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他是梁山中少有的文艺青年,职位与武艺严重不符

原标题:他是梁山中少有的文艺青年,职位与武艺严重不符

  要说水浒中哪位首领职位跟武艺不相符的,是马麟。书中说马麟“祖贯是南京建康人氏,原是小番子闲汉出身,吹得双铁笛,使得好大滚刀,百十人近他不得,因此人都唤他做铁笛仙。”

这个小番子究竟是个什么来历有两种说法,一则就是如龙门客栈里说的,是个少数民族,梁山上通骑术的好汉其实并不多,马麟能进入马军小彪将兼远探出哨头领一十六员中,作为侦察骑兵,这个骑术已经算是很强的了,说他是个马背上长大的少数民族也说得通。 另一种说法是衙役的助手,或是无正当职业,以帮闲为生的人;游手好闲之徒。水浒成书于元末明初,蒙古人统治中原,极其粗疏,加之语言不通,帮闲就成了衙役执行公务的重要助手,朱元璋称帝建国,缩减公务员编制,帮闲更加成了衙门中的必备人员。但这个说法用于宋代则不通,所以说马麟是以给大户人家帮闲为生的闲汉较为贴切,否则无法解释他如何吹得双铁笛,后来在赏菊会上又能吹箫为乐和伴奏,与燕青的筝并列,这个水平就相当惊人了,难道流氓中也有文艺范?

本水浒里有三次较为重要的出场,三打祝家庄与扈三娘双刀对双刀不分胜负,参照后来扈三娘与呼延灼的对打,马麟的武艺在梁山应该属于准一流水平,绝对在王英之上,略低于马军五虎八骠骑。在侦察骑兵的十六员将领中排名十二,梁山坐六十七把交椅,排在武艺和工龄都不如他的王英之后,这要么说明梁山上早就实现了职衔分离,要么说明有人的地方,就有远近亲疏了。 第二次出场是展现他的艺术才能,在赏菊会上弃笛吹箫,可能是因为铁笛声太硬太高亢,不适合宴会气氛。 至于第三次出场就是悲剧了,马麟在乌龙岭探路,刚立大功,就被据称有万夫不当之勇的白钦一标枪扎死,成为死在白钦手中的两大梁山将领之一。 梁山好汉中颇有十八般武艺皆通,拿起什么用什么的高手。

  但最终上阵,还是会用自己趁手的兵器(除了一个杨志,人家是家传令公金刀,杨家枪真正两项全能),如马麟这般,一个吹得双铁笛,使得大杆刀的文艺范强盗,仅仅是为了追求华美,居然弃去最精熟的大杆刀不用,改用较为华丽的双刀,结果被一标枪戳死,若是马麟坚持使用大杆刀,结果会不会好一些呢?你那双刀,跟人家武二哥的双刀不能比啊。 只能想象,这位铁笛仙确实如吕方郭盛一样,是一位头可断,血可流,式样不能丢的翩翩美少年了。在现实中这样的人也多的是,可见文艺青年不是可以用常理揣度。以上是小编的片面之词,欢迎评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