快

他先成为了一名Lyft司机

Lyft:美国第二大打车软件公司

Uber本土的主要竞争对手)

然后又为Uber工作

有一次Uber发给他一份警告邮件

因为有证据显示他的评分到了4.55红线

措辞十分严厉

其实这是个乌龙

虽然澄清了

但Uber的严厉和粗暴

还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而在Lyft发生不愉快时

对方首先认真了解事件的全部过程

随后友善且中肯地表达了对他的信任

毫不吝啬地赞美了他的出色表现

甚至在完成第1000次任务时

为他专门举行了一次小型聚会

Uber的低情商还反映在

“无人驾驶”的话题上

卡兰尼克曾公开说

“司机最终将被无人汽车取代

没办法,这是趋势。”

而这些他口中被取代的上万名司机

正是Uber业务能够顺利开展的基石

以上反映了两家公司

截然不同的企业文化

正如他们的宣传语所展现的

Lyft:“您身边会开车的朋友。”

玩的是社群

Uber: “每个人的私人司机。”

崇尚军事化管理

这本无可厚非

但Uber似乎并没有培养出

良好的专业素养

反倒是培养了一大堆怨气

比起卡兰尼克对下属的纵容

如此双标的人力管理办法

Uber逐渐失去了民心

3

它不择手段,只看重效益

除了态度差不体贴

Uber甚至将司机培养成

接单机器

美国法律规定

在道德上不应该诱使操纵员工过度劳动

Uber有一部分研发就是

想要从心理学和行为学角度

来诱导司机大量接单

Uber开发了类似于

Netflix自动下一个视频节目的算法

这算法能让观众一口气追完整部剧

对于Uber司机来说

意味着无缝衔接地干活

他们解释说

这满足了司机想多接单的心理需求

但他们没有指出

这会让人失去自控力

有的司机已经很劳累

却依然投入在忙碌中

甚至患上了慢性病

更没有节操的是

为了让司机们集中到某些热门地区

一些Uber公司的男性管理者

会伪装成女性给司机们发短信

Uber深知这种“色诱术”非常有效

毕竟绝大部分的司机都是男性

Uber司机

大部分是共享经济中

独立的劳务提供者

得不到相关的就业保护

陷入了法律与道德双重失效的炼狱

这事情看起来似乎

是司机的自由意志

但一个疲于非忙碌时段接单的司机

恐怕会在真正需要的时候体力不支

最终损害的还是

司机和消费者的利益

在运营上本该利用大数据

优化配置人力资源

Uber却急功近利

粗暴地把司机“机器人

这是Uber扑街的又一大因素

4

它面对质疑,却从不解决问题

除了虐司机怼同事

Uber更擅长“公关”

对于那些没有道理的顽固派

花钱拉横幅求签名倒可以理解

但对于那些善意想要

为公众安全有点保障的人

Uber也是一边倒地打击报复

除了盗号和威胁外

他们甚至不惜重新设计应用

只为加一个选项来讽刺对手

奥斯汀的女议员安·基钦就深感费解

她并不想取缔Uber

只是希望网约车能够纳入管制

提出统一让司机提交指纹信息

以便保障乘客的安全

Uber却“很有创意”地改动了应用

在叫车时配置了一个新选项

“基钦的马车”

来讽刺她的保守

他们还为另一个对手纽约市长

特别设置了“德布拉西奥 Uber”服务

选择这项服务的用户

需要等待25分钟

小巴不禁想问

事关用户体验和人身安全

有这个闲工夫去无厘头

为什么不去认真思考对方的问题呢?

Uber在人们面前扔出了创意

却丢掉了善意

面对质疑,Uber不可一世

缺乏解决问题的协作精神

最后使得自己在各方面都被孤立

这是Uber麻烦不断的第四个原因

Uber水逆期间

它在全世界的竞争对手

都借机完成了本国市场的卡位

Lyft仿佛开挂一般完成了新一轮融资

甚至被纳入到了以谷歌为核心的

“自动驾驶汽车商业模式闭环”

印度对手OLA基本攻占近六成的市场份额

加上早已被迫放弃的中国市场

Uber可能没等休克疗法结束

就已经被全面围剿

记得当年孙宏斌破产的时候

吴老师判断他可以卷土重来

因为所有人都夸孙宏斌

尽管面对困境

他依然妥善处理了所有的人和事

后来他果然创办融创东山再起

可见人心对于创业者何其重要

对卡兰尼克而言

如果他想要王者归来

那只能奉劝一句

长点心,更懂事一些

7月5日-8月5日,我们将在各城市举办“会员成长日”,作为会员的社群活动。现在已有51城市报名,如果你想在这些城市做成长故事分享,点击下图立即报名。

*具体城市名单见今日第三条图文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