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她是《红楼梦》十二伶官中最多事的一个,最后被赶

原标题:她是《红楼梦》十二伶官中最多事的一个,最后被赶

花如解笑还多事——艾官

作者:子凡shine

宋诗人陆游有一首《闲居自述》:自许山翁懒是真,纷纷外物岂关身。花如解笑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

如果花能理解人的语言,那它也许会象人一样聒噪无休,惹事生非;而石头不能说话,你可以对着它抒发自己的感慨和想法,而且不用担心别人知道,这样一来,石头反而更招人喜欢!

在人际交往中,最厌烦的就是多嘴多舌打小报告的人,但是最离不开的也是这种人。因为你要了解人情人意,就需要她们将你耳目不及的地方传达给你。

好事者如果如实汇报,心底中正还好;如果摇唇鼓舌、挑拨离间,可就糟糕了。古往今来,有多少大错的铸成源于小人的三言两语之间。探春身边的艾官就是这样一个不太安分的“告密者”。

第五十八回安置小戏子的时候,将老外艾官送了探春。

生旦净末丑,末行又细分为老生、末、老外。昆剧老生不分文武,如《宝剑记》的林冲,《麒麟阁》的秦琼等。明清以来,“外”逐渐成为专演老年男子的脚色,一般挂白满须,所以又称“老外”。清 李斗《扬州画舫录·新城北录下》:“梨园以副末开场为领班。副末以下,老生、正生、老外、大面、二面、三面七人,谓之男脚色。”

艾官的故事发生在第六十回茉莉粉替去蔷薇硝,玖瑰露引来茯苓霜”。

赵姨娘因为蔷薇硝事件,受了夏婆子等的挑唆,气冲冲地去怡红院找芳官等理论,可是这几个小戏子哪里是省油的灯,各个无法无天,大闹了一场。赵姨娘好歹也算半个主子,又有了一对儿女,却在几个下九流的小戏子面前栽了面,成为所有人的笑柄。作为亲生女儿的贾探春,荣国府的代理管理者,她恼恨这些奴才们把赵姨娘当枪使,作弄出个呆人替他们出气”,因此要彻查是谁挑唆的。

可是,正如凤姐所言:“咱们家所有的这些管家奶奶们,那一位是好缠的?错一点儿他们就笑话打趣,偏一点儿他们就指桑骂槐的报怨。坐山观虎斗借剑杀人引风吹火站干岸儿推倒油瓶儿不扶,都是全挂子的武艺。”连凤姐都险些被她们治倒,更别提闺阁弱女的贾探春了。这些奴才们不过表面答应着,而实际上互相包庇,丝毫不作为。

常言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当时参与与赵姨娘打闹的小戏子以芳官带头,有藕官、蕊官、葵官、荳官。并没有艾官。艾官虽然与小戏子们同气连枝,但她采取了另外一种明哲保身的手段——告密。艾官便悄悄地回探春说:都是夏妈和我们素日不对,每每的造言生事。前儿赖藕官烧纸,幸亏是宝玉叫他烧的,宝玉自己应了,他才没话说。今儿我与姑娘送手帕去,看见他和姨奶奶在一处说了半天,嘁嘁喳喳的,见了我才走开了。

艾官一番话虽然大部分属实,但她告密的出发点并非出于公心。十二伶官本是一党,她们与婆子们的矛盾已经越来越深了。婆子们看不惯她们的张狂,而这些小戏子仗着主子们的偏袒也不将这些婆子放在眼里,更不知收敛自己的言行。夏婆不过是想接着借赵姨娘之手收拾这帮小戏子一顿;而艾官在事态已经平息,探春也表示不想再追究此事的情况下,仍然将原委讲与探春听,其意图也是为了借助探春的势力惩治这些婆子们。

艾官的一番话在小范围内引起了连锁的反应。翠墨是探春房里的大丫鬟,她命令蝉姐为她跑腿,蝉姐不想去。翠墨便将艾官告密的事情说与了蝉姐听,因为蝉姐是夏婆的外孙女。事关自身利益,夏婆子又气又怕,便欲去找艾官问他,又欲往探春前去诉冤。蝉儿忙拦住说:你老人家去怎么说呢?这话怎得知道的,可又叨登不好了。说给你老防着就是了,那里忙到这一时儿。

那里忙到这一时儿!的确,虽然探春深明其中的利害关系,并没有据艾官之言责怪夏婆。不过这些底层奴婢们之间的没有硝烟的战争已经风起云涌。

一面是豆蔻年华、青春逼人的小丫头们;一面是风华已逝、眼里只有锱铢之利的鱼眼睛们。她们对她们有无尽的厌烦,而她们对她们是无穷的嫉恨。

这一切终于在第七十七回抄检大观园的时候爆发了。晴雯、司棋、四儿、芳官……以及姑娘们房里分的唱戏的女孩子们,一概都被驱逐出了大观园,其中自然也包括艾官。

石不能言最可人。艾官,并不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她缺少芳官、龄官那样的直率,多了些许成年人的势利和虚伪。这样一个不安分的女孩子,长大以后,也许就会变成另一个夏婆、何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