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若有一家车企开门拥抱“野蛮人”,那可能就是观致

原标题:若有一家车企开门拥抱“野蛮人”,那可能就是观致

观致出大新闻了:

6月16日,其外方母公司Kenon Holdings突然公告称,观致、奇瑞和Kenon下属的QUANTUM三家企业,已经跟一家新的中国内地投资者签署协议,后者愿以65亿元人民币收购观致51%的股权。

一时间,关于这家新投资者身份的猜测甚嚣尘上。最言之凿凿的指向是,该神秘金主不是别人,正是在备受瞩目的万科争夺战中暴得大名、被人生赢家王石先生怒斥为“野蛮人”的宝能系。

一边是嗷嗷待哺已久、耗血量巨大的汽车项目,一边是向来猥琐发育、胃口惊人的资本玩家,想不上热门都难。

尽管相关官方都没有正面回应猜测,但有消息人士称,宝能和奇瑞因观致的接触,已经开始了很久,一段时间以前,成都宝能方面还向观致派遣了一名高级财务人员。而成都宝能其实是去年9月才以投资成都地产业的形式出现的,这个举动与半年后的奇瑞跟宜宾方面达成入股观致的协议是否有关联,不得而知却引人遐想。

你的野蛮人,何尝不是我的真心人

地产界和投资界的朋友估计对宝能系都已经非常熟悉了,而对资本向来谨慎的汽车业或许对这家公司仍是雾里看花。这里且交代几句前情提要先。

宝能系的实际控制人姚振华,是一位卖蔬菜起家的商业奇才,如今是这家注册资本3亿元的集团公司唯一股东,直接控制着18家、通过宝能控股控制着31家企业。其中前海人寿和钜盛华两家是宝能系冲杀资本市场的核心代理人,所以宝能资金在投资品类中被归入险资。

在宝能收购万科的战役中,险资是否可以用于如此高风险的股权收购,是万科对抗宝能收购的一大杀手锏。最终,在各方势力的压迫之下,姚振华对万科的收购没有取得预期效果,在当时传说中的一致行动人恒大割肉70亿撤退之后,宝能控制万科的巨额股份进退两难,如果以恒大的同等价格售出,那宝能亏损估计超过一百亿。

在万科教父王石的口中,姚振华和他的宝能是门口的野蛮人。这个立场当初让姚振华感到意外,他本来认为他和王石应该可以进行理性的合作。这个评价也因为出自王石之口,所以迅速成了宝能的一个最鲜明的标签。

但是王石眼中的野蛮人,又何尝不能是他人眼中的真心人。在宝能商业帝国的建成史中,宝能系的资本对旗下诸多企业的扶持效果还是显而易见的。面对如此大的资金,地方政府同样对宝能垂涎三尺,君不见去年宝能进入成都,后者几乎弹冠相庆、双手拥抱。

从这个意义上说,对于观致而言,宝能当然也可以是一位天使般的真心人。

奇瑞老大尹同跃曾非常直接的地表达过,观致项目对奇瑞的技术和产品升级有明确的帮助。但是,在完成了艾瑞泽轿车系列和瑞虎SUV系列的上市之后,奇瑞的新一代产品在市场上打了翻身仗。此后,奇瑞对观致的兴趣似乎一下子消失无踪。

而一向把观致视如己出的奇瑞二把手陈安宁博士,从2016年北京车展之后,似乎再也没有以主人翁的姿态对外发表过关于观致的看法,连给观致站台都很少。随后,他把观致董事长的职位也让给了观致的首席财务官刘良——以如今新金主入局的角度来看,这个人事调整是不是也算有的放矢?

2016年年中开始,观致从上到下,在各种媒体场合,都在释放对资本化运作的渴望,甚至表达过对未来上市的预期,“我们为什么不能走上市融资路线?我们对一切资本的态度都是开放的。”现在想来,真是有意思。

在观致项目中,奇瑞的角色从来都不是金主,而是政府资源、人力资源和技术的支持者,所以以色列的资金一直是常年亏损的观致的续命汤。虽然以色列方面资金实力强大,且因在中国的布局不会对观致轻言放弃,但是人家也是一家正规公司。观致的外方母公司Kenon虽然被认为是总公司旗下专门收纳亏损资产的子公司,但是人家也是要做财务报表,人家也有业绩目标的,观致的连年巨额亏损对他们而言同样亚历山大。

Kenon不到实在撑不下去不放钱的做法,让观致每一次拿到新的投资,都会成为业内关注的新闻事件。奇瑞的意兴阑珊和Kenon的银根渐紧,让一时找不到市场爆发点的观致,必须寻找新的资金。或许在寻找资金的同时,他们也是在寻找新的发展模式。

而宝能对他们而言,简直是无法拒绝的潘多拉盒子,观致几乎没有考虑要不要打开的余地。就好像当年被项羽打得屁滚尿流的刘邦,站在门口敲戚老丈的大门,戚老丈不但打开房门热情招待,还主动把美艳动人的女儿戚姬嫁给刘邦一样,对于戚老丈而言,这辈子也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至于未来戚夫人是不是会落得成为人彘的残酷下场,那不是这会儿考虑的事情。

对于被中外两个爹裹手裹脚而缓慢发展的观致而言,不仅是宝能的钱,甚至是宝能的野蛮可能都是他们心神往之的彼岸。

你之毒药,何尝不是我之春药

前面说过,宝能在万科之战中铩羽,大额股权出售则会巨亏达百亿规模,而更要命的是,即便宝能认亏,一时恐怕也找不到人接手,这个坑对于宝能而言不是钱能简单填平的,其中充满了各种难言的凶险。

收购优秀房企这事儿玩不转了,各种风险太大,宝能把视线投向汽车也顺理成章。君不见前两年还奄奄一息的众泰汽车,在皮尺部夜以继日的工作了两年之后,已经顺利在A股挂了牌么?虽然伤了点腔调,但是成王败寇之下,这点书生气的面子算得了什么?

宝能不像董明珠阿姨,没有玩制造业的基因,要收就得收一家在技术上、后续研发和生产制造上有现成能力的企业。并且,以他会选择万科来啃的习性,这是一位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的主儿。所以,选择每年都能拿个国际设计大奖、来个五星安全碰撞最高分,但是每年都亏得不要不要的观致,相当符合宝能的要求。

反观观致的老东家们,在最初的创业的兴奋感度过之后,大家迅速回到各自位置上,还是走着大国企、传统制造业的那一套。观致的发展呈现出无人负责、没有思路、也没有预期的烂尾状态。就算不心疼钱,每年总要开个三五场新闻发布会,回应一下观致不会倒闭也够累的。

双方股东曾经对我们的车有多好、获奖技能爆表、摘星技能爆格津津乐道,但估计现在大家听到这话就会觉得头大。说了三年多的车好车好,观致到底是怎么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排除万难做出了老祖宗酒香就怕巷子深的市场效果来的?

虽然,近两年来,观致的亏损在缓慢的减少,但是相比于宝沃、众泰们的发展,简直就是蜗速,慢到连用匠心这样的高级词语都遮掩不过去。并且,在可见的产品规划方面,不但没有什么大的突破,甚至让人觉得有点小孩子过家家的感觉,今天做一个SUV那么高的轿车,明天把不小的车型再拉长一点。

拿着以色列的钱,在奇瑞蜚声天下的企业文化中成长,用着倍于市场价格的人力资源,这个玩儿法估计没有投资人愿意玩下去。

奇瑞把观致当成了自己的奇瑞大学,他们比李书福聪明,花别人的钱,在真刀真枪的办厂开卖模式下锻炼自己的队伍,从财务到设计,从生产到营销,观致到人力资源给奇瑞这几年到发展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帮助。

但即便如此,观致再这样发展下去,奇瑞只怕也吃不消。既然使命达成,这时候能引入新的投资换种玩儿法,自然再好不过。

而对于宝能来说,在汽车,特别是新能源和智能化汽车方兴未艾之际,找到一个观致这样如处女一般细皮嫩肉、资质完整的壳,还能以白衣骑士的姿态神兵天降,简直是一件太好的事儿了。

以我之浅见,宝能完全有机会把价格压得更低,但这就是咱的屌丝逻辑了,资本的逻辑不是如此。以宝能的吃相,人家对卖车获利啥的应该没太大兴趣,资本市场才是他的美酒甘泉。一个相对较高的投资金额,对于预计三年内的上市估值,会有帮助。

对于观致的易手,我们很难站在五年十年的上帝视角来看待问题。和成熟而成功的万科不同,观致处在一个很难比现在更惨淡的境遇中。我们不能判断被称为门口的野蛮人的宝能未来能带领观致走向何方。我们只能说,对于气若游丝的观致,对于新败负伤的宝能,这桩亲事,在2017年的夏天,看上去是一桩美事。

观致的员工们不必再像已经破敝的长安宫的宫女继续闲坐说玄宗,他们获得了一个奋斗的机会,哪怕方向是另一个众泰;而宝能也势必会用他们最擅长的方式,把观致原本难以被欣赏的美,画成出塞的昭君。

至于结果如何,本就充满了变数,孰谓宝能之野蛮,不会是观致之春药,谁说观致的烂摊子,不能是宝能的富贵地。

当然,宝能是不是就是观致迎来的那位娇客,现在还未成定局,甚至有非官方的消息说,白马王子李彦宏和他的百度也有可能是神秘的接盘侠。但无论是谁,这都意味着观致将迎来其生命周期中的第二次机会。

不管结局如何,胖哥都希望观致不会再像2013年底他们推出第一台新车之后那样,声浪戛然而止,仿佛彼年10月的观致国际品牌日和11月广州车展的隆重发布,都是一场不必有后续的彩排。

希望未来,红点设计大奖和五星安全最高分,能成为新的观致的骄傲,而不是笑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