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娜夜 | 一根刺透自己的针 把风尘关在外面

原标题:娜夜 | 一根刺透自己的针 把风尘关在外面

娜夜,女,满族。六十年代出生。祖籍辽宁兴城。成长于西北,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曾长期从事新闻媒体工作。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诗歌写作,出版诗集多部。曾获人民文学奖、天问诗人奖、新世纪十佳青年女诗人称号。甘肃省第三、四、五届优秀文学作品奖(诗歌)。中国当代杰出民族诗人诗歌奖等。2005年《娜夜诗选》获第三届鲁迅文学奖全国优秀诗歌奖。

起风了

起风了 我爱你 芦苇

野茫茫的一片

顺着风

在这遥远的地方 不需要

思想

只需要芦苇

顺着风

野茫茫的一片

像我们的爱 没有内容

春天

被蜜蜂的小翅膀扇得更远

我喜欢它的歌唱

赞美中隐含祈祷

露珠抖动了一下

第一只蝴蝶飞出来

它替桃花喜欢自己

飞过冬天的乌站在光斑上

它干了的羽毛里

身体还是湿的呢

我凝望了一冬的

那片黄叶

从春天的和声中

脱离出来

它在低处

向上祝福

生活

我珍爱过你

像小时候珍爱一颗黑糖球

舔一口马上用糖纸包上

再舔一口

舔的越来越慢

包的越来越快

现在只剩下我和糖纸了

我必须忍住:忧伤

之前

事情没有发生之前

事情是美的

露珠在上面

力量在下面

等待在安慰的中心

——有经验的雾 朦胧

是美的

是枝杠把果实低垂给大地的弯

这最美的弧

她有亲切的话

要说

雪地上

我写下鸟

就开始等待

我相信鸟看见了

就会落下来

站一站

鸟儿始终在树上

那些会使用米粒的孩子在远方

将它们

一网打尽

空麦秆里的秋天

时间 在我热爱的事物上

降临

秋天抖动了一下

第一颗果实落下来

我的幸福渗出水来……

有多少过去

留下现在

现在慢慢消失

这些树

一天比一天高

我已挥霍不动你的收成了:秋天

让我在一根空麦秆里

握紧你的孤独

“这不是痛苦是生活本身

消失了”

睡前书

我舍不得睡去

我舍不得这音乐 这摇椅 这荡漾的天光

佛教的蓝

我舍不得一个理想主义者

为之倾身的:虚无

这一阵一阵的微风 并不切实的

吹拂 仿佛杭州

仿佛入夜的阿姆斯特丹 这一阵一阵的

恍惚

事实上

或者假设的:手——

第二个扣子解成需要 过来人

都懂

不懂的 解不开

祈祷

在无限的宇宙中

在灯下

当有人写下:在我生活的这个时代……

哦上帝 请打开你的字典

赐给他微笑的词 幸运的词

请赐给一个诗人

被他的国家热爱的词

——这多么重要!

甚至羚羊 麋鹿 棕熊

甚至松鼠 乌鸦 蚂蚁

甚至——

请赐给爱情快感这个词

给孩子们:天堂

也给逝者

当他开始回忆

或思想:

在无限的宇宙中

——在我生活的这个时代……

噢 上帝 请赐给他感谢他的祖国

和您的词

酒吧之歌

我静静地坐着 来的人

静静地

坐着

抽烟

品茶

偶尔 望望窗外

望一望我们置身其中的生活

——我们都没有把它过好!

她是她弹断的那根琴弦

我是自己诗歌里不能发表的一句话

两个女人 静静地 坐着

还有别的

当我有了某种想法

谢谢你穿来了去年的衬衫

我看见我的家

和我沾着草香的邻居——

怀孕的小白杨

顶着乌云

还有你们 高高低低的红嘴雀

正叽叽喳喳:瞧

那条小河

还漂着冰渣呢

“我看见一个女孩倾身

倚在她的往事上面”

还有别的

是我想过的

眺望

对那些好日子的回忆

击碎了我现在的生活

——这时蜻蜓正在远方点水

那声音寂静得令谁惆怅

那个人现在

是谁

信笺里的称呼

一朵失去香味的勿忘我

比灰烬

更荒芜

而这一切又是多么可爱

倚窗眺望的女人

一根刺透自己的针

把外面的风尘

关在外面

鞠躬

向你内心的秘密鞠一躬吧

向它沉默的影子

向你隐藏着爱的秘密的身体——

那寂静的火焰或燃烧的灰烬

鞠一躬吧

——有时 它就是你生活的全部意义!

一件事

一件事

想保持它的神性和圣洁

可它被亵渎了

盲聋哑学校的秋风中

我站了很久

我哭了

上帝从左边取走的 会在右边补上?

泥墙下开着淡紫的花 铃声里

摇着碎玻璃

小黑板上的短枝

长出了美学的黑木耳

从童年的清晨

到中年的黄昏

我站了很久

我有隐秘的悲伤 我有倾诉的愿望

活着

他们都走了

我也从事故现场的叙述中侧过身来

——我活下来是个奇迹!

这多么重要——我认出了自己

和他们:母亲 草人儿 咪咪 和一小截电线上

悬着的

一小排雨

与命运的方向完全一致 或者

截然相反?

多年以后

一道疤痕的痒

是对这个女人完美肌肤的回忆……

他们都走了

我慢慢移动到阳台上

在人类最容易伤感的黄昏时分

看着……

想着……

舔着泪水……

——是的 上帝让我活下来必有用意!

回避

山上 有春天 有我们席地而坐的理由

我们坐着

尽量谈向远方

阳光温暖的时候

松鼠万成了依次晴朗的跳跃

你打了一个盹

呼吸平稳 均匀 不像有什么事

也不像漫长的婚姻已经出现了问题

抽烟

喝茶

迎春花继续开着

开在我们中间 左右

每一朵都是新的

都是今年的

他们全都在替蜜蜂喜欢着自己

而我们 也因为暂时的回避 喜欢着

眼前……

这个寂静的上午……

沿河散步

像往常一样

我们沿河散步

交谈着心事之外的话题

沉默时 倾听

河水流去的声音

有一声叹息

轻于落叶 轻于听

有一些停顿

发生在内心

并不亲切

也不厌倦

散步时肩并着肩

一些情不自禁的哼唱

流行歌曲的歌词

像往常一样

他对着河水说:

这歌词不错

对着河水

我也这么说

或亲爱的补丁

像一块补丁

炫耀在一个漏洞上

一块比漏洞更危险的补丁

在这个下午

在这个时间顷刻到来之前

这不是我 想要的

不是我的肉体跪在自己的灵魂面前时

疼痛的裙裾

想要的

——亲爱的下午啊

或亲爱的补丁

凌晨1点的勿忘我

我望着的蓝

碎瓷的蓝

天空掉进海的蓝

蓝得很象

有毒

在记忆和遗忘之间

选择了遗忘的人

都愿意赊出的

——我忘了你的时候

你也别忘了我

他们全都盛开过 现在

凋零

在夜深人静的月光里

被饥饿的蚊子

盯咬着

飞雪下的教堂

在我的办公桌前 抬起头

就能看见教堂

最古老的肃穆

我整天坐在这张办公桌前

教人们娱乐 玩

告诉他们在哪儿

能玩得更昂贵 更刺激

更21世纪

偶尔 也为大多数人

用极小的版面 顺便说一下

旧东西的新玩法

有时候 我会主动抬起头

看一看飞雪下的教堂

它高耸的尖顶

并不传递来自天堂的许多消息

只传达顶尖上的 一点

一天消失

用假 挣来的掌声

养活真的生活

安于清贫 享受落后

该吃饭的时候吃饭

该睡觉的时候睡觉

我在我自己的生活里

活的得心应手

我不是谁的情人

那美妙的事

仍值得一做?

起来的目的成了躺下的理由

把神话还给天堂

把现实留给自己

晚安 邻居们

精神病院

我安静地玩着空气——

在精神病院的长椅上

一个男人向我走来

他叫我:宝贝

他的风衣多么宽大

他的女儿像他年轻时一样迷人 羞涩

我的目光呆滞

或缥缈

空洞或涣散

我看一会儿他们

再玩一会儿空气

他叫我宝贝

在精神病院的长椅上

我已经分辨不出他是我的孩子

还是我诗歌里的情人

——本文选自《娜夜诗选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